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豈只是「企劃書」寫得不好


豈只是「企劃書」寫得不好

天下資料 廖祐瑲

學生登山募款,問題絕對不是企劃書寫的不好,而在於「公民本應和光同塵」的心理認知。如果我們不了解弱勢群體的諸多不足,哪有資格做社會領袖?如果我們不知道捐輸社會的關懷初衷,又要從何切入募款企劃?如果我們把「成為領導」當成一種訓練目標,又如何期待絕大多數「普通人」的向心力?

看到台大學生為自己登山而募款的新聞,我心情非常沈重。一方面,是感慨頂尖學府的學生與老師,似乎對於社會應對依止的基本原則相當茫然;另一方面,則是發現年輕人離現實社會如此之遙遠,也加深了自己對台灣前景的不樂觀。

台大老師對社會致歉,道歉內容大致是:整個計畫的「企劃書」沒有寫好、混淆了「向企業募款」與「向社會大眾募款」、老師與學生都得到了教訓、整件事還是會繼續做下去。這些對社會的回應,其實並沒有回答許多人心裡更根本的問題:領袖究竟是怎麼產生的?是登山課程還是心性培養?領導學程的老師,對社會環境與領袖氣質有多少了解?什麼樣的事情可以募款、什麼樣的事不應該募款?為什麼我們的明星學府會出現與社會情感牴觸的師生表現?要探討這些問題,讓我從幾個與教育有關的故事談起。

4段值得思考的教育小故事

故事一:

紐約時報曾經報導過一位非洲某窮國第一位進哈佛大學的學生,如何在暑假期間回到自己的故鄉,教導、回饋遠遠落後的家鄉孩子。這個非洲出生的哈佛孩子一生坎坷,幼年時幾乎是在垃圾堆邊苟延殘活,但是他沒有沈溺在哈佛大學美好的環境。那個報導令許多人感動;它刻畫一個可以自己向前快速衝刺,卻返鄉去扶持同伴的熱情與關懷。

故事二:

Stanford 校長John Hennessy 任內一項重要的改變,就是要增加該校新生來自後段家庭(中低收入、或家中第一個有機會進大學)的比例,並且增加對這些孩子的獎學金補助。Hennessy 相信多元學習環境,也相信後段家庭的子女更會珍惜機會,更知道踏實學習的重要。如後所述,這個改變快速扭轉了Stanford大學的學風。

故事三:

在台大畢業典禮致詞的孟懷縈院士跟我聊起,她在Stanford 不太執著收(指導)「聰明的學生」,因為「他們不需要我幫忙也會走得好好的」。她喜歡收「需要拉一把才能邁向成功」的學生,因為那才是教育真正的意義。她也勉勵台大的孩子,要有傲骨但是不能有傲心;那是成功者(當然包括領導)的心理準備。

故事四:

美國某知名大學法學院拒絕了成績稍好的一位白人學生,卻錄取了成績稍差的一位非裔學生,白人學生提起訴訟,認為該大學的入學審查有歧視。法院判決大學勝訴,理由是「法學院是要訓練律師,而一定要在一個大致合乎美國社會正常組成的環境,才能訓練出了解社會、融入社會的好律師」。

以上四個故事看起來不大相干,但是卻都與通識教育學習的環境、學生的心態有關。

公民教育,教學生如何在複雜多元的社會中做「人」

幾十年來,我一直強調通識教育的重要性,也南南北北到台灣許多高中去教通識課程。我兩次擔任教育部通識教育的評鑑委員會召集人,也透過種種機制與壓力,去改變各明星大學現行的扭曲教育。其實不只是大學生不了解通識,恐怕大部分的大學教師也不了解。學生們不僅不清楚他們究竟該在通識教育中學什麼,也根本不知道大學生與社會的相對關係。通識觀念都迷惘,遑論「領導養成」。登山募款的新聞,正反映此中情況之嚴重。

通識教育大師Robert Hutchins 說的好:通識教育就是公民教育,教導學生如何在複雜多元的社會中做「人」,做一個對於社會基本溝通、共同文化能餘裕融入的公民。成功的通識教育不只是了解自己專業以外的龐雜知識,更能對於其他領域的思考推理、欣賞角度有相當的同理心。在Hutchins 心目中,成功的公民教育能夠增加社會的向心力,減少離心力,是公民社會平順運作的基礎。

