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普拉4堂生命智慧:我到40歲才學會了拒絕!


歐普拉4堂生命智慧:我到40歲才學會了拒絕!

www.flickr.com/photos/hernanpc/8585821125/

從黑人貧戶到媒體天后,歐普拉濃縮她人生的體悟成一篇篇短文。曾經她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竭,只為了滿足別人的期待──對於自己應該做什麼,應該成為什麼樣的人,她後來才明白。

潛能

要怎麼做,我才能更透徹了解自己的潛能?至今我仍如此問自己,特別是在思忖人生下一階段要做什麼的時候。

在我做過的每份工作,住過的每座城市裡,我總是盡力學習成長,每當我的成長已經到達極限,再也無法突破時,我就會知道是時候離開,繼續前進了。有時候,一想到要往前邁進,我就怕得要命。但是,每次我都從中學到勇氣的真正定義──即使害怕,膝蓋抖個不停,你還是往前跨步。唯有勇敢起步,才能邁向宇宙為你準備的壯闊美景。如果你任由恐懼宰制,就會動彈不得。一旦你落入恐懼的掌控中,它就會盡一切力量,讓你無法成為最好的自己。

我所確知的是,不論你害怕的是什麼,那些事本身並無力量──真正擁有力量的是你的恐懼。事物本身根本動不了你,但恐懼會奪去你的生命力。每次當你向恐懼屈服,你便會失去力量,而恐懼吸收了你的力量,變得更強大。這就是為什麼不論眼前的路看起來多難走,你都必須督促自己超越焦慮,繼續往前走。

幾年前,我每天都會在日記裡寫下這個問題:「我在害怕什麼?」隨著時間過去,我終於領悟,儘管我外表常常看起來很勇敢,但內在卻飽受束縛。我害怕別人不喜歡我。我也恐懼,一旦拒絕別人,別人就會排擠我。我做的每一件事、每一個念頭、每一句話,甚至是我吃的每一口食物,都跟如影隨形的恐懼有關──而我任由它阻礙我認識真正的自己。

費爾醫生(Dr. Phil)常說,你無法改變你不承認的事實。在我挑戰內心的恐懼,開始改變對自己的信念之前,我必須承認,是的,我一直恐懼不安──而我的恐懼是一種奴役的形式。尼爾‧唐納‧沃許說過另一句名言:「只要你仍擔心別人對你的看法,別人就會一直是你的主人。唯有當你再也不需要從外在獲得認可,你才成為自己的主人。」

當你鼓起勇氣投自己一票,敢於挺身而出,大聲說話,改變自己,或甚至只是跳脫他人制定的規範行事,確實後果不一定會讓你歡喜。你可以想像得到,前方多半會有阻礙絆倒你,別人可能會說你腦子秀逗了。在那個當下,你可能會覺得整個世界好像都起而對你說不──你不可能成為那樣的人,你做的事不可能成功(當別人一直以來都對你有特定的期待,而你一舉超越他們的認定時,肯定會引發他們的不悅)。在這種脆弱的時刻,你的恐懼和自我懷疑可能會讓你動搖。你可能感到筋疲力竭,因此想要放棄。但是,另一條路更糟:你會發現自己陷入一成不變的窠臼中,一連數年。或者,你會長時間陷入後悔的煎熬,老是想著,要是當初我沒那麼在乎別人的看法,如今我的人生會是什麼樣子?

又或者,要是你現在就決定不再讓恐懼阻礙你,你的人生又會如何?要是你學著與恐懼共處,乘著恐懼的浪頭,抵達你從未想像過的高峰呢?你可能會跳脫大家對你的期望,終於關注自己內心真正的需要,體驗到前所未有的喜悅。而且,最終你將明白,除了對自己之外,你不需要對任何人證明什麼。這才是無懼地活著,持續追求最佳人生的真正定義。

我永遠都忘不了下定決心永遠選擇自己的那一瞬間。我還記得當時我身上穿的是什麼(高領毛衣和寬鬆的黑色長褲),我人在哪裡(主管的辦公室),當時坐的椅子外觀及坐起來的感覺(棕色渦旋紋花樣,坐起來太深了,椅墊又厚又軟)──當時,我的主管,也就是我工作的巴爾的摩電視台總經理,正對我說:「妳在芝加哥不可能會成功。妳現在走進的是地雷區,而妳甚至看不見地雷在哪裡。妳這是讓妳的事業自絕生路。」

他用盡一切手段,想利誘我留下來──更多錢,公司配車,新公寓,最後還恐嚇我:「妳一定會失敗。」

當時我不知道他說得對不對,也沒有成功的自信。但是,不知怎地,起身離開之前,我鼓足勇氣,對他說:「你說得對,或許我不會成功,也或許我正走進地雷區。但如果這些都要不了我的命,至少我會持續成長。」

