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 PARTY要來了!購票看這裡

兒童食育作家:兒童餐是動物界奇觀


兒童食育作家:兒童餐是動物界奇觀

ucchie79/shutterstock.com

旅居美國、《原味食悟2》作者邱佩玲長期鑽研食育教養,她認為「兒童餐」是對兒童飲食權利的剝奪,如果讓孩子養成吃兒童餐的習慣,等於拆除了學步兒時期構築好的飲食過渡橋樑,製造另一個更長的飲食過渡期。

人類,大概是所有動物裡唯一餵孩子吃不一樣食物的物種。

更確切地說,應該是最近這兩三個世代的現代父母,締造了這個動物界奇觀,改寫了兒童飲膳史。諷刺的是,當我們擁抱這個快速方便的餵養模式時,就如美國許多憂心忡忡的家長和營養師之間流傳的一句警語:「我們也正一步步地把孩子推向早掘的墳墓裡」。

根據英文維基百科,第一份「兒童餐」是在1973年由美國速食連鎖店Burger Chef(哈帝漢堡的前身)所創。當時因為大受歡迎,麥當勞、漢堡王等速食連鎖店陸續跟進。沒多久,如大家所知,兒童餐的薯條炸雞飲料,連同它的貧血長相和一大掛同族宗親,就像動畫電影《食破天驚》(Cloudy with a chance of meatballs) 裡終究失控的巨大食獸一樣,侵略了現代兒童的每一個飲食領域。兒童餐早已不是連鎖速食店的專利,一般餐廳(中西不拘,等級不分)、超市裡販售的午餐盒、學校午餐,甚至家庭餐桌上,到處可見淡棕色基調,吃起來「像食物」但不是真食物的兒童餐內容。

我覺得兒童餐是很吊詭的東西。講嚴重一點,是一種對兒童(尤其是缺乏判斷力,無能做決定的幼童)飲食權利的剝削。

設計兒童餐的大人,顯然都相信孩子天生討厭吃蔬菜,因此兒童餐裡極少出現綠意食蔬;又認定孩子只愛吃淡棕色的東西(薯條、薯泥、起司通心粉、炸雞、披薩),只肯喝有顏色的甜汁。雖然從結果論來看,這些假設對多數孩童是成立的,但會有這種結果(不是原因!),大人多半難辭其咎。

幫孩子點兒童餐的家長,就算不認同餐點內容,要不是心裡認定孩子只喜歡吃這些東西,就是可能認為點了兒童餐後,大家都可以輕鬆愉快地吃頓飯。畢竟出門吃飯,不是為了省掉煮收的麻煩,就是為了慶祝什麼,最好不要有推來擋去,多吃或少吃一口的拉鋸。先不談這些食物對孩子身心的戕害,這種有意識或無意識的息事寧人態度,傳達或強化了什麼訊息給孩子?

「小朋友和大人吃的東西本來就不一樣。」
「小朋友本來就不愛,也可以不用吃蔬菜。」
「吃炸雞薯條我很快樂,把拔馬麻也很快樂。兒童餐讓我們全家皆大歡喜!」
「只要出門吃飯,我就可以要求點兒童餐。」
「既然在外可以吃和大人不一樣的食物,在家當然也可以!」

台灣出生的4、5年級生(即50、60年代出生者)都知道,我們小時候哪有兒童餐吃?在大家庭長大的我,印象裡,除了因家族成員多,吃飯時必須大人小孩分批或分桌而食,大小桌菜色是一樣的。我們小時候當然也沒吃過所謂的「嬰兒食品」,媽媽從煮給全家吃的菜餚裡,留一小部分,切小一點,煮爛一些,就是嬰兒副食了。

