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中村修二:如果我是教育部長,我就完全廢止大學入學考試制度!


中村修二:如果我是教育部長,我就完全廢止大學入學考試制度!

鄒保祥攝

形容自己是穿著木屐登上聖母峰的人!小時的中村修二並不是績優生,長大的他卻能拿下諾貝爾獎大獎,中村修二看自己,發現是自信成就了他的發明。

二〇一四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被譽為藍光LED 之父,「改變了二十一世紀生活」的科學家中村修二,本週受邀來台。從坐滿西裝筆挺商界人士的半導體論壇,到充滿年輕學子崇拜眼神的台灣大學物理大師演講會場,中村修二分享他如何達成「二十世紀不可能之任務」,成功開發高亮度藍色發光二極體。同時,他也分享過去在無人支持,不被看好的研究之路中,他所切身感受的教育問題。中村幽默又率直敢言,經常引發滿場笑聲及掌聲。

「如果我是教育部長,我就完全廢止大學入學考試制度!」

中村修二直指,現在社會中最大的問題,就在「考試制度」。

他認為,不論在日本或台灣,很多學生到高中為止的夢想,大概就是「考上知名大學」,寶貴的青春花在填鴨式背誦,像是參加「金頭腦知識王」比賽一樣。

「取消大學聯考,人人都可以進大學,誰都可以進台大!」中村說,像台大這樣的第一志願, 一堂可容納五百人的課,恐怕會吸引五萬人前來,想擠進教室,大家得像搶演唱會門票一樣,花上好幾天搭帳棚排漏夜排隊,「擁有強烈聽課意志,才進得了教室。」除了上課之外,大學每兩個月考試,沒考過,「就被退學!」

中村解釋,就算被退學也別擔心,「因為還有很多大學可以選擇。」中村這個「震撼建議」的目的,希望驅使學生高中畢業前,就能找到自己喜歡的大學和科目,不會盲目追求名校,才能真正打破名校迷思。

就連出了社會才發現自己當年選錯科系的人,也可以很輕易地回到大學重新學習,不用終其一身抱持遺憾。

——————————以下摘自時報出版《我的思考,我的光》中村修二 著——————————

「追求世俗成功」反而做小自己

我想我不服輸的個性,是從小養成的吧!

我家有四位兄弟姊妹,我排行老三。最大的是姊姊、老二是哥哥,下面有一位弟弟,我正好是三個男生中間的一個。姊姊是女生就不用說了,家中的三個男生從小就很活潑,小時候基本上是在吵架中渡過,可以說我從小就是在競爭中長大。

這樣的家庭背景讓我養成了不服輸的個性。因為不管是跟哥哥搶,還是弟弟爭,只要輸了,就吃不到自己喜歡的東西,做不了自己喜歡的事。所以,輸的感覺總是深刻留在我的心中,這樣的經驗反而讓我無論如何都想試試困難的事。特別是若要做不是自己專長的事,或是希望交出成績時,就會展露出非贏不可的企圖心。

此外,我對於喜愛的事物會投入無比的熱情,不斷鑽研,可能是我與生俱來的特質。我絕對不是那種能力出眾, 什麼都會的小孩,反而是大人眼中既不出色,又無法符合期待的庸凡孩子。我一直都是以努力和笨拙的方式達成自己的目標,但對於自己能深入探究事物的本質卻非常有自信, 即使剛開始沒有什麼成果,我總深信自己最後一定會做出令人刮目相看的成績,也就是這樣的自信成就了我的發明。

原子小金剛驅動的夢想

開始懂事後, 我就非常愛讀《少年漫畫》和《少年Sunday》這類科學漫畫月刊,其中手塚治蟲的《原子小金剛》深深影響少年時代的我。我非常崇拜創造出原子小金剛的御茶水博士,也想成為像他那樣的科學家,應該是從那時候開始,我就一直夢想能成為一位出色的科學家。

不過,我喜歡理工科系倒是和原子小金剛沒有關係,應該是小學五、六年級時,不知什麼原因突然對理工科產生興趣。多數人都是因為考試成績不錯而對那項科目有了自信, 但我小學的數理成績其實並沒有特別好。
其中一個可能或許是父親空閒時會教我數學,我從五、六年級左右開始,只有算數比較好,而理科又與算數有關, 或許也就是這樣讓我喜歡上了理工科。

