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謝謝有你,《親子天下》從愛與陪伴出發的10年旅程!

唐鳳:我想做的,都是無法完成的事

作者: 王韻齡(親子天下雜誌 78期)
唐鳳:我想做的,都是無法完成的事
黃建賓攝

台灣最具知名度的公民駭客-唐鳳,從小自學的歷程,讓她得以擺脫社會框架,發揮利人利己的精神,促成一個透明、公開的公民社會,在她的世界裡沒有「與眾相同」,每一個人都是獨立個體、都是「與眾不同」的。

唐鳳

35歲,母親因她創辦台灣第一所實驗小學,13歲走上自學之路,現為蘋果電腦公司的數位顧問、參與「零時政府g0v.tw」平台建構,2014年協助將107課綱審議會議紀錄公開於網際網路。

---------

永遠走在創新路上的唐鳳,即將接下新政府政務委員一職,是最年輕的政務委員。目前在紐西蘭講課的唐鳳,明天即將返國,父親唐光華低調對親子天下記者表示,之前有和家人商量過,會支持她的決定。

四月十三日,在《親子天下》攝影棚,進行著一場劃時代的採訪。受訪者唐鳳,是台灣最具知名度的公民駭客,她隨身背著一台三百六十度全景攝影機,將兩小時訪談內容完整上傳臉書及YouTube。因為全程直播與被直播,受訪者沒有出錯或NG重來的空間,再加上三台機器在她面前一字排開,著實是一股不小的壓力。

唐鳳面對記者,不經意吐了個舌頭,非常難得的,流露出她孩子氣的一面。

剛滿三十五歲的唐鳳,已經宣布退休,投身網路公益事業。她十三歲起走上自學之路,鑽研網路自由軟體開發,十六歲創業,成為頂尖駭客,被無數「阿宅」與「憤青」視為神人級的偶像。

她服膺利人利己的精神,努力促成一個透明、公開的公民社會,參與「零時政府g0v.tw」的平台建構(編按:目的在促進公部門資訊透明化,便於公民監督與修正。)協作重編線上開放辭典《萌典》。

唐鳳從小就是天才兒童:五歲能閱讀中外經典;小一課堂上解出聯立方程式;小二用自己手繪的電腦鍵盤與螢幕,模擬各種按鍵與反應……

但她不見容於當時的教育體制。老師無法教、同儕不認同,唐鳳從幼兒園到國小,九年內換了九所學校。父母為了替她找出路,帶著她和弟弟,從資優班流浪到田園小學,還去了趟德國。母親李雅卿更因此創辦全台第一所實驗小學「種籽學苑」,帶動此後風起雲湧的教育改革浪潮。

國中時唐鳳靠著自行設計的電腦程式,贏得全國科展第一名,和保送第一志願高中的資格。她卻決定從此退出教育體制,不拿國中畢業證書,也不上高中、大學,大步走入網際網路的海闊天空。

真實生活中寂寞的天才,終於在網路世界裡找到了知音。

長大後的唐鳳,關注層面早已超出虛擬世界,開始重視實體世界與人際溝通。弟弟唐宗浩形容,「現在的唐鳳終於同意,這世上有比查Google Maps更準確的,就是面對面問路,」因為在地人有特殊的在地知識,是電腦永遠無法取代的。

十一歲那年發願要改革台灣教育,唐鳳去年起也開始參與教育部一○七課綱制定。前國家教育研究院副院長曾世杰還記得,去年因課綱微調被外界評為黑箱作業,後來請唐鳳幫忙,把會議紀錄全部公開上網,讓社會各界看到政府溝通的誠意,才終於化解危機。

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唐鳳,身上有著許多相互衝突的特質,讓人完全看不透。她參與所有的會議和訪談,都要求全程公開在網站上,但本人低調而神祕;她既理工又人文,同時能夠侃侃而談開源協作(編按:指經由大眾參與、修改、合作產出的事物。)與康德哲思;同時她還跨越了性別,十年前從男生變成女生,內在兼具了理性與感性。

這樣的唐鳳,讓記者有種「永遠採訪不完」的感覺。以下為訪談內容:

Q:你的求學之路很不順遂,覺得國內教育環境最大的問題出在哪裡?

A:當年的教育環境,最大問題就是把所有學生放在同一個跑道上,每一個星期甚至每一天,孩子一再被提醒,和同班、同校的同學相比,自己是在哪一個相對位置上?這樣無形中阻絕了不同發展的可能,因為軌道與方向是固定的,起跑後勢必有贏家也有輸家,但有的人並不想參加,或只想往不同的方向跑去,所以這樣的比較完全沒有意義。

我自己因為一直更換軌道,所以比別人早些看清了這點。現在的環境有好一些了,老師的話語權大幅降低,但這改變並不是來自教育界,而是因為社會環境轉變了。

Q:「種籽學苑」帶動了日後各種類型實驗學校的發展。你如何看今天國內的實驗教育?

