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于晏:只有三場戲,也要拚命讓人記得我


彭于晏:只有三場戲,也要拚命讓人記得我

圖片提供│華映娛樂

對彭于晏來說,下坡不代表失敗。辛苦這麼久,就在等下坡,準備下一個上坡挑戰。

★訂閱 親子天下 ParentingTV >>

「記住自己為什麼走上台,既然上去了,不要怕。怕,你就會輸一輩子。」電影《激戰》裡,曾為拳王的張家輝,對要上台挑戰綜合格鬥賽(MMA)的徒弟彭于晏如此鼓勵。

記住自己為什麼要演戲。在這個凡事講求省力速效、聰明創意當道的年代,三十三歲的台灣演員彭于晏在演藝路上,選擇了不怕辛苦的,錘鍊自己。

彭于晏近年來在香港、大陸擔綱主演的電影,票房部部破億元人民幣,也是目前幾位在大陸發展的台灣中生代男演員中,嘗試角色最多元、表現最受矚目的。

除了少數幾部愛情片之外,從《激戰》、《黃飛鴻之英雄有夢》到《破風》,開拍前都得接受好幾個月嚴苛的體能、武術訓練,彭于晏戲稱自己是「演員中的勞動階級」。

《破風》是彭于晏和香港導演林超賢繼《激戰》後合作的第二部電影。林超賢把演員當專業單車手操練,請來香港單車代表隊總教練當顧問,開拍前半年每天練爬坡、體能集訓,單日騎車甚至到一百二十公里。

林超賢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些許激動的說:「如果不是很有毅力的彭于晏,我怎麼完成這件事呢?」他感嘆,在香港,一個演員一年拍十幾部戲,「誰願意花幾個月做這事?」電影上映的宣傳期,彭于晏配合跑了十幾個城市,從中國大連到新加坡。他的工作態度讓素有「魔鬼導演」之稱的林超賢都感動。

在《翻滾吧!阿信》之前,娃娃臉的彭于晏當了十多年的「男孩」。拿到這齣戲的劇本時,當時二十八歲的彭于晏剛經歷合約糾紛,失業一年多沒有收入。看到體操教練林育信拚搏翻身的故事,感觸太深。他咬牙花幾個月時間,練習那些選手們從七歲就開始練的體操動作。

翻過身,自己也翻身。

「拍《翻滾吧!阿信》,讓彭于晏被很多人看見,」該片監製李烈說,「過去,大家認識的彭于晏就是一個長得很好看的男生,不知道原來他可以為戲這麼拚命。」

他曾羨慕出道時拍《愛情白皮書》哥兒們余文樂身處香港電影圈,有好多機會。

終於,他也拿到入場券,《寒戰》中他演梁家輝的警察兒子李家俊,是個戲分不多的雙面角色,卻是全片的大亮點。「只有三場戲,想盡辦法要讓觀眾記得我,」彭于晏認真的說。

不是表演科班出身、沒有人脈師承的彭于晏,向劇場前輩羅北安老師請教如何揣摩、詮釋。就算是配角,他也用一百二十分的力氣做到最好。

李烈觀察,彭于晏這幾年挑選的角色不重複,一直挑戰自我:「一個好演員挑角色的時候,其實不太考慮吃苦,考慮的是這部戲對自己有沒有挑戰。」

《聽說》裡演彭于晏父親的羅北安形容他「通了」:「我覺得他這幾年他想通了,決定就是要做這行,而且要做到最好。」

上了一心嚮往的戰場,彭于晏清楚看到,大陸、香港、韓國,甚至好萊塢優秀演員,如過江之鯽,人人都想在這裡掙出頭。大家稱許他不怕吃苦不怕難,但他知道那只是自己能做到最基本的要求。

有工作上門,他珍惜感恩,幾乎只有農曆年假休息。

孝順的彭于晏也一直希望,讓辛苦一輩子、拉拔三姊弟長大的單親母親可以喘口氣、過過好日子。彭于晏絕不會忘記,自己曾經是那個差點救不活的嬰兒、半夜犯氣喘讓媽媽帶著跑急診掛點滴的男孩。

幾年前彭于晏的母親生了場病,家人商量決定該讓母親好好休息。彭于晏盤算後,告訴姊姊:「如果一年只能陪媽媽一個星期,再有二十年能陪她,那也只有少少的二十個星期。」

三姊弟的工作分隔三地,除了每年休假全家聚首,只要情況允許,彭于晏都儘量帶著母親。

在澎湖馬公的老街上,曾有間西藥舖。西藥舖裡,經年掛著一幅歐洲風景月曆,那是彭于晏出生的外婆家。環遊世界曾是彭于晏外婆的心願,也是彭于晏母親的遺憾。

做為人子,彭于晏不想再有遺憾。因此選擇不管到哪裡,都要牽著母親的手,慢慢走。

這,也是彭于晏。

Q:《翻滾吧!阿信》似乎是個分水嶺,在此之前,你演的角色大多是陽光男孩、愛情戲居多,但這幾年改走動作路線。談談你挑選角色的考量是什麼?

