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MAKER PARTY早鳥票熱賣中

校長的勇氣:不適任老師轉校,只是把問題丟給別人


校長的勇氣:不適任老師轉校,只是把問題丟給別人

黃建賓攝(情境設計,與真人無涉)

不適任老師雖是一直存在於教育現場的問題,但曾任校長的李枝桃也提醒:請老師轉去別的學校絕非好辦法,那只是把問題丟給別人處理而已。

一早,教務主任仁穩便氣呼呼地進我辦公室:「大姊,那個○○○老師該處理了。我排他到哪一班,哪一班的導師就來跳腳,要求把他換掉,大家都不要他。我該怎麼排?」

你能不能想辦法讓他離開?

我知道他擔任教務主任的為難與痛苦。老師在學校裡表現得好不好,大家心裡都有一把尺,而擔任導師的就像班級裡的媽媽,總想幫孩子找到心目中認定的認真的老師。

「他不是來中興好幾年了?你也當了好幾年教務主任,難道只有今年有問題嗎?」

仁穩一聽我這麼質疑,委屈地說他知道這名老師上課有狀況,也請退休的老師回來指導他一整個學期。但退休的老師後來也雙手一攤,說沒辦法。

「大姊,如果可以,應該請他離開。」我很想跟仁穩說這麼多年都沒處理,為何我一回來就要我處理。

大概他看出我的質疑,接著又說:「大姊,你比較有辦法。看你能不能想辦法讓他離開?」

但我忍住脾氣,開始問仁穩:「過去你們有沒有做任何他不適任的紀錄?」

仁穩搖頭。

「有沒有具體事實,證明他不適任?」

仁穩再搖頭,但微微爭辯說:「學生說聽不懂,他教的班級成績也最差。」

「成績差有各種原因,他教的班級是全部學生都聽不懂?或是部分學生聽不懂?」

仁穩沒正面回答,但說了句:「校長,我覺得你很護衛那位老師。」

我忍不住笑了,再問他:「教師考績委員會的主席是誰?」他指指自己。

「今天你要定一名老師的罪,要處分他,勢必要有提案人,請問,誰要當壞人提案?」

仁穩懊惱說:「大家都說不要他,但真需要他們出面時,沒人要當壞人的。」

「再來,平日大家都沒做好記錄,也沒約談過他,留下完整紀錄。現在只以他教得不好為由要處分他。這樣薄弱的理由,恐怕治不了人家,屆時反被提出申訴,惹一身腥呢!」

我看他已陷入深思長考中,因此再繼續說:「校長依法不能參加考績委員會,頂多在你們送上簽呈時,若覺得有值得再議之處,退回去再議罷了!我護衛的是這個委員會的存在意義,不希望大家質疑這個委員會草率、沒公信力,所以我才問那麼多問題,倒不是我護衛那個老師。」

仁穩點點頭,說他懂了。

民代、老師父親等龐大的壓力

我嘆口氣:「校長沒那麼大的權力,但我有責任要維持學校的穩定。從現在開始,認真如實地記錄,該約談就約談吧!讓他知道他不能隨隨便便教學。若他真有大狀況時,我們至少處理得不心虛。你可以大聲地說你曾為他做出多少的協助,還有提出多少警惕。辛苦你了!」

在仁穩要離開我辦公室前,我再提醒他:「請老師轉去別的學校絕非好辦法,那只是把問題丟給別人處理而已。」

從那一次談話後,仁穩非常認真的督導,就像一名大哥帶弟弟般用心,只是仍很洩氣地提到,那名老師的教學有起色,但帶班,仍不夠用心。仁穩下了一句結論:「我現在覺得是他的態度問題最嚴重。」

一年過後某一天,這名老師在帶班過程中發生大問題。家長到校抗議,主任寫上簽呈,我在簽呈上批示召開教師考績委員會,請人事主任發通知,請他到場說明,仁穩看到我的批示,他這時才囁嚅地說:「大姊,您要注意他的父親,他父親會運用各種關係,阻止您召開委員會喔。」

仁穩說起以前其實也曾經要處理,但那名老師的父親擔任某單位的高官。在他出面護衛兒子,百般阻撓下,最後不了了之。
他這一說明,我終於明白當初仁穩為何說他覺得我比較有辦法。因為他跟我多年,知道我的硬脾氣,愈是阻撓,我愈是要抵抗,就像我媽媽常數落我的「青瞑的(閩南語盲人的意思)不怕槍」。

「通知單發給他吧!看他的父親怎麼來阻撓吧!」

果不其然,這張通知單發出去後,我便接到其父親寫來的陳情抗議信。我還不及找那老師細談,又接到民意代表電話,希望我能放棄處理。我直接去拜訪關說者民意代表,把整個情況說明清楚,並請他能放心交給我處理。

「家長憤怒之際,學校若是官官相護,相應不理,勢必引起家長更大反彈,對那老師絕非好事,而且加重我們往後處理的困擾。他是我學校的老師,如同我的家人,我會謹慎處理的。您放心,處理完,我會向您報告的。」我這一說,他們也不好為難,只叮嚀我,若能給老師機會,就要給機會。

「大姊,如果我們處分他,會不會引起老師們說我們行政沒有保護老師?」

仁穩提出他的隱憂,我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忘了,不是我們要不要處分他,我們沒有那樣的能力,是委員會才能決定的,再說中興的老師都有正義感和思辨力,你放心啦!」

我最後嘆了一口氣:「誰能保護誰?老師靠自己的認真、努力,就能保護自己。」

回去後,委員會如期、沒受阻的開會。不過,我默默地去找了一名導師,她與他同辦公室,我私下請她幫忙協助,教導他如何當導師。最重要的是,慢慢改變他的心態,讓他認真投入職場。

讓老師有成長的機會

兩個星期過後,我詢問訓導主任有關於他的表現。主任肯定他有大幅度的改變。他一說,我才加入我的看法:「我也是在巡視中,發現他改變不少。」

然後我請託主任:「大志呀!你遇到他時,誇他一下。他這時候需要正向鼓勵,讓他有正增強。你誇他時,也可以說:『校長也覺得你改變了喔!』」

大志意會地說:「校長,我懂,我懂。」

後來我也與教務主任有這樣的對話。仁穩與他談過後,一天興奮地告訴我,那名老師常找他請教,並主動表示週末要幫班上成績較差的學生補救教學。

「他的態度真的在改變了。」仁穩高興地說要申請補救教學的鐘點費給他。

此時時機得宜,我再去找那位曾經來關說的民意代表,我對他說:「○○○老師現在改變許多唷!教務、訓導兩位主任都很認真協助他,還找了同仁從旁協助,他真的改變許多。麻煩您跟他父母說一聲,讓他們放心。最重要的是,要請您幫忙,說說他的父母,請他們要放手。孩子都當老師了,讓孩子自己改變自己,自己成長吧!」

在父母羽翼保護下的孩子,如何學會成長?我不知道他未來能否持續改變下去,但我多希望藉由這次的事件,讓這名老師知道,不能凡事都找爸爸了。

*本文摘自寶瓶出版《當校長的10個勇氣》,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