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的自癒力》:呼吸之間擺脫創傷,修補人際親近感


《呼吸的自癒力》:呼吸之間擺脫創傷,修補人際親近感

翻攝網路

一個人若失去了和他人的連結,也和自己失聯。《呼吸的自癒力》書中,教我們找回熟悉的歸屬感,讓人活得更有目標、更有意義。如果沒有這些連結,我們會覺得失落、孤單、隔閡,生命毫無意義...。

親近是一種建立有意義連結的經驗,而人是可以和人以外的許多事物親近的。有宗教情懷的人,會感覺到與神親近,靈性也包括一種與世間、甚至全宇宙萬事萬物都攸戚相關的感受。有些人對祖國、種族、同儕團體或某種認同有很強烈的愛國情懷。這些連結豐富了我們的歸屬感,讓人活得更有目標、更有意義。如果沒有這些連結,我們會覺得失落、孤單、隔閡,生命毫無意義。

然而,災難的來臨,可能會讓人失去信仰,再也無法相信那些曾經有意義的一切,彷彿世界在一夕之間全然改觀,什麼都沒有意義,與一切都失去了連結,這是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一種微細的痛苦,非常難以克服。

一個人若不只失去了和他人的連結,甚至也和自己失聯,要讓這樣的人感覺到什麼,很難。許多情況下,這種感受會持續好幾年,而且可能對談話治療或藥物這類正規治療完全沒有反應。

穿透心靈的身心鍛鍊

呼吸練習這類身心鍛練,是怎麼穿透心靈,抵達文字語言卻步之處的?

我們現在要說說秋琳.埃斯匹諾沙(Cholene Espinoza)的故事,她是一位有堅定信念的勇敢女士、道地的基督徒、真正的愛國者。她熱心助人,是很有愛心的朋友。

秋琳是第二位獲得美國空軍許可駕駛U-2 偵察機的女性飛行員,她離開空軍後,到聯合航空公司服務,二○○一年九一一那天,她原本被排定飛第九十三航班,卻臨時換成了別的航班。然而,她從美國空軍學校即認識的好友雷洛.荷馬機長,死在被恐怖分子劫持墜機的第九十三航班上。她僥倖逃過一劫,卻留下滿滿的內疚。

每個意外都是一連串事件的結果,秋琳在空軍受過密集的戰鬥訓練,相信當初要是自己飛第九十三航班,一定能察覺到機上有恐怖分子,或許能切斷那要命的連環。九一一事件後,她覺得無力、憤怒,與人疏離,也與原本相信的一切漸行漸遠。

為了重拾對生命的連結感,她在美軍入侵伊拉克時擔任隨軍記者,三度與美國海軍陸戰隊第一坦克營前往戰地。她想讓世人聽聽九一一事件後,她的疏離故事,相信這一經歷肯定能幫上同樣受大規模災難影響的人:

每次我從伊拉克回來,都會感到自己的生活毫無意義,就像有一堵玻璃牆擋在以前熟知的生活和我自己之間。我以前連結、認同,或許還拿來定義我自己的種種,猶如從未存在的騙局。現實讓我心中的人生四分五裂,粉碎了我在其中的角色。每次飛離美國,在半空中,離開這裡,回去伊拉克,是我最快樂的時候。

我也投身社區服務,好讓自己有點重心,我在密西西比花了兩年的時間,催生卡崔娜風災的災後資源中心,到最後,只覺得自己異常乾枯,感覺不到喜悅,一點都不覺得自己完成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日子一天天的過去,遠離塵世的念頭愈來愈強。但是,我在中東戰地、非洲、印度目睹的人間需求,時時催促著我,該是走出掩護堡壘的時候了。

這時,對世人的責任感,強過於我遠離世間的渴望。詭異的是,「學醫」這件事既滿足了我的獨處需求,又能圓滿我服務世人的願望。上醫學院讀書,當一個醫生,是一個獨處的好理由。就這樣,四十歲,我開始修讀醫學預科的課程。

然而,離開空軍,難受的程度,和當初父親去世沒兩樣。上課的最初幾週,我一直想起剛進空軍學校當學員的日子,那時父親才剛去世。我很難專注於學業,已經二十二年沒上過科學課了,感覺自己正在水裡往下沈。一個好友建議我去參加呼吸工作坊,改善我的心理專注力。

脫離噩夢  找回能量連結

二○○九年九月,離二○○一年九一一恐怖分子攻擊已有八年之遙,秋琳來參加我們的全身心呼吸工作坊,希望能幫助自己放鬆下來,恢復專注。她在工作坊第一天下午的呼吸練習,便體驗到了重新連結的感覺,她是這麼描述這一轉化性體驗的:

一波又一波的呼吸和磬聲,就像阿拉伯灣的潮水來來去去。那聲音,和潮水往復的感受,來回沖刷著我,是唯一讓我覺得與生命有連結感的事物。

呼吸也是,卻更強大,我的身心感受到了與某個更大能量源頭的連結。

布朗醫師說:想想你心愛的人。我發現自己哭了,離開時,感覺到自己終於能夠面對生活,能夠面對心愛的人。幾年來,這是第一次,除了戰地和災區之外,我想要和別的什麼有關係。呼吸練習後的靜坐,我覺得自己與宇宙、與其中的每個人有了連結。

恐怖攻擊後八年,秋琳終於透過呼吸練習,找回有意義的連結感。她持續做呼吸練習,那效果一直都在,她後來又寫信告訴我們最新進展:

我開始能專注了,剛考完期中考,雖然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卻已經感覺到過去兩週和開學頭兩週相比,有著很明顯的不同,那是一種輕盈、一種喜悅。

以前的我,儘管內心掙扎不休,仍然總是以一副愉快的面容對著世界。現在,隨著一呼一吸,我內外一致了,能感到與家人、朋友之間的連結,那是我已經失落了好幾年的。雖然我還是想學醫,但不是為了獨處,也不全是為了什麼責任,而是出自一種對知識的純粹的愛。或許,我可以擁有這樣的特權,去活用、去分享這一知識。

秋琳寫這封信時,正在醫學院度過第二年,她找到了回歸真實自己的路,找回了與別人的連結。親密的關係、工作的喜悅、真實活出自己的快樂……,人生,本應如此。

*本文摘自天下生活出版《呼吸的自癒力》,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5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