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採訪後記: 原來我一直習慣「被安排」


美國採訪後記: 原來我一直習慣「被安排」

楊煥世

資深記者張益勤,在2015年3月到美國採訪各式各樣不同的中小學,在採訪過程中,她對自己的學習歷程也有了不同的觀察和反省。

三月中旬從大風雪中的美國波士頓回到台灣,歷經三個城市的採訪,十多天的出差完全沒鬆懈。形形色色的學校,每一所都讓我反思,「這種方法適合台灣嗎?」、「可以這樣教台灣學生嗎?」

老實說,很多時候我也覺得國外的這些學校彷彿太理想化,太夢幻,有些暗黑面一定沒能展現在媒體面前吧!他們應該也會有親師溝通的問題,或是校內行政業務過多的煩惱吧!

但是,孩子不會說謊,採訪過程中與我們侃侃而談的孩子,完全是隨機在校內挑的。學校沒有推薦學生,他們也不想推薦,因為他們不知道從何推薦起,每個孩子對他們而言,都是獨一無二的美麗。

他們強調的不是公平,而是如何因著幼苗的需要,陪著他長大。

信任孩子,把孩子當作「一個人」

我一直記得,我們最後一所拜訪的學校「瑟谷學校」,那位在公校遭受霸凌、學習成就低落,以為自己註定要失敗的海頓。他與我們侃侃而談,不但不避諱過去曾經被霸凌的事,對於自己不是讀書的料、沒有要上大學,也不以為意。他現在的樣子,讓人難以相信他過去的遭遇,更何況他還有個資優生哥哥。

我很羨慕,在美國有這樣一個學校,不要求每個人進度一樣,讓孩子有空間去思考自己到底想要什麼?也給孩子充沛的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這背後的尊重、信任,完全不把孩子當成「一個小孩」,而是把他當作「一個人」。

他們相信給孩子時間,會找到自己的天命。可惜在台灣,我們太擔心孩子學不到東西,把一天排的滿滿,什麼時間上國文、英文、數學,下課後還要補習。不斷學習、學習、學習之後,我們要求孩子去思考未來,去想想自己對什麼有興趣。

可是孩子跟大人一樣,一整天忙碌動腦之後,換作是我,應該只想休息。

採訪過程中,我也曾覺得很害怕,害怕想像自己若是在瑟谷當學生,應該會覺得無所適從。少了老師告訴我,每天要做什麼,那我到底要學什麼?

我領略到自己對自由的恐懼,即使成年了,我好似還是習慣「被安排」。

好可怕,原來「被安排」是最安全、最輕鬆、最習慣的學習方式,卻讓我們對自己一無所知。

改革的路總是漫長,期待有一天,我們的孩子都有適合的地方可以去,也能因著自己的天賦與內在動力,長成各種美麗的花。

熱門延伸:

不一樣的學校:沒有老師與課表的「瑟谷學校」

明日學校用五大行動,發展孩子天賦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3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