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藍佩嘉:誰製造了「問題家庭」?


藍佩嘉:誰製造了「問題家庭」?

天下資料

每個孩子都是獨特的,每個家庭也都存在著差異性。但就像考試一樣,我們的國家政策、親職教育,仍以一套標準來衡量所有家庭,替未達標者貼上「問題家庭」標籤......

在少子化年代,孩子成為更加珍貴的資產,國家與學校召喚父母投入更多心力來照顧培育。內政部二○○五年開始「推動高風險家庭關懷輔導處遇實施計畫」,針對單親、跨國婚姻、隔代教養等社會弱勢家庭,安排社工等專業人員進行關懷訪視,並推動親職教育以增強父母的「親職知能」。

國家積極介入家庭輔導,固然用意良好,然而當法律與政策忽略個別家庭現實處境,未必能改善孩子際遇,只是把資源有限的家庭教養方式,貼上「有問題」標籤。

朝八晚十,夾縫中接送孩子

三十五歲的小泰爸在工廠當作業員,與來台打工的泰國媽媽相識、結婚。生下小泰後幾年,爸爸外遇,小泰媽氣憤的帶兒子離開。思孫情切的阿嬤,每天下午休息時,到媽媽工廠附近的幼兒園一家一家找,終於讓她找到孫子。離婚後,爸爸取得小泰監護權,與阿嬤、叔叔同住在阿嬤擁有的老舊公寓。

阿嬤與爸爸的工時都相當長,兩人勉力安排接送小泰上下學。每天清晨七點,爸爸送小泰去學校,然後再騎近一小時摩托車到新北市樹林工廠趕八點上班,晚上通常快十點才能回到家。他也經常在週末加班,以配合國外的緊急訂單。週三上半天課,爸爸趁中午休息,從工廠騎車到學校接小泰回家,所以小泰總是全班最晚走的孩子。

阿嬤每週工作六天,下午休息兩小時,她會回家做一點家務,週三以外的日子由她去接小泰放學,然後再趕回餐廳上班。小泰多半等到阿嬤下班後,從餐廳帶剩菜或外面買小吃回家。

就讀小學二年級的小泰,放學後經常一個人在家,阿嬤再三交代不可以跑出去玩、陌生人按門鈴不能應。即便這種情況違反《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對這樣的家庭來說卻難以避免。

阿嬤提到高中肄業的爸爸,反對太早送孩子去補習:「他爸爸小時候不喜歡讀書啊,覺得補習很痛苦,就不要兒子這樣子。」

金錢局限是小泰沒上安親班的另個因素。爸爸的工廠月薪(含加班)共三萬多元。二○○九年景氣不好,母子兩人被迫放三個月「無薪假」。阿嬤的餐廳復工後,員工減薪一成,月薪僅兩萬兩千元。

小泰一個人在家時,不是看電視、打電動,就只能跟幻想的友伴玩耍。忙碌的大人不常帶他出去玩,但每次都會買玩具給他,累積了快一百張的遊戲卡,是媽媽和阿嬤帶他去逛夜市時買的。但問他怎麼玩,他幽幽的說:「我不會玩,沒有人跟我玩。」

小泰想養寵物,爸爸去寵物店買了兩隻老鼠、一隻兔子。沒想到老鼠愈生愈多,又找不到人送,阿嬤照顧不來,只好把牠們弄死。小泰抽噎提到老鼠死掉的事,紅著眼眶說:「幸好兔子還活著。」這隻名叫叮噹的兔子是他最好的朋友。

有些讀者看到這裡可能在想,阿嬤造成孩子心理創傷,是不盡職的照顧者。但是,阿嬤確實盡心疼愛唯一的孫子,只是她對童年、兒童的看法與現代教養腳本有所不同。

比方說,阿嬤視老鼠繁衍為增加成人的勞動負擔,沒聽過這是所謂「生命教育」,也不明白發展心理學有關脆弱兒童心理的論點。

小泰放學不想自己走路回家,反映他對大人陪伴的渴求,但對阿嬤來說,小泰只是「懶惰」、不想自己走路,應該儘早培養獨立自主的能力。阿嬤的教養觀是「讓孩子自然長大」,若在小孩多、風險低的鄉下社區裡容易延續,老鼠繁殖也不會造成很大的環境問題。當獨生子小泰在都市公寓裡長大,鄰里的互助網絡不再,環境的變化,讓「順其自然造化」的傳統教養方式,變得「有問題」。

學校教育的改革,尤其是對家長參與的期待,也與小泰這樣的家庭有著很大距離。小泰拿了學校發的暑假作業回家,其中有四個「特殊活動」都要求家長共同完成,包括「烤肉」(詢問長輩烤肉經驗)、「只要蛋白質不要肉」(和家人做一道菜)、「家事大作戰」(小朋友和兩位家人一起掃廁所)、「菅芒花女孩」(和父母一起完成大約十二件事情)。

小泰看到作業,無奈說:「請問誰有時間幫我做?」阿嬤拿出老花眼鏡仔細看了半天說:「我要去上班,晚上回來再做。」後來小泰告訴我,阿嬤簽名寫了「鳳梨蝦球」,但他們沒有時間一起做菜。

標準化下的「不盡責」父母

國家立法與親職教育,經常不自覺的以特定家庭形態為「標準」,例如預設家中有一位專職,或至少時間充分的照顧者(通常是母親),或假定父母從事朝九晚五的工作。這樣的理想教養腳本,讓許多中產雙薪家庭都感到力有未逮,更遑論單親家庭的照顧人力短缺。

學校老師以中產階級父母為原型,期待家長有能力參與孩子的學習,讓無法參與、配合的家長變得「不盡職」,間接將某些類型的家庭教養「問題化」。如果我們不改變大環境,提供弱勢家庭實際助力,只要求個別父母提升親職知能,未必能促進孩子福祉,反而「製造」了問題家庭。

作者簡介│藍佩嘉

美國西北大學社會學博士,現任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化名小藍老師。

研究範疇包括全球化與親職關係、外籍移工、國際遷移等。著作《跨國灰姑娘》以學者態度、文學家筆觸,描繪外籍移工生命故事。

獲得美國社會學會二○○七年最佳性別研究書籍、二○一○年台北國際書展大獎等國內外獎項肯定。

◎完整報導請見《親子天下》雜誌73期《芬蘭教育贏在未來的能力》>>

★《親子天下》6期 +「我們的孩子 我們的未來」三部曲,只要799>>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台大教授 藍佩嘉

+ 追蹤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3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