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聽懂刺蝟的語言


聽懂刺蝟的語言

張緯宇、黃建賓、鄒保祥 攝(情境設計,無涉真人)

只要細心觀察,很容易就可以體會孩子所想要表達的訊息。當察覺孩子以眼神回饋支持的言語時,為人師長者應該適時告訴孩子,我知道,老師懂你的心。

東隆是個轉學生,輔導室送來他抽菸、打架、逃學,甚至打老師的記錄,這些資料告訴我:這是一個令人頭疼的學生。

東隆剛到班上,為了要搶佔地盤,宣誓他與眾不同的能力,頑皮的將手持式小型電風扇的塑膠扇頁取下來,裝上鋒利的美工刀片;只要電風扇開關一開,鋒利的刀片就會隨著馬達的轉動而旋轉,成了一個可以傷人的武器。東隆得意洋洋的稱它為血滴子,以炫耀的方式到處嚇唬同學。

旁觀的祈明受到驚嚇後,大罵東隆幼稚、無聊,在旁的同學也過來聲援祈明, 請東隆不要做這麼危險的動作。面對同儕的指責,面子掛不住的東隆與祈明起了肢體衝突,在搶奪血滴子的混亂中,祈明受了傷,被同學送進到保健室。正在開會的我接到校護的通知,連忙跑到保健室了解狀況。幸好,祈明受的傷很輕微,只要簡單的消毒包紮。

我打電話給祈明的父親,解釋事件的經過和致歉後,家長正向的回應有如一股暖流消減了我的怒氣。走到訓導處,東隆正在罰站,學校請我打電話給東隆的家長,請他們到學校來一趟。當我打電話給東隆的父親,告知事件發生的狀況並請他到校時,電話那一端傳來不耐煩、大驚小怪的回應。

東隆父親氣沖沖地趕到學校,我被他手上拿著的板手和鐵鎚嚇到了;他一身檳榔味一開口就質問我,為何要叫他來學校。我小心地告訴他,事件發生的經過,深怕一個不合宜的話語和舉止,他手上的工具會成為傷人的武器。

我的話還沒說完,東隆父親就搶著回話:「人又沒死,幹嘛大驚小怪,要賠多少錢,孩子要如何處罰,你們不是有校規嗎?動不動就要家長來學校,不覺得很過分嗎?要怎麼辦,隨便你們,我要回去修車了。」東隆父親說完就氣沖沖地離開了。

我走回訓導處,但沒把剛剛那一場驚魂記告訴主任,只是請主任讓我把孩子帶走;經我再三的請求,主任才勉為其難的答應讓我處理。

今天的天氣很適合散步,大自然對煩悶的情緒療養有立竿見影的效果。

我帶著東隆在校園,邊走邊聽著他敘述事件的經過,他對同學仍懷有敵意,認為是祈明無故搶他的東西才會受傷,所以祈明是自找罪受。

我和東隆面對面坐著,我告訴東隆,當我在高中的時候,為了要掩飾自己的英文能力很差,常常去買英文報紙,假裝自己英文程度很好,其實百分之九十的內容我都看不懂。同學發現後,大肆宣傳且譏諷我打腫臉充胖子。

過度的自卑引起的自大心理,我和同學發生了激烈衝突,一場爭鬥的結果是, 除了受傷的傷口很痛,還被學校記了一個大過,也賠了為數不小的醫藥費,而最大的損失是失去了原有的好人緣。

我知道,老師懂你的心

國中生其實很單純,只要細心觀察,很容易就可以體會孩子所想要表達的訊息。當察覺孩子以眼神回饋支持的言語時,為人師長者應該適時告訴孩子,我知道,老師懂你的心。

我注意到東隆似乎有所認同,接著告訴他另一個故事。

當我還沒有當老師,在私立學校當職員時,有一個體能很好的男學生傑森, 因為不滿歷史老師不准他在上課吃零食,他氣憤的揮起手打破玻璃窗,然後跑出學校。我看到學生跑出校門,沒多想就追了出去,傑森雖然受了傷卻跑得很快,我太胖了,根本追不到他。傑森流血過多,體力耗盡,突然昏倒路旁,我趕忙追了上去,見他淚流滿面虛弱的平躺著。

救護車把受傷的傑森送到醫院,還好只是縫了幾針,休養幾天就沒事了。回到學校,我看到那位無辜的歷史老師自責無力的神情,其實我也不知道當下如果我是他,是否會阻止學生上課吃零食。下班後,我帶著晚餐去醫院探望傑森,父母不停的責罵他,為什麼不懂事,為什麼一直讓家人操心。傑森躺著床上,背對著父母親,逃避他們的疲勞轟炸。我請家長先去吃晚餐,然後在病床邊坐了下來,「傑森,你還好嗎?」

