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go!好多好聽的故事都在這

重塑課程與教學領導,挽回崩壞的公校


重塑課程與教學領導,挽回崩壞的公校

黃建賓攝

學校行政荒,校長退休潮,赤手空拳、沒有實質權力與獎懲工具的校長,卻要代表教育部,成為全國教師的「雇主」,與工會談判,為學校績效負最終責任。在各種體制泥淖中卡關的校長,如何因應教學現場的翻轉風潮?

今年暑假,當翻轉教育在教師圈如漣漪般發揮影響力,各式各樣的自主研習風風火火之際,教育的另一個現場,全國校長協會,正憂心忡忡的跟宜蘭縣教師工會,打一場激烈攻防戰。今年八月,宜蘭縣府與宜蘭縣教師工會完成全國第一份教師團體協約,明訂教師工時八小時、寒暑假返校服務兩天、補助健檢等權益。相關權益排除未交會費的非會員教師適用,引爆教師權益之爭。

媒體斗大的標題寫著:「教師爭工時惹議遭批自肥!」「老師怎麼能有上下班時間?」相關討論區沸沸揚揚,質疑教師自利的言論傾巢而出。教師角色從「志業」轉型到「職業」,跟傳統社會價值衝撞,各方都顯得進退兩難。

「其實這一連串的議題發展,對認真的好老師是傷害,這也不是我們樂見的,」發動拒簽連署的全國校長協會理事長、現任北大附中校長的薛春光感嘆。

這不是薛春光第一次站在檯面上與教師工會對戰,卻是他最憂心的一次。「教師勞工化會嚴重衝擊校園倫理。過去我們把教師當成志業——傳道、授業、解惑,這是台灣教育最重要的價值,但現在所談的都是工會權益。教師專業評鑑試辦了十年都不能入法,教學不力的老師沒有辦法透過考核淘汰或要求改進,教師會還能主導校長遴選,教學現場劣幣驅逐良幣,台灣這樣下去對嗎?」略顯疲態的薛春光,在教育界已經服務四十多年,兒子也「繼承衣缽」當老師。一談起這幾年盤根錯節的泥淖,還是非常的激動。

薛春光的沮喪不是特例。走訪學校,跟任何校長深談,都很容易感到他們的無奈和卡關。校長圈流行已久的順口溜:「校長有三權:赤手空拳、有責無權、委曲求全」,充分顯示了校長所代表的權威弱化、學校行政體系權責不清等各種結構性難題。

校園生態丕變,引爆校長荒

一九九五年《教師法》立法,賦予了教師結社權;一九九九年《國民教育法》修法,終結了校長官派、萬年校長的時代。這一長、一消之間,學校權力與生態丕變,「以前是校長說了算,現在是校長說『算了』,」台北市中山女高校長吳麗卿形容。

這兩年,當基層教師自主研習發動的翻轉教育蔚為風潮,原本該擔當領導,登高一呼的行政領導——校長的士氣卻低到谷底。近五年來,地方縣市輪番爆出「校長退休潮」,二○一二年新北市國中小有三分之一的校長退休,平均每三個校長就有一個是初任;從二○一四~二○一六年,台南市國中小將有超過三分之一的校長是新手上路。台東、宜蘭,都曾出現過校長徵選無人參與的「校長荒」。更令人擔心的是,近期退休的校長,許多是五十多歲,領導經驗正成熟的高峰期。

兩大困境構成校長領導失能、士氣低落的主因:

困境1:權責不符,校長如跛腳的CEO

《教師法》實施後,「合議制」是學校運作的主要模式。關乎學校發展的大小事,大至課程發展、教師審聘,小到學校行事曆,統統都要透過校務會議、課程發展委員會、教師評選委員會等通過。校長只是會議其中一員,手上的一票跟其他委員等值。要承擔學校績效責任的校長,甚至不是教師考核會的一員。

校長如同學校的CEO(執行長),要為學校績效負最終責任。但沒有任何制度上的有效工具,能夠獎優懲劣,激勵團隊往前走。

例如,現有的教師考績,是由處室主任和教師組成的考核會決定。雖然讓校長有覆核權,如果與考核會意見不同,可退回考核會重評,若仍維持原議,校長可以逕核送出。但是宜蘭縣凱旋國中校長陳志勇觀察:「校長們幾乎不會這麼做,因為會造成不好的結果,形成紛爭。」

彰化縣一位校長堅持把一位老師考績從甲等改為乙等,從此雞犬不寧。考績因而流於形式化,學校幾乎人人拿甲等,還曾發生過某校考核會在十分鐘內,通過全校皆甲等的超高效率決議。

