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天下教養微課堂,輕鬆擁有育兒知識!

教室裡的街頭社運課


教室裡的街頭社運課

楊煥世攝

從小立志進黑道的黃益中,儘管已是公民與社會老師,但體內反叛因子卻未曾停歇,他走上街頭為權益而戰,更將對議題的「思辨」帶進課堂。

「你看過外勞嗎?」、「你心目中的外勞長得什麼樣子?」這些問題雖然不出現於任何一本公民與社會課本,卻是台北市大直高中公民與社會老師黃益中心目中最理想的樣子,培養學生思辨。

教孩子練習與對立方「對話」

第一眼見到黃益中,很難相信眼前這個黝黑的肌肉猛男,會是一位公民老師。他有年輕老師的熱血和一點叛逆的街頭氣味,他的公民課跳脫課本,不用效忠的道德規勸,而是用對話,將公義的種子散布到每個高中生的心中。課堂外,他因為買不起房開始參加社運,是巢運的發起人之一,他為社會的公平正義奔走,打動了台北市政府勞動局,要合作設計課程,將勞動意識融入台北市六十七間高中職。

六年級後段班的黃益中,出生於人們口中台灣最富裕的年代,然而當他念完書,工作了七、八年,省吃儉用試圖找一個落腳處成家立業,卻發現台北市的一間中古屋,短短半年間,每坪從四十六萬漲到五十六萬,在看了上百間房子後,他寫了篇〈月入八萬 我買不起房子〉投書報社,認為買不起房已經不是有沒有努力,而是國家體制的問題,他成立「台灣居住正義協會」,就此展開了他的社運之路。

有著社運人士與老師雙重身分,黃益中謹守分寸,不帶孩子上街頭參與運動;在課堂上,他也不說服或表達自己的立場。當他的學生討論著台北車站被印尼外勞「占領」,慶祝開齋節新聞,他只提醒學生:「信義區穿著西裝的美國人、歐洲人,是不是外勞?如果今天在台北車站的是一群金髮碧眼的歐美人士在野餐,感覺如何?」參與社運,讓黃益中明白對話的重要,他從不評價學生的發言,「我不是來傳教的,我只要學生學習尊重,」在他眼中,思辨從來都沒有對錯。與其教出順服的學生,黃益中更期待學生勇於表達,再透過同儕間的傾聽、討論,讓思考萌芽。

從太陽花到同志,議題無禁忌

黃益中的思辨課包羅萬象,除了外籍移工議題,他也在課堂上討論同志、太陽花、關廠工人等,幾乎沒有禁忌的話題。除了公民意識,其實黃益中更在乎學生對弱勢的同理心。「像是關廠工人臥軌的新聞,如果我不講,學生可能只看到急著返家的旅客對他們破口大罵,」黃益中用新聞或是紀錄片讓學生感同身受,搭配提問與討論,讓學生理解激烈抗爭背後的辛苦。「關懷弱勢不等於捐錢,」黃益中介紹各種公民團體、弱勢族群,希望學生看見更多元的社會。

有趣的是,對教育充滿熱忱的黃益中,卻一直與教育界格格不入,他回憶小時候的志願是進黑道。當「大哥」的律師,打官司、賺大錢,「可惜沒有遇到賞識我的黑道大哥,」黃益中打趣的說。有著一點小聰明,他坦誠求學階段的成績不錯,只是不愛聽課,總愛在底下看自己的書。愛唱反調的他,還故意在國文課上看數學,數學課上看理化,讓他成為每位老師的眼中釘,「我不是好孩子,只是會讀書,」黃益中很清楚自己的定位。

儘管不愛聽課,黃益中卻非常喜歡閱讀、看報紙,他從《大成報》、《民生報》的體育版與娛樂版,「順便」往前看政治新聞、經濟新聞,對於「新知」非常有興趣。因此,當他的高中三民主義老師在課堂上講了一則又一則時事新聞,就像如來佛收服了孫悟空,黃益中難得抬起頭聽課,且愈聽愈有趣。「後來我發現律師有點難考,所以當個老師也不錯,」黃益中考上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公民訓育學系公費生,踏上為人師表一途。

做為一個「差點進黑道」的老師,黃益中的教職一如預期的坎坷。第一天上班就被校長訓話二十分鐘,只因為他的衣服沒有紮進牛仔褲裡,「還沒開始教書,就被盯上了,」黃益中似乎很難擺脫壞孩子的標籤。但是他不在意,轉任大直高中之後,因學校校風開放,他更有舞台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希望建立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沒有制式教材,黃益中用許多正在發生的事,讓思辨成為孩子面對未來的關鍵能力。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