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首位考取國立研究所學障生成允聖:感謝家人比我更早接受我


全國首位考取國立研究所學障生成允聖:感謝家人比我更早接受我

鄒保祥攝

成允聖的求學歷程很「特別」,小學考試拿低分,但被測出130的高智商。學習障礙的身分讓他掙扎,因為這身分考上第一志願,卻也讓他困惑這樣的「特權」……

從成允聖的眼裡看出去,世界是上下左右不斷變動的。單一個生字「候」寫十遍,可以有十個不一樣的寫法:人字旁可能從「候」字的最左邊跳到最右邊,人字旁也可能左右對翻,每個部件拆解後、都能創造出一個錯的新字,聽寫經常零分。成允聖的媽媽歐秀智笑說,如果他「候」字的部件位置都寫正確了,也只是「轉來轉去、剛好轉對」而已,因為他看不出哪裡不對勁。

閱讀、書寫像是孫悟空的緊箍咒,要他多念一行書、多寫一個字都是痛苦。

他是今年二十五歲、來自高雄的成允聖,目前就讀中興大學森林研究所三年級。從被當成笨蛋的慘淡小學生,到國內第一個考取國立研究所的學習障礙學生,他突破了你我所不能理解的重重關卡。

總是學不會,閱讀寫字成酷刑

第一重關卡是「為什麼教不會、學不好」,確認出成允聖學習落後背後原因是學習障礙。歐秀智回憶,成允聖小一時經常作業寫到半夜還寫不完,考前在家反覆練習,生字聽寫明明都會了,去學校一考又錯,小一就常考不及格,老師會質疑他:「你上次不是寫對嗎?你就是都不用心」。於是成允聖不斷在「被罰寫、寫更晚,但考試依舊不會」的惡循環中載沉載浮。

歐秀智剛開始教兒子教到抓狂,也用過愛的小手,但是「兒子很乖、專心又配合」,打了無效,只是讓他更緊張。「他從小學到高中一直覺得自己是笨蛋,在確診前有好長一段時間,我也懷疑他是笨蛋,」歐秀智看著兒子毫不隱瞞的笑說。

直到小五歐秀智帶兒子去醫院做檢查,做了魏氏智力測驗測得一百三十幾分,讓她嚇一跳,「如果我們彼此都這麼這麼的努力,他成績還這麼爛、可是智商卻這麼高,那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後來成允聖終於被鑑定出是「長期記憶與聽理解障礙、疑似學習障礙」之後,他慘淡的小學人生並未因此獲得救贖,學習的關卡仍是一堵跨不過的高牆。這段時間歐秀智甚至到高雄師範大學旁聽特教系的課程,確認兒子是某種類型的學習障礙,帶他到醫院固定上一些記憶策略等的職能課程。然而當時學校體系還不清楚什麼是學習障礙,也不知道從何協助學障生學習,測得高智商讓爛成績的成允聖百口莫辯,師長總是說:「你很聰明啊,再努力一下就好了!」

小學的成允聖不管多努力學習都不見成效,沒自信、又瘦又小,氣喘、指甲經常咬到流血,小學六年好不容易熬到畢業,歐秀智跟先生決定,讓他休學一年好好養身體、也暫停文字為主的學習。

停學一年,體會單純閱讀趣味

沒想到這一年的大休息,讓成允聖重獲生機。成允聖開始喜歡運動、學游泳、上才藝課,做大量「課本以外」的學習,每週到科工館當志工、參加荒野保護協會自然觀察班以及大自然手工課程。歐秀智跟先生同時修正對兒子的期待值,不再要求單一成績表現,可以嘗試不同面向的學習,有效抒解課業壓力。

這一年的家人相處,也讓成允聖跨越了「閱讀很頭痛」的關卡,因為爸爸跟哥哥很喜歡看書,討論書中角色的故事,成功吸引成允聖用「不功利」的眼光看閱讀這件事,《紅樓夢》、《水滸傳》、《基度山恩仇記》等都主動看完了。雖然他剛上國中時成績還是很爛,「但是至少不再覺得學習很討厭,休息並沒有讓學習斷裂,反而因為閱讀、自然觀察跟動手做增加許多知識跟自信,」成允聖謙虛的說。

