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感覺功課很多,也要珍惜此刻的「少」


即使感覺功課很多,也要珍惜此刻的「少」

親子天下(情境設計與真人無涉)

小五的某個晚上,兒子寫了很久的功課之後說:「媽媽,好累喔!為什麼一個字我都已經會了,還要練習這麼多次?」這聲音對我很新鮮,因為在我印象中,這孩子一向輕鬆寫作業,歡喜寫作業。我看著作業本上因為打瞌睡而寫得歪歪扭扭的字,說:「兒子,寫功課,是需要有自由的⋯⋯

小五的某個晚上,兒子寫了很久的功課之後說:「媽媽,好累喔!為什麼一個字我都已經會了,還要練習這麼多次?」這聲音對我很新鮮,因為在我印象中,這孩子一向輕鬆寫作業,歡喜寫作業。我看著作業本上因為打瞌睡而寫得歪歪扭扭的字,說:「兒子,寫功課,是需要有自由的⋯⋯你現在最可能的自由,就是用最快的速度、用最醜的方式,隨便把你已經會的字寫出來就好。快快寫,不要在意,只要寫完就好。」

這種逆向指導,讓兒子很緊張。他說:「不要,為什麼要寫很醜?」像是怕我逼他寫醜一樣,他立刻打起精神,迅速、工整地把功課寫完了。隔日,他跟我們說:「我的功課好像越來越多了。」展爸說:「兒子啊,好好珍惜你現在功課的『少』,因為,學業這路上再往前走,功課只有越來越多,不會減少的。」

我說:「對啊!媽媽高中時已經很拚,沒想到大學熬夜熬更晚。在美國念研究所時,用功到眼眶都黑了,腳踝還因為長期盤坐而長繭。」樹兒問:「那畢業以後呢?」我說:「喔,更用功了。我教書時,準備講義⋯⋯比研究所更拚命。現在,你看媽媽工作的樣子,全神貫注、一心不亂,很多功課要做⋯⋯真是太幸福了。」

「幸福?」兒子問。我說:「對啊!雖然要念的書、要寫的字,越來越多,卻也越來越幸福。」國中準備考高中時,第一次感受到自己也是能用功的孩子,在熬夜讀書時,因為能吃到媽媽的點心,而覺得幸福。高中時更拚命了,卻因為在宿舍有一群朋友一起用功,感覺到一種奇妙的「共命感」而覺得幸福。大學時,拚命寫實驗報告、讀原文書,體會到知識很神祕、很有趣的幸福。研究所時,念教育、念心理學,關於心理的知識、關於人的知識⋯⋯想像我能使用那些知識,就很歡喜、很興奮。工作時,當然就幸福到極點了,因為那是我最愛的工作,怎麼辛苦都很幸福。

「所以⋯⋯」展爸說:「要好好珍惜現在的『少』,因為等到國中時,你就會羨慕小四時功課好少⋯⋯那你就要趕快珍惜現在『功課少』。」「對啊,每次都要覺得功課真少。」我補充,「而且,你跟媽媽一樣,是個喜歡知識的孩子。在覺得功課多時,就要找到自己能有的選擇來感受自由。你可以決定要寫醜或寫美,你也可以決定要拿高分或拿低分。你還能決定不寫功課,並接受不寫的後果,或是用好玩的心情,把它寫完。」

像是過來人一樣,我說著:「知識才是真的,功課只是接近知識的階梯。知識是山,功課是爬山。目的地是山的美,當然,爬山時要找到可以享受的好方法。有時爬山會苦,但是,苦過後會變成甘甜。」就這樣,樹兒度過了人生第一次功課壓力,恢復了寫功課的快樂。

不以擔心來守護孩子的功課

小四上學期,我問樹兒:「阿嬤陪你複習功課,哪些地方你喜歡?哪些地方你不喜歡?」

樹兒:「怎麼辦?都不喜歡耶!」①

這讓我很驚訝,緊接著問:「不喜歡的是哪裡?」

樹兒:「我不喜歡寫很多測驗卷②,寫完一張,還要再寫一張。」

我問:「這麼不喜歡,那你怎麼幫忙自己?」

兒子:「我就說要去大便,然後就在廁所待很久很久。」

我覺得可愛,問:「然後呢?出來以後⋯⋯」

兒子:「就還是寫啊。」

我說:「你沒有拒絕?」

兒子:「很難。」

聽到孩子如此壓抑,我開始跟他聊天:「為什麼不能拒絕阿嬤呢?」

兒子說:「不知道。」

於是我換個角度問:「那身邊的大人,有誰是你可以堅持拒絕的?」

他說:「媽媽。」

我問:「爸爸呢?」

他說:「也可以。」

旦旦在旁插嘴了:「我跟他一樣,我也能跟媽媽說『不』,跟爸爸就有點難了。」

樹兒則說:「其他大人我都可以,就是阿嬤有點難。」

我問:「為什麼?是因為拒絕也沒有用,阿嬤會堅持?還是因為拒絕了,阿嬤會難過,所以不太想讓阿嬤難過?」

這話一說,兒子的眼眶就紅了:「是第二個,我不想讓阿嬤不開心。」

我問:「你認為自己一定要是什麼樣的孩子?乖孩子嗎?」

他回答:「有一點。」

「不讓大人傷心的孩子?」我又問。

他回答:「這個最多。」(眼眶紅了)