Hutchins 教授所沒有描述的,是公民教育的學生養成環境。公民,一定是在正常的社會結構中成長的。在此讓我仔細描繪Stanford的改變。Stanford不可否認素有「貴族學校」的氛圍,尤其是大學部學生,大部份來自有錢家庭。這些孩子由於從小到大生活優渥,對於外在提供的種種協助、幫忙、支持,比較容易視為理所當然。此外,有錢家庭所成長的資優子女,在學業鑽研方面往往也傾向「淺層」功夫,也許考試之前苦K數小時,或是討論之時相機應變、表達得體,也就能成績良好。John Hennessy 在上任之初要求每年大學部新生至少要錄取(記得大約是)25%或則來自貧窮家庭、或則其為家中第一個上大學的學生。由於這25%的學生不是富家子女,他們比較沒有「視外界協助為理所當然」的慣性思考。他們也特別珍惜這樣一個能夠上名校求學的機會,以「深層」投入的方式讀書、學習。慢慢地,這群為數僅1/4的學生開始影響、改變原本3/4的貴族學生。七、八年之後,史大的校風發生了明顯的改變。

前述故事二與故事四,其實概念都是相通的:要在一個「和光同塵」的環境,才能培養出正常的「人」,他們才能成為正常的法律人、生技人、經濟人、資訊人。在溫室裡、在許多同學們都把一切視為理所當然的環境裡,絕對培養不出健康的公民,當然也培養不出好的領導。

只有和光同塵的環境能夠孕育真正的領導

當人們說「哈佛、台大是培養未來領袖的地方」、或是「一流大學要培養領袖人才」時,那可能是一個統計的敍述、可能是一種勉勵性的期待;但那絕對不表示台大或哈佛校園裡的學生,在通識的教育內涵上或過程上可以有什麼不同。如果在心理上沒有面對「和光同塵」環境的準備與認知,誤把統計敍述或勉勵期待當成一種主觀上的理所當然,那麼這個通識教育就「輸在起跑點」了。只有和光同塵的環境能夠培養公民,也只有和光同塵的環境能夠孕育真正的領導。

學生登山募款,問題絕對不是企劃書寫的不好,而在於「公民本應和光同塵」的心理認知。如果我們不了解弱勢群體的諸多不足,哪有資格做社會領袖?如果我們不知道捐輸社會的關懷初衷,又要從何切入募款企劃?如果我們把「成為領導」當成一種訓練目標,又如何期待絕大多數「普通人」的向心力?如果我們不知珍惜自己的一切順遂機運,又如何能像故事一中孩子那樣,真誠的回饋社會?

我們社會上有許多學生家長,都一再強調要保留「明星高中」,理由是「讓一群優異的孩子彼此激盪,能刺激出種種更優異」。所有懂得教育理論的人都不會否認資優教育的重要性,但是資優教育絕對不是「績優」教育,更不是高中階段依基測成績比序而分發的菁英教育、「鳳鷄區隔」教育,更不是「把牛頓、貝多芬、畢卡索、羅素與達爾文安排在同一所學校」的教育。而我們現在的十二年國教,就是在做這樣的事。

事到如今,台大道歉了,但是道歉的理由卻是不著邊際,令人不安。看看故事一中那位充滿人文關懷的非洲學生,台大的「領導」學程,是不是在出發點就需要調整呢?那些滿心想要培養領導的為人師者,較之於不偏愛資優生、喜歡投入東台灣偏鄕教育的畢典致詞院士,是不是又有些差距呢?從通識教育的角度看,三千寵愛集一身的台大,可曾有Hutchins與Hennessy 兩位校長的通識理念呢?而許多從小期盼子女進明星學校的家長,又哪能體會「和光同塵」教育環境的健康呢?

「登山募款」一事,似乎是台灣功利狹隘教育現況的縮影。這樣的教育,很難教出什麼像樣的領袖。Not even close.

*本文由朱敬一授權,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群眾集資顧問公司創辦人林大涵:集資爬山錯了嗎?

汽車專家龐德 領「水電行獎」的畢業生

私房教養/黃家小隊的親子登山樂

楊定一:人生若沒碰過釘子,不算是完整的教育

懶惰小孩從何而來?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2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