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線上課程 【 薩提爾的對話練習】 限時8折優惠中 !

不可能的任務,從「天龍國」到偏鄉小鎮


不可能的任務,從「天龍國」到偏鄉小鎮

Unsplash@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儘管醫療分級已無法回頭,但是診所、地區醫院、區域醫院、醫學中心應有不同的任務,唯有各司其職才能減緩醫護的過勞,真正提升看診與醫療品質。

雖然外牆同樣掛著「台大醫院」的響亮招牌,但以前的竹東分院是一間外表老舊、看起來有幾分陰森的小醫院。回想起二○一三年八月剛到任沒幾天,和一位同仁聊天,想多了解在地鄉親對竹東分院的看法。那位同仁遲疑了半天欲言又止,看他的神情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開口。

他說,原來的衛生署立竹東醫院改制成台大醫院竹東分院已經兩年了。二○一一年七月一日成為台大醫院竹東分院的時候,竹東鄉親們大家還歡欣鼓舞,以為竹東醫院有了台大醫院這個全國醫界首屈一指的大家長,可以獲得許多資源,讓竹東醫院改頭換面造福鄉親。沒想到兩年下來幾乎毫無改變,甚至許多署立醫院時代病人很多的資深醫師,更因為薪水與獎金大幅縮水而紛紛離職。

面臨人力的缺口,台大醫院卻只派了許多年輕醫師到新竹分院,再讓他們走馬看花似的,輪流來竹東分院提供門診服務,一年的時間到了就換人。相較於署立醫院時代,許多醫師待了很多年,地方民眾信賴他們,醫病關係密切,改制後的感覺差了很多。竹東鄉親也認為,竹東分院根本不是台大醫院的分院,而是台大醫院新竹分院的分院。最後這位同仁他說:「坦白向院長報告,竹東鄉親來台大竹東分院看病的不多,大家心裡面也覺得改制兩年多以來,台大醫院總院並不重視竹東分院。」

先天條件不良

這番話聽得我非常沮喪。

我後來才逐漸了解,竹東分院其實幾乎是所有的署立醫院中最年輕的小弟。它從一九九○年因為新竹新升格為省轄市,因此原來的署立新竹醫院就成為新竹市的省立醫院,而新竹縣就沒有了省立醫院。新竹縣地方人士認為新竹縣也該要有省立醫院,所以才會開始規劃興建屬於新竹縣的省立醫院。只是興建醫院沒有土地,幾經找尋才找到原本是竹東鎮運動場,旁邊就是游泳池,目前醫院在使用的這塊地。

由於原本就是運動場,因此竹東分院幾乎位於竹東鎮最東邊的區域。距離鎮上熱鬧的街道已經有點遠,而且是位在竹東鎮往五峰山區的半山腰上。民眾若搭公車來看病,下車後還得走上一段長達五百公尺的小山坡才能到達醫院。周邊的北埔、峨眉、尖石、五峰與橫山、芎林各鄉鎮的居民本來就不多。在五百公尺外交通方便的大路上,還有另一家規模比竹東分院更大的台北榮總新竹分院。這些交通不便與競爭的因素讓許多民眾,雖然身體不舒服,但選擇不到新竹市或其他醫院而到竹東分院看病的就更少了。但對於五峰鄉的原住民朋友們,因為距離最近,所以更常到竹東分院來就醫就診。

另一件值得一提的醫院大事是,二○○三年的SARS時期,竹東分院負責承接在和平醫院封院時的所有疑似SARS病人。等到SARS結束之後,由於署立桃園療養院進行整修,轉置了一百多位精神疾病病人給竹東分院收治。由於這些種種原因由來,不少老一輩的竹東鎮民甚至會以非常不雅的「番仔醫院」、「神經病院」來稱呼竹東分院。交通不便加上汙名壟罩,也更讓分院過往的聲譽一直不怎麼良好。

竹東醫院先天條件裡惡劣的還不只是地理位置,當初在政治時空種種因素下,醫院建於竹東鎮運動場原址,離下公館車站十五分鐘路程的山坡上,除了讓生了病的民眾與老人家不易親近之外,另一個大麻煩是興建時的量體太大,遠超過今日醫療業務所需。它有六間手術室,其中四間從一九九四年開院到二○一三年十九年來都沒有手術燈,有三間沒有手術檯。原本六部電梯的空間,開院時只購入兩部電梯運作,後來才陸續添購了四部。只是六部電梯竟然有四個廠牌。住院的病房更有好幾個樓層有許多年都不曾住過病人。

