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 PARTY要來了!購票看這裡

我與母親的那一次擁抱


我與母親的那一次擁抱

黃建賓攝

華人家庭親子間總是不習慣擁抱、分享,心理師陳鴻彬和父母間也是如此;直到經歷至親辭世,他才發覺自己內心的缺口,開始學習接觸自己、接觸別人。

身為諮商心理師,也是輔導老師,陳鴻彬在諮商與輔導的工作路上至少走了近二十年,臉書「諮商椅上的教養」擁有逾萬粉絲,他相信:「父母幼時的傷痛若經療癒,會是孩子的福份。」

面對他人的心理,他胸有成竹,那麼,面對自己的傷痛呢?看過那麼多人的心理狀態,當他回到自身,當外公的去世讓他不得不卸下傳統男人堅強疏離的偽裝,面對母親的哀慟逾恆,為人醫心的心理師終於真正面對了自己的心,從他與父母親鮮少肢體碰觸的日常談起,陳鴻彬剖白了自己最內心的脆弱。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不曾擁抱過父親。甚至,我跟母親之間,也僅僅一次。

在原生家庭裡,孩子表達親密情感的方式,深受父母與家庭教育的影響。只是,即使明白這與我父母自身不習慣與孩子有太多肢體接觸有關,心裡仍不免感到遺憾。

長達六年,我不曾流淚

而我,也自然而然長成典型華人文化下的男性模樣:堅毅、剛強、不習慣分享、不太感受自己的情緒,甚至在成年之後有長達六年的時間,沒掉過半滴眼淚。

多年前,外公以九十二歲的高齡辭世。外婆在我母親剛出生沒多久,知道吃、喝、嫖、賭樣樣來的外公沒法給孩子們一個安定的家,所以將所有小孩往南部送,分別尋找願意暫時寄養的家庭。

包括我母親也是,被送到雲林一個靠海的鄉下,並且在那裡認識了我的父親。原以為母親會因此對原生家庭少點依戀,但長大後的母親,回到台北的家,面對逐漸年邁的外公、外婆,卻也不見生疏。孝順的她,對寄養家庭、原生家庭的父母,皆竭盡所能的照顧。

她總是自豪的對我們說:「我,有兩個娘家。」因為她能理解:當年,她的母親何以會下這麼艱難的決定。她沒有選擇責怪任何人。只有在外公告別式的那一天,我們一起步行在捷運石牌站附近的街道時,她用手指了一整排的房子,轉過頭來看著我,悠悠的說:「你知道嗎?這一大片土地,以前全是你外公他們家的。」

母子倆相視而笑。

那是種會心的笑。她這輩子總擔心留太少給我,怕我這個獨子以後還要養他們,會太辛苦。

在我看來,她絕對有資格選擇怨懟,但她沒有。即便面對他的父親,想著當年若非因為他,毋須在極年幼的時候被迫遠走他鄉、備極辛苦,如此糾結與矛盾的情緒,她依舊選擇「放下」。

從頭開始學習「陪伴」

參加外公告別式那一天,我們選擇徹頭徹尾的陪他走完最後一程,直至金山上的塔位定位為止。我的注意力不在我自己的悲傷,而是在我母親,一個辛苦了大半輩子,卻陸續遭逢失去至親傷痛的女性。

她的哀慟逾恆,我全看在眼裡。學了諮商輔導十幾年,上一次遭逢至親過世時,我還不懂得怎麼「陪伴」;不知道怎麼接觸別人,也不敢接觸。一個連自己都不太接觸的人,哪懂得什麼叫陪伴?所以,我從學習「接觸自己」開始,從頭學習「陪伴」。

於是乎,當我有足夠準備、抱住我那再度哀傷到昏厥的母親時,我突然發現: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已經不曾跟我娘如此貼近。「陪伴」這門功課,在莊嚴的生命殿堂前、感受母親的體溫裡,我終於稍稍懂了。

延伸閱讀:

陳鴻彬:是爸媽對不起我,害我變這樣?

陳鴻彬:無論我怎麼努力,媽媽就是不看我一眼

律師娘老公:女人別為了婚姻而失去了自己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4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