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親子天下夏令營早鳥優惠中!2人同行再折扣

金曲獎夫妻:返鄉務農 親吻土地的美好生活


金曲獎夫妻:返鄉務農 親吻土地的美好生活

鄒保祥攝

以莉・高露和陳冠宇這對夫妻,有著對音樂創作與土地關懷的共同願景。 回歸鄉間生活五年多,希望女兒能在母語、親近土地的環境中成長。

懷孕到底該注意什麼、破除什麼迷思?宅女小紅X林思宏醫師線上為您解惑!

以莉•高露和先生陳冠宇,兩人都曾獲金曲獎獎項,在台灣音樂史上留名;但是從Google地圖中,卻無法精準定位他們位於宜蘭縣南澳鄉的家,只能約略指出在宜蘭南澳溪的出海口附近。

他們家周遭不見高樓大廈,屋後倒是有一大片樹林,附近有疏落的民宅,山與海在這邊,都是再平常不過的景致。以莉一家人住一樓平房,屋旁種有夜來香,晚上飄散香氣,屋後有香蕉樹和蜂箱,他們在附近租了一塊地耕作,這樣的農耕生活已經是第五年了。

農耕之餘,以莉最近推出第二張專輯《美好時刻》,距離上一張專輯已有四年。她的首張專輯《輕快的生活》獲得二○一二年金曲獎「最佳新人」、「最佳原住民語歌手」與「最佳原住民語專輯」三座大獎,同年她也生下女兒娣樂伏。

獲得金曲獎肯定後,以莉生活如常,一樣務農和創作,不一樣的是多了個女兒在身旁。她說在南澳沒什麼人提起金曲獎,反而較常和她交換務農心得,而她的演出時程也常要搭配農活和小孩的作息。

今年二月,以莉在音樂募資頻道FreeBird為新專輯募資,回饋的禮物除了CD,還有他們自家種的米、醃的飛魚乾,這套有如「農夫直購」的唱片銷售模式才推出兩天,募資就達到三十五萬元,最終募了近百萬元。

找到自己,三十三歲開始創作

花蓮縣鳳林鎮吉納路安部落阿美族出身的以莉,七歲就隨家人到台北生活,在都市常被稱為小美或是漢名劉靖怡。音樂才華備受肯定與期待的她,其實三十三歲時才開始創作,在此之前她都翻唱其他人的作品,找不著自身定位。

「在台北生活那段期間,我覺得好狼狽,唱歌沒有位置,太多小美了,很多阿美族人都被稱為小美,我看不到未來。」以莉當時翻唱原住民前輩的歌謠,很多人都在唱,就連前輩也問她:「這是我的歌,那你的呢?」

二○○八年,以莉終於有了第一首創作〈夢〉,就獲得當年台灣原創流行音樂大獎原住民母語組的第二名。「初次創作也是逼不得已才開始,那時生活困難,看到這比賽,第一名三十萬、第二名二十萬、第三名十萬、佳作五萬,我就努力創作了,」以莉笑說。

然而創作的路並不容易,以莉待在台北常感覺「走投無路」,於是五年多前問當時的男友陳冠宇:「要不要來我花蓮老家種田?」就這樣,他們離開台北、移居花蓮,隔年又搬到南澳鄉,與一群「自然農法」農友作夥務農,直到現在。

在南澳生活期間,以莉結婚、生女。陳冠宇是資深音樂人,曾為交工樂團貝斯手、好客樂團主唱,多次獲得金曲獎獎項,他也是以莉在音樂創作路上的重要支持者。他指出:「立志以歌唱為業的人,一定要創作,長出自己的風格,才能走得長長久久。」

回歸鄉間後,以莉的創作靈感源源不絕,「可能是勞動後的疲累,我不再有紛雜的思緒,心裡騰出許多空間,靈感就來了。」雖說要務農,但以莉坦言一開始「覺得自己很假裝」,在台北生活多年,初次下田還擔心腳被弄髒,但每天接觸土壤後,「我慢慢了解,一個小小的種子,會長出食物給人吃,多不可思議,於是我開始尊敬土地。」

雖然七歲就離開部落,但是以莉兒時是給只會講阿美族語的外公、外婆照顧,讓她對原民傳統文化留下身體的記憶,「我的母語語法不一定正確,但是語感是非常道地的。」「阿公講很久以前的故事/稻穗被風吹動/雷聲轟隆轟隆響/哎呀!中午要下雨了。」以莉創作的〈輕快的生活〉這首歌,唱的就是她童年的美好回憶。

舞者經驗,了解自身文化

以莉求學時讀的是實踐家專服裝科,畢業後曾在服裝設計公司上班,有次她在台北觀看原住民樂舞團「原舞者」演出,演出者自信的神態,展現原民文化的魅力,讓她難以忘懷。因此當「原舞者」招募新人時,以莉報名並且入選,那年她二十二歲。

