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不是駝背,而是沒用「對」的方法坐


問題不是駝背,而是沒用「對」的方法坐

Unsplash @ CC0 Public Domain

是不是有人告訴你坐直一點對背部比較健康?駝背確實不應該,對你的椎間盤和脊椎骨不好,但你的問題不是駝背,而是你一直沒用「對」的方法坐。看完這則案例故事,你將更了解緣由。

練習抑制,放鬆緊繃的肌肉

愛琳站在教室椅子前面,我們正開始亞歷山大教師所謂的「椅子課」。目的並不是教會坐下和起立的正確方式,而是讓學生有機會觀察並注意到自己不協調的動作習慣,以及在教師協助他們坐下和起立的過程中,練習抑制技巧。面對教師伸手指導的強大刺激,學生必須維持抑制的想法。椅子課是一場特殊考驗,因為學生必須同時克服地心引力和害怕跌倒的本能。

「好,愛琳。我現在要撐著你,幫你坐下。我會負擔大部分的工作。我的手撐在你的背上,所以你不可能跌倒。我這樣做的同時,我希望你開始抑制。在心裡告訴自己,『我沒有要坐下。』」

愛琳點點頭。我首先把她的背往後挪動,讓她的重心從腳踝轉移到腳跟,過程中我的手一直撐住她的背。如果她沒有繃緊不必要的肌肉,這樣做會讓她的腿部放鬆前彎,以平衡軀幹向後的動作, 從而幫助她坐下。

然而,隨著我挪動愛琳的背,我的手幾乎立刻感受到一股反作用力。她的頸部和上背部肌肉收縮、繃緊。我手中的身體似乎變重了。她的下背部彎曲, 準備坐下。下個瞬間,她的大腿肌肉也繃緊起來,同時雙腿變得僵硬。我將愛琳的身體向前移,回到直立站姿。

「愛琳,你剛剛注意到什麼?我只把你的背往後移一點點。你可以告訴我剛剛想法有什麼改變嗎?你有一直想著不要坐下嗎?」

愛琳猶豫片刻,「嗯,我有點⋯⋯你這樣一問,我剛剛想的確實是坐進椅子裡。」

「你有抑制嗎?」

「不,我想沒有。」

「我動你的時候,你有發現怎麼回事嗎?」

「我想我的背僵硬起來了。」

「對。你非這樣不可嗎?」

「嗯,難道坐下不用花點力氣嗎?」

「如果你是自己坐下,當然要。但我們說好我會撐住你、移動你,同時你心裡想著不要坐下,這樣就不會繃緊肌肉了。如果我們合作,你坐下的身體協調感會跟你習慣的不一樣。

為了開始動作,我會扶著你,把你的身體往後拉一點。你只要想著沒有要坐下就好。我們再試一次。記得你不必自己出力坐下,讓我幫你動。」

我重複同樣的動作,但才剛開始,就感到愛琳的身體又出現相同反應。我沒開口就將她放回直立姿勢,重新試驗。結果還是一樣。我再度把她拉回直立姿勢。

「愛琳,我移動你的時候,你注意到什麼?」

愛琳顯得有些苦惱,「我沒辦法不讓肌肉緊繃。」

「我不是問你這個。」

「什麼意思?」

「我請你抑制。那只是想法。你不可能直接叫肌肉不要緊繃。這樣做只會更緊繃。」

「那我該怎麼坐下?」

「我們想一下。我們知道,我一動你,你就會繃緊背部肌肉,對吧?」

「對。」

「這是你的習慣。你每次坐下就會這樣——你的背部肌肉太緊繃了。」

「恩⋯⋯」她的回答力不從心。

「既然這是你的習慣,你每次坐下都一樣。你不知道其他坐下的方法。你不能期待自己用不同的方式坐下,因為你不知道還有什麼辦法,或者該怎麼改變。」

愛琳似乎放了心,「我想我確實不知道。」

「換句話說,你沒有責任。你不用覺得好學生就一定要成功。你不必搞懂該怎麼坐下,而且做出正確動作。你的任務是思考。你在學的是抑制——思考不要坐下。如果你有想,其他交給我就行了。我對你的動作,會讓你學會另一種坐下時使用肌肉的方法。我沒辦法告訴你怎麼做,因為我說破了嘴,你也不會體驗到另一種使用肌肉的方法。你要學就得親自體驗。我的手不能讓你的肌肉放鬆,但可以支撐你,讓你用另一種方式活動。如果你有抑制,我的手可以給你不同的體驗。」

