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行政主管荒,學校運作停擺


行政主管荒,學校運作停擺

黃建賓攝

資深老師不願接學校行政主管,最後只能抽籤或由一年一聘代課老師頂替,學校領導人才斷層,未來誰當校長?誰來領導學校和教育發展?

放暑假,學生開心休假去了,校園變得空蕩蕩,對主掌學校業務的校長而言,卻是一年一度頭痛時間的開端。

校長們的煩惱是,愈來愈難找到老師肯接行政職,包括主任和組長。因為國中小行政職負擔重、工時長。最近還有國小老師兼教學組長投書媒體,表示無法為了這分工作「拋家棄子」,因此拒絕升任教導主任。

七月間有台南老師投書指出,台南市有超過二十所國中小,行政團隊人員無法搞定。眼看開學在即,校長們只好四處奔走,甚至不惜向鄰近學校「挖角」。

中小學找不到行政主管的危機,讓學校運作幾乎停擺。

暑假快要過了一半,沒有行政主管的學校,暑假研習找不到負責人;沒有教務主任的學校,沒有辦法排下學期的課,快開學了課表卻難產。沒有學務主任的學校,一旦學生出了狀況,家長不知要找誰溝通?校長因此焦頭爛額,著急著想怎麼補人力破網,根本無暇思考學校發展。

找不到管理團隊的校長,被逼得心生求去。指標性的雲林縣樟湖國小,是全國知名的特色學校,辦學受到肯定。但卻因偏鄉小校留不住人,一波又一波的教師出走潮,讓校長陳清圳七月十一日在臉書上寫了一篇長文表示,「如果連我都快按捺不住,也興起想棄守的念頭,路,會愈來愈遠。」

國中小目前的亂象是,有經驗的資深老師不願意當行政主管,最後組長和主任缺,抽籤決定,或是由迫不得已的代課老師頂替。

代課老師一年一聘,連教學經驗都不足,更別說行政經驗。在經驗無法傳承,也沒有核心領導團隊的情況下,學校很難創新和進步。

國中小學正面臨的行政荒,就好比是一個企業中,沒有人願意當經理,最後只好由新進的約聘人員每年輪流當經理。

年輕老師不想接組長,有經驗的組長不肯接主任,未來,誰來當學校校長?誰來領導學校團隊?國中小教育界領導斷層的現象,為教育的品質和學生未來,埋下一個巨大的隱憂。

行政主管荒,背後三大問題

這隱憂背後,盤根錯節著三個結構性的問題。

問題1: 制度缺失,工作量與薪資不成比例。

如果從薪資結構來看,組長和主任領的職務加給相同,只比帶班導師每個月多一千多元。但不像老師有寒暑假可休,所以很多老師不想當行政。非不得已,寧可選組長也不當主任,因為一旦當上了主任,就再也下不來,得一直當下去。

台中市梧棲區永寧國小校長游玉芬表示,學校行政人員的工作量是「超乎外人想像的重」,每天各種評鑑、表格填不完。光是學生課後輔導就有補救教學、課後照顧等不同項目,每個計畫都要填進度、核經費、報成果、搞評鑑……另外,還有一大堆突發狀況要處理,隨時得準備接招。

所謂的突發狀況,包括議員質詢需要資料,有時候問學校教育員額分配、有時候問弱勢學生的分布及補助,只要教育局處一早來公文,各校行政人員就得趕工,當天下午就要交出資料。

還有,親師之間如果發生溝通上的困難,主任要出馬協調;或是校園內傳出體罰、霸凌等敏感又緊急的事件,更須馬上處理。

在台北市,還有一個行政最大的夢魘:一九九九專線。

因為台北市政府規定,只要有家長向專線投訴,校方就要積極調查並儘快回覆。

信義國中前教務主任顏婉玲就說,她任內曾經一個月接到十則家長的投訴,內容千奇百怪,例如:不滿學校段考進度比鄰近的四所國中快,導致自家小孩跟不上進度。她只好一一去電四校詢問考試進度,並做成表格對照,讓家長看出其實差別不大。

為了這些額外的突發任務,顏婉玲經常得加班,努力做滿三年教務主任的她感到身心俱疲,本月已轉任輔導主任。

問題2: 面對怪獸家長,總被推上火線當砲灰。

被教師們公認最不願碰到的兩大「地雷」,分別是負責安排課程相關的教務主任,及管理學生操行的學務主任。

教務主任要調度各班老師和排課、配課,在校內的行政經驗和人脈非常重要。新調來的主任如果對老師的教學能力和個性不熟,即使力求公平,也可能在無意中得罪同事,像是要求兩位私下不對盤的老師搭配合作,就容易惹來怨言,屬於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而代理代課老師頻頻更替,除了讓教務主任一年到頭在招考新教師,忙到沒空休假;對學生來說,更是難以適應,感覺經常在換老師,甚至國中三年就換了三位導師!有些情緒激動的家長,覺得孩子學習因而受影響,一火大就跑來學校找教務主任,劈哩趴拉罵一串,此時又考驗著教務主任的EQ。