A:在那個年代,「不上學」這件事算是一種激進行動,要有類似「公民不服從」的心情才能去做。現在實驗教育三法通過了,只要相同信念的人或社區,都可以辦學校。不過走進、走出體制,並不是二元對立的,我認識很多朋友都是結合鄰近資源或大學,提出所謂的自學規劃,並不是百分之百脫離社會。

我建議自學者,能更動態的看到自己周邊可用的資源與選項,花一些時間體驗一下,從每週一天到四、五天,漸進式的自主學習,以這樣的方式與現有的體制做對話和合作,慢慢的就沒有體制內或外的分別了。

Q:你在「學校裡」和「學校外」學到些什麼?何時起決心不跟著多數人,改走另一條看似孤單的路?

A:正因為待過太多不同的學校,反而體認到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課本」在不同的老師手上,會展現出不同的意義,因此如果只靠制式的課本和考試,便無法形成更厚實的知識。

在學校之外,台灣大學數學系教授朱建正曾經指導我一段時間,他總是給我一大堆科幻小說,讓我自己去看。其中有經典的「硬科幻」,也就是以數學或科學學理發展出來的小說。當時小學三年級,休學在家的我,為了想看懂什麼是「太空重力場」,自然會去研究更高深的數學,老師的方法引起小孩的興趣和好奇心,讓我體認到數學可以應用於生活上。

另外我還參加了楊茂秀老師創辦的「毛毛蟲兒童哲學教室」,在八歲就體會到人的思路是完整的,要靠許多人在一個開放空間一起討論、思辨,最後才能形成共識。

自從十二歲認識網際網路之後,發現許多人一起孤單,就不孤單了。所謂的「與眾不同」,其實每個人本來就都不同啊!反而「與眾相同」才是種幻覺吧?我可能比較早從這種幻覺中醒來,不管人生的路是崎嶇或彎路,也要去走自己的軌道。

Q:在你身上,所有社會上既定的框架都不存在,這樣自主的過程中,你是否曾經有過茫然或失落?你如何安頓自己的身心,並找到那個可以讓自己穩定的錨?

A:我每一天醒來都處在茫然與失落中,不知道今天要做什麼?我有十六個小時,可以自己決定安排哪些工作、以哪種性別氣質出現。然而做思想工作的人,必須忍受長時間的孤獨與茫然;如果只用慣性方式,思想便會原地打轉,無法開展。

我明白社會上對我有些期待,因為我結合了某些能力,或許可以完成上一代人無法完成的事。有一個充裕的時間和空間,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養成過程。這是我在十四歲那年閉關所體悟的事。

在凡事皆可做、無事不可為的情況下,才有可能真正安頓身心。因為太多的日常事,常會拘束住身體,像是何時必須出門工作?何時睡覺?只有擺脫掉這些限制,順著自然的法則走,身體才不會被強制。

在心靈上,我持續做著精神分析,一週至少四天,每一天花四十五分鐘,放鬆的躺在一張長椅上,回想昨天遇見了誰?有哪些想法?晚上又做了什麼夢?並在線上與法國的心理分析師談談,有點類似靜坐或瑜伽的效果,幫助我在人際間的互動可以更自在,也有助於我跟社會的對話。

Q:童年一再轉換環境,家人的支持非常重要,家人對你最大的影響是什麼?

A:從我有記憶以來,父親就採取蘇格拉底式的教育原則:放下心中成見,盡可能引導對方說出心中感受。他從沒有灌輸我任何東西,也期待我不要「被灌輸」,這對我的人生影響非常大。父親一直自我期許,做一個善良、利他的人,他也認為我傳承了這項重要的特質。

母親的文字表達力特別好,她教會我的是,個人公領域和私領域的界線,可以由自己界定。我和母親至今每星期仍會固定見一次面,持續一起學習與成長。今年母親節我打算送她一套,目前正著迷的虛擬實境設備(Virtual Reality),讓愛寫書法的媽媽,可以在三維空間裡隨興揮毫。

弟弟則讓我看見,與人相處可以完全沒有芥蒂、全然相信陌生人。我從小一的數學課堂上被帶出去,無法歸屬於團體,這樣的感受,到今天還是覺得很受傷。與同學的關係一再中斷、童年沒有好朋友這件事,對我而言是遺憾的;要不是從弟弟身上學到了開朗與信任,我現在可能沒辦法像這樣,直直看進你的眼睛了。

Q:你曾形容,投入一個公益性質程式設計專案的過程是被「推坑」,為什麼你會心甘情願一再入坑?

