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成年孤兒-失去父母的這堂課


成年孤兒-失去父母的這堂課

anekoho/Shutterstock.com

失親之痛是生命中最難解的痛,面對身邊關係的轉變,我們該如何自處?該如何定位自我?臨床心理專家提醒,這是一門生命必修課,「重獲勇氣」是必修學分之一。

小時候持續最久也最令人傷心的恐懼之一,便是父母可能會死亡,留下我們無依無靠,這也是孩子們害怕上床睡覺的原因之一。

每晚睡前的道別儀式便是用來安撫孩子的,默默地衷心向孩子保證,第二天早上爸爸媽媽仍然會在他們身邊。上床前的一片餅乾和一口果汁、一起讀故事書、禱告,或是互道「我愛你」,孩子睡前的這些例行儀式,有助於撫平他們內心最原始的恐懼。
但是那麼做,我們仍然無法讓害怕的感覺消失。

沒有辦法可以讓它消失。

我們害怕:自己孤苦無依

那種害怕被遺棄的感覺,尤其是經歷過父母死亡的被遺棄感,是我們這一生中憂慮的根源。成年後,我們關於成長的憂心取代了父母可能會死去的恐懼,對於父母即將面臨的大限之期也感到麻木。

這跟我們的年紀、成就、與父母的關係、經歷過多少痛苦經驗都無關,和信仰是否堅定也沒關係。父母離世的恐懼隱約地持續浮現著,而且會隨著他們年紀的增加及體力的衰退,更形嚴重。

我們害怕:觸及別人的喪親之痛

對於有人離世的恐懼以及我們的文化傾向,使我們逃避與死亡有關的接觸,這也就是為何面對哀傷的人,我們會感到不自在。

當然,我們會說一些應該說的話:「我很難過」或是「我的禱告與你同在」,也知道去做一些該做的事,譬如為了紀念逝者而捐錢給慈善機構、送花到教堂,或是參加葬禮並擁抱哀傷的人。但是大部分的人與喪親子女在一起時,都會感到不自在。我們會有所保留,會後退一點,刻意與遺族的哀傷保持一段距離,因為我們明白,那是他們的失去。我們的角色只是去那裡陪伴而已。

我個人對死亡的入門,是升大二的暑假時,得知朋友麥斯死於墨西哥的旅途中。我對這個聰明、有趣又強壯的年輕男孩有著許多的記憶,也很懷念他。

就在同時,我還得知大一的某些同學不再回學校上課,有人轉學,有人輟學去上軍校,還有一個人決定留在歐洲「尋找自我」。

我寫了一篇悼詞給麥斯的家人,並向他的前任室友表示弔慰。當時我有些不解,放暑假前,麥斯還是生龍活虎的,結果竟然在短短幾個月內生病走了!

但我為失去朋友的這個衝擊找到了合理解釋。對於麥斯的早逝,我給了一個與其他不再回學校的同學一樣的說法──我只是不會再看到他而已。他的死只屬於他的父母和其他家人,不屬於我。我與這個事件保持了一段距離。

我們害怕:承認自己的喪親之痛

每一個死亡事件,對我脆弱而單純的安全感都造成了極大的影響。某個認識的人過世時,我會去參加葬禮,向他的家人真誠表達哀悼之意,甚至鼓起勇氣在家族儀式中打開棺材時,跟著去瞻仰逝者的遺容。但是之後我卻感到很不安,並且對這種事敬而遠之。我把那種迷惑、恐懼,尤其是小時候對於失去父母的恐懼減到最小,同時告訴自己那不是屬於我的失去。

我自願到那個地方去(那個不屬於我的地方),為了那些人而去(那些我不屬於的人),我覺得自己這麼做很善解人意。

即使當父親過世時,我也能夠藉著轉移注意力到母親身上,來淡化那種感覺,雖然她那時早已陷入失智的狀態,也不知道父親已過世的事。當然,我對父親之死感到憤怒及迷惑,也知道我的生活從此就要改變了──但死去的他是我母親的丈夫,是她以後會被稱為「寡婦」,而不是我。

對失去父親或母親的成年人,我們沒有特殊的稱呼,因為他們依然是某個人的孩子。

當恐懼成真,我們再也無法逃避

但是就在母親也去世時,生平第一次,我找不到任何方式來逃避失落的強烈衝擊!我的姊姊再度喪親,她值得關心。我的孩子失去了祖母,他們需要關心。親戚們失去了同輩中的一員,那也應該關心。但是,我就是無法認為這是他們的經歷。

在我心中,我母親的死是屬於我一個人的經歷。我已經變成了沒有爸爸,也沒有媽媽的小孩,只有一種方法可以用來形容──我是個孤兒。我已經完全被長久以來的噩夢所壓倒,哀傷的情緒吞沒了我。

接下來那幾年,我就像是乘著情緒的雲霄飛車,跳飛在困惑、失落、憤怒、悲哀、安慰與麻木的感覺中,有時只來一個,有時則全部一擁而上。我的心情轉換於極為傷心及思念之間,沒有任何可以辨識的徵兆。我會為一些從前不曾注意到的小事而大發雷霆,然後怎麼也想不起來是為了什麼事情生氣。就這樣,我沮喪了好一陣子。

接下來還是害怕,就像幾年前一樣,我害怕入睡,以免醒來後發現父母都已經不在了。然而,這不僅是小時候的莫名害怕而已,它真的發生了!每天早上當我醒來後,依然不見他們的蹤影。

父母之死,並非我們必須承受的最大痛苦。事實上,失去子女、手足或配偶,對我們的情感所造成的破壞更大。

父母之死,也不全然是我們失去所愛的第一次經歷,在父母過世前,我們也可能會失去祖父母、親戚朋友,甚至是子女、兄弟姊妹或配偶等。我想應該是因為那個最原始的恐懼成真,使我們覺得父母離世意義深遠,但終究,我們會發現父母的死所帶來的悲傷是可以化解的,於是也漸漸克服了喪親的失落。

當失去之後,我們開始滋長勇氣

等到我們恢復後(當時認為很難恢復,但我們還是熬了過來),我們的生命以及對死亡的反應也就跟著改變。我們克服了小時候那種對於被拋棄的強烈恐懼。不是因為不再害怕死亡,也不是因為不再畏懼被拋棄,而是因為我們學到了這一課:我們可以經由哀傷及自我茁壯,來超越那個罪大惡極的失去,甚至能超越我們最害怕的那種失去。

從此,當再有某個相識的人去世,我們會更自在地與他的遺族坐在一起,我們想要這麼做。我們的談話內容可能跟以前一樣,做的事或許與過去相同,也或許仍然跟從前一樣害怕,但是情況已經不一樣了,因為我們變了。我們超越了,所以我們有了參與的想法。

過去我們出現,可能因為那是應該做的事,而且我們也希望自己的出現會有所幫助。現在的我們,則會分享面對死亡時的哀傷、悲哀和困惑等共同經驗,因為我們是其中的一分子。

我們願意去原本不敢去的地方,並且在那裡找到自己所需的勇氣。有了勇氣,對於工作、人際關係及生命中其他的各個層面都將有所幫助,可以讓我們在面對人生時做出艱難的決定,並且坦然面對那個決定所產生的結果。

我們需要勇氣,大量的勇氣。父母親過世後,我們航向了未經規劃的人生旅途,在古地圖上,那是龍、蛇圍成的邊界外的區域,用以警示始終潛伏在我們四周,那些令人害怕的危險。

*本文摘自寶瓶出版《成年孤兒》,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寶瓶出版《成年孤兒》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4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