「老師,我是不是闖禍了?」傑森不安的問。

我用很堅定的口氣告訴他,「接下來我們要做的,是彌補因一時衝動所影響的人事物,光想是不是闖禍了,不僅無濟於事,反而會讓自己更加苦悶。」傑森好奇地問:「老師,你怎麼沒有問我,為什麼會做出如此激烈的舉動。」我很有自信的告訴孩子,「等到你主動去和歷史老師道歉,並接受學校的校規處分,這個事件就會圓滿。你也能毫無負擔地檢討自己的過錯,是另一個成長的開始。」

「老師,我失戀了。」傑森的眼淚掉了下來,「上歷史課前的那一節下課,交往二個月的女同學約我在操場見面,我滿懷興奮地想請她吃新口味的洋芋片。可是沒想到,她卻說爸爸媽媽知道她交男朋友,非常生氣,嚴格限制她的時間,不可以再和我見面。大人都一樣,自己可以交男女朋友,為什麼我們就要被拆散?歷史老師愈不讓我吃零食,我就是要吃,我就是不爽,她活該,誰叫她要管我。」

面對如此錯誤的觀點,其實我可以大聲斥責,因為做錯事的是學生,不是老師。但我沒有這樣做,因為我很清楚,學生願意說出心裡的話,讓我知道真正的原因,是導正學生觀念的大好機會。

傑森講了很多他和女同學認識的過程,彼此如何喜歡,還談到父母都很過分, 這個也不能做,那個也不准做。我並沒有發表任何意見,除了偷偷錄音外,就是輕聲應和著。

傑森康復出院了,幾天來的傾聽,無形中建立了我和他不錯的師生關係。選了一天天氣晴朗,風和日麗的傍晚,我和傑森坐在草皮中央,良好的視野和環境可以讓人有好的情緒。

我一開口就和傑森道歉,請他原諒我。

傑森很帥氣的告訴我:「老師對我這麼好,不管什麼事,都不會怪罪老師。」

我把在醫院的錄音,中間穿插了給孩子的話,放給傑森聽。聽著聽著,傑森原本輕鬆微笑的表情逐漸轉為凝重嚴肅。這一帖猛藥會不會太重了,我的心情七上八下。幸好,傑森很有耐心地把錄音聽完,眼淚爬滿了他的雙頰。我遞了一張衛生紙給他,再向他說對不起。傑森連忙停下原本擦淚的動作,結巴地說:「老師,謝謝您讓我知道了自己的幼稚,是我不對,我會去向爸媽和歷史老師道歉,請求他們原諒。」傑森向我要了錄音檔案,說要隨時警惕自己。

講到這裡,我停了下來,東隆馬上反應問我,剛剛的談話有沒有錄音,我回答沒有。台語說「打斷手骨顛倒勇」,學生有自我療養的能力,和東隆談這些故事, 我想要比任何處罰還要有效益。

醫好東隆的心病後,藉由保養車子的機會,我也和東隆父親變成了好朋友。

在學校待了一年後,學生的生活作息和求學態度都慢慢步上了正軌,各項競賽與學業成績都名列前茅。我的辛勤努力終於得到成果,這帶給我很大的成就感。我想一位老師所需要的回饋,應該就是這種開心的感覺吧。

前些日子東隆父親告訴我,東隆仍然繼續改裝他的血滴子,並且做為生財的工具,混的還不錯。「混」?我緊張的追問,原來東隆現在是某知名五星級飯店的日本料理主廚,在業界還小有名氣。我一定要找機會去嚐嚐他的手藝,告訴他:「老師以你為榮。」

棒的禮物。從那一天起,這些頑皮又可愛的孩子看到我,就會主動大聲的說:「老師好~胖。」真誠的笑容與問好聲,對我來說,是年輕世代的語言,是親近與尊重老師的另類表現。

鍾老師教室

或許是直通通的桌椅擺設、硬邦邦的課程內容、單行道的授課方式、課業壓力等等關係,很多學生似乎忘了這個年紀應該是快樂的。

我認為要幫助孩子學習,首先要了解他們的語言。

十三、四歲的國中生正值發育黃金期,這個階段的孩子對任何事都是好奇、愛玩的,舉凡掃廁所玩水、在操場上玩紅綠燈、連發現到書櫃裡有隻蟑螂,都會覺得有趣好玩。

這些頑皮的孩子,保留了青少年敢說敢問的基本特質,只要禮貌和態度上再加強一點就會更完美。

下課鐘響,我走回教室的途中,三個八年級的孩子聚在一起聊天,其中一個孩子轉頭對著我,嘻笑著說:「老師!你真的很胖耶。」

我怎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教育,我停下腳步,回頭笑笑的對這群學生說:「原來被你們發現了,老師也覺得自己最近變胖了,該運動了。」學生們響起開懷的笑聲,我知道這次的機智問答又過關了,也得到了很棒的禮物。從那一天起,這些頑皮又可愛的孩子看到我,就會主動大聲的說:「老師好∼胖。」

真誠的笑容與問好聲,對我來說,是年輕世代的語言,是親近與尊重老師的另類表現。

*本文摘自商周出版《我的孩子不太乖》,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