那一瞬間,我選擇了快樂──歷久不衰的快樂每一天都陪伴在我身邊,因為我下定決心不再恐懼,往前邁進。

留在巴爾的摩,對我是安全的選擇。但是,坐在主管辦公室的時候,我心裡非常清楚,如果我讓他說服我留下來了,那將會一輩子影響我對自己的感覺。我會老是想,要是我走了,未來會怎樣?就那麼一個抉擇,改變了我人生的軌道。

如今,我活得興高采烈、心滿意足(我把這定義為快樂),對於我承諾的一切充滿熱情:我的工作、我的夥伴、我的家、我的感謝──我呼吸著自由與平靜的空氣,每一口氣息都讓我深深感恩。而讓這一切更加甜美的是,我確知創造這份快樂的是我。這一切出於我的選擇。

拒絕

我一直到四十歲才學會拒絕。早年我在電視台工作時,人們總認為我是樂善好施的好人,這種印象常讓我疲於奔命。有些人會拿口袋裡僅有的錢搭公車來找我;孩子們會逃離家裡;受虐婦女會離開她們的丈夫,現身在攝影棚門口……他們全都希望得到我的幫助。在那段期間,我花了許多精力試著幫助一個女孩回到她的家庭,或者在電話中開導一個威脅要自殺的女孩。我發現自己開了一張又一張支票,連投入的時間也都超時了,我的心靈日益耗損。我太忙著滿足別人對我的要求了,以致於忘了我真心想給予別人什麼。我沉迷於討好別人的毛病中,而且我常不假思索就答應別人的要求。

我心裡十分清楚這毛病打哪兒來的。過去受過傷,意味著沒辦法建立人際界線。一旦你個人的界線在孩童時期就受到暴力侵犯,就很難重新鼓起勇氣阻止別人踐踏你。你害怕人們因為認清真正的你而拒絕你。那麼多年來,我窮盡前半生付出能力所及的一切,幾乎滿足每個人對我的要求。我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竭,只為了滿足別人對我的期待──我應該做什麼,應該成為什麼樣的人。

後來我領悟了意圖法則,才獲得療癒。在此我得再度引用蓋瑞.祖卡夫在《新靈魂觀》中的句子:

「每一個行動、念頭和感覺都受到意圖所驅使,而在因果關係中,意圖屬於『因』。我們一旦種下『因』,就不可能不去承受『果』。上天以這種深奧的方式,讓我們得以對自己所有的行為、念頭和感覺負責;也就是說,我們必須為自己所有的意圖負責……。」

我開始檢視自己的意圖──當我明明滿心不願意卻還答應別人時,我抱持著什麼樣的意圖?我會答應別人,是因為這樣一來,別人就不會生我的氣,認為我是個好人。我的意圖是讓人們覺得我是他們在最後一刻可以拜託、仰賴的人,不論發生了什麼事。而這個意圖完全反映在我的生活經驗上──在我生活的每個層面都面臨一連串的要求。

就在我開始有所領悟不久,我接到一位非常知名的名人來電,希望我捐錢支持他的慈善事業。他要求的金額非常龐大,我告訴他必須好好考慮。我所思考的是,我真的信任這個「因」嗎?不。我真的認為開張支票就會帶來任何一絲一毫的改變嗎?不。那麼,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只因為我不想讓這個人以為我很小氣。而這對我來說,已經不再是充分的理由了。

當時我寫下幾句話,如今依然保存在我桌上:

「若非出於真心,我再也不要為任何人做任何事。我不再參加會議、打電話、寫信、贊助或參與任何活動,只要這些活動並未在我內心激起「我願意」的回聲。從今以後,我將忠於自我的意圖而行動。」

在你答應任何人的請求之前,請先捫心自問:我最真實的意圖是什麼?而答案應當出於你最純淨的內在,而非出於你的頭腦。如果你覺得必須徵求意見,不妨給自己一點時間,讓「我願意」或「我不要」的聲音在你心中迴盪。如果答案對了,你整個身心都會感覺到。

我所確知的是,我一克服討好別人的毛病,就清楚地覺知到自己的本質。一旦真正接受自己是親切和善且樂於付出的人,我就不再需要證明自己。而且,不論我答應或拒絕別人的請求,都不影響我的本質。過去我曾有一度害怕別人說:「她還以為她是誰哪?」如今我已經有勇氣抬頭挺胸地說:「這就是我。」

金錢

我跟金錢之間總是維持最好的關係,即使是早年沒多少錢可讓我建立關係的時候。我從來就不擔心沒有錢,也從不執迷於我所擁有的一切。就像大多數人一樣,我記得每一筆收入的由來。我假定我們都記得,因為收入有助於定義我們提供的服務價值──然而,不幸的是,有些人用收入來定義自己的價值。

