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臉就能讀心 詹詠然姊妹打進奧運


看臉就能讀心 詹詠然姊妹打進奧運

王建棟

一個家庭能出兩位世界級運動員,並不容易。詹詠然、詹皓晴走過傷病復出、默契不足的低潮,二○一五年姊妹合體進擊,旋風式奪得奧運入場券。

我們跟前世界第一的組合,打到第三盤十九比十七。」

「九比九過後,每一分都是賽末點!打得非常糾結!」

「有一刻覺得會不會就這樣永遠打下去了?這代表很享受這場高張力比賽,這一刻很特別,不在乎輸贏,反而很放鬆地發揮,直到贏了!」

這段身歷其境的八強賽紀實,是二○一五年八月辛辛那提公開賽的一幕。這場WTA世界女子職業網球協會四大公開賽之外的頂級賽事,高手齊聚,壓力重重。

說故事的是兩位台灣網球女將──姊姊詹詠然起頭,妹妹詹皓晴附和。這場美國體育主播稱為「史詩般」的殊死戰,一共歷時兩小時十五分鐘,兩姊妹接力講述著,有時互相吐槽補充、有時異口同聲,兩對模樣相似的眼睛裡,有著同樣的飛揚。

「八強賽後,我們氣勢都拉起來了,感覺過了一夜都長大了,」詹詠然、詹皓晴感嘆著說。

這場姊妹合拍的精彩爆發點,讓她們不僅過關斬將,一路擒拿辛辛那提冠軍,更開啟勝利節奏:美國公開賽八強、日本公開賽冠軍、中國公開賽亞軍,甚至入選每年只有八組頂尖組合能夠參與的WTA年終賽,積極攻入四強。目前兩人雙打排名已達第七名、第十二名,將以台灣雙打新組合「大小詹」名號,爭奪奧運后冠。

「大詹」二十六歲的詹詠然成名很早,六歲開始打球,八歲拿下台中區十二歲、十四歲組冠軍,是個活蹦亂跳、讓人驚豔的網壇小神童。十五歲拿下澳洲公開賽青少女組雙打冠軍,為台灣人首度抱得四大公開賽金盃。

轉入成人職業賽後,詹詠然最高列名世界單打五十名,雙打同優,○七年與台灣女將莊佳蓉共同拿下澳洲公開賽、美國公開賽亞軍,雙打排名直直上升到世界第六,這時她才十七歲,是台灣搶入四大賽決賽最年輕的選手。青澀直率帶著傻勁的笑容,好像揮起球拍就能達到世界盡頭,沒有什麼目標是達不到的。

評述網球賽事超過二十年的體育主播許乃仁,直言看她比賽從來沒有失望過,「她全力以赴的精神,每一場球都把自己所有有的東西百分之百、毫不保留地表現出來,那種不服輸的鬥志,對運動純然的熱愛,非常有感染力。」相對於另一位台灣女將謝淑薇的「鬼之切球」,「詹詠然沒有必殺技!但就是面面俱到,抽球很重、發球很沉、體力很好,更重要的是專注、良好抗壓的心理素質。」

但傲人成績背後,當時的傻笑女孩背負著全家經濟重擔。

九二一天崩地裂的一夜,讓台中東勢老家全毀,小康家庭的詹家一夜之間成了受災戶,這時詹家父母擔憂的不只是頹倒的三間房屋,更是當時十歲、嶄露網球天分的詹詠然,運動生涯不能停,只好孟母三遷移居運動資源較多的台北,一家四口重新開始。

歷經傷病 學會「更沉著」

眼見詹詠然十七歲攻入澳洲公開賽,苦練正要收割,卻在一一年、一三年接連遭受急性卵巢囊腫手術、病毒感染,傷病、復出、調適的循環。詹詠然突然從萬眾喜愛的台灣新希望,逐漸掉入涼薄的訕笑。

跆拳道奧運金牌選手蘇麗文,那時可以感受到好友的挫折,「人在巔峰待久了,可以看到更遠的風景,但是肯定與否定一定更多。」蘇麗文慨歎,外界習慣用成績來衡量運動員,她只能拉著好友一起練習更沉著。

「九二一之後,我們家最大的希望就是我,那是沒有退路的。我覺得網球是我必須要做好的事,是一種責任,我需要把這份天賦發揮到最好,只有這樣,才能讓大家看到爸爸媽媽為了我……很辛苦,」詹詠然想說的是對得起愛護自己的人,但終究沒有說出口,二十六歲女孩的成熟,有著讓人心疼的堅毅。