以莉的父母一開始非常反對她加入原舞者,認為那是跳給遊客看的歌舞表演,不是正經行業。直到有次原舞者在以莉的家鄉花蓮鳳林演出,以莉邀請親戚來看,結束後她媽媽第一次肯定她:「原來妳會唱老人家的歌喔!」

「原舞者」是在一九九○年由一群原住民青年組成,致力採集原民傳統的祭儀樂舞,透過演出重現並保存原民傳統文化。「原舞者」前團長斯乃泱接受《山海文化》雜誌採訪時曾提到,一般人對原民歌舞的觀念仍停留在以往的娛樂層次,「他們以為我們學的是九族文化村的那種歌舞,有活動時大家一起跳的那種,我說我們不會,我們學的不是那個。」

以莉在「原舞者」待了四年,受到扎實的原民傳統歌舞訓練。陳冠宇認為這段經歷是以莉在音樂創作上重要的文化根源,「原舞者是很認真、誠懇的演出原民傳統祭典,有尊嚴、有深度的表演出來,不會刻意討好觀眾。」

陳冠宇是以莉的人生伴侶,也是她音樂創作的製作人,他認為以莉雖然三十多歲才開始創作,但是創作的作品卻非常成熟,歌曲的旋律感很強,寫的詞也富有詩意,「她童年在部落的生活,還有在原舞者那段經歷,都成了她後來創作時的重要養分。」

回歸自然,選擇在家生產

陳冠宇與以莉這對夫妻,一個是客家人,一個是阿美族人,有著對音樂創作、土地關懷的共同願景。他們抗拒音樂創作的規格化與過度包裝,選擇回歸鄉間、重拾母語做為他們創作的養分,就連生兒育女,他們也不到醫院報到,而選擇在家生產。

懷孕初期,以莉曾到醫院做產檢,等候一個多小時後,跟醫生碰面只有三分鐘不到,陳冠宇在旁補充說:「醫師連看我們一眼都沒有,他太忙了,後面還有一堆孕婦在排隊。」他們後來到花蓮的一位助產師那邊做產檢,診間就像客廳,有沙發、溫茶還有餅乾,時常一聊就是六十分鐘,等到以莉準備生產時,對助產師已有一定程度的熟悉。

以莉在他們家的客廳接受記者採訪時,一邊指著地上的榻榻米說:「你們現在坐的位置,就是我生下娣樂伏的地方,接著又輕拍記者放筆記本的小桌子,就是當時給助產師放工具用的。」

女兒現在快三歲了,常跟著爸媽到田區玩耍,弄得一身是泥,或是在表演舞台旁跟著爸媽一起哼唱。不過,最近以莉跟陳冠宇不想讓女兒參與他們的演出工作了,他們觀察到女兒最近對媽媽的「歌手」身分、「台上表演」的空間有些覺察。陳冠宇說歌手表演接受掌聲、拍照是工作型態使然,有別於平日的生活,大人能區分台上、台下之分,但是小孩不一定夠能了解,「當小孩開始想要得到其他人的討好跟掌聲,我們更覺得應該給小孩平實的生活就好。」

以莉則說,她三十多歲才把名字從「劉靖怡」改回「以莉‧高露」,和先生從都市搬到鄉村,而女兒一出生就取名為「娣樂伏‧以莉」,和爸媽在南澳長大,就是希望女兒能在母語、親近土地的環境中成長。至於女兒長大後的職業,「並不會特別希望女兒和爸媽一樣從事音樂創作,只要是她喜歡的事,踏著自己的步調,輕快的生活就好。」

採訪尾聲,以莉•高露背著吉他,和先生、女兒一起走向他們的自然農法農田,準備拍照。同樣採自然農法的臨田農友一見他們就笑說:「又要唱歌給榖子聽啊!」陳冠宇望向結實纍纍的稻穗,沉思片刻後對以莉說:「這樣好了,稻榖提前收割,之後的巡迴簽唱會你去就好,我來收割、曬穀。」娣樂伏則在田間跟一隻小狗玩耍,手裡還拿了烏克麗麗自彈自唱著。

以莉・高露(40歲)

首張專輯《輕快的生活》獲得2012年金曲獎3座獎項。

陳冠宇 (43歲)

2000年及2002年分別獲得金曲獎最佳製作人和最佳樂團獎。之後組「好客樂隊」在2006年及2009年獲得金曲獎。 夫妻兩人一同在宜蘭縣南澳鄉務農,育有1女。

◎更多精采報導請見《親子天下》雜誌71期《睡出學習力》/《實驗學校,招生中》>>(雙封面版本,內容完全相同)

懷孕到底該注意什麼、破除什麼迷思?宅女小紅X林思宏醫師線上為您解惑!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