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教養可以這麼自然!》:超音波,照不照沒關係?


《教養可以這麼自然!》:超音波,照不照沒關係?

凃翠珊

芬蘭的產檢,正式的超音波只會照兩次,第一次是十二週前後,照後頸厚度,配合血液檢查來推測基因遺傳相關疾病的可能性,並依此決定是否建議作羊膜穿刺,如果評估異常的比例不高,就算是高齡產婦也不見得需要作羊膜穿刺。第二次則是二十二至二十五週左右,照胎兒身體結構,也就是台灣常說的「高層次超音波」。

芬蘭的產檢,正式的超音波只會照兩次,第一次是十二週前後,照後頸厚度,配合血液檢查來推測基因遺傳相關疾病的可能性,並依此決定是否建議作羊膜穿刺,如果評估異常的比例不高,就算是高齡產婦也不見得需要作羊膜穿刺。第二次則是二十二至二十五週左右,照胎兒身體結構,也就是台灣常說的「高層次超音波」。

護士說,第二次的超音波比較重要,可以實際看到胎兒的肢體和器官生長狀況,若有問題可以提早準備需要的支援,至於第一次的後頸厚度超音波,「其實不想照也沒關係,因為所有的檢驗都是機率問題,就算過厚也不見得有問題,看起來正常也不一定如此,超音波的結果都只是參考而已。」護士竟然這麼對我們說。雖然大部分的媽媽會選擇照超音波,也有媽媽不覺得有必要照,原來,沒什麼是「非如何不可」的呢。

雖然驚訝,但我真心欣賞護士對於照超音波這件事,客觀中立的資訊與思考角度。

孕期不照超音波,只靠「護士的一雙手」

大家可能會好奇,如果孕程中不定期照超音波,怎麼知道胎兒大小呢?

說來神奇,這裡的產檢都由受過專科訓練的護士負責,她們都是「用摸的」,每次產檢一定會用軟尺量肚圍、加上用手摸來估算胎兒大小。從懷孕到生產,見到醫生的機會,只有前、中、後期各一次內診,最後一次醫師會同時以手感來評估產道是否足以讓胎兒通過,到醫院生產時,也是由助產士負責。

此外,孕期中負責孕婦內診的醫師,據我所知都是「一般科別」的醫師,並不是專門的婦產科醫師,因為他們認為,「基本內診」一般醫師就可以做,除非有特殊狀況,才會轉大醫院由婦產科醫師接手,當時我覺得在台灣待產的媽媽,從頭到尾都有專門的婦產科醫生服務,真是一種「奢侈」啊!

一開始,我對於從頭到尾都「由護士檢查、由助產士接生」的制度也有些不安,不過習慣後就發現,專業的護士用手量肚子,有時甚至可能比超音波「準確」。整個孕期盡可能由同一個護士檢查準媽媽和胎兒的狀況,既有親切感,也真的體現了「孕婦並不是病人」的觀念,既然沒有特殊的需要,就不必一直照超音波、看醫生,或許,這也是制度背後的一層意義。

當然,這樣的制度也有缺點,對於少數需要醫療介入的孕婦,不定期照超音波,還真的不容易發現胎兒的狀況,所以,制度各有優劣,沒有絕對的好壞。

生男生女?不告訴你?!

在台灣,照超音波看生男生女,似乎是很平常的事,這裡就不同了,並不是所有的芬蘭準媽媽都知道肚子裡是男是女,有時是看不出來,有時是不想知道,但也有些時候,是醫護人員「不肯說」。這一點,似乎跟居住的城市醫院政策、以及負責照超音波的護士有關。

我懷孕不久,同事就開始幫我做「心理建設」:「妳去照超音波時,助產士不一定會告訴妳答案喔!這個城市很多朋友都有這樣的經驗,我是等她把該檢查的都檢查完後,才有技巧地問一下,結果她面露不悅,雖然有說,但還是加一句:她不敢保証。」

因此,我自己照孕期第二次超音波時,抱著知不知道都無所謂的心態。沒想到最後竟然是助產士主動問我:「妳想不想看兩腿中間?」

超音波一放大聚焦,助產士還很幽默地問我:「妳知道那是什麼嗎?」讓我們夫妻倆聽了大笑。

這個經驗也讓我學到一件事:很多事情,事先聽說跟實際經歷的,不會完全一樣,就像這回,同事們信誓旦旦地列舉前人經驗,好心提醒我不要太早問這個問題,結果我竟然碰到一位主動要告訴我的可愛助產士!天下事沒有絕對,無論是懷孕生產還是育兒,都不用以別人的負面經驗來嚇自己。

爸爸的懷孕月曆內頁有芬蘭詩歌選輯,為爸爸培養育兒心情

疫苗,原來可以自己決定打不打!

在芬蘭,嬰幼兒要打的疫苗比台灣少了很多,一些台灣常規性的疫苗,例如B型肝炎、日本腦炎、水痘疫苗,在芬蘭並不施打。台灣在嬰兒剛出生幾天內會施打的卡介苗,在芬蘭由於已經幾乎沒有肺結核的案例,加上早年疫苗曾被發現可能對某些嬰兒造成嚴重副作用,全盤考量之下,就從疫苗計畫中移除了。唯一的例外,是父母若有任何一方來自所謂的「疫區國家」,那麼就可以選擇是否要讓孩子在出生後、離院前打卡介苗。孕期中,護士就特別給我們一份關於卡介苗的資料,請我們考慮一下再決定。

生產後,在孩子出院前兩小時,小兒科醫生先為他做完出院前的檢查,接著和護士一起站在我們夫妻面前問我們,想不想打卡介苗呢?同時,還拿了一份長達兩三頁的「卡介苗疫苗介紹」給我們,內容包括疫苗效益介紹、可能的副作用、嚴重副作用的比例等,請我們先讀一下再決定。

還記得當時的自己,邊讀邊猶豫,還跟醫生討論半天疫苗的好處與壞處,記得他們是這麼說的:「所有疫苗都有好壞、和可能的副作用。如果你們會在台灣長住一個月以上, 這支疫苗應該是利多於弊,但還是要爸媽自己決定喔。」
醫生與護士尊重父母決定權的態度,讓我印象深刻。

懷孕月曆,一面媽媽用,一面爸爸用

產檢關鍵:「投資父母」並「尊重個體」

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想過原來打疫苗也可以「選擇」,卡介苗因為已在芬蘭停止全面施打,也許因此讓他們特別謹慎,然而在芬蘭,打疫苗本身確實是「建議」,而不是「強制」綱令,雖然大部分的父母會照時程施打,但不想施打、或想延後施打都是可以的。

在芬蘭產檢的整體經驗讓我覺得,他們從產檢開始,就把關心的焦點與時間,「投資」在準爸媽身上。因為,有快樂健康的爸媽與和諧的家庭,初生嬰兒才有好的環境成長。

此外,他們對個體選擇的尊重,也呈現在每一個面向,是否照超音波、是否打疫苗,都尊重個體的決定。

儘管台灣與芬蘭的文化與醫療環境制度不同,但我想,「投資父母」和「尊重」,應該是值得思考的關鍵,當父母親的需求被照顧到、當孕婦產婦能尊重專業判斷、專業人士也能尊重個體的不同需求時,無論在哪裡,懷孕與生產都可以成為美好的體驗,出生的孩子也會有來自社會與家庭最好的後盾。這是芬蘭的產檢過程,教會我的事。

本文摘自《教養可以這麼自然!:台灣媽媽的芬蘭育兒手記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牙齒檢查」,變成牙齒保健課

廚房,我們共同的遊樂場

加入親子天下小行星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4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