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親子天下夏令營早鳥優惠中!2人同行再折扣

黃益中:叛逆大學生遇上怪咖教授


黃益中:叛逆大學生遇上怪咖教授

鄒保祥攝

台北市立大直高中老師黃益中,從小就不乖,進入校風保守的師大,遇到一個懂他的怪教授,影響他當老師後,獨樹一格的教書風格。

@感動登場:逆境抵抗力-36個「重要他人」送我的生命禮物>>

我的後腦勺有一塊凸起的骨頭,算命仙說這就是反骨。

我從小就是叛逆分子,老師愈逼我念書我就不念,上課愛搗蛋、不聽課,被歸類在壞學生。但我很聰明,成績不錯。上課對我來說很無聊,我寧願看自己的書,或是看別的科目課本。老師們治不了我,最多讓我坐最後一排,假裝我不在,把我當空氣。

我愛跟老師唱反調,他們愈不讓我做的事情,我愈要做,「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講的就是我。

我做過所有壞學生會做的事,像是改制服,顏色愈淡愈好;學校規定的黑色夾克也要去外面訂做,顏色挑最接近黑色的深藍色。我從高中就開始留長髮、染髮、戴耳環,也抽菸、騎摩托車,在學校就是個怪咖。

考大學時,除了當老師,我還想過律師、記者,但是聽說有學長考了四年律師還沒考上,好像很難考,而記者的錢又少,還是當老師比較穩定。我立志要考上台北的學校,因為「妹」都在台北,果然就上了師大,又是公費生。

進了師大後,校風更加保守,我的形象也惹來一些莫須有的罪名。像是有一次教學演練,我才講完就有老師拍桌甩門離開,沒人知道為什麼,但我猜他打從心裡不認同我這副模樣可以當老師。

有些同學也看我不順眼。雖然他們不會在我面前講,但他們會說幾個跟我一起混的死黨「不配做老師」,也有點在指桑罵槐吧。我很清楚別人怎麼看我,但我不在意,隨便他們怎麼想。

髒兮兮的糟老頭,卻博學多聞

當時系上有一個很怪的老師,跟其他人都不一樣。髒兮兮的一個糟老頭,總是叼根菸,研究室裡都是菸味。我很懷疑他怎麼能在大學教書。

這個糟老頭教童軍,大二時是必修課,不得不上。有一次課堂報告國際觀,每人要鎖定一個國家。我報告的一塌糊塗,他竟然在全班面前誇獎我,說我講得很好。下課後,他找我一起抽菸,我才正視他的名字「呂建政」,叫他「呂老」。他說我獨樹一格,別人的報告都是日本、美國這種漂亮的大國家,只有我報告科索沃這個巴爾幹半島的小國家。

後來,呂老開始找我去他家聊書,也建立起我的閱讀習慣。他博學多聞,我們什麼書都聊,哲學、歷史、政治、經濟,完全沒有限制。他家有一大面的書牆,形形色色的書都有,就像圖書館一樣。每次我們一聊完,他就會丟一本書給我說,「這個你回去看看」。

有時候我們也會半夜去敦南誠品,那裡書很多,又二十四小時營業,我們通常從晚上十一點看到清晨四點,之後就在旁邊的雙聖吃完早餐再回家。他還會請客,真的很夠意思。

至今我不論去哪裡,背包裡一定有一本書,就是受他的影響。

也因為呂老,我對「階級」開始有些概念。我雖然愛作怪,但是讀書還算是一帆風順,直到大學打工,才發現社會存在許多階級。像我在live house打工,只是因為學調酒可以順便把妹。可是我同事不一樣,他們是為了爭一口飯吃,他們很努力工作,薪水卻少得可憐。而他們總是羨慕我可以念大學,一直叮嚀我好好念書,將來考上老師,薪水是他們好多倍。我身為人生勝利組,卻感到有點羞愧,也替他們抱不平。

呂老知道後,丟了很多社會學的書給我看,也經常跟我分享市井小民的故事,像是菜市場阿嬤的兒子做什麼工作、家裡發生了什麼事。他也會跟工地工人一起抽菸、嚼檳榔,不修邊幅的他與勞工階級處得很好,我想路人應該不會認出來他是一個大學教授。

▲師大求學時黃益中(左)蓄長髮、染髮、風流倜儻的樣子,讓人輕易把他歸類為壞學生。(圖片提供│黃益中)

他不以貌取人,他把我當人看

他從來不因為自己是大學教授就高高在上,總是願意停下來、彎下腰,了解身邊人的需求。從他身上我也認識社會底層,開始關心公平正義的問題,或許也開啟我參與社運的開關。

呂老與我都不是教育界的主流,可是呂老一直鼓勵我,也相信我一定會成功。他從不以貌取人,不把我歸類在壞孩子,把我當人看。 

他影響我很深,讓我知道我也不能以貌取人。很奇怪吧,過去我被人貼標籤,但我其實也在貼別人的標籤。直到呂老出現,我才有意識的覺察這些刻板印象,開始懂得用比較開放、包容的方式待人處事。就像現在遇到比較愛作怪的學生我也很豁然,因為我從前就是這樣,這些都是過程,時間到了,孩子就會找到自己該有的樣子,不需要去逼他,也不要標籤化這些孩子。就像我為了當兵剃頭,也就一直維持這個髮型,金色長髮的輕狂歲月就此告一段落。光頭也不錯,滿適合我的!

呂老住桃園,偶爾他上台北也會來學校找我。他也跟以前一樣,一見面就介紹書給我看,我們也會討論像是房價、教育和各種時事議題,兩小時都不嫌久。

前幾年他結婚,我還去當他的婚禮總招待,最近他女兒也出生,現在退休樂當奶爸,見到老師過的幸福,我也很開心。

延伸閱讀:

.逆境抵抗力--36個「重要他人」送我的生命禮物

.蕭敬騰影音專訪:沒有你,小巨蛋只是夢

.網購達人486陳延昶:守住不變壞的承諾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4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