「好,」愛琳回答,「我們再試一次。」

「我先補充一下,每個人剛開始上課都會碰到這個狀況。我們都會在無意識之下用效率很差的方式活動。既然我們沒有自覺,我們當然改不了。所以上這些課就是要學怎麼改變。」

愛琳點頭。我把右手放在她背後,左手放在她的髖骨前方。我將她輕輕後移。她的慣性反應再度出現。

「這次怎麼了?」我一邊把她的姿勢回正,一邊發問。

「我有點怕,你知道嗎?我覺得好像會跌倒。」

「我動你的時候,雖然幅度很小,但你的大腦已經在詮釋你體驗到的陌生感覺。我只請你抑制,但你的大腦受到這些感受干擾, 然後自己下了註解。既然你的大腦認為你要跌倒了,恐懼反應跟著啟動。整個過程中,你忘了思考。

但不要忘記,我的手在你身上。你不會跌倒。提醒自己你不會跌倒,因為我扶住你了。」

愛琳點頭,保持沈默。

「好,提醒自己不管感覺怎麼樣,你都不會跌倒,告訴自己不要⋯⋯」

「可是我不懂怎麼可能成功,」愛琳打斷我的話頭,轉身面對我。

「因為?」

「我坐下一定要用力,否則我就會整個人摔在地上!」愛琳拉高了音量。

「是,沒錯。你確實需要動一點肌肉來保持身體直立,但那應該是非常輕鬆的。輕鬆到你根本不該覺得在用力。我只是要你想著不要坐下。不是要你完全放鬆。」

「但我不能讓你幫我坐下,」愛琳彷彿一個字也沒聽到,堅持己見。

「為什麼不行?」

「我覺得我好像會傷到你。我體重不輕,會把你撞倒。」

愛琳表達了她的既定成見,這同樣只是對自身感覺的詮釋。而且是另一種恐懼。在會把我撞倒的恐懼中,沒說出口的,是她害怕自己會跌倒。我只不過把她動了這麼一下,就啟動了各種感覺,從而造成杏仁核的瞬間反應。現在她處在僵直狀態,肌肉更緊繃了。這使得她抑制自我以及我搬動她的兩項任務,都變得更加困難。

為了紓緩她的恐懼,我說,「愛琳,我已經教了好幾年了。從來沒有讓學生摔倒,也沒人把我撞倒過。」

「我覺得很難相信。」

「我懂,大部分人都這樣覺得。但你覺得很難相信,不代表你是對的。我們站在這裡,做了這麼小的一個動作,結果發現你對這一個小動作產生了好多既定成見——這些成見影響了你的行為、你的決定和你的肌肉活動。你可以暫時把成見放在一邊嗎?你可以暫時假設成見都是錯的,只要告訴自己不要坐下就好嗎?」

愛琳點頭,我們重新開始。這次我搬動她的時候,她的背部和頸部肌肉不再僵硬;她的頭維持在頸子的前上方,平衡身體重心。既然她的背部肌肉不緊繃了,她的脊椎骨也就不再受到擠壓。

「很好,愛琳。你在抑制了,你的動作不一樣了。我會繼續支撐你,你也繼續思考不要坐下。你不必幫我,也不必多做什麼。」

隨著我支撐她的重量,我感到愛琳的背部肌肉伸展開來。她的胸腔微微向上拉開, 遠離骨盆。她在我手中的感覺變輕了。接著,她腹部和腿部的多餘緊繃感也消失了。她的肋骨移動更順暢, 呼吸也輕鬆多了。我繼續撐著她,讓她的軀幹更加向上伸展。她的腿部肌肉持續鬆弛。不再緊緊鎖死, 卡住她的姿勢。

她的腿開始彎曲, 在膝蓋、臀部和腳踝的地方彎起。我一面蹲下, 一面繼續扶著她,將她慢慢放進椅子裡。

過了一會,愛琳坐進椅子了。

「很好,愛琳,你坐下了, 而且肌肉沒有過度緊繃。你之所以能抑制慣性動作,是因為你想著不要坐下——而不是注意感覺和詮釋感覺。你避免了你的慣性反應。你覺得這跟平常坐下的方式有什麼不同嗎?」

