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一個都不能放,等待孩子開竅


一個都不能放,等待孩子開竅

「楓葉故鄉」奧萬大所在的親愛國小,孩子利用課後練琴,充滿生命力的音樂,也讓弦樂團在去年3月拿到全國音樂比賽中區決賽冠軍。(鄒保祥攝)

親愛愛樂弦樂團,目前最小成員讀大班,音樂給了孩子們自信,而這背後,則是兩個用生命去拚孩子未來的老師。

來自南投縣仁愛鄉的「親愛愛樂弦樂團」,去年首度舉辦售票演奏會,象徵踏出自食其力的第一步。全台六場演出售票秒殺。

這支由親愛國小在學生及畢業生共同組成的樂團,在台北加演場的安可曲,特別安排全團年紀最小、念大班的「小恩」,獨奏曲目《小星星》開場。面對全場五百多名滿場觀眾,首度登台、僅學一年的小恩,毫無畏懼走向台前,圍繞身後的學長姊是他最堅強的靠山。雖然第三個音就走音,但他仍鎮定完成表演,獲得如雷掌聲,台下許多觀眾更是整場都含著眼淚。

這就是「親愛愛樂」的傳承與精神,願意給每個孩子機會,看見每個人的價值。

音樂節會結束,聽到身旁家長問孩子:「想學小提琴嗎?」得到的回答是:「可是我已經學直排輪、英文和鋼琴了耶!」看在指導「親愛愛樂弦樂團」四年的老師蘇怡菱眼中,親愛愛樂和都市樂團最大的不同正在於「音樂是他們的唯一」,台上悠揚的旋律背後,靠的不是天分,而是從不喊苦的練習。

*親愛愛樂弦樂團,2017年7月8日參加奧地利維也納「維也納國際青少年音樂節」,充滿生命力的演出,讓評審大讚,獲得弦樂合奏世界冠軍的至高榮耀。

團員的老師,也是阿爸、阿母

成立全台第一個原住民弦樂團,給孩子機會與勇氣的,是來自平地的夫妻檔—陳珮文與王子建老師,也是團員們口中的「阿母」與「阿爸」。

位在海拔九百公尺高山上的南投縣親愛村親愛國小,全校學生不到六十人,多半單親、隔代教養、家長到外地工作無法照顧,無人陪伴的孩子,從行為、學習到生活,處處都是問題。

八年前,從一個愛打架的孩子看到陳珮文拉小提琴,主動開口想學,陳珮文發現,音樂能啟動孩子的學習動機,因而在楓木林間點起一盞燈;燈火微暗,卻在黑暗中格外明亮,吸引一個又一個孩子聚集。

可惜,這盞燈一下就熄滅了。前三屆孩子在畢業後,進入國中,在學科導向下,很快就成為被放棄的一群;說好要回來練琴的孩子沒有出現,再看到時全都變了樣,有的被黑道吸收、輟學做粗工,有的年紀輕輕已成孩子的媽。

貸款買房,提供孩子生活所需

兩人驚覺,想用小提琴讓改變發生,不能單憑「煙火式」的愛心,拉住孩子的手不能放,還必須向下扎根。

於是,他們替小學畢業生找尋國中、高中音樂班的出路,並貸款在草屯買房子,解決學生住宿問題,一手包辦學費、生活費、住宿費,家長沒空顧的、被社會遺棄,卻想學琴的孩子,也全都帶在身邊。

就算畢業了,只要是樂團孩子碰上問題,第一個求救的也是「阿爸」、「阿母」。這天,陳珮文下午就專程花兩個小時下山,帶國中生到台中市區看病,再帶回草屯安頓,自己返回學校宿舍時,早已深夜。

不想輕易錯失任何一個孩子,也源自陳珮文心底最深的遺憾。她記得,曾有位想考音樂班的學生,因為表現平平,她在經費拮据下忍痛割捨,沒想到考完試的某天,經過教室卻聽到這孩子拉出令人讚嘆的樂音,卻為時已晚。