A:我十四歲開始投入早期網際網路的建設,之後加入開源運動,當時就看到全世界各地不同的人,創作的價值在我面前開展,令我非常感動。

在填這些坑的期間,經常累到忘了身體的存在,吃飯、睡覺等基本需求都被拋棄,連續四十八小時甚至七十二小時工作,最後不支倒地,昏睡十五個小時之後才甦醒。但正因為這些坑是做不完的,一直有改進的空間,對我來說,它等於是個無止境的遊戲,從中得到的快樂也用不完。

我想要做的事,通常都是無法完成的,反過來說,只要是能夠完成的事,我大概一開始就不會想去做了。

Q:近兩年,你加入國家教育研究院課程研究發展會,你理想的教育藍圖是什麼?

A:因為我完全沒念過高中課本,也沒念過什麼國中課本,所以我在審課綱的時候很中立,不會去偏哪一派。

為了讓審課綱的過程公開透明,我把現場所聽到的內容,逐字記錄下來,連續兩天打了十六小時的字,連吃飯時間都不休息,回家後才發現手好痛,痛了一個星期才好。後來審課綱過程就用這種逐字稿,具名發言的方式,完整紀錄了下來。

新課綱的首位價值是「自發」,這等於宣示了,體制內教育確實無法替小孩決定他要的是什麼?認同這個價值觀,是我會決定加入團隊的最主要原因。

Q:如果家中也有個不一樣的孩子,給父母什麼建議?在電腦與網路的使用上,何時需要節制,何時不必擔心?

A:有個不一樣的孩子,能讓父母體認到,自己也是個不同的人;同時回想自己從小所受到的規訓中,哪些其實是不必要的?這算是上天給的一個機會吧!

如果家有特殊兒,表示孩子的身心狀況,比起社會大多數人,是一個獨特的情況,因此父母原本理解世界的角度,會受到衝擊;要多練習同理心,先不去判斷什麼是正常、異常?試著設身處地,盡可能每一天、每一天,透過小孩去感受,這世界看起來、聽起來是個什麼模樣?

電腦與網路要分開來看,現今社會中,電腦是不可能不使用的,賈柏斯說過:電腦是心靈的腳踏車,但要駛向何方,還是由你自己決定,它只能讓你更快捷的前往先前無法行經之處。從這個角度來看,使用電腦當然值得鼓勵。

網路是另外一回事,我們在課發會討論過無數回,包括「網路成癮」是不是一種病?要不要列入健康教育的一環?

過去曾有研究顯示:成癮是一種癥狀,並非疾病,老鼠只有在被關起來的情況下,才會一直服用海洛因;如果讓牠可以任意出去遊玩,有良好的社會連帶關係下,就能慢慢擺脫對成癮物品的依賴。

當小孩出現網路成癮時,你要問他:到底想在網路上找尋什麼、分享什麼?如果是找得到、給得出的東西,那是件好事;但如果找的是一個擁抱、一個親吻和安慰,那他就是在網路上,找尋永遠找不到的東西,成癮便會愈來愈強。父母該做的,就像釋放老鼠到藍天綠地一樣,給小孩一個良好的、自由成長的空間。(本文件採用 CC BY 4.0 https://goo.gl/WWFVo0授權釋出)

 

◎完整報導請見《親子天下》雜誌78期《壞情緒大翻身》>>

延伸閱讀:

在家自學的浪漫與現實--唐鳳父親的20個提醒

您覺得這篇文章...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9則留言/看更多留言

我想留言

  • 黃昌賢

    他是個天才沒錯,但這個文章,沒有指出他的教育問題所在,而只是想吹捧「唐鳳」.第一、性別概念問題,第二、人際關係問題、第三、人的個性養成問題.因為家長本身有錢,所以家長可用他自己的能力為小孩營造一個天堂.但這個社會的競爭、人際的相處是家長一輩子可以阻擋的嗎?當老板不順我們的意,我們就選擇離開嗎?當同事不友善,我們就不需思考如何跟人相處.家長你有一天會離開人世,你的小孩必須面對這個世界.(我看過這位唐先生或小姐,與他同班的同學說法)

    2016-09-11 檢舉
  • Jane

    實用的文章,值得分享推薦

    2016-09-09 檢舉
  • ChiChi Chen

    小火龍給讚,小火龍棒球隊
           讚

    2016-09-08 檢舉
選校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選校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