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MAKER PARTY早鳥票熱賣中

曲智鑛:不能讓窮孩子落入永遠的貧困──美國KIPP年會的學與思


曲智鑛:不能讓窮孩子落入永遠的貧困──美國KIPP年會的學與思

曲智鑛提供

美國KIPP認為教育是改變孩子生命的工具,他們不希望看到孩子因為家庭經濟的因素失去學習的機會。當KIPP的畢業生回來年會分享他如何從一無所有到現在所擁有的成就時,當年的老師就坐在台下,這樣的教育,令全場動容。誠致教育基金會專案經理曲智鑛分享他的精彩現場觀察。

你知道孩子可以用Rap的方式來學習九九乘法嗎?你知道數學課與線上資源結合可以產生怎麼樣的效果與火花嗎?你知道正當我們訴求降低孩子學習時數,別太在意成績分數,美國的KIPP正往相反的方向前進嗎?

 今天暑假誠致教育基金會和瑞穗國中林國源校長、宜蘭的課程督學吳明柱、玉里高中李曉美老師、光榮國中的鍾昌宏老師、TFT(Teach for Taiwan)的夏于涵老師們前往美國洛杉磯參與KIPP(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的夏季年度大會KSS。

21年前,兩個年輕小夥子Mike Feinberg 與 Dave Levin為改變美國公立學校功能不彰的問題開始推動KIPP計劃。目標是幫助經濟弱勢(超過87%學生符合美國聯邦午餐減免標準),尤其是有色人種(KIPP的學生是非裔或拉丁美洲裔約佔96%、亞裔移民與白人學生佔4%)的低收入社區孩子。

數據顯示,這些孩子因為家庭經濟因素以及在公立學校系統無法得到足夠的支持,導致他們中輟的比率高,且上大學的比率遠低於一般的學生,長期下來,教育成為複製階級的工具,這些「窮」學生將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Mike 和 Dave認為透過建立有效教學與有紀律的學習環境,能幫助孩子習得所需的知識技能並且形塑品格和改變習慣,翻轉自己的人生。

 目前KIPP已經成為美國最大公辦民營特許學校聯盟,協助超過70,000名孩子,超過183間分校分散在全美各地。KIPP孩子的各項成績與升學指標都優於美國平均水準,他們目標五年內,KIPP能服務超過比現在多一倍的學生,而且所有成績與指標要比現在更好。

 整個年會的架構非常清楚,針對不同身份的參與者,提供四大主題的課程,包含了提供了KIPP的新參與者的一般性課程、針對學校行政與管理階層的管理與領導才能課程、以及教學與學習方法的課程,讓老師們可以持續學習新知,精進自己的教學方法,另外,KIPP也非常注重學生輔導,尤其像是如何與孩子溝通,如何引導學生對於未來有清楚的定向。所有的子課程交織在這四個主架構下。參與者可以自行選擇有興趣的大主題進行整套課程完整的學習,也可以獨立選擇自己喜歡的課程去學習。

 我參與多數的課程,講者都非常強調小組討論與彼此互動。去年參與Flipped classroom年會時感覺也一樣,美國非常強調learn with peers(和同儕學習),講者多半都是給一個思考框架或概念,讓參與者根據自身的經驗去反芻與分享,透過這樣討論的形式,學習者相互建構觀念。這也讓學習到的知識更能夠延續與應用。另一個有趣的觀察是,大多數的外國人總是相當有自信地展現自己,說的誇張一些就是他們可以把60分的內容講得像是90分,反之,我們常常不敢表現自己,將80分的東西「客氣」成60分,這一來一往的差距是非常可觀的。

 我非常喜歡KIPP年會針對不同參與者的差異化設計,尤其是對於第一次參與KIPP年會的成員(New to KIPP)以及第一年教學的老師(New to Teaching)的夥伴。這樣的設計可以快速讓新進夥伴快速了解KIPP的文化,像是如何評估自己的教學與孩子學習是成功的,KIPP參考了哪些課程架構來進行教學設計,如何有效的班級經營與孩子建立關係。

老師要能清楚說明,這堂課後,我希望學生分別達到什麼樣的標準

 參與了幾場「教學與學習」主架構下的課程發現,KIPP非常「務實」,怎麼說呢?老師們在教學前需要寫教案,而且教案必須與學校教學發展的領導人討論並修正。教案中最重要的一環就是要有清楚的教學目標,老師要能夠清楚地說明,這堂課結束後,我希望每一位學生分別達到什麼樣的標準,而我是用什麼樣的評量方式去說明自己是否有達到這樣的成果。教學活動必須是緊扣教學目標。雖然說,這和我們在師範院校學習的理念是一致的,但我深刻感受到KIPP在這個面向的執行力與要求,這不單單是單一幾位老師這樣做,而是由下而上、由上而下都有一致的理念。這讓我想起來以前在大學時期,有一門情緒障礙教材教法課程的鄭麗月老師,要求我們在上台試教前,教案一定要和他討論並通過審核,如果沒有通過不准上台。而KIPP是每堂課都這樣執行的。

