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綠島教師蔡章弘:就是要和孩子聊八卦


【專訪】綠島教師蔡章弘:就是要和孩子聊八卦

攝影 | 張詩華、蔡章弘提供

綠島,對於許多人而言,那是個充滿陽光與沙灘的地方,可是對於綠島國中教導主任蔡章弘來說,那是他為教育奮鬥的地方。 曾經蔡章弘也是抱著「去綠島可以浮潛」這樣的輕鬆心情,而申請前往綠島任教,但是多年過去,如今這裡卻成為了他實踐承諾的地方。這裡的孩子儘管擁有城市學生比不上的純真,但卻比不上本島學生的見識;這裡有無敵的藍天碧海,但是想要的經費及資源卻遠在天邊……。

「我並沒有多偉大,來到綠島的頭三年,我每年都想回家。」蔡章弘不諱言的說。島上資源的缺乏,大概不會是我們這些住在本島的人可以理解的:「颱風來臨時,幾乎是封島五日。儘管颱風來臨前會先送一批物資進入,但是會先被島上居民掃光,我們這些住宿舍的老師就搶不太到,像我就只能吃超商的冷凍食品。」物資匱乏加上家人、女朋友(現在的老婆)都不在身邊,對外交通也不方便,真好像被困在孤島上一般。

但是蔡老師待下來了。

我會陪你們到畢業

在綠島的第一個生日,由於時值暑假,本就不太期望會有學生記得。但是就在生日前夕的晚上,學生撥電話給蔡老師,「他們打來的時候,我說這麼晚了都要睡覺啦,沒想到學生居然跑到教師宿舍外,用蠟燭在地上排出『Happy Birthday』的字樣,他們不曉得哪弄來祭祀用的紅蠟燭,而且第二天我還清地板上的蠟油清得很辛苦,但是超感動的!」

就這樣,從每年都想離開,到答應學生「會陪你們到畢業」,「現在我也陪了好幾屆畢業了。」蔡老師笑笑的說,如今在離島的日子,已經八年。

 

蔡老師和學生感情好,你看得出老師是哪一位嗎?

學生受教權被剝奪   老師成為招生工具

本來希望成為鐵路司機的蔡老師,因為大學老師的鼓勵而走上教職,剛開始也當了三年的流浪教師,曾在私立學校任職的他,看見後段私校學生的受教權嚴重被剝奪。

「當地的後段私校,到了每年四五月開始,學校不用上課,整條走廊就靠一位教官在管秩序,因為老師通通要外出招生,不去還不行。」由於少子化的關係,學生人數減少,許多私校辦學不易,只能要求老師出去招生,很多年輕老師覺得自己像個「業務」,因此最後往往放棄從事教職。「我當時覺得學生真的很可憐,但也因此更堅定一定要考上公立老師。」

教育經費要靠議員補助?

除了老師的「不務正業」之外,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教育資金的來源。講到偏鄉學校的教育困境,蔡老師說,不脫兩個「ㄘㄞˊ」:錢財、人才。「像我在台東縣,許多學校的教育經費要靠議員補助,而非來自於教育部。」並非是教育部不願撥款,而是中央分配給每個縣市政府的統籌資金,是依據當地人口數及面積而定,而當地政府拿到經費後,還得分作不同使用,要撥給教育多少錢,往往得視當地政府的施政方向,「像我們綠島國中,連八千元的碳粉匣都得賒帳,最後這筆經費是靠議員補助款來支付。」學校雖小,但開給學生的講義、考卷還是得印,這是許多學校面臨的財務困境。

離島老師要綁約  嚇跑老師

除了財務拮据之外,還有人才的荒涼。蔡老師認為,如果可以改善離島教師的工作合約,其實有許多人是願意來到離島任教的。

原來由於離島建設條款,前幾年開始,到離島任教的老師,必須「綁約」四年,今年開始更拉長為六年,「這樣更招不到老師,都被嚇跑了!」蔡老師分析道:「像我自己也會願意去澎湖,把所學或所瞭解的,帶去不同的離島、偏鄉;我曾問過許多老師,他們也願意來綠島,但是他們同樣會問『什麼時候能走?』假設能改善調動機制,讓老師有誘因,比方有獎勵,或者保證兩年可以回去,那麼老師是可以接受的。」

雖然是教導主任,學生私下卻都喊他「蔡哥!」

蔡老師明白的說,在離島待上四年、六年,對老師本身的人生規劃其實也是一種挑戰,更嚴重的是對學生的傷害,「因為老師可能沒有心,就算考進來,既然不能調走,那就準備明年重考,在這裡只當上班,根本無心留下來。」

「我自己在離島這麼多年,我覺得要能在離島待得下去,首先必須要能適應這裡的工作環境,或者沒有家庭、沒有男女朋友、沒有小孩的牽絆。綁約六年,假如老師有家庭,在這裡教完,小孩都要上小學了耶!」蔡老師在離島待下來之後幾年,女朋友成為老婆、也隨之考進來,最近小孩剛誕生,「可能也是老天爺的安排,因為一旦我們兩個人穩定,也就不太會去想調動這件事情,而且小孩出生之後也會帶進去。」

剛當上爸爸的蔡章弘,對於這個角色感到很有信心。

假如希望人才能夠帶入偏鄉、離島,就不能光靠綁約,還得要有合理的調動機制,否則要招聘到像蔡老師一般「天時、地利、人和」的老師,恐怕少之又少。

十二年國教,只在意北部的學生?

