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仁淙:治療耳鳴,最需要改變想法的是醫生


賴仁淙:治療耳鳴,最需要改變想法的是醫生

Menage a Moi via Visualhunt / CC BY-SA

德國曾做過一個實驗,發現幾乎所有聽力正常的年輕人走進隔音室後都會耳鳴,只是平時身處的環境噪音較嘈雜,所以不會特別留意耳鳴的存在。

治療耳鳴,最需要改變想法的是醫生

二十多年前,我在台中光田綜合醫院耳鼻喉科開辦了耳鳴特別門診,有位醫學院同學的姊夫前來求診。這位在學術界聲譽卓著的哲學系教授,表示自己有嚴重耳鳴和失眠的症狀,這個問題足足困擾了他兩年之久,也讓他無法繼續在大學裡教書,整個人顯得鬱鬱寡歡。當時的耳鳴特別門診大約需等待六到九個月的時間,但我特別替他安排了三天後的門診加號,不料,特診前一天他竟然在大甲鐵砧山上吊自殺了!這件事在醫界引起不小的話題震撼,隔天新聞報導出現「嚴重耳鳴導致患者自殺身亡」的斗大標題,連國立醫院的教授也開始附和這樣的說法。

但實際情況真的是這樣嗎?事實上這位大學教授被憂鬱症纏身多年,卻從未正視自己精神上出了問題,也沒有向專業的精神科醫生求助,反而三番兩次遠赴西藏尋求另類療法。由於延誤就醫,結果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著實令人惋惜。

耳鳴特別門診中,經常遇到許多憂鬱症及恐慌症的患者。在我的臨床經驗之中,大約百分之十的耳鳴特別門診患者需要轉介到精神科就診。

有人曾經問我:「耳鳴會嚴重到讓人自殺嗎?」

我想起後印象派大師梵谷,他一生中創作了許多膾炙人口的作品,而他留給後世最深刻的印象,是那幅耳朵纏著繃帶的自畫像。據說梵谷在跟好友高更爭吵後,動手割掉了自己的耳朵,並且在兩年後自殺身亡。梵谷為何如此瘋狂地割掉了自己的耳朵?又為什麼結束寶貴的生命?有人說是精神失常導致的結果,不過也有傳言說梵谷並非自殘,而是跟高更爭論時被對方砍下了耳朵。當然,事情的真相早已隨著當事人辭世而成謎,成為人們茶餘飯後閒聊的話題。

梵谷的一生充滿傳奇,後人從過往的病歷及書信中發現,他長期遭受耳鳴及暈眩所苦,更推測他可能因內耳的內淋巴水腫而引起「梅尼爾氏病」。治療過梵谷的醫生曾記載,梵谷經常聽到噪音,讓他感到十分痛苦,因此許多人都認為「耳鳴」是促使他走上自殺之路的導火線。

身為一個專門治療耳鳴及暈眩的耳內科醫生,我從梵谷割耳事件中得到許多啟發。正確來說,嚴重精神疾病常伴隨耳鳴症狀,如果不妥善地治療精神疾病的話,有些患者可能出現自殘的舉動。不只是這位哲學系教授,也許梵谷也是飽受精神疾病所苦,才會結束年輕寶貴的生命,和耳鳴並沒有直接的關係。

耳鳴是來救命不是害命的

耳鳴的成因很複雜,牽涉的範圍也很廣,包括身、心、靈各方面。診療耳鳴的醫生不能只著眼於耳朵,也不能只憑聽力圖就作出判斷,因為許多內耳的損傷或退化已經存在多年,也就是說,內耳已經報案而且結案了。當耳鳴的響度突然增加,很多時候導火線並不在於內耳。所以,耳內科醫生要像真正的內科醫生一樣,仔細檢查身體的各部位及可能產生的問題。例如鼻子過敏、鼻竇炎、胃食道逆流、睡眠呼吸中止症、更年期、恐慌症及憂鬱症……都可能是造成耳鳴的原因。若是醫生能夠發揮「福耳摩斯」明察秋毫的辦案精神,抽絲剝繭地找出各種潛在原因,就能給予正確的治療。

在這個醫學文明高度發展的時代,耳鼻喉科醫生必須有一個認知:耳鳴不能只當成聽力的問題來處理,所以只顧耳朵,不管身體其他系統的治療方法早已經嚴重落伍了!耳鳴就如同疼痛一樣,是一種警訊,表示身體正在向你發出求救的電報,通知你身體出狀況了!因此我們可以把耳鳴視為身體的警衛隊。有些疾病是沒有立即生命危險的,如果以疼痛來警示,未免太過沉重,因此身體先以耳鳴來提醒你,尤其是聽覺或附近器官系統出狀況時。例如胃食道逆流患者也可能耳鳴,這是因為胃酸到喉嚨及耳咽管的距離很短,一旦胃酸湧上來時,就可能塞住耳咽管,引發耳鳴。

不開藥的哈佛醫生

很多醫生一聽到患者耳鳴,就會開銀杏或維生素B群來治療,結果讓患者越吃越上火,反而放大了耳鳴的感受。這都是以前不瞭解耳鳴,沒有找到真正的原因,才會有亂槍打鳥的做法。

一九九一年,我在台中榮民總醫院擔任主治醫生時,有機會遠赴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附屬麻省總醫院擔任研究員,主要研究暈眩。麻省總醫院是哈佛醫學院成立最早、規模最大的教學醫院,也被媒體評為美國最好的醫院。對於醫生而言,這裡就如同聖殿一般,許多人都渴望有機會能來朝聖。很幸運地,我在麻省總醫院跟著神經內科的Barber醫生看診,在這裡,我學到了身為一個專業醫生應有「態度」,這也成為改變我一生的重大關鍵。Barber醫生告訴我:「檢查也是治療的一部分。」我觀察他在診間會花很多的時間詢問患者的身體狀況,並且做詳細的理學檢查,努力找出造成患者不適的真正原因,有需要時才會開藥,這讓我感到非常訝異!

