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曾宇謙:感謝爸爸相信我的鬼話


曾宇謙:感謝爸爸相信我的鬼話

鄒保祥攝

剛獲得柴可夫斯基國際音樂比賽小提琴組第二名(第一名從缺)的曾宇謙,對於比賽成敗一向看得很開,認為外界的追捧都是一時的,清楚知道「我還是同一個我」。

二十歲的小提琴家曾宇謙,剛獲得有「古典音樂界奧運」之稱的柴可夫斯基國際音樂比賽小提琴組第二名(第一名從缺)。四年一度的比賽,音樂人形容是音樂界的奧運,獲獎代表著,曾宇謙再也不需要靠比賽獲得知名度,已真正晉升為演奏家了。

曾宇謙是台灣第一個得到這樣音樂界殊榮的人。得獎後,他在臉書上寫著:「我以來自台灣為傲」,讓許多台灣粉絲跟著他一起激動,也對這個年輕人的成長之路充滿了好奇。

曾宇謙出生於「平凡、中產」的家庭,爸爸是大學講師、媽媽是代課老師,沒有雄厚的資產,也沒有音樂淵源。平常人家冒出個天才兒童,對父母來說壓力很大。

十三歲時,考上美國頂尖的寇蒂斯音樂學院(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學校規定學生未滿十六歲,需家長陪同,讓爸爸曾憲宏陷入人生大抉擇。由於一直以來都是爸爸陪著曾宇謙練琴,所以,為了兒子的前途,曾憲宏打算辭掉工作,陪他赴美就讀。當時的曾宇謙並不懂爸爸的掙扎。正當爸爸猶豫不決,曾宇謙霸氣的說:「你就遞辭呈了吧,以後我再補給你。」後來爸爸真的辭去大學教職到美國陪伴曾宇謙,媽媽則繼續擔任代課老師,留在台灣照顧弟弟。

如今沉穩的曾宇謙,想起當年小屁孩的行徑,有點慚愧的笑著說:「很感謝爸爸相信我的鬼話。」然而來自親友、贊助人的壓力,堆到了曾憲宏的肩頭,也間接影響曾宇謙。「我的壓力是,所有人的壓力,再加上我爸給我的壓力。」因此曾宇謙以更勤奮的練習、更出色的成績來回報爸爸的犧牲。

這也是為什麼回到台灣之後,許多人除了關注曾宇謙之外,也關注他的父母和成長背景。「宇謙爸爸,恭喜你,終於熬出頭了!」在曾宇謙回台灣的一場演奏會之前,曾憲宏被親友團團圍住。這聲「終於熬出頭了」,並不是對著曾宇謙說,因為比起他,曾憲宏才是在兒子邁向樂壇巔峰之路上,真正備受煎熬的人。

有天分的孩子很多,但像曾宇謙一般,同時擁有堅韌意志和正向思考的人就難找了。

十五年的比賽生涯,讓他對於一時的成敗看得很開:「比賽是五○%的實力和五○%的運氣。」對於勝利,他覺得「名利都是附帶的」,遇到不公平的評審,他也很積極正面:「勉勵自己把實力差距拉得更大,這樣裁判才不能太明顯的淘汰我。」

「我一直都覺得我可以,」曾宇謙堅毅自信、天賦異稟,一路從「天才兒童」走到「台灣之光」,卻沒有半點張狂,反而更沉住氣提醒自己要紮穩馬步,專注在古典音樂。因為外界的追捧都是一時的,「我還是同一個我。」

Q成為一流的音樂家不是一般平凡家庭可以負擔的夢,這是為什麼大家對於你出生中產家庭卻拿下大獎,非常好奇。當初,你的爸媽是如何決定讓十三歲的你出國念書?