「我都先讓家長罵完,等他火氣消了,再來慢慢跟他講理,還要感謝家長的指教,低聲下氣,感覺很卑微啦!」一位不願具名的教務主任無奈的說。

在少子化和怪獸家長盛行的時代,教務主任的「隱藏版」工作內容,還包括得處理家長的情緒。

比教務主任更可怕的「地雷」,則是學務主任和生教組長。因為職務上和學生直接接觸,凡是學生在校內所有的脫序行為,如打架、抽菸、頂撞師長、缺曠課甚至逃學等等,全都歸學務處管理。

一位資深體育老師表示,學務、生教為了達到「不怒而威」的境界,經常都要商請體格壯碩的體育老師出任,但專職「扮黑臉」的生教組長,就連體育老師也覺得太吃力,只好一年一輪,校內年輕的男老師都躲不掉。

今年很多學校在招聘代理教師時,後面都要括號:生教組長,有意願擔任的才錄取;甚至有第一年上場教書的新老師,就被迫當生教組長,等於推一個還沒進入狀況的新兵上戰場。

「年輕老師火氣大、處理學生問題的技巧不足,有點像是大孩子在管小孩子,很容易擦槍走火,甚至打傷學生、惹上官司,」這位體育老師分析。現今學校沒有懲戒權,只能記過,事後也可以用公共服務來銷過,學生覺得不痛不癢,沒有多大效果。如果生教組長能夠有經驗傳承,多花點時間和學生搏感情,或許就可以減少一些校園糾紛與亂象。

問題3:沒有完整行政經歷,未來恐有校長斷層。

過去校長的地位崇高,是很多中生代組長、主任努力達成的人生目標。時至今日,校長有責無權,甚至受制於教師會、家長會的強勢力量,動輒得咎。從教師們拒絕接行政即可看出,當校長,不再是教師心中的美好願景了。

「我們學校編制少,地方又偏僻,連工友都找嘸人,暑假到了,我乾脆自己拿鐮刀去除草,真正是校長兼撞鐘啦!」苗栗縣通霄海邊的啟新國中校長吳鈺崧自嘲,學校一直減班,老師不斷被超額出去,行政人手不足,校長哪有閒在一旁的道理?

一人身兼數職的校長,近年已經愈來愈常見。

雲林縣校長陳清圳,還同時身兼華南國小與樟湖國中小兩所學校的校長,眼看九月開學在即,這兩校的主任、教師也都還有缺額,他在臉書沉重呼籲:「偏鄉小校每年都上演相同的戲碼,教師荒與行政荒。如果我不積極找人,學校可能會開天窗,多年來好不容易打下的基礎,則會土崩瓦解……」

這樣的危機意識,是許多校長心中共同的憂慮。

游玉芬說,各處室下面都有四個組,但只配到兩位組長,所以教學兼註冊、生教兼訓育、設備兼資訊、體育兼衛生,這幾乎已成為常態。兼任帶來的工作量大,讓老師們都想回去專心教學,只好每年換組長。但行政歷練需要時間,過去她當過十二年主任,所有處室的業務都跑過一圈,非常熟稔, 從組長到校長這段路,更是花了二十幾年才走完;如今年輕老師不想接組長,中生代組長不肯接主任,未來誰來當校長呢? 教育界世代斷層的現象,讓她超級擔憂。

應付繁雜公文,難有課程創新

當年輕老師們忙著擔心自己的下一站在哪裡,組長、主任們只求趕快卸下繁瑣的職務,而教育高層推動的業務又多如牛毛,於是校園內充斥著形式化的公文往返,真正對學生有利的課程創新等,反而難以推動。

在中部一所小校任教的老師說:「政策逼著我們做很多假資料。像學校指定要交課程計畫,我們就把書商做好的版本,改個日期交出去。我抽屜裡一堆為了敷衍政策要做的報告:主題發展、課程自主、教師評鑑,要什麼有什麼,但都做不起來。」

這看似荒謬的現象,卻是基層教師的真實心聲。

為此教育部部長吳思華曾多次承諾,將推動行政減量,減少不必要的評鑑,讓教學歸教學,行政歸行政。但是這樣的政策宣示,是否能重燃教師們的熱情與希望? 改革的速度,又是否能趕上教育現場的實質需求?

為了挽救公校崩壞,除了中央主管機關要有真正改變的決心,地方縣市政府的貫徹力更加重要。

尊重教師專業,不再把學校當成是縣市教育局的「下屬」,減少與教學無關的交辦事項,行政人員也就不需用應付「長官」的心態,把時間心力耗費在公文往返和虛應故事上。

唯有讓老師專心、行政安定,學校減少變動,學生才能得到穩定的力量,安心學習。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7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