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蘇明進:翻轉思維,讓孩子愛上自學


蘇明進:翻轉思維,讓孩子愛上自學

圖片提供│蘇明進

「翻轉教育」浪潮席捲台灣教育現場,高舉「以學生為中心」的改變,卻讓以創意教學聞名的老ㄙㄨ老師感到有些焦慮。翻轉是什麼?非翻不可嗎?在傾聽默默的前線老師心聲後,他界定了心中翻轉教育的藍圖,更篤定分享他的「探究式教學」,如何和孩子完成一趟精緻的自學旅程。

過去一年,翻轉教育一詞在教育界裡大流行,引發相當大的迴響,甚至能以遍地開花來形容。我每天滑著臉書上的動態,總能看到很多名師、神人發表教學活動及學生成果,相當的熱鬧。

翻轉教育裡隱藏的焦慮

但另一方面,我也閱讀到一些朋友們在臉書文字裡隱藏的焦慮。老師們說:「看到網路上那麼多老師在談翻轉,讓我感到很焦慮……參與的教師似乎很多,且多是自發性,讓人覺得沒翻轉一下就落伍了……但究竟要怎麼設計安排課程?究竟應該怎麼做,才是對學生最好?」

我常覺得,我們往往接觸到的是在網路上較為活躍的老師,卻很少傾聽待在教育現場第一線、不太出聲的老師們心聲。為此,我特地去訪談許多身邊的老師。

我想要知道在他們心中,翻轉教育到底是什麼?他們期待嗎?樂觀嗎?過去一年裡,他們是否運用翻轉理念在他們的教學之中?

收回來的內容,可說是五花八門。老師們的確對翻轉教育抱持著正向的態度,一位老師說:「對於翻轉,我是贊成的。讓學生喜歡上課的氛圍,讓學生找到適合自己學習的方式,讓學生願意主動學習,翻轉其實滿重要的耶!」

但問到老師們內心對於翻轉教育的定義,卻是各自表述:「就內涵來看,很多老師早就在翻轉,只是不知道自己已經轉了。家長的要求、學生的轉變,讓每天和他們相處的老師也不得不改變教法,其實早就翻轉了一大圈了。」另一位老師也說:「這一波翻轉教育,很像先前的『開放教育』。多年來,我整個教學的大部分都是在不停翻轉。翻轉這詞的出現,只是給這些老師的做法一個學術上的名稱。」

問到是否有在班上實施,得到更多的回答是:「這個問題,我真的要好好檢討一下。每每迫於時間上的關係,我最多使用合作教學方式,輔助孩子們的學習。」另一位老師也說:「我的翻轉,大概只是給小孩多一點機會吧!我的教學沒有特別處,總是配合學校所有宣導、推動。我不是很有創意的老師,這應該不能稱之為翻轉。」

也由於大家內心對於翻轉教育各自有所定義,看到那麼多流派、那麼多的教學模式,內心難免惶惶不安,更不知該如何有效的融入自己的教學之中。同時,老師們內心有著更大的自我質疑聲音:「如果我不加入這波翻轉教育行動,我會不會就是一位不夠精進的老師?」

包括我自己也是。去年一整年我留職停薪,留在家裡乖乖寫博士論文,看著這一波波的翻轉教育浪潮,內心既澎湃又焦慮。但是悠悠走過這一年,讓我學會安靜的傾聽,釐清教育的本質是什麼,同時更加清楚界定了我心中翻轉教育的藍圖。

國小導師和其他階段老師很不同,由於身兼多個科目的教學,每天都要轉化不同的學科知識,運用不同且有趣的教學策略,來維持小小孩的高度學習興趣。因此,也如同這些老師所言:「從讓學生製作生字卡來教同學、在課堂上進行小組合作學習、改編並發展許多自學性的學校本位課程……關於翻轉,我們很多年前就已經在做了。」

所以,翻轉教育的核心,不在於教學模式的轉變,也不是全面性的大幅度翻轉;而是老師是否為了學生的需求,調整成更符合學生學習狀態、更想培養出學生未來能力的一種信念!

別讓孩子從學習中逃走

我是舊式師培制度的老師,實習那年正式帶班,當完一年老師後才去當兵。在當兵那兩年,我結交了很多學歷不高、工作性質大多是水電工或黑手的藍領階級朋友。這些好友們最愛指著我罵:「我這輩子最痛恨老師了,你們老師都是米蟲,以前上學有夠無聊的!」

「不是這樣!」我總是這麼和他們爭辯,「我上課很認真,還會用心備課,想盡辦法讓學生喜歡上我的每一堂課。」

我也發現這群好友們,嘴巴上這麼說,實際上卻是真心喜歡學習。

他們說他們之前在學校裡,連一個英文單字都背不起來。但我看到的是,他們認真背唱著每一首最流行的英文歌,比我還琅琅上口。

他們說他們討厭上學,但我看到他們是真心熱愛著機械、建築、旅遊這些學科,常去圖書館裡抱回一本又一本厚重的書籍回來自學。

於是我深刻體會到:這些朋友都是在求學過程中,欠缺適合他們學習特質的引導,以至於他們選擇從課堂上逃走。我也體悟到:擁有自學能力,對於學生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所謂的翻轉教育,其實是從「老師如何教」,轉變成從「學生如何學」的角度來看教育,以真正符合學生想要學習的渴望。翻轉教育,更加著重於引發學生如何自學的歷程。

