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為什麼媽媽老是在意我的髮型?


為什麼媽媽老是在意我的髮型?

RyanMcGuire @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為什麼媽媽老是對我不滿意,而那些根本就不重要好嗎?」《母女不易碎》作者黛伯拉‧泰南提到,女兒常常會覺得母親老是吹毛求疵,尤其是髮型。其實很多挑剔出自於母親內心的投射,因為女兒就像媽媽的影子。

隱含的批評不只出現在母親對女兒的髮型上,任何出於外表的評論,甚至稱讚,都有可能造成傷害,因為那些話乍聽之下像暗示女兒對自己生活的不用心,而那對女兒來說有可能是生活中不重要的部份。

母親批評女兒的「頭髮」或其他的外在條件時,她們說的地方可能也是別人會注意到卻不會說出口的。就像妳不會去跟一個陌生人說:「我看得出來妳今天早上沒洗頭髮,如果洗一下會好很多。」但母親或是已成年的女兒會覺得必須盡「義務」地把這些說出來。

「為什麼媽媽總是嫌棄我的髮型?」

但為什麼女性批評或者稱讚的焦點常常擺在頭髮呢?這個案裡的梅韓說她母親常常批評她的頭髮:「我媽說長頭髮看起來不專業,」梅韓說,「最煩的是大家明明都很稱讚這個髮型,其他人都說很漂亮,我先生也這麼說。而事實就是,」梅韓越說越起勁,「我媽討厭她自己的頭髮!她常看著鏡子,試著要把頭髮放下來或綁起來、或是把瀏海梳上去或是放下來。」把頭髮綁著或放下來、留著瀏海或是把它們梳起來,梅韓觀察到的是所有女人會遇到困擾:太多髮型可以選擇。因為在這麼多的選擇裡,我們無法確保哪一個是最完美的。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許多女人在髮型上有諸多猶豫,以及為何光是考慮換個髮型,就可以引發這麼多的焦慮或正向情緒。

我在搭乘機場航廈的接駁車時,一邊思考著這個問題,一邊掃過同班車上的女性們,意外地發現:「沒有人的髮型讓我覺得是完美的,在我看來,她們如果換個髮型會更好看。」當然我絕對不會跟她們說,但或許她們的母親會。我接著看了看車上的男性們,每個人都頂著一種難以形容的髮型,也沒有一個稱得上理想髮型。妳可以在公車、飛機或是超級市場等等的公共場合,試試看觀察周遭女性的髮型這個實驗。如果男性們想要的話,他們可以選擇的特殊髮型,可以是留到肩膀、綁著馬尾的、凌亂地披頭散髮、或是理個大光頭。

如果男性們做出上述的選擇時,那麼有些人,包含他們的母親,很有可能也會覺得他們該換個髮型。但是多數男性都選擇一種不怎麼引人注目或不需解釋的髮型,如同我那天在接駁車上看到的男性們。這是愛漂亮的女孩和女人們不會做的事,也是為什麼無論我們留著什麼樣的髮型,有些人,包含我們的母親或成年的女兒還是會覺得,我們試試另一個髮型會更好。

母親把自己的問題,投射在女兒身上

梅韓跟我說,她的母親討厭自己的髮型時,感覺上母親並不是個很懂造型的專業人士,那些建議只是母親試圖在鏡子前找到最適合自己的髮型。這也凸顯了許多母親會批評自己女兒髮型的原因:她們把自己的問題,投射在女兒身上。梅韓的母親看著女兒就像看著鏡子般,從女兒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許多母親會批評女兒的外表,以及許多女兒希望她們母親別這麼做。只可惜母親把女兒當作自己影子時,這和女兒想做的自己往往是互相違背的。同時,母親的目光似乎在確認我們最害怕的一件事:我們的確選錯了髮型。

許多母女以緊張的心情檢視彼此外表的原因之一,以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是一種讓我們親近彼此的表現。母親與女兒之間可以彼此觸碰對方的身體,聊著身體上的變化,甚至檢視有沒有瑕疵,不夠親近的人是無法有這層互動的。在母親與孩子之間建立親密感時,「觸碰」扮演著重要角色,而觸碰頭髮便是象徵親密感的一部份。我奶奶在我七歲的時候離開人世,但是在我的回憶裡,最喜歡的片段就是奶奶讓我和妹妹解開她的髮髻,梳她長長、稀疏的白髮。

玩頭髮也常是小女孩們建立親密友誼的方式。在一份探討小學女生衝突的研究裡,社會學家多娜.艾德(Donna Eder)提到一對國小六年級的好朋友發生的小爭執,爭吵的起因正是梳頭髮:

泰咪:為什麼妳昨天幫佩姬梳頭髮?

海蒂:我沒有。

泰咪:妳有!

海蒂:我沒有。

泰咪:妳把她的頭髮梳到後面。

海蒂:我沒有。

泰咪:妳就有!

海蒂:我沒有,不然妳去問佩姬。(佩姬經過。)

佩姬,我昨天有梳妳的頭髮嗎?(佩姬搖搖頭。)

   看!我沒騙妳吧!

泰咪:那妳昨天幫誰梳頭髮?

海蒂:我沒有幫別人梳頭髮。

泰咪:那誰幫佩姬梳頭髮的?

海蒂:我不知道。(停頓)

這段誰幫誰梳頭髮的對話乍看之下很好笑,但是妳會發現爭執的重點正是這些女孩們的社交生活裡最珍貴的東西,在這個年齡(或任何年齡層)的女孩們裡,不停地在劃清的友誼界線是相當重要的事。當泰咪說海蒂幫別人梳頭時,她是在控訴她背叛了兩人的美好友誼。對泰咪而言,海蒂若幫珮姬梳頭髮,表示她們倆的友誼超過自己與海蒂的,若海蒂把我當最好的朋友,那就只能幫我梳頭髮。對這些女孩來說,幫「另一個女孩梳頭」就像是靈長類互相幫彼此梳理毛髮一樣,反映並強調著:我們是同一國的。

*本文摘自大寫出版《母女不易碎》,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黛伯拉.泰南《母女不易碎》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4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