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真美:繪本與兒童


林真美:繪本與兒童

黃建賓攝

我們可以在繪本中陳述各種主題,但是,其先決條件是,「形式」必須是「活」的,「內容」則必須是能帶給孩子「生之勇氣」的。如此一來,相信在一連串充滿生命躍動的畫面的帶領下,這些人生閱歷尚淺的孩子、就能因為遍歷書中的故事,而體驗到人的各種感情與知識。

繪本的主要讀者是那些不識字、或識字未久的學齡前後階段的兒童,既然這個年齡層的孩子是繪本的「主人」,那麼,繪本在表現上,當然就要符合他們的特質和需求才行。

身為大人的我們,已經距離那個年代很久了,所以,我們難免會變得不太理解小孩,相對的,在欣賞繪本、或試圖創作繪本給孩子看時,也都會為其看似簡易、實則至難的「玄機」所折服。也因此,在傳遞或是製作時,不是不得其門而入,就是犯錯頻仍。例如:喜歡說教、處處不忘填鴨、或是迷信於誇張的手法,企圖藉由外在的包裝來吸引兒童……。另外,創作者也常無視於小孩的發展,儘是以「大人本位」的態度,藉分析、說理、抽象化的形式,在做表達。

如果,我們能先了解「兒童的特質」是什麼,相信我們就會曉得,該如何學著用孩子的方法,走入繪本的世界。如此一來,我們將會看到一個全新的角度,在我們的面前鋪陳開來。

當然,每一個大人都可以用他的角色去喜歡、欣賞繪本。但是,如果你想要享受和孩子共讀的樂趣,或是創作一本能夠打動童心的繪本,那麼,理解「對象體」(兒童、繪本)的特質,就是一項舉足輕重,甚至,是最重要的功課了。

在此,我想借用黃武雄在《童年與解放》中所陳述的觀點,來說明「兒童的特質是什麼」。

《童年與解放》一書中,作者提到人在發展上,有兩種能力,一是秉生而來的「自然力」,一是後天人類社會所賦予的「文明力」。孩子降生於世,所秉持的就是豐沛的「自然力」,他們用這樣的能力,去感知、理解整個世界。隨著和環境互動後所產生的知識累進,孩子開始有了「文明力」,甚至,從此邁向了「文明力」的學習,而我們的成長,可以說,就是一段「自然力」與「文明力」互為消長、辯證的過程。

不過,這樣的終極目標,乃是為了要達成一個富有創造性的人生。而人類所有的創作,無不都是以「文明力」為其骨幹,然後,再藉「自然力」來活絡其血脈與容顏的。

繪本,當然也不例外。且由於它閱讀的對象是「自然力大於文明力」的小孩,所以,它在表現上更是要以自然力為其經緯,只是,不可忽略的是,這中間亦要透露出文明的消息,才堪稱是一本足以使孩子從中獲得感動與學習的好書。

《童年與解放》所提「人的本來面目」──換句話說,就是「兒童的特質」──有:整體辯認的特徵、無邊的好奇、體驗的勇氣、寬容無邪及價值中立。

一本好的繪本,不論是內涵或是形式,都要具有以上的特質,如此,孩子才有可能本著他的生之秉賦,走入書的世界。

畢竟,原來的「讀書」,是大人(文明)世界的產物,它是透過文明的工具──文字,來帶領人走入一個抽象的精神世界。

對於尚未擁有此一「高門檻」工具的孩子來說,「圖像」就成了他們最容易掌握的解讀工具了,而這也是為什麼大人會在孩子識字之前,想要提供「繪本」此一形式的作品給他們看的原因。

說到「整體辯認的特徵」,孩子對圖、語言等外在世界的認識,乃是從整體來加以掌握,而非自細部展開分析的。例如:他們在學習語言時,不像大人那樣,必須從文法、句型開始著手,而是投身「語言之海」,然後,在具體的生活情境中,敏銳地抓取事物或是語句的整體特徵,接著,再經由不斷的嘗試錯誤、修正與取代,來學習繁複的語言。

「自然能力是辯認性的、洞察性的、整體性的,所處理的是無窮個變數。文明能力則為描述性的、控制性的、分析性的,所處理的是一個到數個的有限個變數。」(註一)當然,作品的陳述取向,可視其目的而定;而表現形式,也可以有各種可能。但是,既然繪本是給那些還在「自然力」中徜徉、悠遊的孩子們看的,那我們為什麼不去描繪一個屬於他們的世界,讓他們可以本著他們的直覺,毫無窒礙地就融入書中的情境?

