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go!好多好聽的故事都在這

有人打我的時候,可以立刻「反擊」嗎?


有人打我的時候,可以立刻「反擊」嗎?

澤爸提供

手足之間吵不停!爸媽需要心平氣和與孩子溝通,因為這決定孩子怎麼跟你講。而當一方被打,該「反擊」嗎?「反擊」真的不對嗎?

澤澤的沈默

假日的午後,吃完午餐的兩兄妹不想睡覺,我跟他們說:「爸爸有點累,我在沙發上躺一下,你們自己玩喔,有需要我幫忙的話再來跟我說喔.」雖然有點疲累,還是先看著書等待睡意的來到,而兩兄妹在旁玩著積木.突然,有一幕被我餘光瞄到,覺得有些反常.那一幕是妹妹說她需要某一種類的積木,一直說哥哥拿太多了,但哥哥沒有理會她,於是妹妹就直接動手拿了哥哥正在玩的積木,而澤澤卻立刻很用力地搶回來。妹妹當然哭了,我先不動聲色,在旁觀察一下,因為讓我感覺到反常的地方是澤澤的行為.

接著,正在哭的妹妹很生氣地伸手打了哥哥,澤澤沒有說話,也是很生氣的立即打了回去。此時,我坐起身來,看著兄妹倆.花寶往我這邊看來,哭著更加大聲,澤澤也發現了我在看著他們,只有兩拳緊握,喘著大氣,漲紅著臉,一句話都沒有要說.

七歲的澤澤,從小與其他的孩子發生衝突時,往往不會是哭喊告狀的那一個,而是動手的那一個,搶東西、打人、推人甚至咬人都有過.後來在我們的教導與練習之下,知道與其他孩子爭執時要好好的講,除了動手的選擇外,還有詢問、告知、交換、輪流跟找大人幫忙等很多方法可以使用。

澤澤當上哥哥之後,也都會好好的跟妹妹說.當妹妹搶了哥哥的玩具,澤澤會先用說的:「這個玩具是我先玩的,請還給我。」;當妹妹打了哥哥,澤澤會很生氣的告訴妹妹:「你不可以打我,我會很痛。」;當妹妹不理會哥哥的告知,澤澤會找其他的方法:「如果你再不還我,我要去跟媽媽講喔。」.

但是這一次,怎麼有一點不一樣了. 沒有言語了,彷彿只有動手的武力解決。

我要反擊

我安撫完哭鬧著花寶後,心平氣和地走到澤澤身邊坐了下來。需要心平氣和是因為「大人的反應,決定了孩子在你面前會怎麼講。」既然是想要了解澤澤為什麼會有不一樣的舉動,期望澤澤可以對我們誠實的說出背後的原因,生氣與兇只會讓孩子因為害怕於之後的處罰而更加的退怯與隱瞞.只有心平氣和地與孩子溝通,孩子才願意無後顧之憂說出一切。

我對澤澤說:「兒子啊~~爸爸剛剛發現了一件事情。」澤澤:「什麼事情?」我說:「妹妹剛剛搶你玩具跟打你,我知道妹妹是不對的,不過之前你都會先跟妹妹用講的或是找我幫忙,但是爸爸卻看到你都直接動手了,為什麼呢?」

此時,澤澤緩緩地說了出口:「因為我要....『反擊』。」

這是第一次從澤澤的口中聽到「反擊」這兩個字。我先反問澤澤:「那你知道什麼是反擊嗎?」澤澤很快的回答我:「『反擊』就是當別人打我的時候,我就立刻打回去。」再繼續細問之下,原來是澤澤從學校的同學那知道的,男孩子一下課就會打來打去,有時一個使力不注意,打痛了對方,對方大喊著「我要反擊.」然後用更大的力氣打了回來.

我點了點頭,想說找到源頭就好辦了.正想要持續教導澤澤「要用說的」、「找大人幫忙」、「不可以動手」的觀念時,突然想到『反擊』真的是不對的嗎??

當我們孩子遇到的人是善良的、是君子的時候,「要用說的」、「找大人幫忙」、「不可以動手」的確是對的。但是,假使不幸遇到的是刻意挑性或是故意要欺負孩子的人時,難道還是只能用說的嗎??

或許,『反擊』也是保護自己的一種方式。

什麼是『反擊』?

我想了一會兒,把要告訴澤澤的內容,轉換成他可以聽得懂的語言,在腦中先想了一遍。接著笑著對澤澤說:「哇~~爸爸很開心喔,澤澤在學校學到了『反擊』這個新的詞句耶,真不錯呢。不過,學到新的東西是很好,但也要用對地方喔。」

澤澤聽到我是對他說的是稱讚而非指責,也高興了起來的跟著問:「那『反擊』要用在什麼地方啊?」我微笑著說:「首先你要知道真正的意思,什麼是『反擊』喔?」我看著澤澤似懂非懂的樣子,就繼續跟他說:「爸爸覺得『反擊』就是當別人對你有不好的行為時,而你已經試過所有的辦法,但都沒有用的時候,最後才不得以的方法。

我又繼續說:「不過爸爸覺得,『反擊』不一定就是動手打人.『反擊』是一種氣勢、一種堅定、一種告知對方不可以再繼續下去的強烈回應.

澤澤想著我所說的意思,我知道他應該沒有很了解,就舉例子給他聽。

我說:「當在學校有人想要故意欺負你時,你先不予理會那個人,但對方還是繼續;你已經跟對方說「不可以這樣欺負我。」對方不理採;你又說「你再欺負我,我要告訴老師喔!」對方還是步步逼近;然後你想要逃走,對方甚至把你困在角落不讓你去求救;你已經什麼方法都試過了,對方還是不放過你,那~~~~注意囉!!!!這個時候......才..可..以..『反擊』。而反擊的方式,可以是用力抵擋對方、抓住對方的雙手、大聲嘶吼地呼喊救命或是用盡全力的死命掙扎與逃脫…等,你可能要看情況來應變囉.」

澤澤點了點頭,我又說:「像剛剛妹妹打你或是搶你東西的時候,你跟她講沒有用,但是找爸爸媽媽來幫忙是一定有用的,所以是不需要反擊的。」澤澤笑了笑,說:「嗯~我知道了。那我在學校的時候也是如此囉。」

或許「我可以『反擊』嗎?」這個有點社會化跟些許複雜的問題,現在用簡單的定義讓澤澤依循著去做。慢慢地在澤澤長大與他人相處的過程當中,再加上我們一旁的陪伴、觀察與教導,可以更清楚的去了解跟使用,對誰需要『反擊』、對誰不需要『反擊』、何時可以『反擊』、何時不可以『反擊』。

況且,等孩子長大後,我們沒有辦法一直都在孩子身邊。只是一昧地教孩子凡事都只能用講的,可能有點不太實際。或許,教孩子是可以反擊的,或許也是對於自我保護的一種方式。

* 本文同步刊登於【親子天下嚴選部落客】,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不是兩個人都一樣,就是公平

.黃金比例的手足情

.解決手足愛吵架的7招心理學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6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