在台灣,不論科別,大部分醫生都很習慣開藥;同樣地,對患者而言,沒有拿藥就好像沒來看診一樣,因此在各個醫院、診所裡,總是可以看到患者手拎一大袋的藥。但是在哈佛的暈眩門診裡,醫生一天只看八個患者,大約只有其中一個患者會開藥,而且一次只開一顆。

在哈佛的一年見習結束後,我也將這樣的診療態度帶回台灣。在治療患者時,除了認真聆聽患者訴說的症狀之外,我也會用心觀察他們的生活型態、情緒及病史。在耳鳴特別門診裡,除了常規的聽力檢查之外,我還會加入語言分辨能力、模擬患者耳鳴音量和音頻,以及耳鳴的殘餘抑制等檢測方式。

我認為唯有細心地觀察,耐心地找出線索,才能得知是什麼原因導致患者生病,而他們真正的需求又是什麼。此外我總是主動幫患者減藥,並且耳提面命地告誡他們能不吃藥的話就不要吃,因為許多藥物都是有耳毒性的,例如止痛藥、降壓藥、阿斯匹靈等等都可能會造成耳鳴。

別輕易判耳朵死刑

在耳鳴特別門診看診了二十多年,感觸特別深。很多患者來求診前,可能已經看過其他醫生,但這些求醫過程往往讓他們感到痛苦及恐懼。

許多醫生採取負面醫療的方式,告訴患者:「耳鳴不治療會內耳中風,最後變成耳聾。」或是「你的耳鳴治不好了!」讓患者感到萬分沮喪,繼而失眠,甚至耳鳴更加嚴重。這樣的例子,在門診裡已遇過數千例。其實,除了完整的理學檢查和病史詢問之外,患者最需要的是「有同理心的解釋」。最近一位長笛老師因耳鳴來看診,她告訴我剛開始耳鳴時,到住家附近的耳鼻喉科求診,醫生告訴她是右耳神經發炎,非常不容易痊癒,要她先吃銀杏或維生素B群再說。由於症狀沒有緩解,她又找了另一位頗有口碑的耳科醫生看診,聽力檢查時醫生發現有減損的情況,於是宣告她的內耳神經壞死,不會再復原了,只能試試看。這下六神無主的她更加恐慌了!四處打聽之後,又找到一位相當熱門的開業醫生求助,醫生說耳鳴是自律神經失調所造成的,需要調整身心。

這一連串坎坷的就醫歷程讓她身心俱疲,因此當她經由朋友介紹來到診間時,邊說邊流淚,生怕耳朵的問題已無藥可救。

做了檢查之後,我發現只是因感冒引起耳咽管悶塞,造成聽力稍微下降及耳鳴,這是很常見的情況,並非什麼不治之症。只要將耳咽管調理好,大約一兩個月後耳鳴就會改善。

從這名長笛老師的案例可以得知,即使是身經百戰的醫生,只要一聽到患者有耳鳴問題,往往也會認為是非常難纏的毛病,開始自亂陣腳,因而做出不當的解釋和判斷。

醫生絕對不能說的一句話

我在哈佛學習最先進的暈眩療法之後,一九九四年開始對耳鳴研究產生興趣,因此遠赴英國學習耳鳴減敏療法。記得當時有位Coles教授在第一堂課時說了一句話:「永遠不要對耳鳴的患者說耳鳴沒有辦法可救!」這句話深深烙印在我心中,而每當我在耳鳴課程和會議演講結束時,也經常拿來勉勵台下的醫生。一旦醫生跟患者說耳鳴沒救了,等於是落井下石,只會讓患者失望難過而已,有些患者甚至因此陷入痛苦的深淵,無法自拔。

有時候,患者的恐懼也會加深耳鳴。我曾經遇到一名右耳耳鳴兩年的女性,做過不下十次的聽力檢查,被宣告是治不好的神經性耳鳴6時,讓她感到相當恐懼與絕望。不過在我向她詳細解釋病情後,她的右耳聽力損傷雖然沒有改變,但是耳鳴卻消失了。

「治療耳鳴,最需要改變想法的是醫生。」是我經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也常苦口婆心地告訴年輕的耳科醫生們,請多用善意、正面的角度看待耳鳴,不要恫嚇患者,才能避免造成患者恐懼。面對患者時,就算真的沒辦法了,也要說:「我們一起想辦法」,更何況真的有許多方法,只是還沒想到或嘗試過而已。做醫生的唯有先改變對耳鳴的觀念,不再停留在過去錯誤的治療方式,才能真正地幫助患者。

*本文摘自平安文化出版《耳鳴,是救命的警鈴》,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4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