A我考上寇蒂斯音樂學院時,朋友跟我爸媽說,一年大概準備個台幣兩、三百萬元「就」夠了,但兩、三百萬元對我們家來說根本不可能。後來,實際上到美國的花費,一年也差不多一百萬元。但一百萬元對大部分的家庭來說,也可能是一整年的家庭收入。

小時候我不懂爸媽的壓力,只覺得說:「我就考上了,你又不讓我去?」我看我爸一直猶豫要不要辭職陪我去美國,我就跟他說:「好,你就遞辭呈了吧!反正以後我再補給你。」但說實在,一個十三歲的小孩怎麼知道自己會不會成功?我現在回想起來,覺得自己真的很大膽,也很感謝我爸爸相信我的鬼話。當然,那時候是真的覺得自己可以做到。

所有親朋好友都覺得我爸很傻。很多人都跟他說,大家都覺得自己的小孩是天才,為了去美國,房子、車子都賣掉,回台灣還要租房子……後來,我們拿到贊助,才解決經濟上的問題。

爸爸是一個非常自律的人,在美國的那四年,我們幾乎沒有出去玩。華盛頓離費城不過兩個小時車程,我們也都沒去過。因為總覺得有贊助人的壓力,錢不能亂花。

Q你從小就出國,走上專業音樂家的道路,過程很辛苦,會覺得犧牲很多嗎?

A我小時候很開朗、很活潑,常常在國家音樂廳玩椅子,因為椅子會自己彈回去,我就一直坐下又站起,不然就是滿場跑,工作人員都會跟我爸說:「曾爸爸,你管一下。」

但出國後,因為贊助人的壓力,有時候我練完,或是想休息,他就會覺得我練得不夠,這樣會對不起贊助人。我爸媽的壓力是親友的眼光,加上贊助人的期待;我的壓力是親友、贊助人,加上我爸媽給我的壓力。無形之中,我就變得比較沉穩,沒那麼外向。

我覺得可以把音樂當成興趣,可以培養氣質,但若是要走上專業,真的是比較辛苦,要非常有興趣才能撐下去。像我現在學了十五年,要忍受幾乎每天不間斷的練習。很多運動,像是籃球我就不能碰,因為必須要小心手的安全。

而且,我們一家因為分隔兩地,上次全家旅行已經是十年前一起去屏東了吧。當然會犧牲到一些生活,但對我來說,能在舞台上表演的快樂,遠大於這些東西。

如果我有小孩或學生,除非他們有很高的天分,家裡也有足夠的經濟條件,否則我不會建議他們走職業音樂家這條路。

很多學音樂的人,之後都是當老師或進樂團,真正能成為獨奏家的人少之又少。就算是我們寇蒂斯音樂學院,雖然都是非常有天分的小孩,但真的能成為演奏家的,可能好幾年才會有一個。我自己看小提琴這個領域,也平均五年才出一個演奏家。

Q你十八歲的時候,在美國陪伴你四年的爸爸回台灣,你在美國獨立生活,有沒有遇到什麼挑戰?

A那時候會覺得,終於沒人管我了,但也覺得很多事情得自己來。在我爸離開美國前,我從來沒有自己煮過飯、洗過衣服。我爸離開後,因為我常常要出國,辦簽證那些真的很累、很麻煩。有時候,一整天在外面跑,回來還要練琴,滿辛苦的。

有一小段時間,因為沒人盯,我也變得比較愛玩。有時候朋友揪吃飯,接著去哪裡玩,回家就十一點了,所以也是有一天沒一天的練琴。但這樣的時間其實滿短暫,因為很快就有表演,我自己也意識到不能夠這樣。小提琴家亞莎.海菲茲(Jascha Heifetz)說:「一天不練琴,自己知道;兩天不練琴,樂評會知道;三天不練琴,觀眾會知道。」所以,也慢慢懂得調配自己的時間。

Q如你所說,成為專業演奏家的路很辛苦,學習過程中,你曾經懷疑過自己嗎?又是怎麼面對比賽的輸贏?

A我一直覺得我可以,但是,當你還沒有贏得一場關鍵比賽,一切都很難說。

畢竟,音樂比賽不像網球賽,你打出界就是別人得分這麼簡單。音樂比賽有很多評審,他們的意見包括客觀的音準,但有很大一部分是對音樂的詮釋以及對演奏者個人特色的喜好,這些都是很主觀的。

我在比賽當中,也遇到很多裁判會因為這些主觀因素,把我的分數打低了。他會說:「我不喜歡你的詮釋。」但是我心裡也會想:「你不喜歡我的詮釋,我也不喜歡你的詮釋啊!」有時候聽那些裁判的CD,也不一定會喜歡他們的詮釋。所以,聽到這種評語,我也覺得「噢,OK」。

比賽對我來說,是五○%的實力和五○%的運氣,而那五○%的運氣,包括其他參賽選手的實力、評審的口味,還有觀眾的喜好等等。

有一次,我參加一場比賽,覺得自己準備滿充足的,不管怎麼樣,應該都能進到決賽。

但是,那一次真的不是非常公平,到最後進決賽的六個人中,有五位是裁判的學生,但這種事情也無法避免!那一次之後,我就勉勵自己應該要把實力的差距拉得更大些,這樣一來,就算裡面有裁判的學生,裁判也不能太明顯的把我淘汰。

Q成為音樂家的過程,必須經歷很多比賽,以比賽論輸贏很殘忍,你怎麼看待比賽?又怎麼面對撞牆期?