A:《翻滾吧!阿信》大概是五年前,當時的確是一個對我滿有挑戰的角色。過去我拍比較多愛情片,因為年紀小也只能演這類型的家庭戲,還有市場因素。當時導演林育賢找我的時候,這個項目需要花很長的時間去做,我告訴自己,我可以花半年以上的時間演這個角色、拍這個電影,當然那時也沒有特別多的選擇(笑)。

拍完這部片子以後,也不代表就有特別多的選擇,你不會知道接下來會有什麼角色,都是別人、導演、電影公司,看到《翻滾吧!阿信》覺得你可以在《寒戰》演一個警察、可以在《激戰》演練拳擊手,但是這不代表他們就一定要給你演。所以每一次的角色,都是為了下一次更有機會被別人看見。

我都說自己是演員裡的勞動階級(笑)。我會選擇的角色是自己喜歡的、可以在這個角色裡做很多準備功課,不和過去太雷同的。當下如果有其他選擇,就會選比較難的、需要花較多時間、挑戰冒險的角色。

我也會告訴自己,下一部一定要拍個簡單輕鬆的……但當有一個選擇的時候,你會覺得,哇!能在台灣拍一個自行車的故事、演一個單車手,這輩子不會再碰到第二次,演員能遇到這樣的事,是不是滿酷的!要半年?好!和一輩子比起來,半年其實很短。我就專心演一個自行車手,體驗一下每天在海拔三千二百七十五公尺的武嶺開工,騎著單車,一路從太魯閣、合歡山下來。如果我不接的話,我都看不到這世界、看不到墾丁的美。在高雄拍的時候認識那些在地的朋友,在賣豆花,問我們:「ㄟ環島的啊?加油加油!」他們根本就不認識我,就請我吃豆花。如果我沒有拍這戲,我根本就不知道原來這世界還有很多很棒的事、很簡單的事情,就等著我們眼睛去體會,我覺得非常幸福。除了體力活以外,得到的是其他戲不可能給你的。

Q:拍《聽說》、《翻滾吧!阿信》時,遇到合約糾紛,是事業的低潮期。現在回頭,你怎麼看那段經驗?

A:我覺得自己還是非常幸運的。幾年前發生這樣一個過程,當下當然覺得這世界好像變成完全黑暗,你不曉得你還能不能做這一行,也是一個時候問自己:「你到底還想不想做演員?」如果想做演員,就堅持下去。

在那時候碰到很多人,例如黑人、范范帶我去看榮總九三兒童癌症病房的小朋友。和他們相處,很感恩自己的生活。認識很多演員老師,像羅北安老師、林美秀老師,我演戲遇到一些問題時,也會請教曾演我父親的劉松仁大哥。後來我發現這些人,在這一行過了很多年,也是起起伏伏,他們也一直堅持走下去,沒有一個是一直順利、一步登天的。

和其他人相比,許多人都比我辛苦太多。例如我母親,一個人要打三份工、帶三個小孩長大,比起來,這個真的不算什麼。

和很多圈內的朋友比較起來,我已經很幸運,已經拍了很多電視劇。甚至能夠做這一行,也是幸運的。因為你的作品能夠影響很多人,就像我小時候看電影,如果看了《翻滾吧!阿信》、《聽說》這兩個小時裡,能帶給我的粉絲能量……所以我發現,怎麼算、怎麼看,我都是非常幸運的。

現在想想,那個時期只是一個很小很小的苦難,你還會有更多的苦難,你必須要能承受,才能夠成為一個真正的自己。

Q:聽說你小時候身體不好、又胖,有沒有常被欺負?

A:對,小時候有氣喘,印象很深刻,我媽常抱著我去醫院急診吊點滴,晚上我都不能睡覺,她當然也不能睡。有段時間我每天五點半被叫起床去游泳,練游泳,每天游二十趟、五十公尺,這樣過了好幾年,身體慢慢練好了,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

因為游泳後胃口就變好,吃很多就變胖,小時候常被欺負,打你一下就跑了,你又追不到,很喘……小時候可能因為胖,比較害羞,記得很多時候被結伴的人欺負,可能人家看你比較大隻,就想單挑。但我覺得並不是霸凌,現在想起來滿好笑的。可能也因為這樣,我的母親一直送我去學什麼空手道、籃球、美術、作文、畫畫……什麼我都去學,讓我成為一個比較可以保護自己的男生。她可能也覺得沒有時間、我又沒有一個父親角色模仿,從小要學會保護自己。

Q:你覺得父親在成長過程中缺席,對你有什麼影響嗎?