 KIPP在全美有非常多的分校,每一個分校也都有自己的特色。KIPP在年會時,針對每個分校的教學發展與課程領導人設計了一系列的課程,希望讓所有分校在異中求同,目標是至少確保不同地區,每個年齡層的KIPP孩子都具備各階段的基礎能力,舉例來說,老師的課程設計要根據美國的課程標準(common core),評估孩子是否對於大學準備就緒(college readiness standards),數學課程架構可以參考Eureka數學內涵。此外,KIPP也提供了各校校內的課程共備社群一個明確的Rubric,讓夥伴們了解自己社群目前營運的狀況,以及未來可以如何精進。

 從年會中可以深刻地感受到KIPP整個組織的運作時重視的幾個面向,包含像是設定目標,對自己與孩子高度的期望、強調選擇與承諾的重要、教師需投入更多的教學時間、強而有力的學校行政支援與領導、非常重視數據與成績來展現老師教學與學校辦學的績效、也因為工作壓力與挑戰很大,所以KIPP有明確對於優秀老師與行政人員的激勵制度。

 而KIPP為了提升學生的學習成績推行3R的理念,包含Rigor(嚴格)、Relationship(關係)、Relevance(關聯性)。他們認為老師和學生彼此應該對學習秉持嚴格的態度,老師與學生的關係要更緊密,教學的內容也必須儘量和日常生活結合。

「make a promise」,鼓勵孩子對自己的未來許下承諾,並努力實踐

 創辦人之一的Mike認為:「KIPP成功幫助孩子的關鍵就在於有效教學,我們需要更多有效的教學,老師要不惜一切代價協助孩子建立學習態度,所有KIPP的成員都有共同的信仰與價值觀。」

 而Dave Levin小學四年級時被發現有學習障礙,校方建議他接受特殊教育。因為本身的特質,在當他成為老師後,絕對禁止同學間嘲笑揶揄有缺陷的孩子。他提到「Joy & Rigor」,簡單的說就是玩的時候盡情的玩,嚴厲要求時一點也不馬虎。老師在這兩個角色上是不衝突的,把孩子當朋友,也可以同時扮演嚴師。拿捏與孩子的距離常是老師面對的困難,我想如果是建立在師生共學,老師是啟發者、引導者,在學習上我們可以成為孩子的朋友。而在規矩、紀律與品格上也應該扮演嚴厲的教練。Dave 強調「make a promise」,要鼓勵孩子對自己的學業設定目標,對自己的未來許下承諾,並努力實踐。

KIPP非常擅長將形而上的觀念具體化,舉例來說,整個會場的佈置充滿了他們平常學校、教室的標語,我個人非常喜歡 “ I put my potential on the table so my teacher can see it and we can build together. ” 以及” There are no shortcuts “我認為KIPP擅長將形而上的觀念、價值轉化成具體的目標,並努力有策略的朝這些目標邁進。標語是環境教育的一環,提供孩子與老師持續不斷的視覺化提醒。

KIPP協助許多經濟弱勢的家庭,年會時我與老師們交流討論的過程中,老師很明確地指出:「我們常聽到很多教育系統強調家長的參與,但對我們來說這太不切實際了。KIPP孩子的家長多半忙於照顧自己家庭的基本生活,他們可能要上兩個班或是兼差才能養家活口。我們如果強調家長要參與孩子的學習,基本上是不可能了。所以我們鼓勵家長認同、支持我們,家長必須簽署承諾書,願意支持學校、老師對自己孩子所做的要求。KIPP的老師會盡可能的協助家長,像是晚上9:00前,孩子們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可以打電話給我,因為我們知道,他需要課業協助時,旁邊可能沒有大人可以幫忙。晚上9:00之後,有足夠的理由,也可以打電話給我。」

 在我看來,KIPP對於家長的經營非常用心,我在講者發下來的一份講義看到,KIPP會對於每一位孩子的家長發問卷,這個有點類似我們小學時會填寫的家庭調查表,但對我來說,我們以前填的資料意義不大,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你的家境是富裕?小康?這種問題,以及包含一些健康資訊。而KIPP很讓我感動的是,他在問卷裡面包含了以下的問題:

 您認為我應該要知道關於您孩子最重要的事?

