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我在MIT 遇見天才


我在MIT 遇見天才

shutterstock

對天才來說,框架下的思惟,不會改變世界;建構在他人思考的「創意」,也不是創新。 因此,天才不做「創舊」的事。

白雲在空中腳步零亂。

抵達波士頓時,天氣驟然吹起大風。藍天上的白雲,很像抓不住彼此的戀人。狂風撕裂,最終,雲朵各自在空中,腳步零亂。

大風中,我逃難般地躲入麻省理工學院CSAIL大樓。不規則的建築,提醒進入建築內的人,請「Thinking Out Of The Box」(跳出框架思考)。建築物旁沒有美式茵茵綠草,建築師蓋瑞大膽使用最原始的植物,一整排蘆葦隨著狂風亂舞。

在一個世界最高科技的研發中心、最前衛的鋼材建築旁,蘆葦原始自然,如魂魄創生之客。

凡曾經絢麗發明的東西,已成過時。發明,是個殘酷的東西,一旦誕生,就失去了它魂魄的魅力。於是,某些枯槁的祕密仍在等待。這裡是麻省理工學院的祕密基地,是人類未知世界的探索之地,世界的天才聚集於此,我們準備進入。

CSAIL全名「電腦科學與人工智慧實驗室」,過去不輕易對外接受採訪。它是美國最頂尖的祕密研究室。《文茜的世界週報》在時代基金會和廣達技術學院的張執行長協助,以及前任CSAIL主任、華裔科學家舒維都(Victor Zue),全力為我們一個一個邀訪CSAIL教授下,幸運地成為亞洲第一個進入並採訪多位頂尖科學家的媒體團隊。

一進大廳,稱之為「Hall」,其實是白色小廊廳,一旁掛著「台積電贊助」標示。廊廳中擺著農夫市集的攤位,賣蘋果、賣香蕉……。

廳頂掛垂好幾串長短不一的白色紙鶴,那是CSAIL最傳奇的年輕教授迪麥(Erik Demaine),以計算幾何方式摺出紙鶴,機器人量製而成。輕巧簡白的幾何長串白紙鶴,是為了哀悼波士頓爆炸案兇嫌逃逸至CSAIL時,不幸遭射殺的門口警衛。

當地的農作物、前衛歪扭的法蘭克蓋瑞建築、白色發亮的小廊廳,水泥顏色樸質的階級、溫暖感傷的白紙鶴串……。科技不是拋棄原始,是尋找更多原始;科技並非遠離人性,而是以更溫暖的方式擁抱人性。

天才不做「創舊」的事

我們第一個「遇見」的科學家來自法國,杜然德(Fredo Durand),他的頭髮凌亂,辦公室也凌亂。專長是圖形運算、顯微鏡運算,舉凡一個人的血液變化、情緒導致的生理反應等,在其攝影大數據的運算中,無所遁形。

希拉蕊若經此運算,即使辯論中臉帶微笑、表情輕鬆,仍可能被揭露,實際內心的慌張或憤怒。「你可以看出每一個東西和血管的變化,」用在醫療上,它可以防止手術室開刀時突然大量出血;顯微鏡運算,會事先警告手術室內的醫師,病人的血管、血壓或腦部微血管正在變化;用在公共工程,它可以監視古老的橋梁或建築結構是否安全、是否即將瓦解。

杜然德來自法國,他已得了許多科學大獎,獎牌放在書架上,閒意擺置。他最細心保護的,反而是一些老相機,那是法國祖母留給他「愛的印記」。

五十年前原始古老的攝影機,交在一位天才手中,經由想像,成為偵測人體、心靈、橋梁、古宅等等的超級運算相機。

科技本從原始出發,CSAIL科學家不會忘記這一點。

對他們而言,凡建構於他人思考之下的「創意」,不是真正的「創新」,那可能只是「創舊」。把舊的東西改善一點點,框架下的思惟不會改變世界,天才不做「創舊」的事。

我們在CSAIL遇見了近十位天才,每個人的思想皆如打開你的腦殼,把腦部做一次大手術,好將某些陳舊的東西,去個徹底。那一段腦部傾箱也清洗的過程,對喜愛創意的我,是極大的震撼。

現任CSAIL中心主任魯斯(Daniela Rus),羅馬尼亞後裔,有個喜愛機器人的小女兒,父母皆是科學家。她是CSAIL成立以來第一位女性主任,強調性別在此別具意義。在她之前CSAIL最著名的主任科學家是布魯克斯(Rodney Brooks),他被暱稱為「機器人的祖父」。

人類的小機器人朋友

二○一五年七月左右,我曾在台北科技大學和他對談。由布魯克斯一手創造的機器人如今已進入第四代,名滿天下,各國政要爭相請教他,包括中國總理李克強。

布魯克斯的機器人皆為高大堅硬的身體、法拉利紅色外殼,比一般工廠機器人時尚,「臉部」是一台電腦螢幕,兩個逗逗的眼睛,表達是否已接到指令。

布魯克斯曾經出版一本書籍《人人都是機器人》,數次登上Pebble Beach舉辦的TED演講,談到老齡化社會對機器人的需求,「機器人不可能取代人,它的目的是幫助製造業解決勞動力不足,以及改善我們的生活。」

布魯克斯對機器人的詮釋固然充滿顛覆,但女性科學家魯斯的小機器人不需任何詮釋言語,我們一行人一走進她的研究室,皆立刻「愛上」她的小機器人。

這些小機器人可以輕易以3D列印,一張紙、一個塑膠片組成,顏色各自搭配,內建一個晶片下載其功能,小機器人如寵物一般,兩小時完成,自己DIY,未來的人生還可隨伴生活。

我最喜愛的是花園機器人,它的長相你可任意描繪,向日葵、玫瑰、孔雀、狗……,一次可以做成幾百個,有的拿來撒種子,有的施肥,有的挖洞。

想像你將打造一個莫內花園,你需要割水草、餵魚、撒肥料、挖洞置種子、蓋土。在成為香草花園前,已有上百個可愛機器人,五彩繽紛,穿梭於草地、水中,四處流竄奔跑,依據你設定的間距、指令,從事工作。

花園的形成,從繪圖想像、科學創意,機器人如孩子、寵物般誕生,加入你的園丁行列,宛如「流動的植物饗宴」。每個機器人的動作或閃現或搖晃,皆是趣味。最好來一首皮亞佐拉的探戈舞曲,天空白雲與之共舞。

小機器人是花園的客人,也是主人,從此沒有做不動辛苦的勞力工作。我們「都還年輕」,雲下每塊土地,皆有眷戀它們的「小機器人朋友」。

同事們有的愛上魯斯會游泳的機器魚,柔軟表皮狀如錦鯉;有的愛上可摺疊的Shady,外表本如一根棒子,黏於窗上,一遇陽光,立即打開如扇子,銀光閃閃,並隨著陽光直射處不斷移動。

多數人皆無法抗拒的,是已市售的家務機器人PR2。「她」可以幫你做蛋糕、烤餅乾,換個程式,還可以泡咖啡、摺疊衣服。比換丈夫、老婆,簡易許多。沒有贍養費。

天才的世紀向我們走來,麻省理工學院的CSAIL才剛剛打開它的序幕。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同儕有助學習?瑞典學者:影響不大

.社群媒體激化 英青少年情緒困擾暴增

.與「魯」小孩談判 當個溫柔而堅定的家長

.21世紀老師的13個角色

.嬌生慣養指數 測測你的孩子「自我」有多大?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3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