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對談】楊照╳女兒:終於,敢於跟別人不一樣!


【世代對談】楊照╳女兒:終於,敢於跟別人不一樣!

許育愷攝

作家楊照的獨生女李其叡,十四歲時決定離開台灣,到德國漢諾威學習音樂。這三年來,她體會到德國和台灣的教育有哪些不同?自己有哪些成長?爸爸楊照又因此觀察到哪些更深層的教育和教養的課題?

作家楊照橫跨文學、政治、媒體,左手理性批判,右手感性書寫。在教養的路上,他期許自己是獨生女李其叡最忠實的協助者和陪伴者。

楊照曾經花二十年,跟小時候學音樂的痛苦記憶抗衡,李其叡卻一路走上專業演奏之路。曾被中國媒體譽為「下一個郎朗」的她,十四歲時決定到德國追求她心目中的音樂教育。三年來,她克服了語言、文化、社會的挑戰,看見台灣、德國教育的不同,更高興自己學會了思考和表達。楊照則透過女兒的德國經驗,再次確認父母即便不忍,不能也無法替孩子的人生做主,要「讓孩子自己選擇,承擔的力量才會大,」他說。

去年底,《親子天下》邀請這對父女對談。面對攝影記者,十七歲的她還顯得嬌羞不習慣,但言談中已展現超齡的成熟;而楊照更欣慰的感謝德國教育,「讓女兒成為更接近他理想中的女兒」。以下是對談摘要:

Q:其叡小學高年級,就確定要走音樂的路,這條路上開心與辛苦的地方?

叡:我五歲開始學琴,小學、國中都念音樂班。剛開始假日還可以跟爸媽去玩。小學每天放學後都練一兩個小時,有考試或參加比賽就加練,漸漸的,我會把練琴一直掛在心上,就讓我比較沒有空做其他事。

在台灣學音樂,好像有一種風氣,就是要去參加比賽,小時候覺得那是學琴的必要之一。但後來比賽變成一種例行公事,小五小六以後,我就不太願意常參加比賽。我開始想,比賽有什麼意義?

我喜歡上台表演,喜歡那種上台前的緊張壓力。這是學音樂讓我覺得開心的地方,用我的音樂吸引觀眾,把自己練出來的成果表現出來,哪怕能影響觀眾一點點心情,感受到觀眾有在注意聽我的音樂,我都會很有成就感。在德國學音樂,不會把它當成一個特技,他們比較重視你的音樂有沒有打動人,我很喜歡。

Q:楊照自己學小提琴,曾因被老師打,而痛恨練琴。這樣的經驗如何影響你陪伴女兒學琴?

照:我對學琴的感想其實很複雜,一直是背後我無法解決的陰影。那位小提琴老師其實教了我太多東西,今天我能跟女兒溝通音樂,都是他幫我打下的基礎,要不是因他夠嚴厲,我今天對音樂不會有這番想法。但另一方面,又因為他那種嚴厲的教育方式,讓我決定放棄小提琴。

身為父親,我一直在拿捏督促她的力道。我希望她對音樂本身有深刻的理解,又擔心這樣要求她,會打擊她對音樂的熱忱。一直到我知道她喜歡上台、與觀眾互動,才鬆了一口氣,因為這份享受不是任何人強迫得了,這是她自己找到了這樣的樂趣。

叡:爸爸真的很少逼我練琴,即便犧牲了很多週末出門玩耍的時間,我也不過就是一個人待在琴房裡,沒有人在我耳邊念叨,練琴這件事對我而言並不是地獄。音樂真的強迫不來,如果是被強迫的,我的音樂不會長這個樣子,也堅持不到現在。

Q:其叡國二到德國學習和生活,覺得最大挑戰是什麼?

叡:要去適應德國社會、文化對我來說是個挑戰。一開始因為語言的關係,覺得自己很沒存在感,占下風沒有任何優勢,老師好像不是很在意我是外國人比較辛苦,沒有人會特地為我慢慢說話。整個環境氛圍給我的感覺就是,你應該要會、這是你的問題。一開始我覺得德國人很沒有人情味。如果在台灣有個外國學生,大家一定會很熱心地幫助他。

但現在適應了反而滿喜歡那種哲學。不是說德國人不樂於助人,而是跟台灣表現的方式很不同。他們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個體,每個人都很有自己的型,都對自己有自信、很確定自己是誰,所以很難受別人影響,你必須照顧好你自己、收自己的攤子。

照:台灣和德國是兩套不同的價值系統。德國人表現尊重的一種方式是,若你沒跟我求救、我就先可憐你,那就是傷害你的自尊。所以德國街上看不到他們去幫老人,他們覺得每個人都有個人尊嚴,伸手幫助有可能會傷害到別人的自尊。

在「跟別人不一樣」這事情上,德國人的想法也跟台灣不同。德國人很重規則,對於共同生活的規則,他們再嚴格不過了;但在共同生活規定之外的每件事情,你就要自己做決定。

Q:台灣和德國的教育方式,最大的不同在哪裡?