讓學生學會自學,說來很簡單,做起來倒也不困難。從很多年前我們就實施過「讓學生製作生字卡進行教學」、「讓學生預習課本習題並檢討」、「讓學生上台做專題報告」,甚至「讓學生自己做學習計畫」、「自己出作業」……這些都是讓學生變成學習主人的訓練方式。

但是,「讓學生學會自學」到「讓學生喜歡自學」,卻是兩種層次。前者還是著重在「老師如何教」,後者卻已經跨進了「學生如何學」的層級。這中間需要老師更精緻、更系統化的引導。

讓學生喜歡自學

八月份的《親子天下》,刊出了一篇〈5方法問出好問題〉,以科學教育界數十年來所強調的「科學探究」教學法,來引導學生的自主學習。雖然篇幅極小、藏在一頁的角落裡,卻讓我忍不住拍手叫好。這五個提問方法分別是:

1. 讓學生有機會在課室中仔細觀察完整事件或文本,並提出問題。

2. 學生回答問題時,必須先提出證據。

3. 從證據中提出觀點和解釋。

4. 學習連結不同觀點建立知識。

5. 學生們互相討論和辯證彼此的觀點。

我在教室裡教學,都儘量讓孩子們能運用這樣的教學模式,從問題產出開始,讓他們為了想解開那心中的好奇,而完成一趟精緻的自學旅程。我試著用以下這個「寵物知識販賣店」的教學例子來說明:

為了讓孩子們更了解動物的生態,我做了一件很瘋狂的事情——我讓孩子們把家裡的寵物帶來學校。所以這幾天教室裡超級熱鬧,籠子區有可愛的鳥類及倉鼠們,水族箱區有魚兒和烏龜在悠閒游泳;教室裡還有數不清的狗兒和貓咪,在彼此追逐和奮力拉屎。啊,我的心臟好大顆啊!

孩子們臉上有著開心到爆炸的神情。按照所帶來寵物的屬性,孩子們圍坐在不同組別裡,滔滔不絕的向同學分享他們長年來的寵物觀察經驗。

隨後,我們在教室裡開了六家「寵物知識販賣店」,希望能透過分享,聆聽更多不同動物的生態習性。孩子們搖身一變,成為具有豐富解說知識的店員,他們要為顧客們詳細解說各動物的生態:動物的覓食、動物的運動、動物的構造與型態、動物的繁殖。

為了能被票選為超級寵物解說店家,孩子們展現高度的自學能力:他們上網蒐集資料、翻出百科全書、檢核更正確的資料、張貼輔助海報、賣力且詳細的解說;有的小組更用心製作簡報,以方便顧客們查詢。而顧客們也很專心聽解,為了要完成手上的「寵物店知識學習單」,得靠顧客與店員間一問一答的完美合作才行。

當我走到水族館店時,孩子小霖為我詳細解說如何區分雄龜與雌龜:「雄龜身材比較小,尾巴較長因為有泄殖腔孔,牠的底板是凹的,因為要避免從雌龜身上滑落……老師,你看看,這是牠腹部的花紋……」

我認真聆聽小霖的解說,我發現眼前的小霖已不是我的學生,反而更像是一位老師。他運用自學能力所學習到的知識與能力,遠遠超乎我和課本所能給予的範疇。

來一場溫柔的教育改革

我訪談的老師們,無不有默契的指出:「所謂的翻轉,就是用心。為了孩子眼中的學習渴望,而調整成他們最想要、最有收穫的教學方式。」有時,我常為我的學生感到憂心,面對科技變遷如此快速、學習方式如此多元,未來的他們究竟該擁有什麼樣的能力?我們又該給予他們什麼樣的學習素材?

這個答案可能是無解,因為世界是處於如此快速的變動中。唯一肯定的是,必須先翻轉我們的思維,放棄傳統填鴨的教學方法和考試方式,讓他們愈早學會自學、喜歡上自學,他們眼中才會有學習的熊熊火炬。別再讓任何一位孩子,從學習中逃走了。如此,我們才能放下心中的擔憂,微笑的陪著他們一起向前。

更多教學內容,請上老ㄙㄨ老師部落格

★完整報導,請見《翻轉教育》雜誌《翻轉下一波》最新專刊!>>

★看更多,立即前往【翻轉下一波】數位專輯>>

成為懂孩子的大人,老ㄙㄨ老師暖心好書傳送門 立刻前往>> http://bit.ly/2mF23JI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大元國小老師 蘇明進

在部落格上人稱「老ㄙㄨ老師」的蘇明進,現任教於台中市大元國小。曾榮獲GreaTeach 全國創意教學獎、「power教師」入圍,著有《親師SOS - 寫給父母、老師的20個教養創新提案》、《希望教室》、《讓孩子潛能大大發光》、《2300星際大戰》等。

自小就是大人口中的乖孩子,最後成為不按牌理出牌的「怪老師」。憑著自己的成長經驗同理學生,希望孩子不被自我質疑困住,打壞一整個快樂人生。

+ 追蹤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8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