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 PARTY要來了!購票看這裡

【芬蘭教育】國家代表隊師資,撐起教育


【芬蘭教育】國家代表隊師資,撐起教育

楊煥世攝

「芬蘭教育奇蹟是因為這群老師」芬蘭老師不是一、兩個明星,而是一整個受到尊敬的「國家代表隊」。這個國家代表隊的養成,靠的是完整扎實的師資培訓教、緊密的支持系統、卓越的教學和研究能力,以及強烈的熱情及使命感。

結束芬蘭的越洋採訪回到台灣時,我們突然發現,這一次芬蘭的所有受訪對象幾乎都是老師。校長曾經是老師、地方教育官員是老師、中央教育部官員也是老師……就連出版關於芬蘭教改揚名國際的學者,也曾經當過老師。

在芬蘭,每一個人都會驕傲的告訴你:「芬蘭教育奇蹟是因為這群老師。」芬蘭最優秀的高中畢業生,想當小學老師,申請大學教育系錄取率只有一○%。在網路上搜索相關資料,不管是芬蘭大學教授出國演講,或芬蘭駐外大使對外分享芬蘭教改經驗,他們都會提到「老師,是點亮國家的燭光」。

芬蘭老師不是一、兩個明星,而是一整個受到尊敬的「國家代表隊」。這個國家代表隊的養成,靠的是完整扎實的師培教育、緊密的支持系統、卓越的教學和研究能力,以及強烈的熱情及使命感。

老師選才:挑合適人選,給最嚴格訓練

在芬蘭,想當老師,沒有捷徑,也不可能短期預備(例如透過線上課程)。必須經過大學三年、碩士兩年理論和實習的考驗。

從選才開始,芬蘭老師就具備卓越的「基因」。

儘管老師是最優秀高中生的首選工作,競爭激烈。但芬蘭人知道,「學業成績最優秀,不見得擁有教師特質」。目前在美國哈佛大學教育學院任教的芬蘭教育學者帕思‧薩伯格(Pasi Sahlberg)分析,「芬蘭的師培系統,透過性向測驗等機制,從眾多擁有教學熱忱的年輕學子中,選出最好、最有動機的候選人。」

挑出最適當的人選,給予嚴格的專業訓練,準老師對自己期待很高。

《芬蘭教育這樣改!》指出,全芬蘭八所大學都擁有獨特的國家整合型師培方案,師培生除必修人文學科、以及未來要教的專科科目,大學學位還必修平均約五千個小時、一百八十個學分的教育學;碩士學位再加一百二十個學分。碩士學位代表他們具備研究、設計課程的實力。

知識之外,還必須多次通過教學現場的考驗。

赫爾辛基大學實驗學校,也是「學生老師」的實習場域(全芬蘭有十一所)。每天,來自世界各地的訪客穿梭在樓層間,可以隨意進入任何一間教室觀課。中學部副校長馬提瑪雅(Marja Martikainen)說,「今天『只』有台灣媒體、德國邦議會代表團,這週還要接待日本、荷蘭、法國、印度、巴西、西班牙的訪客……」

每年,一百五十位教育學系大二、大三的師培生,進入各班級,實地參與備課、討論課程設計、協助班級、專科老師教學,為期二到三個月。

真正進入教室成為老師,又擁有高度自主的教學環境,學校不會用外在考試成績評斷老師,所以「老師都先看見學生,再去想學生需要什麼學科知識,」 曾親赴芬蘭研究半年、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系副教授陳佩英觀察。以學生為中心不是宣示性的口號,而是「隨時讓孩子覺知自己的狀況和位置,幫助學生獨立學習,看到自己的進步,」陳佩英認為,用教養的概念,把每個孩子當成一個完整的個體,是芬蘭老師教學能夠十分細膩的主要原因。

老師專業:沒段考,隨時在觀察學生需求

芬蘭老師是終身職,和台灣一模一樣的鐵飯碗制度,為什麼芬蘭老師不需教師評鑑,卻仍舊能夠不斷精進、思考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

要回答這個問題,或許可以先看看芬蘭老師怎麼回答我們的問題:「學生不考試怎麼還會學習?」

赫爾辛基大學實驗學校小學部導師涂譚雅(Tunja Tuominen)說,「我不是不評量學生,我每一堂都在評量,用眼睛、用耳朵、用嗅覺……」涂譚雅表示:「我從來不會等到教完一個月後,才給學生考試,因為我不相信用分數打擊學生,會對學習有效。」

芬蘭的中小學校長也是終身職,通常由優秀的老師轉任,扮演時時評量老師、給予協助的角色。芬蘭校長有新進老師的聘用權,透過試用期找到志同道合的老師,必要時也可以解聘不適任老師。

老師後盾:社會信任與自主的教學環境

整個社會一層層對專業的信任,讓芬蘭老師維持自主的教學環境。芬蘭老師用自己認為最恰當的教學和評量方式,來協助學生超越自己。

「老師被期待像醫生、建築師和律師一樣,用專業的判斷、創意和個人的自主權在教室裡工作,」薩伯格表示。

校長相信每位老師,會做出對學生最好的教學決定。教育主管機關也同樣都相信校長和老師。

採訪芬蘭二○一六教改國家主席哈梅琳(Irmeli Halinen)時,她不斷提到「依據法令」,芬蘭老師必須依據課綱教學;「依據法令」地方必須在國家課綱之下發展地方課綱;「依據法令……」我們很本能的問了一個問題:「不遵守會怎樣?有罰則嗎?」

哈梅琳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我們,想了想說:「我很難想像會有人刻意不遵守國家的法令規定。也許會有人理解錯誤,做錯了。」她停了一會說:「沒有罰則,芬蘭是一個彼此信任的社會。」

同樣面對改變和變局,芬蘭老師背後的支援體系和社會信任,令台灣老師羨慕。

和學生一樣,老師也需要被尊重。

陳佩英今年暑假也帶領八位台北市的高中校長、主任,參訪芬蘭,交流彼此的改革經驗。當台北中正高中分享改革經驗,引起在座芬蘭學者的高度興趣和讚賞時,台北校長們看到努力受到專業肯定,「一種求好心切的動機被激起,大家放棄遊玩逛街行程、每天討論參訪見聞和反思到半夜,」陳佩英笑著回憶。

當高素質的老師願意一起改變,跳脫傳統思考的框架,當法令的思考是支持老師而不是防堵,就能為老師們創造專業自主的空間。

台灣的老師也可以創造我們自己的奇蹟。

◎完整報導請見《親子天下》雜誌73期《芬蘭教育贏在未來的能力》>>

★《親子天下》6期 +「我們的孩子 我們的未來」三部曲,只要799>>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8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