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分認同的光明與暗影:《口琴使者》


身分認同的光明與暗影:《口琴使者》

Juriah Mosin/shutterstock.com

《口琴使者》描繪出來的其實是一個充滿歧視與偏見的世界,而這些角色們也都被扼殺某種身分認同的權利。透過音樂,這些主角們打破基因、階級、種族、性別的藩籬,殺出一條血路,最後在完美大結局中這幾個故事合奏出一首鼓舞人心的感人終曲。

一個發生在禁忌森林裡的童話故事,將一把口琴輾轉傳到三位青少年的手中,這個口琴被賦予了重要的使命,它必須要拯救三個瀕臨死亡的靈魂,才能最終解放因為沒辦法繼承王位,而被詛咒困在森林裡的三個姊妹。

口琴首先傳到了在納粹時期的德國少年弗德烈的手中,他雖然有德國人的純正血統,並有異於常人的音樂天分,卻因為臉上的胎記及殘疾,被列為可能會玷汙德國基因庫(Gene Pool)的清算對象。接著口琴傳到了三○年代美國大蕭條時期(Great Depression)的孤兒麥克和法蘭奇,這兩個鋼琴天才貧窮又孤苦無依,因此只能仰賴他人的殘忍或善良來在生命中找出一條活路,天堂與地獄他們對來說,永遠只有一線之隔。最後口琴傳到了二次世界大戰時美國加州一位墨西哥裔的少女艾薇手上,珍珠港事件後,她看著日本裔鄰居被拘禁,同時也意外發現,她的社區執行種族隔離教育,也就是說,即使她是合法的美國公民,但因為她的墨西哥裔背景,她只能去程度及設備都低落的移民學校就讀。

把這四個故事串連起來看,《口琴使者》描繪出來的其實是一個充滿歧視與偏見的世界,而這些角色們也都被扼殺某種身分認同的權利:德國少年弗德烈受到了基因歧視,他是不配有自己後代的人、美國少年麥克和法蘭奇受到階級歧視,他們在孤兒院院長的眼中只是賺錢的商品、艾薇則是受到種族歧視,她的才華不僅在家庭中不被正視,她所認同的國家身份也被這個社會冷血地否認。甚至連童話故事中那三個姊妹也是被性別歧視所禁錮,因為身為女性當不了國王,她們被拋棄到森林中,不配擁有任何身分,甚至沒有名字。作者潘‧慕諾茲‧里安試圖利用口琴所製造出來的音樂,去釋放這三個在歧視中無法發亮的音樂天才,並且建立正面完整的身分認同,透過音樂,這些主角們打破基因、階級、種族、性別的藩籬,殺出一條血路,最後在完美大結局中這幾個故事合奏出一首鼓舞人心的感人終曲。

無疑地,這是一本情節扣人心弦,並且前前後後完美呼應對照的故事,當所有的線索在最後一著章節緊密地合而為一的時候,讀者很難不禁讚嘆,潘‧慕諾茲‧里安真是一位會設計安排情節的作家;而看到這本書強調逆轉勝、光明面、永遠不放棄希望的訊息,也不難理解為什麼「口琴使者」不但名列美國各家書局、報社的2015最佳好書名單,也在2016年勇奪紐伯瑞文學獎銀獎 (The Newbery Honor Book)。

但這本看似天衣無縫,以世界美好而劃下句點的小說,其實深入來看並不只是單純的溫馨或勵志故事。看完闔上這本書時,我們可以問的一個問題是:那麼,口琴呢?

小說中,常常有這麼一句對口琴的評論,「口琴,根本算不上是樂器」,作者用了一個本身就飽受歧視,自己都需要身分認同的樂器,來盛載這個充滿打破歧視及偏見的故事。故事到了最後,主要人物都奇蹟式地透過這一把口琴的幫助,變成了人生勝利組:他們成了古典音樂界的名人,他們是指揮家、是鋼琴家、是長笛手。但口琴呢?作者透過口琴安頓好了三個主角的身分認同,但到了最後,口琴還是難登大雅之堂,上不了最後一章大結局的檯面。不論是弗德烈、麥克,還是艾薇,雖然作者的故事安排口琴在他們人生中關鍵的時刻,給予他們希望及自我價值,但他們事實上都必須透過「丟掉」口琴這個步驟,才能夠到達最終的那個勝利點,而最終的那個成功也勢必注定要跟口琴無關。所以在這個口琴當作最大主角的勵志作品中,唯一沒有辦法改變命運的,很諷刺,就是這個大主角本身。

所以《口琴使者》最後的完滿大結局在令人感動之餘,也更可以引發更多思維。就像口琴不屬於、也無法屬於這個奇蹟式逆轉勝的完結篇一樣,教導麥克口琴絕技的黑人長工波特先生,一樣也被排除於這個結局之外。波特先生的無法參與可以解釋為口琴與古典音樂會的階級分明,當然也可以解釋為白人與黑人的種族分野。黑人長工之所以要設定為黑人、小說中口琴技巧最好的(黑人)演奏家之所以要設定為無法前來參加麥克的音樂會,都是作者的意識反射了某種社會現象(或事實)的結果。不是巧合,也不是無心,更不是理所當然。

從這個閱讀角度來看,若深入地閱讀《口琴使者》,它其實不只是一個激勵人心的故事,更重要是,讀者可以思考它為一個不斷處理「排除異己」的故事,所以重點不在讀到圓滿大結局後心滿意足,而是看到了圓滿大結局本身中的缺遺讓思考可以延續。優生學主義、社會的階級問題、種族問題及性別問題,在現今的二十一世紀中都沒有消失,也或許永遠都不會消失,他們永遠會不斷在主調或副調中輪番上陣。《口琴使者》讓我們看到了翻轉這些桎梏的可能,但同時也讓我們看到,所有的翻轉也都必定同樣建立在對其他他者的壓制之上。

因為有了口琴,這些主角在生命的深淵中仍然看到光明;而最後結局中因為沒有了口琴,我們看到了光明中永遠會存在的暗影。

口琴使者

  一把來自禁忌森林的神祕口琴, 它悠揚的琴聲飄洋過海,穿越過動盪不安的時空, 也為他們黯淡的人生點亮希望的微光……. 少年版《偷書賊》,2015年科克斯年度童書大獎作品! 誤闖禁忌森林的男孩......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外文書書評家、大學教師 胡培菱

美國Rutgers大學英美文學博士,台大外文所碩士,政大...

+ 追蹤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3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