和我們的媽媽不同的是,在確認一個生命正在我們體內成形時,我們有更多的餘裕去信實堅定地告訴自己,從那一刻起要好好照顧自己,多吃有益胎兒的食物,減少垃圾或危險食物的攝取;當孩子呱呱落地後,我們也嚐試透過哺育母乳來給孩子最好的營養;等孩子稍大些,如果時間允許,我們也願意捲起袖子自製嬰兒副食,持續貫徹給孩子健康飲食的初衷。然後孩子開始走路了,吃的東西愈來愈多、愈來愈雜,活動範圍也愈來愈大。就在孩子的身體日日茁長,世界逐漸變大的過程中,不知怎麼的,我們之中的許多人,也開始逐漸放鬆那個曾經的堅持。

回想一下,當初我們那麼努力製作嬰兒副食,除了希望給孩子適當營養,最終目的是為了幫助孩子,從嬰幼兒飲食過渡到與全家共享的餐桌飲食(Table food)。如果還有那麼一點奢望,無非是期待孩子將來長大,能成為與我們共享各國風味美食的餐桌夥伴。

讓孩子養成吃兒童餐的習慣,等於拆除了學步兒時期構築好的飲食過渡橋樑,延長或製造另一個更長的飲食過渡期。不同的是,這座新橋樑多半由空熱量和垃圾食品等滿足味蕾高潮(blisspoint)的三高食品或兒童餐搭成,正是將孩子推離原汁原味的真食物,走向飲食內容窄化,或加深原已窄化的飲食習慣的不歸路。

環繞著兒童餐構築出的全家歡樂美好時光,也將隨食物深烙在孩子的記憶裡,成為長大後安撫挫折、慰勞辛苦的飲食療方。

自從豆豆滿周歲後,我幾乎不曾特別為他準備正餐,大人吃什麼,他就吃什麼,雖然因顧及調味,我有時會分開煮他那一份。直到快滿6歲了,豆豆才「發現」兒童餐。當時他開始識字了,文字為他打造一個神奇炫麗的新世界,他饑渴得掃瞄每一個出現在他眼前的可讀字句,這才發現餐廳的菜單裡有一張夾頁,叫「kids menu」。他以閱讀所有文字符號的興奮語氣,用心讀完上頭每一道菜名。然後很有成就感地放下菜單,「每一個字我都會讀耶」。

不是他不愛吃薯條炸雞,但那不是他成長(或上館子吃飯)經驗的一部分;或者說,他並沒有機會養成吃這些東西的「習慣」。倒是他很習慣和把拔媽咪分食所有端上桌的餐點,開胃菜、沙拉,兩道主菜,只喝水,沒有甜點(一方面大人不愛,一方面美式大份量還沒吃到這,就撐了)。「兒童餐」這回事,在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地征服語言圖象後,船過水無痕地駛離他的飲食雷達。此後,與我們出門吃飯,他也不曾要求點兒童餐。直到有一天,他和朋友家人一起上館子,那份炸魚薯條(Fish and Chips)似乎讓他開了竅,原來小朋友也可以有一份專屬的餐點。

我很清楚,我不可能吹個大泡泡把兒子圈罩起來,或在他腰間套上繩索,時時拉牽,好讓他免於陷入主流飲食漩窩裡。有一天,當他要宣示主權地學其他孩子點兒童餐時,我心裡再勉為其難不願意,終究讓他點了,但也很快就釋懷了。因為他還是主動來分食我們的盤中菜,還抱怨自己盤裡只有餐包夾起司肉餡的漢堡「不好吃,好像少了什麼」。既然試了,自主權宣示了(目前為止只發生過兩次),味蕾也受教了,這一餐就不至於顯得匱乏。

記住,飲食是習慣,可以學習,也可以再學習。只要基礎打實,習慣了多彩多滋的真食滋味,兒童餐反而顯得貧血乏味了。

*本文摘自麥浩斯《原味食悟2》,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原味食悟2》作者邱佩玲料理分享會加入google日曆 加入google日曆

時間:

2016/5/21(六)14:00-16:00

2016/6/04(六)14:00-16:00

地點:水牛書店台北店(106台北市大安區瑞安街222巷2號)

活動報名網址

活動採報名制(報名者優先入場後開放現場參加)現場繳交報名費用200 元(含一飲料、一甜點與一鹹點,兩天的料理不一樣唷~~~)

加入親子天下小行星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