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吉姆.羅傑斯 :因喜悅和自豪掉淚

作者: 吉姆.羅傑斯 (Web only)
吉姆.羅傑斯 :因喜悅和自豪掉淚
Gage Skidmore@flickr, CC BY-SA 2.0

Jim Rogers,原籍美國的國際知名投資家,曾和索羅斯共同創立量子基金,取得傲人的成績。他被《時代》雜誌稱為金融界的印地安那.瓊斯,也被「股神」巴菲特形容為「對大勢的把握無人能及」的投資大師。

Jim Rogers,原籍美國的國際知名投資家,曾和索羅斯共同創立量子基金,取得傲人的成績。他被《時代》雜誌稱為金融界的印地安那.瓊斯,也被「股神」巴菲特形容為「對大勢的把握無人能及」的投資大師。羅傑斯認定中國將是二十一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國家。為了讓兩個女兒從小學習雙語,他在二○○七年決定舉家遷至新加坡,並和妻子成為家長義工,替孩子報名南洋小學。

* * *

在我長大的阿拉巴馬州的一個小鎮的大多數居民,根本不知道在英文之外,還有其他語文的存在。哇,世界真的變了!

我就讀的一間小規模中學為學生開兩年的法文課,因為「法文是國際語言—外交、商業和文化的用語」。很明顯的,新聞傳播到阿拉巴馬州的戴摩波里斯(Demopolis)的速度很慢。

我兩年的法文成績很優異,在前往耶魯大學時很有信心可以達到校方對語言的規定。然而,我在上法文課時,幾乎完全聽不懂土生土長的法文教師說的話。我也許還能閱讀和書寫一些法文。但我的阿拉巴馬教師的法文和這名法國人的法文完全不像。有一天,我們有個現場問答比賽,但我竟然不知道正在進行測驗。

此後,我便一直對自己說好一種外語的能力感到非常不足。這種不安全感在我身為國際投資家和到處旅行探險時變得更糟糕。我知道我總是錯過很多東西。此外,很明顯的,同一個單語的人相比—就算他成就卓越—能夠說當地語言的人,總會有更多的人明白他們說的話,即使他們是沒有受過教育的騙子。

我在旅行時懂得了多種語言的一些辭彙,但從來沒有真正學會什麼。在一九八○年代作出中國將成為二十一世紀最重要國家的判斷後,我開始通過寫作、廣播和演講,告訴大家應該教導孩子和孫子華語,讓他們為下一個世紀做好準備。

當我開始學習一點講求聲調的華語時,更加深了我對語言所缺乏的自信。我對音樂和聲調從來沒有什麼天分。我第一次帶太太到哈林區跳舞時,她問我:「為什麼你不跟著拍子?」我回答:「我不知道有拍子。」

知道中國將來的變化,讓我有更多力不從心的感覺。然後,我有了一個女兒。我不能光說不練了。我們找來一名華人家教和我們同住,指示她只和「快樂」(Happy)用華語溝通。

「快樂」出生後便學習雙語,憑自己的經歷,我知道這是學習語言的最好方法。

「快樂」兩歲時我們在上海,感到驚奇的中國人問她你是怎麼學華文的。她一臉茫然不知道他們這麼問是什麼意思,因為就像我從小就使用英文一樣,她並沒有真正的「學習」過華文。英語是我從小使用的,而她則從小就講華語。在她看來,每個人使用的語言不同,她會用他們選擇的語言來溝通。

尋找講華語的城市

最終,我們明白單靠一名華人家教和學校教導的華語,不足以達到我堅持「快樂」講像道地華人的華語的水準。我們不時聽到,家長在家裡使用某種語言同孩子溝通,但當孩子長大至九歲左右,就開始只用英語來回答—因為所有人都講英語。「快樂」有一天從公園回來,說她「要像其他人一樣」講西班牙語(公園裡的大多數保姆來自拉丁美洲)。因為她講華語,覺得自己很古怪!