「我幾乎不覺得我在動。我只是照你說的一直想著不要坐下。好像我是飄進椅子裡的。」她頓了一下,「怎麼會這樣?」

「你是飄進椅子裡沒錯。你幾乎沒有重量。這就是我說的全新的坐下方式。而且你其實沒有完全放鬆,要不然你會重重跌下去。」

「怎麼會這樣?」她重複。

「嗯,我們可以說你有個幫手。」

愛琳笑著看我。

「不,我不是說我。你的幫手在你體內。當你用不要坐下的想法來抑制,腦中另一部分就會啟動,開始調整你的肌肉緊繃程度,讓肌肉工作量符合需求——不多也不少。本來你的大腦一發現身體變化,就會強制要求肌肉達到慣性的工作量,現在這種肌肉干擾被你用抑制給消除了。如果你可以用抑制做到這件事,腦部的其他機制就能發揮更大的作用,在你彎腿坐下的時候,幫忙維持軀幹直立的協調性。我無法用說的就教會你這些東西。我們必須合作——你的抑制,加上我的手部和指令導引——你才能學會讓腦中的幫手替你提高動作效率。

你現在坐著,有注意到什麼嗎?」

愛琳轉過頭看著鏡子,「不可思議。」她說。

「什麼?」

「我本來要說你沒讓我坐正——你把我弄歪了,斜到一邊去。」

「鏡子裡看起來是這樣嗎?」

「沒有。我看起來坐得直直的。看起來很好。這跟我平常坐著的感覺很不一樣。我本來差點問你,為什麼要讓我往前歪著坐!」

「你不相信你坐得挺挺的?」

「不,我以為我有點駝背往前。」

「你又因為感覺而產生成見了,這次是你原本習慣坐著時應該有的感覺。」

「好像是。」

「如果不是有鏡子證明,你會怎麼辦?」

愛琳再度繃緊背部肌肉,把上半身往後拗,頸子後縮,下背部更往內凹。

「這樣你覺得比較對?這是你認為坐直的感覺?」我問。

「是,我坐的時候會這樣。不挺嗎?」她反問。

「看看鏡子。花點時間觀察自己。你看到什麼?」

愛琳看著卻沒說話。

「想像一條鉛垂線,從你的耳朵中間垂到地上。這條線會通過你的身體中心和骨盆中心嗎?」我問。

「看來我的耳朵在骨盆後面。」

「這代表什麼?」

「我的人往後仰!」

「如果這是你平常的坐姿,對你的脊椎骨和椎間盤有什麼影響?」

「形成壓迫?」

「沒錯。」

我用手輕輕引導愛琳回到不久前的坐姿,軀幹垂直向上平衡。

「可是我的坐姿不應該是這樣!」她抗議。

「因為?」

「感覺不太對。我不相信這是對的。」

「但鏡子告訴你的是什麼?別聽我的。你再看一次鏡子裡的自己。」愛琳的臉上依然打著問號。

「為什麼感覺就是不對?」她的聲音略顯無力。

「這就是我們所謂的心身慣性(psychophysical habit)。每次你決定坐下,你就過度緊繃背部和腿部肌肉,而大腦慢慢習慣把這種感覺跟『坐』的字義連結。但這麼多的過度緊繃讓腿很難彎曲,所以你的背部肌肉必須更用力,硬是把你的人拉到椅子裡。你的背和腿這麼用力緊繃才能坐下,結果就是重重跌在椅子上。然後你坐著的時候又繼續維持這種緊繃感,完全不放鬆。你這樣做已經很久了,變成一種習慣,習慣給你對的感覺。但所謂習慣不只是繃緊肌肉而已,還結合了你的既定成見——對感受的錯誤詮釋——也就是說,你以為自己有坐直,但其實沒有。是不是有人告訴你坐直一點對背部比較健康?」

愛琳點頭。

「你看,你想做一件你相信對背部有好處的事,但你其實不知道是什麼,或該怎麼做。駝背確實不應該,對你的椎間盤和脊椎骨不好。但你的問題不是駝背,而是你一直沒用『對』的方法坐。你一直用『你覺得對』的方法坐。現在,你覺得這種更好的新方法不對,所以你不太可能遵守,對吧?」

「確實不會!」

「那你就很難擺脫背痛,直到你學會抑制這些壞習慣為止:做任何事都過度緊繃肌肉,不只造成肢體傷害,更加深你的錯誤成見。我想,現在你比較懂我的意思了,我曾經說過你無意識的動作模式,導致你的背痛惡化。鎖死的肌肉之所以『動彈不得』都是因為錯誤成見——你誤以為感覺對的坐姿,才是正確坐姿。」

*更多故事請見《學放鬆,改正錯誤姿勢》,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陳意涵:亞歷山大技巧教我懂得往內觀察自己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9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