「你永遠不知道孩子什麼時候會開竅,」陳珮文說,從此,她再也不「自私」的決定誰可以念音樂班,只要想學的,全都支持。因為,對照這些孩子可能不一樣的未來,錢是最細微末節的事。她也相信,「有天分」學小提琴的,不該永遠是有錢的那群人。

不只拉琴,課後學人生這堂課

每天放學後的親愛國小,各角落傳來悠揚琴聲,校園彷彿日落後才真正甦醒。超過三分之二的學生留校練琴,低年級先寫作業,中高年級先練琴,吃飯後再輪班,沒有人在旁督促,卻自然形成秩序。

欣賞他們練琴也是一種享受,沒有特定的練習定點,只見他們隨時走在樓梯、走廊上就拉起弓,一個眼神默契,就開始合奏。樂器在手上,像是玩不膩的玩具,他們用提琴聊著、笑著,流瀉的音符跳躍著,音樂已是生活的一部分。

課後的留校時間,不只學琴,也學著當自己的主人,自己安排課後時間,這也是陳珮文口中「主動的力量」。

「如果總是要有人盯著才願意做,孩子就永遠無法自立,你必須容忍孩子犯錯,再慢慢拉回來,」王子建說,大人要做的是在一旁觀察以及鼓勵,當孩子們自立時的後盾。

「沒練琴,現在大概就在山上當噴漿工人吧!」就讀台中清水高中音樂班一年級的蔡駿霖,過去也曾是個看誰不順眼,就動手動腳的暴怒小子,成績不好,在班上總被歸類為「問題學生」,如今是能獨當一面,領導一支樂團的首席小提琴手。

親愛愛樂沒有專業的指揮,全團都看他的節奏引領。「他不是料理中最突出的味道,卻是美味關鍵,是那不可缺少的鹽,」王子建形容。

蔡駿霖最初學琴的最大動力,其實是思念母親。小二時父母離異,他只能趁假日下山練琴的機會,偷偷和媽媽短暫相聚,這是他與老師間的祕密。隨著父親中風、母親另組家庭,當年缺愛的孩子在音樂相伴下逐漸茁壯,彌補了愛的缺口。

想辦音樂學校,讓孩子想學就學

現在,他每到週末都會趕回樂團,指導學弟妹並帶領團練。「在音樂呈現上,大家常有爭吵,但就像家人,關起門吵完後,我們的音樂是有共識及向心力的,」這才是蔡駿霖心中,「家」該有的樣子。在音樂裡,他學到如何用包容與尊重,將團隊中的歧見,化為和諧的共鳴。「感謝阿爸、阿母給我機會,體會不一樣的人生,」他說。

「很多人都說,是我們改變了這些的孩子,其實,一路上是這些孩子帶我們走到這裡,」兩位老師異口同聲。樂團終極目標是成立一所音樂學校,從小學到大學,專門讓沒錢學音樂的孩子就讀。

這個音樂大夢每一步都燒錢。好長一段時間,陳珮文與王子建靠兩份薪水,帶著孩子過著,月底還沒到、薪水就見底的日子。「但這些年來,我從沒讓孩子餓過任何一餐,」陳珮文說。當陳珮文發現,老天爺為他們準備了一條不容易走,卻可以走得踏實穩健的路,再也不會害怕。

一路上,他們學會靠自己做琴、修琴,自己辦音樂會、出CD。她相信,未來的親愛也不會輕易被擊垮,「願有多大,力量就有多大」,兩人用身教,教孩子面對困難的勇氣。

王子建說:「我們的孩子都知道,未來不見得會成為音樂家,但他們可以把音樂與感動帶到台灣各角落。音樂是用來分享的,而不是競爭。」就算當廚師、在路邊指揮交通,這群孩子也會因為從小的文化積累,展現不同的生活態度。

在鎂光燈沒有照到的角落,王子建一天喝十一杯咖啡提神,五官深邃的臉,多出深深的黑眼圈;陳珮文的身體也因勞累亮起紅燈。兩人用熱情號召更多人一起伸出手,圍住好不容易點起的燈火,要讓這來自山中的動人樂音,繼續悠揚。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3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