對應姊姊的深刻,二十二歲的「小詹」多了幾許浪漫的小女孩情懷。

說起話來語調輕巧的詹皓晴,有點撒嬌的可愛氣息。詹詠然六歲開始練球,兩歲的詹皓晴也在場邊,打著一面單音迴響的牆壁,累了席地就睡。

誰會記得兩、三歲的事啊?「我真的記得啊,記得我睡在哪、打哪片牆壁,也記得想打球的感覺很強烈,」詹皓晴眨著大眼,認真形容著。

有很長一段時間,球場上的人們關注著正在練球的小神童詹詠然,忽略了當時拖著球拍,遇到人就問「要不要跟我打球」的小小詹皓晴,也忽略了她六歲、八歲、十歲同樣拿下越級賽事獎座的成績。

詹皓晴長久以來失去了名字,僅以「詹詠然的妹妹」被稱呼著。

二○一三年中國公開賽上,詹皓晴與美國名將琥珀搭檔,第二輪遭遇當今球后大小威廉絲,剛滿二十歲的詹皓晴完全沒在怕,連番快狠準的網前截擊,讓小威廉絲氣到把球直接擊到詹皓晴身上,送上一顆想要嚇退她的「黑青」。沒想到詹皓晴搶球搶更兇,並在一片驚呼聲中取勝,小威廉絲甚至氣到當場摔拍。

這一戰,詹皓晴在媒體上,開始有了自己的名字。

談到身處在姊姊巨大身影下的壓力,詹皓晴停頓了幾秒,一旁的詹詠然護妹心切,露出準備解圍的模樣,「我本來就是詹詠然的妹妹,不管有沒有打球,很多人都還是會叫我詠然的妹妹啊,」簡單幾句話,詹皓晴輕巧撥開重霧,原本緊繃的姊姊也解開眉頭,這就是詹皓晴單純直率的輕武器,一種軟如棉花的輕鬆能量。

二○一五年,詹詠然與中國搭檔鄭潔拿到睽違八年的澳洲公開賽女雙亞軍,詹皓晴前一年也與白俄羅斯老將墨尼搶下英國公開賽混合雙打亞軍,姐姐回歸頂尖狀態、妹妹磨練出職業水準,兩人狀態正盛,球風互補,再加上血濃於水的親情交融,她們決定合組女雙組合。

不過,運動的世界,高潮總得經過漫長苦練,低潮卻一轉眼就來。

雙詹合拍前半年,賽事一片慘淡,默契不足、戰術無法發揮,各有急躁、各有脆弱,於是總是輸給不該輸的對手,總是在一切好轉的時候,遭遇逆轉落敗,「到底要不要拆夥?」她們向來能看對方的臉就知道心意,這次,她們知道對方心裡有著同樣疑問。

兩人的生活導師兼施洗牧師松慕強表示,記得當時分別接到姊妹打來的越洋電話,「其間姊姊從來沒有設法要把妹妹甩掉、妹妹也從來沒說要綁著姊姊,她們都在為對方設想,沒有拿自己做評估,讓我非常感動。」

漩渦般的低潮在八月中爆發,一場在絕對優勢之下被逆轉的賽事,兩人當場就哭了,伴隨而來的鬥嘴、埋怨,情緒決堤後,姊妹倆不忍對方難過,重新省視合作心態,更謙卑地面對自己弱點,接受對方建議,體諒彼此,很快就迎來一週後辛辛那提的關鍵勝利。

雙詹好友、藝人陳建州對她們的心理素質表示肯定,「她們比現在同年齡的女生,還要成熟,因為她們看過了世界,格局、競爭感,就會不一樣,」陳建州疼惜地說著。

流言都會過去,但歷史會留下

如同許多台灣運動選手,雙詹的教練是父親、經紀人是母親,在資源有限的台灣體壇,詹家近年流傳著搶資源、與其他選手不合的流言,體育主播許乃仁慨歎流言不需要關注,資源有限的台灣能夠培育出國際級選手,基本上都是「奇蹟」了,「流言以後都會被忘記,會在歷史上留下來的就只有她們在球場上的表現。」

目前女雙排名第一的前球后辛吉絲與米爾莎,是一五年雙詹纏鬥一整年的頭號敵手,在去年十月底全年最後一場WTA系列賽年終賽,賽後辛吉絲對雙詹說,「我覺得我們能夠打敗那麼多組合,是因為我們有彼此,我們不斷競爭,不斷進步,才會跟別人拉開距離。」

一句來自網球傳奇人物的讚賞,肯定雙詹頂尖好手的實力,里約奧運,她們準備好了。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陪著陳金鋒擁抱告別的球季

.林智勝:這不只是棒球,而是人生!

.中田英壽 足球金童改賣清酒

.為新苗砍掉一片森林? 張泰山為球員的尊嚴而走

.李安 終於明白你在拍什麼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2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