到任之後,我立刻發覺醫院的照明很糟。晚上從鎮內往醫院方向看,總是陰森森、黑漆漆的一片。很快就有護理同仁與護理長向我反應說,夜班的護理師下班後都要在急診處值班保全大哥的陪同下,才敢去停車場開車回家。而急診部前方的停車場,晚上因為照明不足,總是有人在那兒喝酒大聲喧鬧甚至打架。由於晚上只剩下急診的病人,醫院為了節省電費,前門通道、停車場也盡量不開燈,只會點亮屋頂上高達兩公尺、照耀著醫院側面的招牌「台大醫院竹東分院」,以及醫院正面的「醫療大樓」。雖然這十二個鐵鑄大字有照明燈光,但因多處鏽蝕,在黑暗的背景中根本模糊不清。甚至在我到任前,因為颱風吹落了醫療大樓的「樓」字,我到任後,總務主任才來找我商量修復。

狀況頻頻,考驗危機處理能力

二○一三年八月接任院長一職時,雖然我不是第一次到竹東分院,但之前全是以總院副院長的身分來參與活動,並沒有深入了解竹東分院。擔任院長之後,我才有機會徹底檢視了醫院上上下下裡裡外外。由於只有二十年歷史,醫院建築外觀除了一些破損的磁磚,整體狀況還不算糟,但是院區的地面與道路有許多坑洞。由於停車場既沒有收費也沒有管理,院區內到處可見附近居民隨意亂停的車輛。晚上時雖然開了照明路燈,但因數量不足、亮度又微弱,山坡上樹影幢幢常會讓人毛骨悚然。醫院的一樓大廳又因為省電而全部是暗的,就算在室內走廊,為了省電,照明也經常只打開一半,夜晚更增添了陰森的氣氛。

醫院內部設備的問題,在我到任後約十天的那個星期五就發生了一起緊急事件。當時正值八月盛暑,每天的氣溫都飆到三十五、六度,那天上午十點左右,五樓病房天花板上方冷氣用的冰水管突然破裂,冰水大量從破裂的冰水管裡湧出。正常情況下,只要先封閉該病房或是該樓層冰水管路上的止水閥門,就可以止住冰水湧出,並把問題局限在那一個病房或樓層,沒有冰水所造成沒有冷氣空調的問題,就不至於擴散到波及全院。沒想到工務同仁去要關閉冰水管的止水閥,以便修復破裂的管路時,才赫然發現原來止水閥本身也故障了,管路裡的冰水一直往外洩漏不止。

我立即來到現場,公務同仁羅壽鵬先生告訴我,因為沒辦法一邊漏水一邊修理破裂的冰水管,所以他打算關閉空調主機,停止冰水的循環,這樣才可能在沒有漏水的情況下修理管路,他已經拜託廠商緊急將所需材料盡快送到醫院。我了解在這個狀況下,這是唯一的辦法。只是萬一材料不能及時送到,不能在三、四個小時裡趕快修復,醫院的室溫就會上升到三十度以上。在那個炙熱的酷暑,這麼高的室溫與悶熱,會讓住院的三十幾位急性精神病、一百二十位慢性精神病以及六十位左右一般病人,還有門診病患與家屬都受不了的。在冰水管破裂的現場,羅先生請示我的意見。幸好在台大總院五年副院長的時期,我督導且參與過幾十件工程整修興建案,我了解這是當時唯一的辦法。當時我心想,祈求老天保佑維修的材料趕快送達,不然我這個剛上任不到十天的院長恐怕就得下台了。

醫院電梯是另一件讓我一上任就困擾不已的事。竹東分院的六部電梯分屬四個不同廠牌,而且原廠牌的公司都倒閉了。儘管委外維護,仍然經常故障導致人被關受困。當時高雄發生了因為住家電梯故障造成有人死亡的慘案。我一看到新聞報導,就找同仁了解情況,「我們的電梯有沒有無法煞車狀況?這樣掉下去會摔死人的!」同仁告訴我,竹東分院的電梯也有類似漏油狀況,愈漏愈嚴重難保不會發生意外,當時我聽得嚇出一身冷汗。原來醫院電梯有每年維護保養的合約,發現問題的同仁知道應該修理,並向長官報告過,但因修繕費用高,且院內缺錢,再加上負責相關業務的同仁異動頻繁,沒有人想主動攬下這件不討好的苦差事,就看著電梯狀況一年比一年差,只是幸好沒有發生任何意外。其實直到這時我才真正感受到什麼叫「貧賤夫妻百事哀」。