又譬如審議學校課程與教學計畫的課程發展委員會,由校長、老師和家長代表組成。「其實大家沒什麼能力可以審議。而且課程計畫都是老師提的,老師做的老師自己審,一定會流於形式化,同儕怎麼會說誰有問題?這不是浪費時間嗎?」台北市一位小學校長說。

少了蘿蔔,又缺乏棍子,但教育部乃至縣市教育局處的政策都要校長去推,而且樣樣計入校長的考績。更糟的是,「教改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基層教師對教改長久累積的疲累、不滿及不信任,做為「雇主代理人」的校長全要概括承受。

行政不斷弱化,決定校長去留的遴選制,對部分縣市校長就像「脖子上被架了一把刀」。

校長遴選制讓教師、家長代表參與決定校長去留。民主的理想,卻在實踐時走了樣。

曾有校長在遴選說明會上被老師問:「校長你會不會推動教師專業發展評鑑?」答會,可能選不上;若答不會,選上後,教育局掐著校長推,但能推嗎?一位小學校長說:「像這樣員工選老闆、員工考核老闆,員工會要一個讓他們很累的老闆嗎?」

困境2:日益嚴重的行政荒,薪資回饋與工作量不成比例

從組長、主任到擔任校長,在過去被視為老師晉升的榮耀進路,但是現在,「沒有人因你是校長而尊重你」。身兼宜蘭縣中小學校長協會理事長的陳志勇,曾鼓勵一位優秀的教育夥伴去報考校長,對方卻不假思索回應:「我才沒那麼傻!」因為他認為當校長很難有所作為,考校長是跟自己過不去,還不如單純當個老師,更能夠發揮影響力。

「二○○一年前後,我們做過統計,那時的台北市高中教務主任平均年資就不到兩年,」吳麗卿指出,行政主管代謝太快,當年就有跡可尋,但問題從未獲正視。

行政主管荒愈演愈烈,像今年台北市剛考完一批主任,馬上不夠用,外縣市更嚴重,不少新進或代課老師被逼上火線。最近有位剛考上南投縣的正式教師說,一報到,人生地不熟,學校要他教一年級,還要兼任文書組長及事務組長。

學校行政人力會崩盤有兩大主因:無效行政工作量大,以及薪資報酬不公。

走行政,就要面對做不完的訪視評鑑、跑不完的會議研習、處理不完的公文文書,還有參加不完的活動競賽。更滅行政志氣的是,很多業務是「有績效卻沒成效」,根本在浪費生命。

在教育現場,台北市小學校長一天處理八十多件電子公文並不誇張。南投縣學校的低收入戶資料,教育處學管科、社教科、體健科分頭要,行政就要做三次工。台南市小學去年上半年經歷了九次訪視加評鑑的轟炸……

例行的應接不暇,臨時的更疲於奔命,只要社會發生「重大事件」,統統要學校通報配合。譬如發生校園安全事件,地方議員突然想要校安資料,全縣市學校行政系統馬上動員要填報。上面一紙令下,全校草木皆兵。

行政「忙到不知道自己在忙什麼」,拿的薪酬跟當老師相差無幾。比如,當組長的行政加給每月三千七百四十元,只比導師費多七百四十元,寒暑假還要照常上班,何苦來哉。教師在學校自主性強,行政要跟老師溝通,每件事都需要更費力、更敏感。台北市國語實小校長楊美伶指出,教師課稅後,教育部對老師有「課多少補多少」的減課措施,卻沒有照顧到行政人員,無形中打壓了行政人員包含校長的士氣。

校長翻轉:從行政領導到課程與教學領導

儘管大環境不力、制度掣肘,仍有許多有責任感的校長,願意反思自己的角色,積極求改變。

三年前積極推動學習共同體的新北市秀山國小校長林文生指出,翻轉,要從校長自己開始改變。

「校長最大的困境,是自己放棄了教學領導的責任與權力,」林文生反思,即使教師評鑑與分級入法,賦予校長獎優懲劣的權力,但若不懂教學,也會出現爭議。他強調:「校長的權力核心,來自於課程與教學的專業影響力。」

曾任新北市教育局局長的教育部常次林騰蛟觀察,台灣這一波翻轉教學的改革,也讓學校從過去的「行政主導」,轉向為更看重課程與教學的「學習主導」。

林騰蛟分析,十二年國教之後,學校走向特色化,才能免於少子化和後免試時代招生的困窘。但什麼是特色化的核心?一定是回歸課程與教學。

「過去校長的培育系統,都太偏重行政領導,這也會使得校長愈來愈失去教學和課程領導的能力,這也是未來要轉向的重點,」不過,林騰蛟也說:「很多校長以前是優秀的老師,教學能力就跟游泳能力一樣,雖生疏,但找得回來。」三年前,新北市由林文生等十七位校長帶頭做公開課,有些校長剛開始會擔心、抗拒,但現在已變成新北市校長的一項傳統。

