2017MAKER PARTY早鳥票熱賣中

生命的終點,你想要什麼?


生命的終點,你想要什麼?

保羅.卡拉尼提來到生命的高峰,卻被確疹罹癌。前一天他是醫師,還在治療瀕死的病人;隔天他成為病人,掙扎求生。時報出版提供。

高峰墜落的感覺是什麼?再精采燦爛的人生,都有告別的一刻,但教人措手不及。醫生保羅.卡拉尼提才華洋溢,史丹佛文學學士、劍橋大學哲學碩士、耶魯大學醫學博士,來到人生頂點,卻被宣告罹癌。面對即將終結的人生,他審視生命,撰寫傳世之作,讓人思考存在的意義。

得病的棘手之處在於,當你經歷生病,你的價值觀不斷在變。你設法弄清楚對你重要的東西,接著,你不停地在弄清楚。就像有人拿走了我的信用卡,而我不得不學會怎麼計畫支出。你或許決定要把時間花在當神經外科醫師,可是兩個月後,你不那麼想了。再過兩個月,你也許想去學吹薩克斯風,或想全心服事教會。死亡或許是個單一事件,可是身懷絕症地生活卻是個歷程

我發現,我經歷了哀慟五階段的那套老生常談:否定、憤怒、討價還價、抑鬱、接受,只不過次序倒了過來。確診時,我準備好了去死。我甚至感覺良好。我接受了。我已經預備好了。然後,當事態逐漸明朗,我終究不會死得那麼快,我就跌入了抑鬱。雖然它是好消息沒錯,可是也令人困惑,奇怪地消耗元氣。癌症醫學的飛躍、統計的本質,都意味著我可能會繼續活一年,或者一百二十年。重大疾病照理應該使人心智清明。相反地,我明白了自己會死──這點我以前就知道。我的所知未改,而我籌劃午餐內容的能力則萬劫不復。要是我能知道自己究竟還有幾個月、幾年可活,那麼前行的道路將會很明顯。告訴我三個月,我會花時間和家人在一起。告訴我一年,我會寫一本書。給我十年,我會回去醫病。一次只活一天的現實對我毫無幫助:這一天我該幹什麼啊?

於是,到了某一刻,我開始有點討價還價──也許不是真的討價還價,而更像是:「上帝,我讀了《約伯記》,我看不懂,可是如果你在測試我的信心,你現在明白了。我的信心十分軟弱,而且,說不定只要香腸三明治上不放芥末,就足以測試出來?你用不著啟動什麼超級力量打擊我,你知道⋯⋯」然後,在討價還價之後,電光石閃的怒意出現:「我努力了一生抵達這裡,然後你賜給我癌症?」

想清楚什麼是最重要的

然而,現在我終於或許安抵否定的階段。或許,這是全面否定。或許,在未來缺乏任何肯定性的情況下,我們應該只要假設自己將長命百歲。或許,那是唯一的前行之道。

我耳中再次響起主治醫師艾瑪的聲音:你必須想清楚什麼對你最重要。

要是我不再尋求飛上最高的軌道──神經外科醫師兼神經科學家,那麼我想要什麼?

當父親?

當神經外科醫師?

當老師?

 

死神來訪迫使他思考他人生的想要。於是,他決定成為父親。他留給女兒的話讓人低迴:「請不要忽視你曾使一個父親的日子充溢著滿足的喜悅,那種喜悅我既往歲月從不知悉,那種喜悅沒有欲求渴望,哪種喜悅只是靜駐,自足。」

我不知道。可是如果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我起碼已經學到一件事,一件希波克拉底、邁蒙尼德、奧斯勒都沒提到的事情:醫師的職責不是峻拒死亡,也不是使病人回復舊有生命,而是敞開雙臂擁抱生命已經分崩離析的病人及家屬,而且努力使他們重新站起去面對、去弄清楚他們本身存在的意義。

 

作者簡介|保羅.卡拉尼提(Paul Kalanithi)

神經外科醫師和作家。

1977年出生,在亞利桑那州金曼長大,自史丹福大學取得英語文學學士、碩士,與人類生物學學士。他在劍橋大學修習科學與醫學哲學,獲頒哲學碩士;並以優異成績畢業於耶魯醫學院,成為全國醫學榮譽協會Alpha Omega Alpha會員。他回到史丹福,完成神經外科住院醫師訓練與神經科學博士後研究,在研究期間榮獲美國神經外科學會最高研究獎。

2015年去世,身後留下溫馨的大家庭,包括妻子露西、女兒伊莉莎白.阿凱迪雅。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當呼吸化為空氣》,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時報出版《當呼吸化為空氣》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9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