A:我只見過父親幾次面,都在很小的時候,自己覺得沒什麼直接影響。直到開始拍戲遇到父親橋段,我才發現原來對我是一個空白概念。我常對於這種角色很好奇,想知道怎麼做功課。我記得有一場戲是《我只在乎你》父子對罵,劉松仁大哥演我父親,我其實從沒有對父親的印象,在演那場戲時卻很容易進入角色,一發不可收拾,加上影帝級演員帶著走,情感就很容易被宣洩出來了。

戲劇某種程度是滿不可思議的,可能讓某種潛意識釋放;可能我跟舅舅、表哥特別好,跟男生朋友特別談得來;小學時候看到別人父親接他們放學有點……這些都有些影響吧。

現在想也沒什麼太大的感覺了。但也可能而因此特別喜歡英雄主義的電影,例如《翻滾吧!阿信》、《黃飛鴻之英雄有夢》,這種勵志、英雄電影。

Q:小時候,母親要賺錢養三個小孩,也常不在身邊。是什麼讓你感覺到母親的愛?記得做什麼事情母親會獎勵你、懲罰你?

A:懲罰記得滿清楚,例如,小時候偷拿桌上十塊錢,發現就會被打。母親教導比較嚴格的是,對長輩的尊敬、不能說謊騙人,我記得以前小時候考不好,拿好的成績單騙母親,被發現就會被罵、被打。

我們很早就被送到國外念書,除了母親就是外婆帶我和二姊。在國外你要一個人做很多事情,也不會語言,要自己搭公車,要跟老師、同學溝通,開始變得獨立。

每年母親來看我的機會只有一、兩次,我會很珍惜,知道母親怎麼辛苦賺錢、怎麼帶我們、讓我們上好的學校,所以要努力。她不是用言語,她的行動我知道她的辛苦、她對我的愛超越很多事情。

永遠是在我失落、無助的時候,她百分之百、無限的支持,永遠給很多能量,支持我,給我很多信心和勇氣。很多時候最缺乏的就是信心和勇氣,這時家人在旁只要給我一句話,勇敢一點,就會有很多力量去創造。有這個後盾的時候,就會覺得,有什麼好害怕的,有什麼好打倒我,有這麼好的避風港,沒有什麼比這個家更重要,我要為這個家、家人去奮鬥,前面這些,一點都不會是大問題了。

Q:遇到失意、不順利,母親給你怎樣的支持和鼓勵?

A:會給我看一些書。母親會告訴我,現在要的東西不會是一切,路還很長,繼續努力,要我不用擔心,因為我太在意很多事情、欲望太強,所以我會害怕失去,覺得自己不好、不行,覺得別人都怎樣,就是告訴我自己「無欲則剛」。

當沒有欲望的時候,很多東西對我來講,一點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我怎麼去看周遭發生的事,怎麼去面對接下來的苦難、挑戰,苦難可以當成挑戰,就像單車手,要去爬這個坡,這個苦難就是你必須爬,下坡是不是就代表你失敗了?沒有啊,下坡是很舒服的,辛苦了這麼久,就在等下坡,然後準備下一個上坡的挑戰。這些都是母親給我的觀點。

Q:有沒有想像過,當有一天有自己的家庭,會是什麼樣的景象?

A:如果我繼續演戲,我會希望像梁家輝大哥那樣。他也演我父親好幾次,他對他的家人、小孩都給最好的。他獲得影帝,表演上滿足了藝術家性格,賺到的錢也可以給家人很好的生活。

做演員為了賺錢,聽起來有點功利主義,但這是現實層面,如果今天不賺錢,我怎麼給我家人更好的?怎麼把角色演好?怎麼在演員的道路上去fight(戰鬥)?家輝哥告訴我,他以前一年拍十三部電影,連續拍三年,回到家女兒都不認得他了,但他就是為了買個房子,最終還是一個很簡單的、愛的表現。

小時候跟外婆說,我夢想要買一棟大房子,每一層分別給姨媽、外婆、母親住。她們問我為什麼,我說大家吃飯方便啊!

小時候一直有個疑惑,為什麼大家不聚在一起,外婆、姨媽帶我、照顧我、舅舅住永和,每個週末帶我去看電影,我媽要從別的地方

來看我……後來發現很多原因,母親得工作,不一定能陪在我身邊,那時候根本不知道賺錢多辛苦。這個picture(畫面)一直還在,未來可以的話,希望家人能聚在一起,母親、姊姊、家人,未來另一半,希望大家都能在一起,所以我要更努力。

彭于晏

年齡:33歲

出生地:台灣澎湖、國中移民加拿大

學歷: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經濟系肄業

經歷:2002年拍《愛情白皮書》出道

《翻滾吧!阿信》入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

《激戰》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

《黃飛鴻之英雄有夢》入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

◎更多精采報導請見《親子天下》雜誌71期《睡出學習力》/《實驗學校,招生中》>>(雙封面版本,內容完全相同)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