A比賽時是會緊張的,但現在我已經能夠把那個緊張當做一個讓我表演更好的壓力。因為比賽的緊張,會使你更集中,類似運動員會分泌腎上腺素一樣?。如果沒有那樣的緊張感,在舞台上是不可能會表現得比平常好的。?

比賽也是很讓人印象深刻的學習。在比利時舉辦的「二○一五年伊莉莎白王后音樂大賽」(Queen Elisabeth Music Competition),最後進入決賽的十二個人,會被關在森林裡的一棟建築物裡。規定不能帶任何的電子用品,在一個星期中,要學會一首新的協奏曲跟樂團一起合奏。

那時候會覺得自己與世隔絕。除了彩排時有機會出來,其他時間都是在那棟建築物裡,連三餐都在裡面吃。每個人的房間都是有隔音的,可以練到很晚都沒關係。我也發現,有些人真的是從早練到晚,也有些人幾乎沒在練琴。

我自己每天平均練四個小時,我覺得練習超過六小時,手指、身體的負荷都太大了,反而會影響舞台上的表現。

在裡面,發呆的時間也占滿大的比例,有時躺在草地上睡午覺,生活變得很單純。但說真的,這樣過一個星期會有點無聊,吃的東西也不太習慣,過沒兩天就覺得:「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夠出去?」

但是比賽的目的就是要考驗你,身為一個音樂家,在沒有人幫助的情況下,自己學會對音樂的理解跟詮釋。

在你希望自己不斷進步的時候,你才會注意到有許多擋住自己的障礙物,不斷的比賽也會看到更多、更厲害的選手,特別是愈難的比賽當中??你也才會一直看到自己的障礙。

Q贏得柴可夫斯基音樂大賽對你來說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A比賽是一個宣傳的途徑和表演的機會。跟好的樂團、指揮家合作,可以有更多的機會。對我來說,名利都是附帶的。

在贏得柴可夫斯基音樂比賽後,算是往演奏家的路跨了一大步,也會走得比較順利。因為現在有經紀公司,在接下來的幾年,會有比較好的表演機會。我要好好把握這幾年的關鍵時間,因為四年之後又會有下一個柴可夫斯基音樂大賽的得主誕生。

這個領域是很競爭的,必須要不斷往前進。在得了獎之後,那些大家對我期待的壓力,好像也有了出口。接下來就是能「做我自己」,我可以去表演,可以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相較於同齡的孩子,我的經歷多得多:?比賽去過的國家很多、認識許多不一樣的人、經歷過一些比賽當中的挫折??這些都是同齡的人目前還沒經歷過的,但我都先體驗到了。

Q不在舞台上演奏的你,平常的休閒生活都做些什麼?

A我的興趣是吃,一直想要開間異國料理餐廳。但我還是最愛台灣小吃,像是珍珠奶茶、雞排、滷肉飯……我的拿手菜是火鍋,只要把食材照順序放進去,煮一煮就好了。

有時候也打打桌球,但會限制自己打籃球,萬一手腫起來,一、兩個星期可能都不能練琴;有時候也會看電視看到睡著……

流行音樂的話,我喜歡的歌手是林俊傑和傑森‧瑪耶茲(Jason Mraz)。我也喜歡看漫畫《海賊王》、玩遊戲《Candy Crush》,以前也玩過《楓之谷》,這些都是我平常生活中的小樂趣。(逐字稿整理∣劉亦佳)

---------------

曾宇謙 小檔案

年齡:23歲

學歷:美國寇蒂斯音樂學院就學中

現職:2012年 比利時伊莉莎白女王大賽第5名

2015年 第一屆新加坡國際小提琴比賽第1名

2015年 柴可夫斯基國際音樂比賽小提琴組第2名(第1名從缺)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3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