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MAKER PARTY早鳥票熱賣中

翟本喬:這世界不是二分法


翟本喬:這世界不是二分法

廖祐瑲

在潛意識裡,我開始了解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活和思考方式,不再生活在二分法、一刀隔絕的世界裡,比較能夠從別人的立場去想事情。後來,我能和價值觀、生活方式不同的人交朋友,每個生命階段都有朋友。

翟本喬

和沛科技總經理。國小時為台灣首位跳級生,建中時保送台大。

大二時規劃出台北市電腦交通號誌控制系統。二○一三年創立和沛科技。

我是家中老三,我們家三兄弟智商都超過一五○,大我六歲的大哥是我的英雄、偶像,他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小時候玩具不多,日常消遣就是發明各種遊戲纏著大哥玩,不然就是拿著尺,量身邊的各種東西,桌子、天線長度,甚至記得教室台階有幾階。如果無聊就只好看報紙,除了《國語日報》,我四歲起就會看《中國時報》,也把我哥的課本都讀了,到高中就靠著這樣學到的去考試。

我從小沒有同齡朋友,都跟年紀比我大的混在一起。幼稚園、小學低年級階段,同學放學後跑出去玩,但我常一個人坐在旁邊,媽媽問:「為什麼?」我說:「他們都好幼稚。」

小學有一個好朋友,國中一直沒什麼朋友。某種程度上是被排擠,因為講不上話,跟同學沒法講的就去跟老師講。老師、書都變成我的朋友。再加上從小有點擇善固執,規定怎樣就一定要照規定,不按規定就要受處罰,真的很墨守成規、不近人情。

讀台北市南門國中時,老師規定早自習不准講話。但學生哪有不講話的?男生班更是會鬧。有人講話了,我就跳起來說:「老師說不准講,你為什麼講?」現在想想,真的滿討人厭的,惹惱了很多人。

國一有一次,我看到同學考試在作弊,就去檢舉,後來同學真的被處分,於是他的一群朋友義憤填膺,說要「追殺」我。

我爸是建中數學老師,所以我住在建中教職員宿舍,每天要經過植物園上下學。那群同學下課後就跟在我後面,進了植物園就要圍上來的樣子,我很害怕,我走快,他們也走快,我就跑,但又因為身體很差跑不快,後來我逃到植物園的警衛那裡求救。第二天上學就跟老師報告,這群同學就又被處罰。

後來想想,他們其實也沒有真的要傷害我,國一小孩又不是真的在混黑幫,即使他們圍上來,可能也不知怎麼打吧。

這件事情是我EQ成長的關鍵,以前我都學習大人的世界,從那次事件後,我開始會去看同學們怎麼做事。也讓我覺得,可能不該對別人太凶、太堅持自己的想法,我應該對同學好一點。但又矯枉過正,變得用他們講話的方式、看得到的行為模式、做事的方法,跟他們混在一起。

慢慢的,在潛意識裡,我開始了解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活和思考方式,不再生活在二分法、一刀隔絕的世界裡,比較能夠從別人的立場去想事情。

後來,我能和價值觀、生活方式不同的人交朋友,每個生命階段都有朋友。在建中時我創立電子工藝研習社,和幾位志同道合的學弟,一起參加科展,得了全國第二名,我保送台大數學系。大二時也因為他們,玩出了第一套台北市電腦交通號誌控制系統。

後來到紐約大學電腦科學系直攻博士班,我跟來自世界各國的朋友混在一起。博士念了十年,就因為常常有朋友介紹有趣的打工機會,甚至後來到Google工作,也是因朋友介紹。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7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