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天下教養微課堂,輕鬆擁有育兒知識!

小劉醫師:曾經我們聽得懂 鳥與風的對話


小劉醫師:曾經我們聽得懂 鳥與風的對話

劉宗瑀繪

很久很久以前,我們是聽得懂鳥和風的對話。但時到今日,我們不但聽不懂,連嬰兒哭鬧都受不了,要他們離開我們的空間。多些包容和理解,才能喚醒作為人最天真初始的本性。

「甚麼?」嬰兒約翰和芭芭拉同時大吃一驚,「真的?你是說他們也聽得懂鳥和風和…」

「還有樹、陽光和星星的語言…他們當然都懂,那是以前的事了」瑪麗包萍說。

~經典兒童文學「保母包萍」系列

自己當了媽之後,偶爾會有這樣的時刻。兩個女兒在玩耍,同時聽到某種有趣的聲響而一起笑出聲來。或者是,一個在哭,另一個明顯感受到不安而在一旁擔心的注視著,然後變得異常安靜。也有些時候,一個已經在「起歡」(台語)了,另一個還故意要去作弄對方…

更多時候是,一個起頭發出吵鬧、開始在彈簧床上跳跳跳,另一個撐著小短腿也要跟著跳跳跳、叫叫叫,然後整間屋子或是整台車吵到所有大人眼神死。

然而這些,都是屬於有了小孩這樣不受控制生物的「動物觀察頻道時間」。這些時間,有些讓人抓狂;有些會被氣到破口大罵;但其實更多時候,是會忍俊不住、被逗到跟著笑出來。

妹妹牙牙學語著姊姊的小大人樣,或是姊姊細心呵護著妹妹牽手走路的模樣,身為媽媽,都覺得非常神奇。神奇於,生命、連結、牽絆、理解、學習、愛,這些深澀的詞彙,竟然就這樣流瀉於小姊妹幸福相處周圍淡金色空氣中。

當媽以後的神奇轉變

更神奇的是,自己心態的轉變。我曾經在演講時,台下突然傳來小孩的軟語呼喚,原來是聽眾帶來捧場的,當下被打斷瞬間,我反射是微笑的跟小孩「嗨~」,然後發現自己笑彎了眼。

也曾經在忙碌的乳房門診時間,有乳腺炎問題的母乳媽媽,揹著才兩個月大寶寶在等候區手忙腳亂,哄哭、餵奶、換尿布,在她更衣等待做超音波期間,我無比歡喜的幫她照顧一下寶寶,軟嫩香香的小寶寶,被我逗到咯咯笑。發現自己能夠被孩子的天真給「療癒」到,更發現自己對於哭鬧、不那麼社會化的噪音,更多了包容力。

明明當年我在大學時,超級討厭小孩在公眾場合哭鬧的,還曾經在火車上痛罵蹲地跺腳大哭的孩子及其家長。但直到自己體會過那種孩子失控、自己理智也爆表、周圍人員瞪視施壓、橫抱小鬼像橄欖球一樣奪門而出的氣極敗壞,我才真正了解到,在公眾場合過度的社會化要求竟是多麼辛苦。

外科求快狠準 心理問題靠細火慢燉

我自己是外科,受訓的方式就是以快、狠、準、效率,來處理「生理上」的問題。但是對於這種語言不精確的、情緒的、非邏輯性的大小問題,快狠準絕對沒用!如果對孩子硬碰硬,往往更折騰雙方。

怎麼辦?這時候「心理上」的問題就要由專業的「兒童心智科(兒心)」,由「精神科」所細分出來的次專科,來慢慢解讀這些訊息。好友就是所謂的兒心醫師,在我們對話的時候,就常常會有我這個外科氣到跳腳,對方卻慢慢、溫柔的分析著各種可能心理機轉的場景。

我曾經在門診,遇到過外傷病人,開立診斷書卻字斟句酌諸多疑問跟指示:「醫師,挫傷跟鈍傷有甚麼不同?還有妳那個顴骨的顴,怎麼寫起來跟觀看的觀很像?確定?妳確定嗎?」當下我只能忍著,但急躁已經由手指在桌上彈敲而洩露出來。

耐心問診面談 方解心結

兒心的朋友呢?

