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玩轉學習​,讓知識動起來!​

張艾嘉:每個世代,都在尋找愛的方法


張艾嘉:每個世代,都在尋找愛的方法

鍾士為

「現代人不太知道要怎麼溝通了,我也在重新調整我和孩子溝通的方式,」導演張艾嘉不斷學習放手。她說,現在可以接受兒子拋下一切包袱,不跟爸媽、自己靜靜過年。

採訪張艾嘉的時候,《天下》大陣仗地去了七個記者。不是因為她特別重要,而是她能觸動跨世代的人心。

等待的時候,五年級生的記者唱起了她的《愛情有什麼道理》、《忙與盲》,六、七年級生的記者想著她執導的電影《心動》裡最後一個鏡頭,金城武送給梁詠琪那一盒子的天空照片:「這些是我想你的日子」。

拍照的時候,攝影記者說要有一種在家的感覺。張艾嘉二話不說,踢掉高跟鞋、抹去灩灩口紅,赤腳坐在落地窗前,雙手搭上她捲度精緻的黑髮。

某部份的張艾嘉,星光熠熠而聰慧強悍。歌手出身,有羅大佑、李宗盛為她譜曲寫詞、製作唱片;踏入影壇,二十三歲就拿下金馬獎最佳女配角、二十八歲拿下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此後陸續在編劇、導演的角色上開拓。前年從侯孝賢手中接下金馬執委會主席的擔子,一任四年。

而某部份的張艾嘉,低調溫柔只想跟母親、兒子或觀眾安靜地說一回話。長長四十年的星途上,她也經歷過離婚、未婚生子、再婚、兒子被綁架。但此刻,她拍出了新片《念念》,描述原生家庭和父母,如何帶給三位主角牽絆綿密的溫暖與傷害。電影充滿了海洋的意象,縱然人生起起落落,但張艾嘉執著地要朝包容與和解前進。

不完滿原是世間尋常,每個人心上深深淺淺的溝壑,可能有不少是家人踩下的。但張艾嘉說,要有勇氣忠實面對自己,跟自己過不去的那一塊和解,才能跟家人和解。以下為專訪摘要:

我深深地認為,每個人都渴望一個美滿的家庭,沒有人不渴望被愛,只是這個世界變得太複雜,所以我們自己都模糊了──不知道什麼是最對的方法。

我們的上一輩,經過戰亂,他們首先要應付環境,然後再去努力給予。可是,我們這一輩對他們給予的東西,可能在某個不懂得體諒的時候,覺得他們給的不對。

等我們變成父母輩的時候,決定要用自己的一套,於是我們溺愛,孩子要什麼,我就給他什麼。每個世代都得面對這種問題,世世代代都在不停地尋找方法。

我的父親是空軍,但我其實不是在眷村長大,因為我父親在我一歲時就過世了,我的成長環境可能比眷村更嚴謹。因為我的祖父母覺得我是沒有父親的小孩,更應該要怎樣怎樣。所以,我的叛逆和反彈是更大的,什麼事都很強烈。

我一直都認為我可以很了解我的孩子,因為在我們那個年代,我已經是非常前衛跟另類的人。可是,我發現我還是有不夠的地方,因為他們現在面臨的是全球化世界,什麼都是唾手可得的資訊。成功的意義,也跟我們是完全不一樣的。

說老實話,我也還沒把它搞明白,這真的是人生一輩子的功課。我只是覺得,我一定會讓孩子感覺到,我對他們的關懷、對他們的愛,永遠是沒有要求、沒有目的性的,完全是開放的。

▲ 《念念》電影海報(甲上娛樂提供)

《念念》這部戲原來的故事來自一個日本男孩,他的故事雖然不完整,但我深受感動。華語電影裡,很少見到這麼深情的男生寫出這樣對父母的感受。

我們東方人不太善於表達自己的感情,全部都深藏在心裡。有時話也不說,所以隔閡可能愈來愈大、誤解愈來愈深。

因為大家都不講,所以就沒有表達、沒有溝通,於是到最後,他必須找一個方式跟自己和解。因為他若不跟自己和解,就沒有辦法跟家人和解。我把這日本男孩的故事寫成一個完整的劇本,我想跟觀眾對話,討論這樣的題材。

基本上,現代人都已經不太懂得要怎麼去溝通了。因為自己都很忙,每天忙著看別人的資訊,沒什麼自省的機會,沒有給自己時間,反而是每天活在別人的新聞裡。

以往總覺得過年過節應該聚在一起,反而我聽到很多人都說,過年過節絕對要跟家人分開,因為他覺得那是自己的時間,平常那麼辛苦,過年的時候要離開所有的包袱,而其實家庭就是包袱之一。

如果我的孩子跟我說過年要自己過,我會接受。我當然會希望他是真的想be alone(獨處),而不是生我的氣、或是生家人的氣,而不想跟我們在一起。

如果他是真的開心,想自己去休假,那也很好,因為我覺得要相聚,任何時間都可以。

沒有家庭是美滿的

其實,沒有所謂的美滿家庭,每個家庭都有不同的狀況,只是看你怎麼去看它。如果你用一個好的角度去看,它未必是那麼糟糕。就像我反過來看我自己,我一歲時父親就過世,我幾乎只跟祖父母生活,到十幾、二十歲才跟我母親生活。

對於很多人來說,(這樣的際遇)好像很可憐,可是我從小沒有覺得可憐過。

不曉得為什麼,可能是我個性的關係,覺得即使沒有父親,還是有很多人愛你,反而覺得自己是小時候就有獨立的個性,這個性也帶領我的一生──很知道自己要幹什麼,也很能承受一些不好的事情。

我很懷念年輕的我,並不是因為我喜歡青春,而是年輕的我看事情比較單純。

我現在嚴肅了,原因可能是這世界變得太複雜,我身上背負了太多的責任,就少了那種用一個簡單的心去處理嚴肅問題的狀態。

以前,我面對事情的態度可以一下就轉換成喜劇,但我現在幾乎拍不出喜劇,我真的很煩惱,我以前那麼愛拍喜劇。

我要去找回那個單純的自己,因為找回歡樂,我才能讓身邊的人歡樂,不然大家都會跑掉,覺得我好嚴肅喔。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家,化小愛為大愛

超越血緣,單純地愛你

台灣創業精神 亞洲第一

人生新「四不」計劃

青年開路/27歲董事長 讓3D電影戴著走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8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