孩子在情境中,往往是全身、全神的參與和投入。也因此,在他們敏銳感覺的動員下,他們能夠很快地就抓取到事物的整體特徵。例如,比之大人,孩子可以很快地就分辨出一對與他們相處過的雙胞胎,但是,大人卻要花較多的時間去作辨認,而且他們又傾向於要從微藐的外在特徵去作區分。孩子或許不像大人那樣,可以說出雙胞胎的不同,在於具體的痣之有無、或是五官上的些許差異,但是,他們卻能比大人更準確地,感受到兩人在整體特質上的不同。

由孩子「大塊掌握、而非細部描寫」的特質來看,孩子聽故事、讀圖的方式與方向,可以說是迥異於過度文明化了的大人。所以,一本接近孩子的繪本,會以情境、意境取代被抽象化了的意象,並儘可能地省略掉沒有必要的細部。至於文字,也會選擇具體的、深入情境的敘述,而非既抽象、又文謅謅的語辭。

除了呈現整體的意境(非片斷的意象)之外,預留空間,讓孩子的好奇、想像得以馳騁,也很重要。有些大人,總是步步為營地在藉圖說理。他們把個人想說的(卻不見得是孩子想要的),全都呈現在畫面上。當孩子在俯瞰全圖時,這樣的巨細靡遺,不僅會分散孩子對整體的關注,進而使他們抓取不到重點,而且,也會把孩子的想像全框在作者個人的想像中,而這樣的有限世界,勢必不能滿足孩子那「無邊的好奇」。

而對於一個不斷在向上成長的生命而言,沒有什麼比「生命力」更能觸動、勾起他們的關心和感動了。所以,我們可以在繪本中陳述各種主題,但是,其先決條件是,「形式」必須是「活」的,「內容」則必須是能帶給孩子「生之勇氣」的。如此一來,相信在一連串充滿生命躍動的畫面的帶領下,這些人生閱歷尚淺的孩子、就能因為遍歷書中的故事,而體驗到人的各種感情與知識。

「寬容無邪、價值中立」,可以說是兒童世界與成人世界的一大區別。在走入文明之後,人開始建構自己的價值,而這「價值觀」,又常隨我們所處的環境、社會而定型。如果我們不時時保持清明,就很容易在這樣的成長過程中,遭到異化,於是,因著種種的偏頗或扭曲,開始劃地、自限起來。然而,孩子的世界卻是不含對立的。他們依然被贊許為「自然的兒女」,在他們的心中,人沒有國界、沒有種族族群之別,也沒有大人世界的那些利害分歧與歧視。

而好繪本所表現的,也正是這樣的精神。不論是談生、談死、談動物、談人,或是談友情、親情及成長,作者都會本著孩子的這項生命特質,試著從最真誠的角度切入。因此,繪本固然本本有其特色,但它們卻同樣地不存偏見,而它在內容上之所以能夠打動無數的大人和小孩,想必也就在於它的那片「赤子情懷」和滿溢的「愛生哲學」了。

由上可見,繪本的特質,當然是與兒童的特質息息相關。且當一本繪本所捕捉到的「兒童特質」愈多,它就愈能接近孩子,而孩子也愈能從中掌握到作者所散發出來的那些訊息。

一個好的大人,必須是了解兒童的。而一個願意走進繪本世界的「好大人」,就必須用心去發現那個藏在繪本書中與書外的「小孩」。

註一:《童年與解放》/黃武雄著/人本教育系列叢書

(本文轉載自《人本教育札記》1996年10月號)

童年與解放

  什麼是(思想)解放?是還人以本來面目,讓人恢復用童年時認識世界的方式,重新體驗世界,掙脫既定價值。孩子不是大人的雛影,孩子與大人分屬不同的向度。大人看世界是分析的、局部的,孩子看世界則是整體了......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兒童文學工作者、小大讀書會創辦人 林真美

國立中央大學中文系畢業,日本國立御茶之水女子大學兒童學碩...

+ 追蹤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5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