特殊評量方式,付出終有回饋

第二道關卡則是評量方式獲得調整,讓成允聖看見付出是有回饋的。國中的輔導主任對學障很有概念,因此成允聖用學障身分得以申請「考試時間延長、注音錯別字不扣分」的調整,從小五開始上的記憶策略課開始派上用場,分數從二十分快速躍進到八十到九十分。歐秀智舉例說,比方數學的某一題填空答案是「銳角三角形」,之前成允聖雖知道答案、但因糾結在不會寫「銳」,乾脆就空白不寫,現在成允聖寫「ㄖㄨㄟˊ」也得分;又如生物的某題答案是「仙人掌」,成允聖會寫「ㄒㄧㄢ 人」,再畫上一隻有很多刺的手掌也得分。慢慢的,成允聖竟然也就跨越了認字、寫字的障礙。

當媽媽問他字怎麼都會寫了?成允聖神回:「自從我不用再跟那些字奮鬥,我就都記得住了!」歐秀智後來才知道,人腦的能量有限,當你一直在做低階解碼,根本無法做思考、推理跟判斷等高端工作。這些評量的調整,也讓兒子重拾學習信心。

後來國中基測成允聖加分破三百第一階段就上雄中,甚至吸引媒體採訪。成允聖坦言上雄中對他是再一次打擊,他一直認為自己上雄中根本是假的,為何要去念一個實力不到的學校。

高中他開始深切自我懷疑,反覆思考「學習障礙」到底是什麼,「我成績很差到底是不是我很笨?可是別人又說『不不,你很聰明』,考試延長、錯別字不扣分,這些是不是作弊才讓我變好,會不會有一天醒過來,別人告訴我:『你是普通人、只是不認真!』」

高中的成允聖排斥上學、不喜歡去輔導室,拒絕跟學障特殊身分掛勾,高一甚至要求轉學。因為一到考試他就要去特別考場,同學會問他「去哪了」;考卷同學交換改,但因錯別字後來分數被老師加回來,他也怕有同學會質疑他有特權。後來雄中輔導老師努力跟他深談,他有次鼓起勇氣跟同學解釋「學障」是什麼,沒想到同學答:「喔,這樣啊,okay啊!」同學是因為不理解所以有疑惑,只要解釋過、別人根本不會有負面反應。這時成允聖才驚覺,從頭到尾綁住自己的,原來是自己給自己的標籤。

成允聖高中剛開始成績不怎麼樣,卻始終沒有自暴自棄,他說:「從小的學習歷程讓我自信心很弱,如果我的爸媽、哥哥曾經有一點點覺得我在偷懶,我就過不了自己那一關,我的家人比我更早一步完完全全接受我。」成允聖語氣平靜,眼神卻很激動。

過了「自己」最艱難的這一關,成允聖像是打通學習任督二脈。大學學測他憑實力、不靠加分,以榜首之姿進入中興大學森林系,備審資料跟面試都拿高分,後來更成為第一個讀到國立研究所的學障生。

跨過重重關卡到現在,成允聖怎麼看未來?他成熟的說:「學障會一輩子跟著我,沒有所謂跨不跨過,現在打報告有時還是看不出錯字,去銀行匯款但是寫錯金額。」這些困難大部分變成了笑話,當銀行行員斜眼看他說:「都研究所了,寫家裡地址還要看手機喔!」時,稍稍難過一下就過去了。但是當他回頭看成長的片段,當下還是無法那麼正面。

接納自我,終於能表達需求

現在成允聖得以用正向的眼光看自己的障礙,也理解自己的優勢跟劣勢,能夠大方表達,跟他人解釋自己的需求,也根據優劣勢判斷選擇最適合的科系研究所、甚至未來工作走向。雖然他很喜歡歷史地理,但考量必須大量書寫跟閱讀,仍會造成阻礙,成允聖理性的把這些當成興趣。

一路上成允聖創了不少紀錄,包括第一個高三生申請特殊考場服務、第一個參加高考的學障生申請證明免受兩個月過期的限制,都在為後面的學弟妹鋪路。他從小在教會練得流利的口語表達,也經常到學障協會甚至上電視分享自己的學障經驗。歐秀智現在更是高雄學習障礙教育協進會理事長,母子一同努力為學障爭取適當的教育資源。

歐秀智說,學障生最常被誤以為偷懶、沒動機,但有沒有人看到背後真正原因,是學習的困難實在太大、且沒有被正確協助,「畢竟沒有人天生要被看輕、做一個落後大家的人。」許多家長因為自己也不清楚學障,心想把孩子交給老師教就好了,歐秀智鼓勵學障生家長除了找出正確原因、給予全心協助、自我增能之外,最重要的還是支持,「等久了、陪伴久了,終能看見孩子發光的一天。」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6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