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go!好多好聽的故事都在這

台大教授金傳春:H5N8與H5N1相關,應加快分析評估傳染人的風險


台大教授金傳春:H5N8與H5N1相關,應加快分析評估傳染人的風險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台大公衛教授金傳春:為何我對這次新爆發的H5N8疫情如此憂心?因為舊型H5N2疫情與現在新爆發的H5N8、新型H5N2與新型H5N3等疫情完全不一樣。H5N8的HA與H5N1的HA有相關性,可是這波H5N8比H5N1所產生的病毒量更高,繁殖力更強,複製的病毒量也更多。

從1月9日屏東大武山蛋雞場爆發舊型H5N2高病原禽流感病毒至今已12天,國內包含雞、鴨、鵝在內的家禽養殖場接連爆發H5N8、新型H5N2與新型H5N3等不同亞型高病原禽流感。到目前為止,疫情還在發威,令人擔心。

雖然病毒型不同,但論及病毒來源時,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與禽界學者僅以HA與NA的分析結果,歸因病毒是候鳥從境外攜入,再傳染給家禽。不過從這次疫情爆發遍及開放式與密閉式飼養環境,再加上不同亞型禽流感病毒短時間內同時爆發,卻只將傳染來源全部歸咎候鳥,相關科學證據顯得薄弱。

若要盡速釐清病毒的可能來源,公布禽流感病毒全部8段基因資訊,將有助於判斷這些病毒株可能從哪個地方而來,來自哪些亞型的禽流感病毒重組,對家禽的致病性高低,以及跨物種的傳染能力,甚至研判病毒變異後,將來演變成禽傳人的風險高低。因此分析與公開病毒的全部8段基因資訊,將有助於家禽產業與公共衛生擬定防疫策略。

為此,上下游記者特別專訪在國內流行病學界負有盛名的台大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學與預防醫學研究所教授金傳春,針對這波台灣史上災情最慘重的禽流感疫情進行評析,並以第一人稱的方式呈現:

H5N8源於曾感染人的H5N1,病毒量更高,繁殖力更強

為何我對這次新爆發的H5N8疫情如此憂心?因為舊型H5N2疫情與現在新爆發的H5N8、新型H5N2與新型H5N3等疫情完全不一樣,因為新型的鹼性胺基酸更多,致病性更強,HA的組裝能力更強,而且H5N8的HA與H5N1的HA有相關性,可是這波H5N8比H5N1所產生的病毒量更高,繁殖力更強,複製的病毒量也更多。

我們已經很清楚H5N1會感染人,致病的機制為何,因為H5N1其中的六段內部基因是來自H9N2,這個H9N2是來自鵪鶉。在中國大陸發生禽流感傳染人的H5N1、H5N6、H7N9、H10N8等亞型病毒株,都有6段內部基因都是源自H9N2亞型病毒,因此中國大陸與香港對於H9N2的組成與內部基因與分子非常了解,可以做出風險評估。

但是我們現在對於幾株在台灣發現的新型禽流感病毒,因為還不知道6段內部基因與分子,所以無法進行風險評估。所以這也是我大聲疾呼農委會要趕快做出完整基因序列分析的原因,有了這些資料,才能進行風險評估,在防疫上領先疫情的傳播。

動物流感病毒資訊公開速度 台灣還落後中國

傳染病防治必須要跑在疫情之前,所以前瞻性非常重要。中國爆發H7N9禽傳人事件後,很快把禽流感病毒8段基因序列分析完成,並且將相關資訊在網路上公開供各界研究,無論是資訊公布的數量與速度,讓世界刮目相看。台灣的農委會畜衛所在這波疫情,發現到很多不同亞型,防疫工作值得肯定,政府也應給檢驗人員加班費,如果需要人力,學術界願意提供協助。

衛福部疾病管制署也曾開過會想要做風險評估,也是沒有新的資訊,無法判斷與擬定公共衛生的防疫策略。

針對這波新的疫情,全世界都在看我們怎麼做,目前極需科學研究明瞭此波流行病毒株的感染源與流行走向,因此我懇請行政院成立「新型禽流感病毒探研工作」小組,凝聚國內跨領域的相關專業人才,齊心協力解決這次疫情。