孩子的學習不能等待,校長的領導不能坐困愁城,他們正如靜水深流般,成為帶動並支撐學校老師的前進力量。

翻轉學校 策略1——老師影響老師,學生支持老師

「沒有老師會不想進步,但如果進步很辛苦或無效,就會打退堂鼓,」林文生說,校長要看到老師的難處。他因而定位為「老師的研發後勤單位」,還「服務到班」,按老師的進度做公開課,讓老師有活生生畫面,因為「老師最需要的其實是怎麼在現場帶互動」。

秀山的教學翻轉,是從三年級一個志願的「基地班」做起,產生酵母效應。他發覺,老師對老師的影響很大。三個月後學年有七成加入,而他們的學生升到五年級,也會要求並支持新學年老師做翻轉,「學生,是翻轉教育的新力量。」

翻轉學校 策略2——重視校內社群,支持老師做正確的事

「建議學校不要用操作明星的觀點去處理教學翻轉,」台北市中正高中校長簡菲莉認為,在每一堂課都可以看到動人的地方,也可以看到不好的地方。老師非常需要社群來互相討論跟分享,尤其是校內的社群,因為老師大部分的時間是在學校。

老師以學生學習為中心,就會回應學生改變課程和教學。中正英文領域社群在去年度,發覺新生學習有明顯落差的現象,因此決定根據程度分三級,跑班教學。到了今年,只有極少數學生的英文可能會跟不上,於是主動提出開專班,為願意自認英文不夠好的學生,提供不一樣的教法。為此,原本隔週開一次的英文會議,變成週週開。簡菲莉說:「有人擔心會被貼標籤,但我們要做正確的事。」

三年前導入學習共同體的楊美伶,本身就是早年深入參與建構式數學的專業教學前導團隊。她明白創新觀念導入學校現場,「找幾個種子,或個別老師做改變,其實都是沒有用的。要造成改變,一定要影響整個學校,一定要大家一起動起來。」

楊美伶採取分階段的進行,行政領導也幫助前導部隊排除許多實務的困難。譬如她組成「探究式數學」課程發展團隊,要導入自編課程前,要先幫老師安定家長的各種疑慮,例如銜接、升學的問題等。

翻轉學校 策略3——多元共榮 ,促成有利學生學習的平台

對吳麗卿而言,課程與教學領導,是帶領整個行政團隊與教學團隊,從設計理念,到提供軟硬體資源,促成任何對學生學習有利的教學及環境,欣賞及尊重不同的老師專業,給予必要的支持與協助。比如中山女高今年開辦的「學思達教學班」,就是學校行政支援老師的教學創新,讓改變從一位老師,擴張到一群老師。

「中山女高的教學活化跟創新,是時時在發生,」吳麗卿強調,改變的方法也要多元,學習共同體也好,學思達或者傳統講述式都好,只要符合學科教學屬性需求、對學生學習有益,校長要讓認真的老師用適合學生的方式做各種嘗試,允許百花齊放,各自精采。

談起當前行政的困境,與政策的泥淖,吳麗卿也難免無奈,但「當我軟弱時,只要想到,如果我能夠多喚起一個老師的熱情與使命,就又多了一、兩百個孩子,有一位熱血的老師在他的求學過程當中,引發他對學科知識的好奇,獲得學習的榜樣、典範,我就又充滿了能量。」

莫忘初衷,也是校長激勵自己翻轉的動能。

台北市國語實小校長楊美伶

堅信要造成改變,一定要大家一起動起來。她組成「探究式數學」課程發展團隊,要導入自編課程前,要先幫老師安定家長的各種疑慮,例如銜接、升學的問題等。

新北市秀山國小校長林文生

定位自己是老師的研發後勤單位,必要時,還「服務到班」,按老師的進度做公開課,讓老師有活生生畫面,學習領會教學現場互動的最適合方式。

台北市中正高中校長簡菲莉

每一堂課都可以看到動人的地方,也可以看到不好的地方。老師會有需要社群來互相討論跟分享,尤其是校內社群,因為老師大部分時間是在學校。像中正英文領域社群因新生程度有明顯落差,決定根據程度分3級,跑班教學。有人擔心會被貼標籤,但我們要做正確的事。

台北市中山女高校長吳麗卿

校長應帶領整個行政團隊從軟硬體資源、從設計理念去促成任何對學生學習有利的教學及環境,欣賞及尊重不同的老師專業,必要時給予協助。比如中山女高今年開辦的「學思達教學班」,就是用學校行政資源支援老師的教學實驗,讓改革從一位老師,擴張到一群老師。

★完整報導,請見《翻轉教育》雜誌《翻轉下一波》最新專刊!>>

★看更多,立即前往【翻轉下一波】數位專輯>>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3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