談到最近沸沸揚揚的十二年國教議題,「我們的一線的老師認為方向正確,但欠缺配套措施。」蔡老師更接著指出「真正的內幕」:「今年的十二年國教,一免分發,連第一志願都沒有滿,學生真的可以依據志願填上理想的學校,因為少子化的關係,學生人數早就低於學校招生人數,因此媒體上報導的狀況,只發生在北北基,我跟其他縣市的老師交流,無論台中、彰化、嘉義、臺南,都沒有出現新聞上吵的情況。」媒體焦點全都擠在北部發生的各種狀況,蔡老師認為更重要的問題是「老師」:「政策在推,但是老師沒有在前進。」

上課,不見得一定要在教室內!

十二年國教要進步  但老師進步了沒?

蔡老師接著說:「我們希望學生都可以一起成長,但是老師的教法還是一樣,還是一加一等於二,不會教學生去思考為什麼等於二?尤其資深的老師,他們早期接受的師範教育就是這樣教,所以如果突然灌輸給年資三十年的老師另外一套,老師一定也會排斥。」

「另一方面,目前師範體系也沒有培育新的教學法,現在最流行的就是活化教學、翻轉教室,但是大學沒有上,沒有接觸相關的學分,新老師又怎麼會教?」蔡老師覺得很可惜,「老師這一端是十二年國教的關鍵,但這不是地方政府或一間學校能改變的。」蔡老師也承認,十二年國教衝擊的是整個華人社會以「考試」為中心的價值觀,應該要該循序漸進,「否則政策再怎麼改、老師再怎麼改,後面還有一環,叫做『家長』。」遇到變動,人都會害怕而產生抗拒,最困難的就是要協調大家能有一致的想法。

孩子出生後,蔡章弘和老婆將帶著孩子繼續在綠島任教。

帶學生比賽  開拓視野

蔡老師面對自己的學生,也認為最重要的不是課業成績。蔡章弘任教以來,鼓勵學生投入各樣活動及競賽,而學生參與競賽,最重要的不是得到名次,「我希望他們可以拓展視野。」總有一天這些綠島孩子要來到台灣本島,老師希望他們能多開眼界,瞭解綠島以外的世界,因此每次來到本島,除了競賽之外的時間,老師也都會盡量安排活動,帶學生到處走走。「否則連在台北坐捷運都不曉得怎麼買票。」選擇競賽項目時,老師更刻意選擇了金融相關的競賽,為得是建立這些學生良好的金錢觀念:「綠島是旅遊勝地,暑期打工賺錢很容易,反而讓他們不曉得如何管理錢財。」

儘管沒有刻意要求競賽成果,這些孩子卻認真投入各樣活動中,從中獲得成就感,反而自發學習起來,更是屢屢獲獎;而這些獎金,就成了學生自己的教育基金,有了實質收入,對學生而言更是一大鼓勵。

瞭解孩子  要先聽「八卦」

學生口中的「蔡哥」當爸了,蔡老師認為現在的孩子出生後,要面對的是比過往更加艱難的挑戰,所以更重要的是陪伴孩子,成為孩子的朋友,「我想我應該可以做得不錯!」有了和大批學生相處的經驗,蔡老師充滿信心的說。原來蔡老師教書時發現許多父母親不懂得如何與青春期的孩子相處,停留在過去的模式,但蔡老師認為現在的孩子不能再用過去命令式的教法,反而要學著成為孩子的朋友,「像我都會問孩子一些八卦,因為就是要聽八卦才能瞭解他們的想法;也因為這樣,當他們跟我分享生活中的大小事,反而有時候可以立即解決掉一些偏差的問題。」課堂中設好底線,因此就算私底下和學生很親近,學生也不會逾越尺度;而平時和學生談天說地,有問題時老師便成了第一個商量的對象,「教育」便不再只限於教室中,而能深入至學生的生活中。

在綠島待了八年的蔡老師,講到綠島的一切,好像總有那麼多有趣的事情可以分享;僅管蔡老師知道自己不會在綠島待上一輩子,但是蔡老師說:「我抱著回饋的心態,用我有限的時間,會盡量待下去。」

同場加映:綠島真是個好地方!

咱們BabyHome的橘子寶寶也「流浪到綠島」囉!躺在沙灘上曬太陽,真的好舒服啊~ 

【完整文章請見《BabyHome》網站

延伸閱讀:

當孩子說:「媽,我要一支新的手機」

清大教授彭明輝:我最怕孩子「虛榮」

岑永康:夫妻輪班,我家孩子沒上「安親班」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