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蘇明進:班有特殊兒被排擠?


蘇明進:班有特殊兒被排擠?

蘇明進

在與一位年輕老師的書信往返中,讓我回想起曾令我不知所措的特殊兒。當我看著他一點一滴改變時,才發覺這是上天給未來的自己,一個最圓滿的生命禮物。

一位新手老師寫信來,談到最近她在班級處理特教學生被排擠的問題。

這孩子在班上時有狀況,造成同學們在言語及行為上總是對他很不友善。為此,這位科任老師感到生氣,和孩子們溝通應該給予這位特教同學多些體諒與包容。不料卻造成這孩子過度解讀,讓他心裡感到受傷。事後,這位老師也覺得十分沮喪。

這封來信,讓我想起了多年前也曾經帶過類似的孩子。希望藉由這個故事,與這位老師分享我這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轉個念頭,讓特殊兒被同理

大雄是領有重度情緒障礙手冊的孩子,初見面時,他的臉上總是堆滿怒容,眼裡有著濃濃的敵意。

只要稍有不順他的意,他就會大聲咆哮、亂踢桌椅、滿口粗話。我常因為他的失控行為、粗鄙回話,而被迫打斷教學節奏。

坐他隔壁的女同學常因他的捉弄,被氣到痛哭。當我幫大雄調整座位時,另一位男學生家長也表示無法接受這樣的安排。班上孩子都覺得好困擾,他們說不是刻意排擠他,而是大雄太難相處。有時候,我都懷疑先前哪來的自信,去認領這孩子進入我的班上?

某一次的座位安排,還是沒有人願意和他同坐。我只好把課程停下來,和孩子們說起童年的我被排擠的故事。以我曾感受過的無助與憤怒,和他們分享被排擠者的心情。

我的親身故事,讓台下孩子們陷入深思。有善良孩子表示願意坐在大雄旁邊協助他,事後也有孩子寫下:「老師,我回家想了又想、想了又想,我決定了,我要幫助大雄!」

從那天起,我們決定先暫時「視而不見」他在課堂上刻意的搗蛋;生氣時,也留給他時間去發洩情緒;並且在他表現良好時,立即給予熱情的鼓勵。

孩子們從嫌棄的角度,轉變成願意協助大雄的立場,意外發現大雄諸多的優點。每天孩子們在聯絡簿裡,總是一則又一則的接力報導著大雄的善行,而我也樂於和全班分享這些關於大雄的美好紀錄。

有孩子說:「每一次只要聽老師說有關大雄的事,就覺得好感動。因為以前三、四年級時,我很排斥他。我從來沒那樣想過,真希望那時我可以想到那麼深,不應該排斥他的。」

也因為大雄感受到大家對他的善意,他收起了攻擊態度,變得溫和且儘量不發脾氣。髒話變少了,更多感謝的句子從大雄的嘴裡說出,大家都感到好驚訝。

不僅在生活習慣和人際關係開始進步,大雄連學習上都有大大的進步。不愛寫字的他,認真交出每一份作業,教室裡也常出現大雄和同學一起用功的美麗風景。

兩年下來,大雄進步許多。但成長的不只他,也包括面對他的我。那兩年總是為了他的情緒問題費盡心力;總是為了他的成長而開心,為了他的突發狀況而苦惱不已。但在時而拉鋸、時而困惑的過程中,我不知不覺也培養出對孩子的高度耐心。

雖然已多年不曾有大雄的消息,也淡忘了那些日子相處的細節。但再回想起這故事,內心仍有無限的感慨。我很感謝多年前的自己,並沒有放棄這孩子。所以才能以微笑而圓滿的心情,來感激這段彼此生命交集的緣分。

換個方法,與特殊兒建立默契

書信往返中,我提醒這位老師該立即採取的注意事項。應與導師做好密切聯繫,向導師表達想和這孩子好好修復關係的心意,避免自己陷入被誤解的孤軍奮戰裡。

若還不方便和這孩子當面談這件事,可以透過一些小技巧來改善。在課堂上不妨多從一些細節去讚美他;或是在眼神接觸時,對他笑一笑,與他小聊幾句。當師生有情感上的互動,後續要深入溝通就不是難事。

我也和這位老師分享我在《親子天下》五十九期寫的文章〈六步驟,化解排擠〉,運用方法化解排擠的危機。

但最重要的關鍵,還是在於老師與同儕的支持。老師持續傳達出的關愛,將啟動孩子願意改變的勇氣;而同學們的鼓勵,則讓這孩子展現出更加柔軟的一面。

隔了幾天,這位老師傳來了一封長信:

小組分組時,我發現他沒有去找他的組員,我就坐在他的旁邊,請他唸給我聽,趁機跟他聊天。他課文唸得不錯,我便稱讚他,也鼓勵他以後多唸。

下課後,我將他留下,跟他隨意的亂聊。一開始他心不在焉的回答我,一直想離開教室。後來我問他:「在班上你比較常跟誰玩,或是比較喜歡哪個同學?」他突然轉身走回自己座位,說:「我沒有朋友,我不跟他們玩,我喜歡閱讀。」語畢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讓我心裡感到微微刺痛。