我第一次領悟到我的收入不等於我,是在十五歲的時候,我去當時薪五十分錢的保母,幫忙艾許貝利太太照顧吵鬧不休的小孩,並在她每次盛裝打扮,幾乎把所有衣服都拿出來試穿之後,幫她整理凌亂的衣櫃。她的臥房看起來總是像極了梅西百貨每日接近打烊時的最後一次大拍賣,鞋子、亮麗的項鍊和洋裝散落各處。就在她輕快地飛出家門之前(沒留下任何訊息說她會去哪裡,或要怎麼聯絡她),她說:「喔,對了,親愛的,妳介意把東西收拾乾淨嗎?」呃,我介意,我當然介意了,而且我第一次「整理」的時候,可是花了好大一番工夫,原本以為等她看到我不只整理了她的房間,連孩子的房間都整理好了,她會多付我一點錢,結果她從來沒這麼做。於是,我換了一份會付我更多錢的工作──在那裡,我以為我的努力會受到認可。

離我父親家不遠的地方有間廉價商店,我受僱在那裡工作,時薪一塊半。我負責商品上架,維持整齊,摺好襪子。可是,老闆不准我操作收銀台,也不可以跟顧客講話。我厭惡這一點。在那兩個小時裡,我發現自己數著時間等吃飯,然後是等下班。即使才十五歲,我的內心深處都知道這樣沒辦法好好生活,更不可能賺到錢。當時的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無聊。於是,三天後我就辭職了,回到我父親的店裡幫忙──但不支薪。我也不喜歡在那裡工作,但至少我可以跟人們講話,不會覺得我的靈魂隨著時間一點一滴耗盡。儘管如此,我十分清楚,不論父親多希望我留在店裡,那間店都不會成為我未來生活的一部分。

等到十七歲的時候,我進了廣播電台工作,週薪一百美金。就在那時,我跟金錢和解了。我決定不論從事什麼樣的工作,都要像第一次進廣播電台工作一樣,感覺到我如此熱愛自己的工作,即使不付我錢,我也會每天快樂地準時上班。當時,我第一次意識到我如今確知的事:如果你受僱從事你熱愛的工作,那麼你收到的每一分錢都是額外的好處。請給你自己一輩子這樣的好處吧:追求你的熱情,發掘你熱愛的事,然後好好去做!

韌性

讓我們面對現實吧:「愛」已經成了老掉牙的話題,大家一談再談,愛變得淺薄而戲劇化,造成人們對愛廣泛的錯覺,誤以為愛是什麼、不是什麼。我們絕大多數人都看不見愛的真貌,因為對於愛是什麼(愛應該要讓你神魂顛倒、心蕩神迷)、愛苗應該如何萌生(絕對少不了身材高、修長,機智、迷人等配套),我們都有自己先入為主的認知。於是,如果愛並非以我們想像的模樣出現,我們便認不出它來。

但,我所確知的是,愛就在我們身邊。不論你置身何處,都有可能愛與被愛。愛,以各種形態存在。有時候,我一走進我家前院,就可以感覺到院子裡的樹散發出愛的頻率。只要你尋求愛,愛就會為你所得。

我看過許多女人(包括我自己)因這個浪漫的想法而暈頭轉向,相信唯有找到某人讓她們的生命完整,她們才會完美無缺。你仔細想想,這念頭是不是既荒唐又糊塗?你本身就是一個完整的人。要是你覺得自己不完整,你必須獨力以愛填滿自己空虛、倦怠的心靈。一如愛默生所言:「唯有你能帶給自己平靜。」

我永遠都忘不了,有一回我清理抽屜,從裡面翻出一疊紙,我看完那十二頁內容,整個人愣住,久久不能自己。那是一封情書,當年我寫給交往中的男友,但從未寄出(感謝上帝我沒寄出去)。我那時候才二十九歲,一心一意只想著這個男人,整個人深陷執著與絕望中。在那十二頁哀怨而自我束縛的傾訴裡,我是如此的可悲,以致於我在讀信的當下簡直認不出來那竟是我。雖然我保留了十五歲至今的日記,但我還是為自己舉行了一場儀式,燒毀這封我過去誤以為是愛情的證據。我不想留下任何書面紀錄,顯示我曾經如此可悲,與自己的心疏離,失去連結。

我看過太多女人,為了那些根本不在乎她們的男人,放棄自己。我也看過太多女人屈就於一些人渣。但如今,我領悟到,建立在真愛上的關係,會帶給人美好的感覺,讓你由衷喜悅──不只是偶爾短暫的快樂,而是大部分時間都感到幸福。在真心相愛的關係裡,你不需要唯唯諾諾,不敢說出內心的想法,更不需要放棄自尊與尊嚴。而且,不論你是二十五歲或六十五歲,在真心相愛的關係裡,你應該可以展現所有真實的你──然後分手時帶著對自己更深刻的認知離開。

*本文轉載自天下文化出版《關於人生,我確實知道‧‧‧‧‧‧:歐普拉的生命智慧》,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延伸閱讀:

JK羅琳:真正的勇敢,是從創傷中重生

李烈:那一跤讓我懂得彎下腰來

林書煒:失智母親教會我的事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6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