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 PARTY要來了!購票看這裡

捷克插畫家湯瑪士瑞杰可 創作原住民傳說


捷克插畫家湯瑪士瑞杰可 創作原住民傳說

書香遠傳

作品在臺展覽的知名插畫家湯瑪士‧瑞杰可(Tomáš Řízek),其畫作家喻戶曉、揚名國際,也建立自己不可抹滅的成就及名聲。他的創作生涯,一如其作品,一樣引人入勝。

文/李國盛

每年臺北書展,是愛書新面孔和老面孔的聚會,為了款待書迷,各路出版商總會邀請許多外籍作者來臺,讓這些遠在海外的創作人,能夠近距離與讀者互動。

今年,在一票老外作家群當中,來自捷克的湯瑪士.瑞杰可是個特別的存在。

略短的褐髮加上黑色方框眼鏡,英語帶著濃重歐洲腔的瑞杰可近年頻頻以臺灣神話、傳說與詩歌為創作的元素。以泰雅族的傳說為本的最新作品《泰雅勇士大向前》在今年大受好評,而在之前,以孟浩然為靈感的《男孩與月亮》一書,還入選2014年日本富山縣射水市大島繪本館所頒發之「最佳兒童繪本獎」。

▲湯瑪士.瑞杰可(左)贈書給國資圖。

不過,最特別之處還不僅於此,自從近十年前第一次來臺,他開始在臺灣出版作品,從陌生到熟悉,瑞杰可開始長住臺灣,每年有大半時間在臺灣,創作臺灣題材。會場當天,他耐心為讀者簽完名之後,各路朋友已經等著他,這些人包括戴著大墨鏡的繪本作家劉嘉路,以及格林等出版社的編輯們。

「臺灣有非常豐富的插畫和藝術風景,在這邊住久了,我也變成這個大家庭的一份子,我還是臺灣童書作家與插畫家協會――臺灣分會一員,」他笑著說。

從描繪出發

大家字看得愈來愈少,讓插畫類圖書成為近年逆勢成長的書籍品項,而在臺灣日漸壯闊的插畫家團隊當中,漸為臺灣讀者所熟悉的他,是個最特別的「圈內人」。

嚴格來說,瑞杰可的繪畫道路起步算晚的。21歲才從中學畢業,雖然開始對於畫畫非常有興趣,卻完全沒有受過科班教育。這樣的背景,讓他一度感覺自己,被排拒在高高的藝術圈以外。

他回憶,那段被排拒的經驗並沒有讓他沮喪,反而讓他不斷嘗試,「激起我對於繪畫更強烈的慾望。」

為了維持生計,他曾經常臨摹哥德式時期的聖母像,在捷克各處可見的聖母像,不乏出自大匠名師之手的作品,每日面對這些作品,除了刺激想像,也動手去臨摹,更是讓他技巧得以快速進步。在同一時間,他也慢慢找到帶領他繪畫的老師,有好幾年的時間,他經常夾著畫板去拜訪名家愛蜜爾‧ 費拉(Emil Filla) 的學徒――雅洛斯拉夫‧ 克拉里克先生(Jaroslav J. Králík),請教繪畫的相關問題。克拉里克先生除了在繪畫技術上指導他,使他的繪畫技巧更加精良,也開創了他在繪畫上另一領域――平面設計及插畫設計。

日後,當瑞杰可逐漸走出自己的路,除了深具個人風格的繪本之外,以手繪為基底的各類平面設計,也成為他的強項。

▲湯瑪士.瑞杰可透過插畫,以最輕鬆、最美麗的方式與讀者連結。

走進亞洲走進臺灣

1980 年代末開始,瑞杰可在本國開始受到矚目,不過,相較於後期,這時候的他多取材於基督教信仰和大自然啟發,題材風格迥異於後期。這段時期,他的創作重心也逐漸轉移至插畫繪本上。