施打疫苗易造成病毒落地生根 多國已有前鑑 建立一流偵測系統 才是施打疫苗的先決條件

國際上禽流感防疫成功的國家,包括美國、加拿大、日本、韓國等,他們強化病毒偵測系統,嚴禁家禽業使用疫苗,只要在家禽場監測出H5或H7禽流感病毒,全部撲殺,不讓病毒在環境中生根。反觀防疫失敗的中國、越南、墨西哥與印尼,因為開放家禽產業使用疫苗,幾乎每年都爆發新疫情。如此看來,施用疫苗對家禽產業造成長痛,農民損失更大。

為什麼我一直不贊成現階段台灣針對家禽施打疫苗?本來自然界流感病毒演化速率比較慢,尤其禽流感在水禽演化比較慢,不去打疫苗,就不會提高病毒選擇上的壓力(selective pressure),就不會提升遺傳變異度,但是一旦打了疫苗之後,會帶給病毒selective pressure,加速病毒變異度,更難掌控未來的流行走向。

事實上,香港是唯一採用禽流感疫苗而成功防疫的實例,所有禽流感病毒研究都發表一流的國際期刊,他們用生態學的眼光去做偵測,去瞭解禽流感的基因庫,台灣本土過去沒有H5N1在禽在人身上流行的經驗,所以我們公共衛生學界非常緊張。

香港雖然也針對家禽施打禽流感疫苗,但是香港的家禽場規模小,官方偵測病毒血清抗體陽性反應的能力非常強,因此有條件靠疫苗控制疫情。不過,台灣與香港條件不同,不但養禽場的規模較香港大很多,家禽場的飼養密度與分布密度也較香港高,而且台灣對於禽流感病毒的偵測規模也沒有香港徹底,目前尚不適合開放對家禽業施打禽流感疫苗。

台灣農政單位禁止施打疫苗,但無論官方或是我的研究,均發現從台灣雞隻分離出的舊型H5N2可溯源自1994年墨西哥H5N2病毒株,屬於美洲型,邏輯上不可能每年有1994年的美洲野鳥飛來台灣。此外,舊型H5N2病毒株與日常我們在台灣野鳥身上分離出H5N2病毒株屬於歐亞型不同,不太可能是候鳥傳入,人為因素非常高,台灣也是受害者。

台灣2003、2004年在養雞場發現舊型H5N2低病原禽流感病毒時就大量撲殺,所以延緩病毒從低致病性變成高致病性的時間,不像美國費城或墨西哥所發現的H5N2短短幾個月從低致病性變成高致病性。但是台灣的病毒可能沒有根絕乾淨,或是私下施打疫苗的情形還在,導致來自墨西哥H5N2與本土雞隻常見的H6N1發生多次基因重組變異產生新的病毒株,而且病毒株還不斷變異當中,所以懇請禽農不要施打疫苗。唯有根除病毒,台灣家禽才能恢復外銷的往日光榮。

因此,一旦發現低病原H5亞型病毒株,採取撲殺與消毒手段,才能抑制病毒在環境中生根與變異,施打疫苗絕對不是控制疫情的解決方式。世界知名的禽流感防疫專家,包括日本北海道大學的Hiroshi Kida教授、美國的Robert Webster教授、美國農部的 Suarez博士與香港大學的管軼教授,都反對針對家禽施打禽流感疫苗,而且來台灣參加多次國際會議,均向農委會與畜衛所誠懇建議。

我認為,無論養禽場撲殺與否,現階段最重要的是趕緊公開病毒基因序列相關資訊與流行病學調查,如果畜衛所因為檢體大量湧入而無法短時間判別6段內部基因資訊,流行病學界非常樂意協助分析,一旦發現病毒有傳染人的風險,就立即強化人畜兩介面的防疫工作。台灣在全球禽流感的防疫與研究上,絕對可以扮演領先與標竿的角色,關鍵在於政府是否落實資訊公開。我個人希望用開放的心胸,討論出最適合台灣的防疫策略。

*本篇文章由【上下游News&Market】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6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