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MAKER PARTY早鳥票熱賣中

王盈勛:指考成績不好不壞的中等生,才是改變未來台灣社會的主力


王盈勛:指考成績不好不壞的中等生,才是改變未來台灣社會的主力

親子天下

這個時代最需要創新與冒險的精神,然而成功之人,往往會被要求走一條已被證明成功的道路。但在我們這個時代,人生的勝利組,以及能對社會做出重大貢獻的工作者,真的是靠把這「一切最是最好的」元素組合起來的嗎?

指考成績公布了,照慣例,媒體又忙著報導,哪些學子考了滿分,哪些高中生即將成為台大醫科新鮮人。至於已經考上台大的,他們也不忘弄個領導學程,很有自信的宣稱,他們當中的一部份人,將成為台灣未來重要的領導人。

誰能說不是呢?成績最好的學生進最好的學校,進社會以後,就期望值而言,應該也會有最好的工作表現,一切似乎理所當然。

但在我們這個時代,人生的勝利組,以及能對社會做出重大貢獻的工作者,真的是靠把這「一切最是最好的」元素組合起來的嗎?今天我要談的,倒不是什麼二流學校也可能出一流人才(這不是廢話嘛),或是在學表現未必跟畢業後的成就成正比(另一個廢話,任何人都可以輕易舉出許多反例),而是這個世界的改變,為何越來越有利求學時期只表現出「中等之資」的學子。

因為這個時代,最需要創新與冒險之精神,而這往往是學習過程中一路領先、表現優秀的學生所欠缺的。

就讓我從醫學院談起。即便大家都知道,自從全民健保實施以後,醫師的收入已大不如前了,醫學院依舊長年穩居台灣高中生的大學入學首選。台灣學生偏愛醫學系,自有其複雜的歷史文化因素,在此我們先略而不談,先來想一個假設性的問題:一個指考分數排名全國前五十名的高中生,即使他心裡根本不想念醫學院,他得有多大的勇氣與意志,才能面對他選擇不念醫學系所遇到的「壓力」?有多少人會跟他說(包括他的父母與他自己),有這樣的分數而不念台大醫學系,是浪費了考試成績與努力的成果?

幾年後他從醫學院畢業了,他得抗拒多少壓力、多少的說嘴,才能不成為一個執業醫生?成為一個醫生,他得抵抗多少的誘惑,才能不去當個月入數十萬的診所院長,而是愛己所愛、但收入卻可能只有診所院長五分之一的醫學研究教授?

成功之人,通常會被要求走一條已被證明成功的道路。他們總是贏過別人,所以沒必要冒險。台清交的理工科系畢業就去台積電、聯發科,「自然」就拿了百萬年薪,何必冒險去創業或是新創小公司?但這經常不被看見的一體之兩面是,他們選擇冒險的機會成本太高、同儕都很成功所以也不能容忍自己失敗,因而在人生的選擇上,有一種隱性的保守、無可苛責的膽怯。

但對「不頂尖」的學生來說,他們沒有必然的成功道路,念什麼科系都談不上浪費分數,還有更重要的一點是,不好也不壞的中等生,挫折與失敗對他們來說就算不是家常便飯,也不太可能從未遇過。

如果是1990年代之前的台灣,我會說,「標準版」的好學生真的比較吃香。那時的世界,還沒那麼全球化,社會價值沒有那麼多元,社會與產業變化的速度沒那麼快,疆界與領域的崩解與再重組沒那麼徹底,職業的出路相對有限。在這樣的條件下,年輕人的選擇,高度集中在未來能見度高、收入穩定、又受人尊重的行業,的確是個合理的結果。

但在2015年的今天,多數人應該都能同意,一個目標明確的好位置,你只要直直朝著它而去、並且跑得比別人快就行了的世界已經在快速消失當中。HTC從高峰跌落,花了不到五年的時間,你若人云亦云才跟著投入手機產業,唯一嚐到的應該是溜滑梯的滋味;10年前你若說有半數的律師可能一整年接不到一個案子,應該沒有幾個人會相信這樣的說法,但這卻是今日的真實景況。

我們面對的是一個高度變動、不確定的世界,但我們的資優、菁英教育圈,卻仍然有個非常僵固的對於教育與未來的判斷與選擇。因為這樣的選擇最安全,最能證明自己是資優生。念醫學系、電機系都頂好,沒什麼問題。有問題的是,當世界已然改變,我們先天或後天最資質優異的一群學子,如果還是集體地做了一個依過往經驗來看最安穩的人生路徑,我們其實也就很難期待這些學業成績最好的高中生,未來能成為引領做出改變的領導人。社會菁英成為領導人的機會或許真的高一些,但領導人不一定能引領社會做出好的改變,這從我們國家的最高領導人,不是已得到最好的明證?

如果我們真心相信,未來最關鍵的能力是創新與面對不確定的勇氣,未來的世界,也將是中等之資的人才的世界。太過傑出、成長過程一路順遂的人,因為他們在既定的、現有的遊戲規則中是優勝者、是既得利益者,他們也就不會有太大的動機去改變照著遊戲規則走的人生。一路都是贏家的人,他們不能容忍輸的感覺,人生稍微無法維持在領先同儕的狀態,他們就感受到莫名的焦慮,但真正的創新,不可能一定對、一定成功,害怕與防堵人生一絲一毫往下墜落之可能,不可能成為一個有創造力的人。

而中等之資者,他們不怕犯錯,人生不一定要一直贏;被嘲弄失敗也沒關係,反正這又不是第一次;主流市場都被佔了,他們習慣另闢蹊徑;他們沒有割捨不下的既得利益,所以能更輕巧地移動到一個全新陣地。這些都是創新者最好的質素,只是過去我們並不重視這些東西。

我們在同儕之間學習的相對位置,不僅決定了分數的高低、知識的多寡,同時也影響了我們的心智結構、看待自己與世界的方法,只是我們常常斤斤計較前者,卻漠不關心後者。資優生當然有可能突破那樣的限制,將自己的人生與視野帶到另外一個境界,但這靠的一定不是上了台大以後修領導學程,至於中等之資的學子們,不管你們上了哪個學校,請不要妄自菲薄,這世界正等著你們去做出改變。

*本文摘自《獨立評論@天下》,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王盈勛:一個應該改變世界的年輕人,我們卻要他去找份工作?

.【讀者投書】艾彼:創意產業管理者需具有的新思惟-創意電力公司

.王盈勛:「大學生程度越來越差」,是不是個事實?

.鄭志凱:除了錢,工作還為了什麼?

.白斐嵐:妙齡俏總監─就算年輕是本錢,藝文產業也不能只靠熱血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9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