在題材上,他大量以知名傳說和童話故事為主題,包括《神秘的陌生人》(Mysterious stranger -Jewish legends)、《塞爾特傳說與神話》(Celticmyths and legends)、以及《暮光和戒指》(Twilight and ring) 等源於歐陸的傳統題材。緊接著,他在題材上開始了全世界性的探索,把眼光望下歐洲大陸之外:《東方神話》(Báje orientu)、《古阿拉伯的傳說與神話》(Legends and myths of old Arabia)、《五個印度尼西亞的童話》(Five indonesian fairy tales) 都是這段時間的作品。

當然,出身於文學傳統深厚的捷克,他的作品也富含捷克歷史和布拉格猶太區的味道,前者如《庫特納霍拉傳說》(Kutnohorské legends),後者如《隱藏的世界》(Secret marriage)、《戈倫漫步於布拉格》(Golem walk through Prague)。

2008 年,他因緣際會來到亞洲,並且首次來到臺灣,接觸到心儀已久的亞洲文化,讓他眼界大開,大大影響了他的繪畫風格。不同於1990 年代的創作,以溫和的色彩形成對比與大量的留白,瑞杰可先生近兩、三年的作品,受到傳統亞洲文化的影響,富含多變、生動、明亮的色彩。至此之後,畫家也開始從異國的歷史和傳統中尋找靈感。正如大家所見,這些圖像色彩和抒情的意象細膩、巧妙地把插畫和亞洲童話與神話串聯起來。

▲湯瑪士‧瑞杰可最新中文作品《浴缸裡有鱷魚》(左一),是描寫小約翰的海洋冒險故事。

「從歐洲到非洲,再輾轉到亞洲,我不斷思考,一路吸引我的到底是什麼?我感覺自己在尋找一個失落的天堂,然後在臺灣,我找到了,」瑞杰可說。

「這麼說並不僅僅是這裡的原住民文化,吸引住我的是在這裡深耕的文化融合,天堂大部分的時候都被形容成像是花園一樣,可是對我來說,天堂比較像是保有兒童時期純真的遊樂場,這也是為什麼我經常在創作時回到這個主題。原住民文化折射出更多自然環境,給我更多靈感,得以去比擬現實中的和神話原型的動物。」

▲國資圖「樂浪攜夢—湯瑪士.瑞杰可插畫展」吸引民眾欣賞。

對天堂的追尋

不過,探索失落天堂固然美麗,準備工作可是冗長得令人畏懼。「有人問我畫《泰雅勇士大向前》要花多少時間?」他笑著說,「我說光是畫,只要兩個月,不過前置的時間非常長。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每本書的開端都是最難的部分,因為都要去學其中的主題,我總是在根據現實來畫,至於神話則讓它留在遠古。至於與不同作者的合作則總是非常有趣,大概是我工作中最有趣的部分。」瑞杰可認為,透過書籍的描述,讓兒童認識習俗和傳統是重要工作。有些習俗在稍微改變後,仍存在我們現代的生活中,特別是在西方文明橫掃全球的當下,讓不同的傳統得以延續,重要性不言可喻。

「插畫對兒童而言,就是他們最早接觸的藝術作品,事實上,更能比擬為未來他們前往藝廊的第一張入場券。儘管書籍在今天有各種障礙,童書仍是一個活的有機體,童書仍在不斷改變,跟隨著藝術的形式而演變,也必然依照我們這個世代的需要而改變。」

*本文出自於《書香遠傳雙月刊》,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浴缸裡有鱷魚

內容簡介 為了尋找浴缸裡的鱷魚,小約翰游進大海洋裡踏進一場瘋狂的冒險   星期日下午,小約翰決定要和老爸一起訓練鱷魚。   三隻凶猛的掠食者,從浴缸裡溜走了一隻,已經學會游泳的小約翰......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書香遠傳雙月刊》 書香遠傳

《書香遠傳雙月刊》係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前身為國立臺中圖...

+ 追蹤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3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