您的孩子最有興趣(抱持著極大的熱情)的事物?
您的孩子對於學校或是這學年的看法?
您覺得當老師做什麼事情時,孩子學習狀況最好?
您覺得當發生什麼狀況時,孩子學習狀況會不盡理想?

 我認為這些問題不僅是讓老師能夠進一步了解孩子的狀況,更重要的是提醒父母親要記得時時刻刻關注自己的孩子。

 此行除了有許多教育理念與專業的學習,更讓我佩服的是他們辦活動的巧思,舉例來說KIPP年會的開幕與閉幕典禮讓我印象深刻,表揚了這一年來表現優異的老師、校長,也再次感謝多位贊助者。比較有趣的是,他們特意表揚在KIPP學校服務超過6年的校長,會後和KIPP人資部門的人閒聊才知道,因為KIPP是一個非常有挑戰性的工作,所以能擔任超過6年的校長是非常不容易的。

 閉幕典禮中,我個人最喜歡的是當KIPP的畢業生回來年會分享他如何從一無所有到現在所擁有的成就時,當年的老師坐在台下,聽孩子回憶當年自己如何鞭策他、鼓勵他,這樣內心的感動是無法言喻的。演講完後,老師上台給這個學生一個擁抱,這個畫面激勵了現場超過3000名的夥伴。當然,就像開幕典禮一樣,KIPP充分利用這樣的場合訓練孩子,從主持、串場、表演,都是由KIPP的學生包辦。活動的最後,KIPP邀請在場的每一位夥伴,在紙上寫下對在場夥伴的祝福和鼓勵,典禮就在大家將紙折成飛機射出去時落幕。我非常喜歡KIPP形塑的文化與希望帶給孩子由內而外的改變,他所傳遞的是「我們可以改變」!

圖片提供/曲智鑛

除了開幕與閉幕之外,還創造了許多夥伴非正式交談的機會,像是閉幕活動開始前有一個餐車聚會,閉幕當晚有一個派對的聯誼活動,大家可以利用這些活動進一步的與不同分校的老師交流。

接近20台餐車排在兩旁,很壯觀吧!圖片提供/曲智鑛

讓人印象深刻的閉幕舞會。圖片提供/曲智鑛

幾天學習下來,夥伴們都深刻感受到KIPP老師之間分享的文化,白天的課程結束後,我們會固定約在飯店大廳討論今天每一個人的學習與收獲。透過校長、課督以及老師們的觀點,促使我以更多元的角度思考問題。還記得KIPP年會中有一門課程名稱是Dance to dance,意思是鼓勵老師們彼此共同備課、協同教學時應該就像在練習跳舞,舞伴和舞伴之間平時就要培養默契。有時候課堂的一個眼神,一個手勢,對方就知道你想表達的意思。

KIPP年會中很重要的幾個目標包含了一起學習與成長(learning and growing together)、一起建立組織文化(building a culture together)、一起達到高的標準(reaching higher together)、一起慶祝(celebrating together)、一起創造奇蹟(making magic together)、一起看待孩子的成長與表現(seeing KIPPsters shine together)在這幾天的年會中,我們夥伴有深刻的體會,珍惜這次與大家「一起」赴美學習的時光。

圖片提供/曲智鑛

KIPP認為教育是改變孩子生命的工具,他們覺得只有靠教育能讓孩子翻轉自己的生命。所以想方設法地幫孩子解決問題,他們不希望看到孩子因為家庭經濟的因素失去學習的機會。我認為要有能力改變這個問題,除了要有策略與方法外,更重要的是要有使命感並願意長期投入。

 台灣的博幼基金會和KIPP一樣,他們相信「教育能幫助孩子脫貧,不能讓窮孩子落入永遠的貧困」,因此長期投入偏鄉課輔的工作,照顧超過2000個孩子。他們專注教學與教材研發,在英文、數學課程上都有非常豐碩的成果,不僅無私的將教材授權給政府與民間單位來使用,近年來也開始與南投、宜蘭的偏鄉學校合作利用白天的時間增加教師與配課,讓孩子依能力分組來學習與授課,獲得非常好的成果。

 台灣其實和美國面臨許多本質上類似的問題,包含貧富差距持續擴大、偏鄉原住民孩子的教育問題、以及新住民的問題。隨著實驗三法的通過,台灣的教育有機會走出一條嶄新道路,期許這趟KIPP行能提供教育現場一些想法與啟發。

(本文作者為誠致教育基金會專案經理 曲智鑛)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5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