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go!好多好聽的故事都在這

學生審課綱 — 最難得的一堂公民課


學生審課綱 — 最難得的一堂公民課

教育部

新政府上任前3天,立法院三讀通過《高級中等教育法》第四十三條,首度將高中生納入107課綱審議會的行列,學生終於可以「自己的課綱自己審」。在公民參與的時代,學生應有權利參與和表達。這一堂最實際的公民參與課,究竟該怎麼上?

▲教育部18日針對課綱審議問題和學生溝通,由部長潘文忠、次長陳良基親自主持。

 6月18日,教育部首度正式邀請57位高中以上學生,一起來討論學生代表如何參與107課綱的課程審議會(簡稱課審會)。經過長達四個多小時的討論,決定在7月中開放所有有興趣的學生參與組成一個遴選委員會,以公開透明方式,決定如何推選出有意願又有能力審課綱的學生代表。

學生審課綱,許多大人不放心,甚至擔心會無限上綱以後若是國小學生也說要審課綱怎麼辦?

但其實制度的設計,在目前,參與課審會的學生並沒有想像中的有影響力。

課審會也只是把關的一環

以人數來說,學生參與審課綱的人數只有4%。依目前課審會組成修正草案規定,學生代表其實只占全體課審會成員人數的4%,因此納入學生最大的意義在於「表達心聲」,讓學生對自己受教的內容有參與感,也可以破除過去的黑箱爭議。

課審會負責審議課綱,成員來自各界,有校長組織、家長組織、教師組織等成員,今年暑假將首度產生學生代表。審議會又分成大會與分組,共分成8個小組,分別審議國小、國中、普通高中、技術型高中等不同階段,和體育、藝術才能班等不同領域課程內容。

對此與會的台大法律系大一學生林彥廷表示,如果把課綱當成一個法案,課審會的功能就如同二、三讀,僅針對專家學者擬好的課綱提出意見與修正。因此不可能發生學生為了不想學習,任性的把課綱通通刪去的假設狀況;就算真的出了一個學生代表主張把課綱通通刪去,我們的教育部和師長,也該檢視教學現場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為什會讓學生對上課內容產生如此強大的排斥和抗拒?

學生看法:使用者必須關心課綱

這場會議的參加學生表現都相當理性,在場記者可以明顯感受到,有意願加入課審會的學生,除了有熱情,還兼具思路清晰、條理分明的特質;在他們的世界裡理所當然認為,最了解「課綱」這產品合不合用的人,當然是使用者,也就是學生本身啊!

教育部長潘文忠也同意,過去數十年來課綱的制訂,多由學者專家、由上而下主導,唯獨少了學生這一塊的聲音;因此在公民參與已成普世價值的今天,立法院三讀通過《高級中等教育法》第四十三條等修正條文,從此課審會必須納入學生代表,格外顯得意義非凡。

由於107課綱的進度已經慢了半年,待學生代表遴選方式定案後,課審會全體成員必須加緊趕工,預計在今年底至明年初之間完成全部內容的審議,經立法院通過之後,才能趕上107年入學的學生使用。

公民參與,讓未來10年更好

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學生林于翔的發言也很有代表性,他說,所有高中生共同的課堂記憶是「趕課」,過去因為各領域專家都想把所有內容加進課綱,但他們距離教育現場太遠了,不明白這樣的課程安排會「忙死老師、累死學生」。如今終於有機會讓學生表達自己的意見,相信會有助於107課綱的課程鬆綁,多一點餘裕,學習會更有效率。

而在學生身上更重要的學習,是對民主社會的真實體認。由於學生能參與課審會的人數有限,而這少數的代表如何選出,才能兼具不同地域、族群、性別、專長等,甚至應否開放國中、國小學生列席表達心聲,都在會中引起熱烈討論。學生們理性、完整的陳述意見,教育部長、次長也認真聆聽,在尊重學生意見的氛圍下,做出雙方都可接受的結論。

這群16到20多歲的高中、大學和研究所學生,從台灣各地專程趕來(最遠的是花蓮),犧牲了期末考前最該衝刺的週末下午,卻在台北的教育部大樓裡,上了最難得的一堂公民課。

 

延伸閱讀:

高中生不能審課綱?反課綱學生:大人要我們記答案,又批評我們不會思考

5分鐘看懂107課綱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3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