叡:關於「思考」這件事很不同。剛去德國時不是我不思考,而是我不知道要怎麼思考。老師上課要大家拿出一張白紙寫自己的想法和立場,我看大家好像都很習慣地拿出一張紙開始寫,但我交了白卷,我真的想破頭也不知道要怎麼找我的立場。

在台灣考試我都寫選擇題、是非題,有問答題、有作文,但都是要求你用選擇題的邏輯去填答。在德國我沒考過選擇題,不是說學生就不用知道那些知識,而是要你回答問題。譬如考德文,在某部電影裡重複出現一隻靴子,考試就問,這隻靴子在這部電影裡象徵著甚麼意義?

照:如果是我們這裡的考題,就會變成選擇題A命運 B --要不然沒辦法打分數。大家會很在意,你怎麼拿到那樣的分數?家長又會去比較成績,然後就想,沒有標準答案的考題分數都掌握在老師手裡,我們不應該給老師這麼大的權力。

台灣教育有太大的矛盾,一面賦予老師很大的責任,認為學校和老師是教育的承擔者;但我們又覺得,怎麼可以讓老師決定答案和分數?我們的教育就是希望你這樣想、你要同意我這樣想。德國人不是這樣想,他們覺得學習是自己的事。

Q:其叡不喜歡國文,在德國卻喜歡上德文課,為什麼?

叡:在台灣上國文課,就是老師抄課本,然後我們再抄老師寫的。德國上課很重視發表意見的能力。本來我非常害怕上課要講話,但是在那裡至少要花半堂課的時間討論,發言頻率和內容是評量你的依據之一。

上德文課,我們讀《西線無戰事》,老師上課問問題,「書中哪些地方是在描寫那些過去美好的日子?」這一定要事先準備。那時候我竟然也發言了,而且是在覺得自己還沒準備好的情況下就講了,事後還倒抽一口氣心想:「哇塞~」畢竟那不是我的母語我就能這樣,如果在台灣上國文可以這樣有多好。

照:她小時候很壞,很討厭國文,每次月考就跟我發脾氣,反問我「為什麼你會喜歡這種東西?」我說,我喜歡文學不是從課本來的。

追求標準答案一直是我們教育長期的問題,我以前也是受害者。記得三十幾年前我到哈佛求學,班上只有我一個東方人,助教會特別對著我一個人講,要寫「position paper, not summery」,意思是針對議題寫自己的立場和意見,像一篇小論文,而不是議題資料統整、摘要。後來跟那位助教熟了,他告訴我,每次遇到台灣來的學生,都有一樣的問題,不知道「立場」為何物,每次都只交「資料摘要」。太重視標準答案的結果,使得人們無法忍受「沒有標準答案」或「非標準答案」,久而久之便培養出一種「只要大家相信的就是對,可以不需要去思考,跟著別人喊就好」的態度。「how to be cool」的定義和方式已經不同:以前我們比酷的方式是「怎麼跟別人不一樣」,現在變成「好酷喔,我也要一樣」。

Q:其叡覺得自己最大的成長是?爸爸覺得她有何改變?

叡:自信。不是說以前在台灣沒有自信,而是不會去思考自己怎麼想、或確定做的事情是不是真的自己要的,跟著大家就好了。現在比較確定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要怎樣變成怎樣的人、確定自己不是怎樣子的人。現在我變成一個意見很多的人,敢去發表。

照:她以前是個有態度沒有意見的人,會告訴你喜歡這個、不要那個,但說不出為什麼,沒有能力具體說出原因,我不是不想教,而是教不會。我很感謝德國教育給她的影響,她現在會有意見、會知道有責任要去解釋「為什麼我跟別人不一樣」。去了德國之後,她反而成為我理想中女兒的樣子。

◎完整報導請見《親子天下》實戰教養系列第28期《12年國教選填志願 升學選校實戰關鍵》>>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4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