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成長中重要且必經「情緒課」

【芬蘭教育】國家代表隊師資,撐起教育


【芬蘭教育】國家代表隊師資,撐起教育

楊煥世攝

「芬蘭教育奇蹟是因為這群老師」芬蘭老師不是一、兩個明星,而是一整個受到尊敬的「國家代表隊」。這個國家代表隊的養成,靠的是完整扎實的師資培訓教、緊密的支持系統、卓越的教學和研究能力,以及強烈的熱情及使命感。

結束芬蘭的越洋採訪回到台灣時,我們突然發現,這一次芬蘭的所有受訪對象幾乎都是老師。校長曾經是老師、地方教育官員是老師、中央教育部官員也是老師……就連出版關於芬蘭教改揚名國際的學者,也曾經當過老師。

在芬蘭,每一個人都會驕傲的告訴你:「芬蘭教育奇蹟是因為這群老師。」芬蘭最優秀的高中畢業生,想當小學老師,申請大學教育系錄取率只有一○%。在網路上搜索相關資料,不管是芬蘭大學教授出國演講,或芬蘭駐外大使對外分享芬蘭教改經驗,他們都會提到「老師,是點亮國家的燭光」。

芬蘭老師不是一、兩個明星,而是一整個受到尊敬的「國家代表隊」。這個國家代表隊的養成,靠的是完整扎實的師培教育、緊密的支持系統、卓越的教學和研究能力,以及強烈的熱情及使命感。

老師選才:挑合適人選,給最嚴格訓練

在芬蘭,想當老師,沒有捷徑,也不可能短期預備(例如透過線上課程)。必須經過大學三年、碩士兩年理論和實習的考驗。

從選才開始,芬蘭老師就具備卓越的「基因」。

儘管老師是最優秀高中生的首選工作,競爭激烈。但芬蘭人知道,「學業成績最優秀,不見得擁有教師特質」。目前在美國哈佛大學教育學院任教的芬蘭教育學者帕思‧薩伯格(Pasi Sahlberg)分析,「芬蘭的師培系統,透過性向測驗等機制,從眾多擁有教學熱忱的年輕學子中,選出最好、最有動機的候選人。」

挑出最適當的人選,給予嚴格的專業訓練,準老師對自己期待很高。

《芬蘭教育這樣改!》指出,全芬蘭八所大學都擁有獨特的國家整合型師培方案,師培生除必修人文學科、以及未來要教的專科科目,大學學位還必修平均約五千個小時、一百八十個學分的教育學;碩士學位再加一百二十個學分。碩士學位代表他們具備研究、設計課程的實力。

知識之外,還必須多次通過教學現場的考驗。

赫爾辛基大學實驗學校,也是「學生老師」的實習場域(全芬蘭有十一所)。每天,來自世界各地的訪客穿梭在樓層間,可以隨意進入任何一間教室觀課。中學部副校長馬提瑪雅(Marja Martikainen)說,「今天『只』有台灣媒體、德國邦議會代表團,這週還要接待日本、荷蘭、法國、印度、巴西、西班牙的訪客……」

每年,一百五十位教育學系大二、大三的師培生,進入各班級,實地參與備課、討論課程設計、協助班級、專科老師教學,為期二到三個月。

真正進入教室成為老師,又擁有高度自主的教學環境,學校不會用外在考試成績評斷老師,所以「老師都先看見學生,再去想學生需要什麼學科知識,」 曾親赴芬蘭研究半年、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系副教授陳佩英觀察。以學生為中心不是宣示性的口號,而是「隨時讓孩子覺知自己的狀況和位置,幫助學生獨立學習,看到自己的進步,」陳佩英認為,用教養的概念,把每個孩子當成一個完整的個體,是芬蘭老師教學能夠十分細膩的主要原因。

老師專業:沒段考,隨時在觀察學生需求

芬蘭老師是終身職,和台灣一模一樣的鐵飯碗制度,為什麼芬蘭老師不需教師評鑑,卻仍舊能夠不斷精進、思考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

要回答這個問題,或許可以先看看芬蘭老師怎麼回答我們的問題:「學生不考試怎麼還會學習?」

赫爾辛基大學實驗學校小學部導師涂譚雅(Tunja Tuominen)說,「我不是不評量學生,我每一堂都在評量,用眼睛、用耳朵、用嗅覺……」涂譚雅表示:「我從來不會等到教完一個月後,才給學生考試,因為我不相信用分數打擊學生,會對學習有效。」

芬蘭的中小學校長也是終身職,通常由優秀的老師轉任,扮演時時評量老師、給予協助的角色。芬蘭校長有新進老師的聘用權,透過試用期找到志同道合的老師,必要時也可以解聘不適任老師。

老師後盾:社會信任與自主的教學環境

整個社會一層層對專業的信任,讓芬蘭老師維持自主的教學環境。芬蘭老師用自己認為最恰當的教學和評量方式,來協助學生超越自己。

「老師被期待像醫生、建築師和律師一樣,用專業的判斷、創意和個人的自主權在教室裡工作,」薩伯格表示。

校長相信每位老師,會做出對學生最好的教學決定。教育主管機關也同樣都相信校長和老師。

採訪芬蘭二○一六教改國家主席哈梅琳(Irmeli Halinen)時,她不斷提到「依據法令」,芬蘭老師必須依據課綱教學;「依據法令」地方必須在國家課綱之下發展地方課綱;「依據法令……」我們很本能的問了一個問題:「不遵守會怎樣?有罰則嗎?」

哈梅琳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我們,想了想說:「我很難想像會有人刻意不遵守國家的法令規定。也許會有人理解錯誤,做錯了。」她停了一會說:「沒有罰則,芬蘭是一個彼此信任的社會。」

同樣面對改變和變局,芬蘭老師背後的支援體系和社會信任,令台灣老師羨慕。

和學生一樣,老師也需要被尊重。

陳佩英今年暑假也帶領八位台北市的高中校長、主任,參訪芬蘭,交流彼此的改革經驗。當台北中正高中分享改革經驗,引起在座芬蘭學者的高度興趣和讚賞時,台北校長們看到努力受到專業肯定,「一種求好心切的動機被激起,大家放棄遊玩逛街行程、每天討論參訪見聞和反思到半夜,」陳佩英笑著回憶。

當高素質的老師願意一起改變,跳脫傳統思考的框架,當法令的思考是支持老師而不是防堵,就能為老師們創造專業自主的空間。

台灣的老師也可以創造我們自己的奇蹟。

◎完整報導請見《親子天下》雜誌73期《芬蘭教育贏在未來的能力》>>

★《親子天下》6期 +「我們的孩子 我們的未來」三部曲,只要799>>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8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