所有父母都會為孩子煞費苦心。一些搬得靠近理想的學校;一些搬得靠近出色的足球教練、網球訓練營或音樂學校。我決心讓女兒講一口完美的華語,因此我們開始尋找適合的講華語城市。

我們在上海度過幾乎整個二○○五年的夏天,在最後的三個星期才想到前來新加坡。隔年,我們把注意力集中在香港和其他中國城市,在新加坡的時間很少。在二○○七年的夏天,我們開始把焦點放在新加坡,同時花一些時間在中國。

在夏末,我們的名字出現在南洋幼稚園的等候名單上,所以事情已成定局。我們原本計畫在秋天讓「快樂」回到紐約上課,也已繳交了昂貴的私校學費。南洋不是你可以說「保留我們的位子,我們明年才回來」的幼稚園。況且,我們已經決定新加坡大概就是我們的選擇了。因此,我們趕回家為前來新加坡定居做好準備。我們安排出售在紐約的房子,並突然間找到一個律師買主。

第一天帶女兒上學,讓我和妻子佩琦(Paige)興奮莫名,同時也讓我們感到意外。

其他所有四歲左右的孩童都圍著「快樂」大聲叫嚷:「看她的眼睛!」他們仔細的審視她並觸摸她的臉。我們很快便明白大多數四歲的新加坡小孩從沒看過藍眼睛。幸好「快樂」和其他人一樣講華語,對她的藍眼睛的好奇心因此在隔天便消失了。

之後,我們報名讓「快樂」在東陵俱樂部(Tanglin Club)上美術課。她是少數或唯一使用華語同教師葉先生溝通的學生。一天,一些學生問她:「你是華人嗎?」「快樂」喜歡南洋幼稚園,還有那裡的學生和教師。因此,我們的下一步是讓她進入南洋小學。

我們完全被王校長在入學報名公開講座上的演講說服了。講座也說明要進入學校必須符合嚴格的規定。因此,我們搬到靠近學校的地點並充當義工:我太太在英文語言課程幫忙,我則為教職員和校友演講。

我爸爸不會講華語

在世界各地尋尋覓覓後,我們決定來新加坡定居。沒有人把我們調來這裡。新加坡也沒有給我們任何優惠。事實上,我們在開始時是「不告而至」的。我們對這個新的家園充滿熱情。我的第二個女兒「小蜜蜂」(Baby Bee)是在鷹閣醫院出生的,現在就讀於南洋幼稚園。兩個女兒都曾在電視節目的廣告中出現,鼓勵人們學習華語。我們搬來新加坡不久後,台灣總統馬英九便邀請我們遷移到台灣。但我們婉拒了,部分原因是那裡的教育政策。台灣仍然使用已經越來越不普遍的繁體字。新加坡和中國大陸一樣使用簡體字。

我好像在補缺自己幾十年來在語言上的不足。「小蜜蜂」發覺自己會使用兩種語言後,便開始用華語對華人耳語:「我爸爸不會講華語」;用英語對洋人耳語:「我爸爸不會講華語」。我太太向來有音樂天賦,我們在這裡定居後她也學會了一些華語。我則還「不知道有拍子。」

你現在可能會問:「為什麼選擇新加坡?」主要原因是這裡幾十年來建立起來的雙語政策和教育制度。是的,我的女兒在中國可以更普遍的接觸華語(可能連我也能學上一點?),但她們的英文會受到影響。通曉英文和華文在二十一世紀是至關重要的,這會給她們巨大的優勢。通曉雙語不能確保她們成功,但至少如果她們最終必須在餐館工作,她們會是領班而不是洗碗碟的工人。

從很多方面來看,新加坡堅持人人必須通曉英語和另外一種亞洲語言,都是非常具有智慧的。至少,通曉雙語的人學習其他語言更容易上手。世界上沒有另外一個國家對雙語政策的重視比得上新加坡。這向來是,也會一直是新加坡和新加坡人的競爭優勢。

這也是其他國家所缺乏的凝聚一個移民國家的力量。我不時讀到或聽到,要改變或放鬆這些努力的談話。身為有兩個孩子在這裡的學校讀書的新加坡公民,我們強烈反對這樣的建議。相反的,我們會建議更嚴格的雙語課程。雙語政策是讓新加坡成功和獨特的眾多因素之一。

對我本身而言,身為人父,我不知道將來會有什麼變化。我知道當我的女兒進入青春期時,要了解她們會變得很困難,不管她們用的是什麼語言。她們不想讓我聽懂時肯定會轉而使用華語。其實,她們有時已經這麼做了。

但到目前為止,這只會讓我因為喜悅和自豪而掉淚。

(本篇譯自英文)

本文摘自《李光耀回憶錄:我一生的挑戰 新加坡雙語之路》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您覺得這篇文章...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6則留言/看更多留言

我想留言

  • Ci-sin Feng

    很不錯

    2015-09-20 檢舉
  • Vicky Chen

    分享

    2015-09-12 檢舉
  • 鄭雅方

    好文

    2015-09-07 檢舉
選校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選校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