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如何用 「蒙特梭利」教養法培養孩子?

詹志禹:生命教育第一課


詹志禹:生命教育第一課

黃明堂

理解不同種生物的故事,建立人與自然的連結,從愛惜自己的生命,到愛惜萬物生命,才是真正的生命教育。

我和一個大學生走在校園,經過人行道旁邊一片榕樹林,榕樹鬚根迎風飄然,我問她說:

「你喜歡榕樹嗎?」

「我很害怕榕樹!」她說。

「為什麼?」

「因為我小時候聽大人講故事,他們都說:『榕樹垂下的繩子(鬚根)會勒死你!』」

「啊!」我太驚訝了,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有故事對榕樹賦予恐懼的意義。我童年時代聽到的故事,都是說榕樹是慈祥的老公公,垂著很長的鬍鬚,兒童若在榕樹下睡著,就會有「仲夏夜之夢」,不是夢到爺爺,就是夢到進入榕樹根部的螞蟻王國去探險。

有時候,一個故事就決定了一種感受,尤其是童年時代的故事,竟能決定一棵榕樹讓我們覺得恐懼或慈祥,這對教育有什麼啟示?

現代有太多孩子,尤其是都市的孩子,對於他種生命存有過度敏感的恐懼,這類感受,大部分來自無知或錯誤的學習經驗。我常問學生(師資生)說:「你們去當老師的時候,如果有一隻蜜蜂飛進你的教室,有些學生會唉唉叫,有些想撲殺蜜蜂,你會如何反應?」

一個有專業素養的教師,就算心裡害怕也不會表現出來,因必須避免向學生傳達錯誤的感受。雖然教師也是人,但是,人類恐懼他種生命的情緒,大部分都與人性無關,而是後天學習的結果,是透過觀察他人、聽故事或互動的學習結果;既為教師,就有責任重新理解他種生命,例如:蜜蜂並不會主動攻擊人,除非抓牠或侵犯牠的蜂巢領域,也有責任重新學習對待他種生命的態度,不要再複製恐懼感。

有一年秋天,我帶學生參觀新竹北埔的大坪國小,當時該校正在推動蝴蝶特色的生態教育,安排了幾位小朋友為我們分組導覽校園,其中一位中年級女孩,沿著校園為我們介紹蜜源植物、蝴蝶種類和蝴蝶特性,說著說著,有一隻蝴蝶悠然飛來停在她的手上。這個人蝶親和的意象,時隔多年,仍然在我腦海中非常鮮明,因為我感覺這是從生物教育提升到生態教育,再提升到生命教育。

從擬人化到同理心

童話年紀的孩子,常把各種動、植物擬人化,成人世界反而失去了想像力,失去了對他種生命的感通力。最近新聞常報導,有些工程單位為了節省成本或減少麻煩,把老樹截枝斷根、草率移植或放任枯死;護樹團體雖然事後發現,也經常搶救不及。這中間雖然摻雜著經濟利益的糾葛,但也有許多單位或學校,願意為一棵樹修改道路設計或建築形狀,充分展現人類與萬物共存、共好的精神。其實人類大腦很有彈性,工程轉個彎未必更花錢,但是否願意改變設計,常決定於主事者對他種生命的感通力。

大約在一九九○年左右,當時我仍在美國德州奧斯汀(Austin)讀書,市內河邊有一棵橡樹,在第六街旁靜坐觀察世人已超過百年,不知哪個失心瘋的人竟然對樹下毒,導致老橡樹枯萎凋落、黃葉遍地、生命垂危;消息傳開後,舉城譁然,市府與人民皆全力搶救老橡樹,許多人前往探視,整棵老橡樹已被繩索圍起來保護,繩索上面吊滿了數以千計來自全美各地寄給老橡樹的卡片,卡片上面寫滿了祝福的話語。難道這些寫卡片給老橡樹的人,不知道樹木看不懂卡片嗎?

我回台工作後,在參與教育改革活動時曾遇到台灣大學前數學系教授田光復,他說,他有一天在台北新生南路某小學路邊停車,倒車時不慎擦撞到一棵行道樹,他趕緊下車很心疼的摸一摸老樹的樹皮,很怕樹木被撞痛了,一位從人行道旁經過的大人竟然罵了一句:「肖ㄟ(瘋子)!」難道田教授真的不知道樹木沒有痛覺嗎?成功的生命教育,不是只讓學生愛惜自己的生命或只愛惜人類的生命,而是讓學生能同理愛惜萬物的生命。

從生物、生態到生命

我的老家在山上,前庭側邊有一棵繁茂的光臘樹,每年七月,整棵光臘樹必有漫天成群的獨角仙飛舞,這個奇象至少已持續半個世紀以上,但在山區產業道路開通以後,卻引來了大量的盜抓者,甚至偶有生物課教師帶著學生來觀察,順便抓幾隻,遇到屋主勸導時,竟回應說:「我們在進行生物教育,只抓少數幾隻,不會絕種!」

有人利用半夜來盜抓,使用強烈探照燈照射獨角仙,經屋主勸導,竟生氣回嗆:「那我們白天來抓可以嗎?」完全不覺得盜抓有錯。有人白天來抓,經勸導後就回嗆:「這又不是你們養的,抓幾隻又怎麼樣?」有些人抓不到樹梢的獨角仙,就用力搖撼樹幹,使用石頭猛砸樹幹,企圖把獨角仙搖落下來,完全無視於樹皮受傷可能導致樹木死亡。許多盜抓者的動機都是為了賣錢,賣給私人當寵物、博物館當標本或學校當生物課教材(讓學生觀察「變態」過程)。

現在有部分學校的生物課進步了,不再要求學生飼養動物,儘量帶學生到戶外做自然觀察。生物教育本應超越生理和物質的理解,先提升為生態教育來凸顯人與萬物相依共存、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關係,再提升為生命教育來強化人與萬物的感通,讓每一種生命都儘量受到應有的尊重。

【看更多】

《河馬教授說故事》張文亮:大自然,盡是驚喜與浪漫

吳靜吉:愛自然的小孩有抗壓性

詹志禹:最佳教學法不該投票決定

詹志禹好書傳送門《發現孩子的亮點》博客來Shopping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政大教授 詹志禹

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校區)教育心理系哲學博士,國立政治大學教育學系教授。

曾任政大教務長、政大教育學院院長、政大實驗附小校長,專長教育心理學、科學哲學、創造力研究等。著有《發現孩子的亮點》。

+ 追蹤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5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