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感覺

我於一九五四年五月二十二日出生於愛媛縣瀨戶村,父親叫中村友吉,母親叫中村久惠,是家中的次男,瀨戶村就是現在的西宇和郡瀨戶町大久,位於素有日本最長半島之稱的佐田岬半島中間,是個典型人口外移嚴重的地區。小時候這裡甚至沒有公車,還要搭木船到鄰近的鄉鎮。

在這個小村落裡,只有國中,所以,村裡的二男或三男多半國中畢業後,就前往東京或大阪等大都市找工作,我原本也是如此,但由於在四國電力公司擔任變電所保全人員的父親,在我小二時調到鄰近的大洲市,使我我有幸得以繼續升學。
然而,我國中時的成績並不好。雖然數學不錯,但史地這些需要背誦的科目就完全不行,所以只要一想到歷史丶地理這些課我就很討厭。

至於我為何會對史地產生反感,是因為我實在不了解歷史為何要背何年何月發生什麼事,即使是現在,我還是無法理解。問老師也只會說因為考試要考,也因為一直無法理解「為什麼要這麼努力去記這些東西」,所以就算想背也背不起來。
時間久了,這樣的疑問就逐漸變為厭惡,頭腦也完全無法接受這些知識,成績當然也就不好。我實在非常討厭沒來由的背東西,至今仍是如此,這樣不僅毫無意義,也很浪費時間。

比起這些背誦科目,數學基本上只要學會基本公式,所有問題都能迎刃而解,要背的東西也只有一點點。雖然我覺得背公式很痛苦,但我很喜歡將問題一點一滴慢慢解開的快感。

我想可能就是在那個時候,培養出自己「打破砂鍋問到底」的風格吧。

成績不是最重要的事

在公司我雖然被當成怪人,但我可是很能交朋友的人。大概是從小學開始,我就很有辦法號召同學,特別是男生。也可能是這個原因,就算我成績很糟,每年還是都被選為學生代表。對女生我可能沒有什麼號召力,但讓男生聽我的話,可是我的專長。

小學時,因為交友順利而常被選為學生代表,但進了國中後,就沒這麼吃得開了。原因是國中成績要在二十名以內,才會被貼在教室牆上,當學生代表,名字卻沒有出現在牆上,自然會被認為很奇怪。

也因此,國一學期結束時,我開始認真讀書,成績也逐漸好轉,總算勉強進入二十名以內。但是,依舊是數學和理化考得比較好,需要背誦的科目還是沒有起色。

一般來說,如果要讓成績變好,應該先從史地這些以記憶、背誦為主的科目下手比較快,但我因為討厭這些科目而至始至終都不想讀。現在想起來,這大概也是我頑固的行事風格吧 !不過,當時我其實並沒有想太多,因為我那時將心力都投入了社團活動。

停止判斷是洞察事物本質的關鍵

中學時我還有一項擅長的科目,那就是美術與繪畫,大家或許會覺得意外,不過家中的兄弟姊妹都很擅長繪畫。

爸媽不曾教我們畫圖,但五、六年級時我們就都畫得很好了。我特別會畫圖,只要有人要我畫圖,我總能輕易完成。

我想或許是因為我看東西的方式和別人不一樣的關係。一般人看大自然都會把它看成單純的風景,或是觀察其中的樣子,但我卻和別人有點不一樣。

例如,高中二、三年級的美術課中,老師要我們用色紙剪貼出春夏秋冬四季的變化,我的作品竟然在八十人裡, 得到前五名的好評。我倒不是只考慮顏色來創作,而是想到什麼感覺就貼什麼,但這樣反而傳神的表現出四季變化, 這無關技巧好壞,而是一種對自然的感受力。

我至今仍保有這種「對自然的感受力」和「觀察入微的特質」。

例如,看山或看海時,我非常喜歡花上一、兩個小時仔細凝視其中,而且什麼事都不想,只是專注的看著遠處的山海,從孩提時代我就對此樂此不疲。

對我來說,這種專注是一種暫時停止判斷事物的重要時刻。而我後來才發現停止判斷是洞察事物本質非常重要的關鍵。

* 本篇書摘由時報出版《我的思考,我的光:諾貝爾獎得主中村修二創新突破的7個思考原點》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6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