讓我從到任開始就深覺不妥的院區設施還不止於此,我巡視院區時就發現,一、二樓門診區域的公共廁所幾乎全是蹲式的。由於竹東分院大部分的病人都是老人家,廁所裡這種蹲式馬桶實在不合適,使用上不但非常不方便,甚至於因為高低差的問題,還可能發生危險。然而要處理廁所的問題非同小可,不但要準備一筆龐大的整修費用,還得考慮到整修時,要有替代用廁所才行。

如雪片般飛來的辭呈

因為醫院的業績不佳,以及醫師的績效獎勵金制度的不同,竹東醫院雖然成為台大醫院的分院,但是改制兩年下來,專任醫師的人數變得更少,開刀與手術數量也不斷下降。過去署立醫院時代的明星醫師陸續離職,而來自台大醫院的新血卻又不見增加。同仁們的整體待遇不佳,績效獎金不到台大總院與新竹地區另一個分院的三分之一。在這種慘澹氛圍的籠罩下,許多工作人員(尤其是非公職的同仁)當然不會認為竹東分院是久任長待之地。

自從我八月一日到職後的第一個月,不誇張地說真的是天天接到離職的簽呈。由於八月二十二日即將進行四年一度的醫院評鑑,因此要辭職的同仁,都很有義氣地同意撐到月底評鑑結束後才離開,所以辭呈上的離職日期都訂在八月底或九月底。整個醫院人心浮動,也有幾位來竹東專任了一年的支援醫師,也向我提出九月或最多到年底就要離職的決定。

我才剛到任,對於醫院各個單位與主管都還在熟悉中,雖然不知道辭職的同仁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我想也正好利用這個機會和要離職的同仁聊聊,也算是多認識醫院一點。於是我就請每一位提出辭呈的同仁都到院長室來談談,一方面了解他們眼中的醫院,另一方面也探究離職的真正原因。將近一整個八月,每天我都坐在院長室的舊沙發上,接待辭職原因寫著「生涯規劃」而將離開的同仁。

我從來就不認為什麼「生涯規劃」會是真正的離職理由,在我看來背後總有其他原因。從一位又一位的離職同仁口中,我開始認識每個部門的狀況,還有他們對主管、同事、醫院的工作環境與各種制度,以及對自己的未來的看法與評價;理解他們眼中醫院的各種問題,包括主管賞罰不公、差勤休假不合理、薪資太低、福利太少、交通不便等。然而我發覺最嚴重的負面評價,是同仁們都覺得在這裡工作很不愉快,尤其是醫事同仁覺得想為醫院多做點事,卻處處受到限制。同仁之間不但沒有互相協助,甚至是互相掣肘。大家都只在意自己的工作負擔,卻沒有想過做什麼會給醫院整體帶來好處或壞處。

沒人、沒錢,萬念俱灰

那一年的九月是最慘烈的時期,許多醫師預定要離職或退休。而且狀況嚴重到,要符合「醫院設置標準」這項開設醫院的基本法規,所必須有的醫療科別醫師,包括內科、外科、婦產科、小兒科、放射科與麻醉科,到了二○一四年一月的時候,只會剩下內科與麻醉科(就是我自己)還有醫師,其他四個科的醫師全部都沒人。在二○一三年九月底之前的一年,同仁告訴我總務室四名採購的職位,離職率高達百分之四百,在那一年裡每個職缺都換過四個人。我非常了解優良的採購是醫院最重要的基本競爭力,因此對於我上任之後提出辭呈的採購人員,我都想盡辦法留人。很可惜,所有這些離職面談與留人的措施,最後全部都宣告失敗,我沒辦法能留下任何一個人。當時我的腦海中,的確真的是萬念俱灰,覺得我在這兒實在也不可能作出什麼成績了。

我到任之後看到醫院二樓會議室旁的走廊上,掛著歷任院長的相片。我仔細端詳發現竹東醫院歷史短短不到二十年,卻已經換到我這個第九任的院長。前幾任院長中第一任與第五任的院長任期都長達七年,可想而知其他院長的任期有多長。我那時心想,台大醫院總院歷史一百二十年,歷任院長人數卻比竹東沒多上幾位。