我忽然好奇:「那你媽媽是怎樣被拒絕也不會傷心的強壯大人,是嗎?」

兩個孩子都笑了,一直點頭,連旦旦都大聲說:「對,對,對,媽媽最強壯了。」

於是,我使用一些能量的方法,幫孩子取走肩膀上的負擔,再幫他取下過時的自我認同。我輕輕說:「我可以是個讓人傷心的孩子。我可以不是個乖孩子。我可以不要太在意自己是個壞孩子。」然後,我帶他練習拒絕阿嬤。我要他養成一個新習慣,就是在拒絕阿嬤時,可以請天使照顧阿嬤。然後,不論如何都把「為自己的真心說話」放在「擔憂大人會擔憂」前頭。

我說:「功課是屬於你的,擔憂是阿嬤的。你不能為阿嬤的擔憂負責,你要負責的是自己的功課。如果阿嬤為你的功課負責,而你為阿嬤的擔憂負責,那就有點亂了。現在開始,你要為自己的功課負責。」

後來,我和婆婆聊天,說起對她陪伴孩子做功課的感謝,說起孩子對於拒絕阿嬤有壓力。婆婆說:「有啊,他都有說不要寫。」原來,即使孩子拒絕了,阿嬤會鬆一下,端上點心,然後捲土重來,毫不放棄,用溫柔的方式「引導」孩子。

「好啊,那等一下再寫。」

「不然,寫少一點。如果寫錯,再多寫幾題。」

「吃完點心再寫好了。」

「去樓下玩一點電腦,再上來寫好了。」

對阿嬤而言是:「可以啊,他可以不要寫。」對喜歡阿嬤的孫子而言,則是:「我不能跟阿嬤說『不』。」

大人的期許、大人因為孩子功課進步而歡喜,對孩子都是個影響力。

我則反其道而行:

「讓孩子可以寫醜,可以不寫,可以考很差的成績⋯⋯」

「讓孩子去承受學業上可能的後果,感受到各種挫折、失望⋯⋯」

「從小就能經驗失敗,才有機會學會如何因應壓力。」

孩子需要黑白兩張臉。我是黑臉,是有時兇,卻不曾因孩子退步而傷心、足以支持孩子自由選擇的臉。

不要用人生的熱情來交換成績

五年級時,樹兒月考的結果公布了。樹兒自己很滿意他的成績,然而,他跟我說:「媽媽,我發現,其實我很在乎成績。」我點頭,表達同意,並且讚許說:「在乎,可以是好的。 因為你認真付出,因為你重視。」

對我而言,在乎功課有其陽光與陰影面。「在乎」的陽光面向就是重視—因為重視,所以願意有紀律地練習、準備、全力以赴;因為重視,所以當得到滿意的結果,會很振奮,覺得被鼓舞到,也肯定了過程中的方法是對的、方向是正確的;因為重視,所以當得到不滿意的結果時,就會難受、會先遇到挫折,然後,會有些困惑。若這過程得到接納與理解,困惑可以轉為「開放的好奇」,於是可以重新檢討這一路準備的各種過程,重新調整方向與安排方法,看到自己有哪些洞要補,有什麼態度要更改,有什麼習慣要放棄。這時,若能下定「決心」養成「更好的新紀律」,那就是一次很棒的「考差了」,因為考差而鼓舞了士氣,用更大的決心來挑戰下一次。

能夠有一個「很棒的考差」,轉化的關鍵是:把考試視為「盟友」,而不是「敵人」。面對敵人,我們會害怕,且想殺死他;而面對盟友,我們帶著信任與他合作。盟友透過挑戰我們來增強戰技,即使輸了,都繼續切磋琢磨。想讓孩子把考試當成盟友,無論輸贏都從中獲益,父母就不要創造孩子考不好會有的各種負向連結,不要恐嚇孩子,不要使用懲罰。

以下的連結,會讓考試成為敵人:

.考不好,會被打。

.考不好,會失去一些「愛」(例如爸媽生氣、爸媽難受)。

.考不好,會失去一些「地位」(例如被嘲笑、座位被更換)。

.考不好,會失去一些「自我的好感受」(覺得「自卑」「笨」「我不好」)。

.考不好,會否定事前的準備,覺得「白費了」(為了準備考試,而有犧牲。因為犧牲了生活中的本質學習,成績不好時就大大失望。那失望不只是對成績的失望,而是對人生的失望 )。

若將考試成績視為丈量未來人生成功的尺規,就太沉重了。那些犧牲了生活中的自由與快樂來準備考試的孩子,會對考試的結果「過度在乎」,因為無論考贏或輸,他們都已經失去了生命最重要的快樂與自由。孩子的基本熱情,是深刻地與人連結,深刻地與生命在一起。零到七歲的孩子,發展的是肢體與感官;七到十四歲的孩子,發展的是情感和對世界的關聯,是意志底層的勤奮感。對世界敞開與好奇,是生命的基本熱情,若因為功課而封閉了生活,就失去了生命的底層熱情。

考好是個酬賞,但不是用來酬賞人生,而是用來酬賞孩子的努力。考試成績更是面鏡子,不是用來照見自己是否夠格、夠好、夠聰明、夠重要,而是照亮學習的過程:專注力、時間規畫、概念清晰、下功夫背誦、考試技巧。無論孩子成績好或不好,父母要小心別把考試成績與孩子的自我認同,以及未來是否能有好日子過連在一起。當成績的重要性被過度放大,生命的熱情反而容易被壓抑了。

本文摘自《這樣守護孩子的心靈自由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9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