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乙武洋匡:接受孩子原本的面貌


乙武洋匡:接受孩子原本的面貌

黃建賓

對孩子傳達愛—這是培養自我肯定時,非常重要的行為,但我有時候還是覺得不太足夠。我認為主動「傳達愛」這個行為,同時還必須包含「接受孩子原本面貌」的被動態度。

對孩子傳達愛—這是培養自我肯定時,非常重要的行為,但我有時候還是覺得不太足夠。我認為主動「傳達愛」這個行為,同時還必須包含「接受孩子原本面貌」的被動態度。

老大從小就喜歡粉紅色,畫圖一定會選粉紅色的蠟筆,襪子也比較偏好粉紅色,找七五三(*日本獨特的節日。小孩三歲(男女)、五歲(男孩)、七歲(女孩)時,到神社參拜並祈祝成長)要穿的衣服時,甚至說出「要是有粉紅色的就好了」這種話(很遺憾,他希望的粉紅色男童裝怎麼也找不到)。再這樣下去,他上小學的時候,很可能會說「想要粉紅色書包」。

可是,我覺得這沒什麼。一般人聽到男孩子說喜歡粉紅色,的確都會感到驚訝。要是七五三的服裝和書包是粉紅色的,很可能會更吸引眾人好奇的目光。當然,我也可以為了避免他們被笑,叫他不要選粉紅色。只是以一個父親的立場,我不想那樣。如果有人笑他,我會當他的後盾,對那些固守「男生不可以選粉紅色」的老舊觀念、腦筋僵硬的人,我想和兒子一起嘲笑他們。

妻子的妹妹正在研究指甲彩繪。她練習的時候,老大會跟在旁邊看,還說:「也幫我塗。」幾十分鐘後,他的腳趾尖染上了美麗的藍色,而且好像很滿意。之後有一段時間,每次小姨子來,他就會要求在指甲上塗各種顏色,以此為樂。

也有親戚看他那樣,就不假思索地皺著眉頭說:「這孩子該不會是性別認同障礙吧⋯⋯」那又怎樣。萬一他是性別認同障礙者,可能是個「她」,也一點問題都沒有。如果他選擇走那樣的人生,可能會因社會上的偏見而受苦,但是連父母都站在社會的角度,指責孩子:「你是個怪咖。」「活該讓人指指點點⋯⋯」這是很不應該的。

還有更多比性別認同障礙更切身的問題,例如中輟生。他們當中有很多不是「不去」學校,而是「不敢去」。他們自己都不清楚其中的理由,所以才苦惱。不去思考他們的痛苦,只是一味地質問、斥責「為什麼不去學校」的父母絕不在少數。比起孩子的痛苦和心結,他們更優先考慮「應該上學」這個常識或價值觀。

這是因為—大家都很害怕。

只要和大多數人在一起就比較安心,也不管自己現在站的地方是否「正確」。只是選擇站在大多數人這一邊就好了。
 由此可見,人們極度恐懼變成少數派,即使隱約感覺到「其實正義好像在另一邊」,也不願意自己成為少數派。這是因為他們知道如果變成少數派,過去自己對外界的偏見就會落在自己身上。

接受孩子原本的面貌—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這孩子做這種事實在很丟臉。」

「街坊鄰居會怎麼想?」

說是為孩子著想,但這層皮底下隱藏的卻是迎合世俗的自己。

「就算與世間為敵,即使必須承受嘲笑和冷漠的視線,只有我是孩子的後盾。」

 有了這般堅強的覺悟,才可能「接受孩子原本的面貌」。這雖然是個被動的行為,但遠比「傳達愛」這個主動的行為更需要堅強的意志。

回想過去,我的父親擅長「傳達愛」,母親則是「接受我原來的面貌」。有這兩位專家,讓我不輕易被小事擊倒,培養出頑強的自我肯定。正因為如此,我才有現在這般幸福的人生。

身為一個父親,我希望孩子們能幸福。但我不會以此為由,擅自為他們鋪路,事先準備好答案,強迫他們接受我的幸福觀。因為我知道這樣不會使他們得到幸福,反而令他們深陷痛苦。我只要傳達愛,接受他們原本的面貌。能夠做到這兩項,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合格的父親了。

順道一提,我們家老大最近越來越有男子氣概,曾讓人懷疑「莫非是性別認同障礙⋯⋯」的要素也不見蹤影。不過,未來如何不得而知,老大和老二什麼時候會變成社會上的少數派也說不一定。但那都無所謂,我會永遠做他們的後盾。

本文摘自《找回愛自己的力量》圓神出版,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乙武洋匡:我的人生,唯「充實」二字而已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