在林林總總的問題中,最讓人煩惱的是醫院財務狀況極度不理想。院內現金所剩不多,都是署立醫院時期留下的基金。金庫裡總共還有一億餘元。如果依照目前的支出,不要兩三年就會全數告罄。依照當初署立竹東醫院改制為台大醫院分院的協議,改制五年後也就是從二○一六年七月起,將停止發放每年五千多萬元的補助款。到時如果總院沒有給予任何支援,竹東分院很快就會面臨現金都不足支應開銷這個經營上的大窘境。

與司機大哥的一席話

到竹東分院服務後,我決定每天搭高鐵通車,於是上下班都得麻煩醫院的司機先生花上二十分鐘來接送我。就在到任後的第三天早上,劉大哥來新竹高鐵站接我,原本不怎麼開口的他突然對我說:「院長,竹東分院交通不方便,很需要一部交通車來接送病人,你能不能想辦法,向認識的企業家募一台車?」我一聽只想了幾秒鐘,就立刻回答他說:「別傻了,不可能。」「可是院長,新竹分院有四、五台接駁車,為什麼我們就不能有一部車?……」

我向劉大哥解釋說:「台大新竹分院會有許多企業家捐贈,是因為醫院的規模大,並有足夠的醫療設備與專科醫師,每年他們的營業額是竹東分院的十倍以上。企業家們如果有親朋好友生病了送到醫院,尤其是急症與重症在被治好之後,企業家們會心懷感謝,時間一久、次數一多,自然有人想捐贈車輛或其他醫療設備。竹東分院的醫療能力不理想,急診每天都有好幾個急重症病人因為我們沒辦法處理而轉院,這種狀況下企業家怎麼會感謝我們,而想捐款或捐車給竹東分院呢?」

我劈哩啪啦的一大串話讓劉大哥沉默了。我雖然嘴上把無法募到交通車的各種理由講得頭頭是道,我心裡卻覺得很感傷,於是話鋒一轉,「送我到醫院之後,你要做什麼?」

「喔,等一下要開車到尖石鄉山上,先接一個要洗腎的病人……」

劉大哥告訴我,他得花一個小時先開到尖石鄉山上的遠處,去接第一位病人。這位老人家是原住民住在尖石鄉,公車好久好久才有一班,最近的公車站得走上好久,家裡面的年輕人都到山下工作,久久才回家一次,年幼的孫子不過幼稚園、國小,還需要大人的照料,更別說照顧祖父母去醫院看病。接了他之後,劉大哥在下山的沿途,再去接另外兩位狀況類似需要洗腎的病人。劉大哥說,他每星期一、三、五,上午從高鐵站接我到醫院之後,八點鐘就得出發去接病人,十點鐘回到竹東分院病人開始洗腎,等到下午兩點多洗腎療程結束之後,再把病人全部送回家,等到開車回到醫院已經是下午四點了,一天的工作也差不多就結束了。

震撼教育接踵而來

劉大哥說起他一天的工作行程,語氣輕描淡寫,我卻呆了半晌說不出話來,當下眼淚差點奪眶而出,那時我腦海中立刻浮現的念頭是「這間醫院絕對不能倒」,要不然這三位病人就完了。

然而幾分鐘之後,我進一步想到,光是照顧三名洗腎病患就要醫院的駕駛先生每周一、三、五投入這麼多時間、物力,醫院怎麼可能獲利?但更麻煩的是,萬一尖石鄉繼續出現第四位、第五位要洗腎的病人,醫院勢必不可能再有一個人與一部車來接送他們,那時該怎麼辦呢?

那天之後,我拋開了乍離「天龍國」的意外與心理障礙,我開始思考:為什麼竹東分院的財務數字如此難看?是這間醫院沒有存在的價值,還是我們明明在做著重要的事,是付錢的機構它弄錯了?無法二十四小時為急重症病人提供醫療服務的地區醫院,難道就毫無價值可言?我們沒有政府補助就沒辦法長期經營,就註定只有倒閉一途嗎?我腦海中還盤旋著其他問題:如何讓竹東分院經營下去,造福地方民眾?如何防止深山中繼續出現需要洗腎的病人?到底我該發展什麼樣的醫療業務呢?

在困難、問題與挑戰接踵而來的震撼教育中,我開始了在台大竹東分院的七百三十個日子。

*本文摘自商周出版《翻轉醫療》,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從報表看健康醫療四大問題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5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