我陪同他走回教室,他突然停下來盯著牆壁上的自然科海報看。我問他:「你喜歡動物嗎?」他輕鬆的說:「不,我喜歡昆蟲,尤其是偽裝類的昆蟲。我最喜歡竹節蟲跟枯葉蝶,他們有保護色可以偽裝。」

聽到這些話,我的耳際如同打雷般轟隆作響。我真的好難過,想緊緊抱住他,跟他道歉說「對不起」。

就在快到教室的門口,我對他說:「下次上課提早來,老師教你上次不會的部分,補齊上次作業。」他很開心的說「好」,便進去教室。

回去的路上看到那張海報,我忍不住鼻酸。先是安慰自己:他真的就是單純喜歡這類的昆蟲,沒什麼。

但我知道一定有什麼原因,讓他想偽裝在這世界,穿戴上他的保護色,不想被大家看見。天啊,我之前到底做了些什麼?

突然我的眼淚一直掉,開始哽咽,最後整個大哭。一直想到他那句:「我最喜歡竹節蟲!」我就感到自責,我一直哭、一直哭......

今天的一小步,是我教師生涯的一大步。我突然發現我開始可以站在學生的立場,看待整件事情。我突然發現學生的幼小心靈,可以是堅強、也可以是很脆弱。而我也不斷回想著我平常對待學生的言行舉止。我會繼續加油的,謝謝你給的力量......

看完這封來信,讓我眼眶也跟著一陣發酸。

擁抱獨特,和特殊兒共同成長

孩子和老師之間,就是這麼奇妙的連動著。當老師願意讀懂孩子背後的故事,自然而然會對孩子多一分憐惜與包容;但奇妙的是,當孩子感受到老師對他的用心,他也會深愛這位老師,願意為這位老師蛻變成更好的孩子!

我要真心恭喜這位老師。這位老師感到難受、感到心疼、最後泣不成聲,這些都是一種美好的蛻變,因為她深刻體會到「從孩子的角度來看教育」的意涵。

沒有真正除去想由那種由上而下、想逼迫孩子服從的教師慣性,是無法從學生的角度來思考教育的本質。一旦有了這樣的體悟,就更能往與學生想法契合的方向前進。

不管是我的學生大雄,還是這位老師的昆蟲孩子,這些如此獨特的孩子,其實都是上天所賜予極珍貴的學習課題。此刻的不放棄、用心的聆聽,正是為了給未來的自己一個最圓滿的生命禮物!

事隔一個多月,這位老師又捎來一封信,在文字裡,感受到她滿滿的歡喜心情。

關於那位孩子,至今仍努力的跟他培養感情。現在他偶爾會對我說一些貼心話,甚至祝我母親節快樂(哈!),偶爾會很有禮貌的主動找我聊天。而我在他情緒失控的時候,也會讓自己冷靜幾秒,讓自己更有耐心去解決他的問題。

上星期在另一個班級裡,一位情緒障礙孩子和一位轉學生,在分組時被排擠,那位情障孩子氣得翻倒桌子,躲到我電腦桌下面,表情十分受傷。

雖然他天天惹我生氣,也吵得同學無法上課,我心底卻有個聲音:我要好好幫忙這位孩子。

我回想著你文章中處理的步驟(很後悔沒有印下來默背一百次),找一位值得信任的同學,帶他們倆去外面欣賞海報,再照著文章裡的步驟一一去做。

我知道魔法是生效的!有幾位小女生下課後跑來跟我說,她們願意跟他們一組,她們說如果是自己這樣被對待也會很難過;幾個男生下課時,也找那位男孩說話。當下動人的畫面,真讓人想落淚。

我即將要滿二十五歲了,真的很高興我在二十四歲時經歷了這些課題,讓我重新省思,找回當老師的初衷及熱忱!

孩子和老師間有著奇妙的連動,

當老師願意讀懂孩子背後的故事,孩子也願意變得更好。

成為懂孩子的大人,老ㄙㄨ老師暖心好書傳送門 立刻前往>> http://bit.ly/2mF23JI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大元國小老師 蘇明進

在部落格上人稱「老ㄙㄨ老師」的蘇明進,現任教於台中市大元國小。曾榮獲GreaTeach 全國創意教學獎、「power教師」入圍,著有《親師SOS - 寫給父母、老師的20個教養創新提案》、《希望教室》、《讓孩子潛能大大發光》、《2300星際大戰》等。

自小就是大人口中的乖孩子,最後成為不按牌理出牌的「怪老師」。憑著自己的成長經驗同理學生,希望孩子不被自我質疑困住,打壞一整個快樂人生。

+ 追蹤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9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