也曾經遇過,應該說是,更常遇到,有一次朋友分享,看診時遇到一個字都不肯說的病人,但家長跳針般的不斷嘮叨,最後朋友是如何發現病人隨筆所畫的符號竟然是自己設計的文字,從而有了切入點,也順利化解家長的不安而放鬆冷靜下來。

而整個對談時間長達近半小時!半小時!外科醫師看診如果被問半小時就會崩潰啊…. (#`皿´)

在聽到這樣的故事,我深深自省,自己在面對這類不易進行快速對話的對象時,不管是病人、朋友、或是自己的小孩,從內心油然而生的急躁感,或許是單方面講求效率跟績效的社會風氣,影響到了我自己。會不會等小孩再更大了,開始盯看功課了,這樣的缺陷就會更放大?反觀朋友這種解讀如同星星跟風所講的語言能力,就像是具有魔法的神奇保母瑪麗包萍啊!

曾經,我們聽得懂鳥與風的對話

兒童文學經典名著「保母包萍」系列裡,有一段我非常喜歡:兩個才數月大還在學爬的嬰兒,約翰和芭芭拉,是家裡最小的雙胞胎。他們的特技是「脫掉襪子」與「把腳指塞進嘴裡」逗大人開心,但他們不只懂人話,還能跟鳥聊天!

「比如說」,約翰繼續說,「我們說的話他們聽不懂。更糟的是,他們也不懂別的東西說的話。」

「他們以前也聽得懂」瑪麗包萍說。

「甚麼?」嬰兒約翰和芭芭拉同時大吃一驚,「真的?你是說他們也聽得懂鳥和風和…」

「還有樹、陽光和星星的語言…他們當然都懂,那是以前的事了」瑪麗包萍說。

「他們現在為什麼都忘了呢?」約翰皺起眉頭

「因為他們長大了」瑪麗包萍解釋。

陽光穿過房間,繼續拖著長長的金色光束挪動。窗外輕風吹起,暗暗向櫻樹巷低語。

「聽哪,風在說話」約翰把頭歪向一邊,「瑪麗包萍,等我們大一點,就真的聽不懂這些了嗎?」

「你們還是會聽到」瑪麗包萍說,「只是聽不懂了」。

~經典兒童文學「保母包萍」系列

如果當時多關心他一點...

所以,我們長大了,我們動作更快了,更守規矩,更社會化了。我們懂得在捷運上要安靜,轉而瞪視那些哭鬧的小孩,無視於媽媽多努力的想要試著安撫(註1)。我們急著把遊蕩於街上的、緩慢於樓梯間的、需要輔助才能穿衣吃飯的那些人,圍起來,關起來。無視於他們或許跟我們所有人都一樣想要「去愛、去工作」(註2)。我們忘了用更柔軟的心,去包容一切跟自己不同的群體,甚至試著去陪伴,去傾聽(註3)。

我常常反省當年我在火車上怒罵的那個孩子,相對於全車異常的沉默卻不斷投來不耐的眼神,如果當時我蹲下來,仔細問清楚那孩子,他是怎麼不舒服?抑或我拿些小東西轉移他的注意力?結果會不會不一樣?

我想起在門診遇到那些焦慮跳針的病人。我想起那些因為求助無門、帶著孩子東奔西跑到處求名醫特效藥的孤軍奮戰家長。

多些包容和理解 喚回溫柔的能力

我想起,兒心朋友近來因為過動兒治療中一部份需要靠藥物,此一議題被刻意攻擊。

我:「你們怎麼不著急啊?有時候社會偏見都騎到你們頭上了」。

朋友苦笑:「其實最辛苦的是一些家長,本來服藥控制良好,卻被加上內疚跟罪惡感而放棄…」

我:「你們要出來解釋啊!」

朋友想了想:「嗯,真的,這要出來好好說明」。

我一拍額頭:「根本就是電影《動物方城市》裡面的樹獺,極具療癒,但超級溫吞!」

朋友連笑都非常樹獺:「樹獺們就要急行軍啦~~」

願用更多的包容,來體諒跟理解,陪伴。或許有那麼一天,我也能稍稍的回憶起,曾經聽的懂鳥與風對話的那段,最純粹,最天真,淡金色的記憶,

註1:媽帶嬰兒哭鬧 乘客:請妳下車好嗎!

註2:她是精神病患,也是南加大法學教授:我要的跟你們一樣「去工作、去愛」

註3:別污名化精神病患!請建構友善包容環境支持他們

 

加入親子天下小行星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外科醫生 劉宗瑀

劉宗瑀,外科醫師,嫁給老公蜜蜂先生。在她的部落格「Lisa Liu女外科的血淚史」中,寫下了〈老公的日常〉,令人同情「原來女醫師的另一半不好當」。這對男溫柔、女剛強的非典型夫妻,現在住在高雄,育有一雙女兒。

+ 追蹤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6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