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 PARTY要來了!購票看這裡

何翩翩:失語症的恐懼背後


何翩翩:失語症的恐懼背後

鄒保祥

回國到了台灣教學現場,我慢慢發現自己當初在怕什麼,我怕犯錯,怕到沒有辦法開口,怕到寧願不要說、不要做,所以我開始告訴自己和我帶領的教師團隊,讓孩子犯錯吧,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才有站出去的膽量,重要的是要教他們犯錯之後怎麼面對、怎麼處理。

何翩翩

寶血幼兒園園長。念書時決定從事幼教工作。

不到三十歲便擔任幼兒園園長,同時也是育有三個小孩的媽媽。

當年在美國攻讀幼教碩士時,有一件非常挫折的事,就是我發現自己沒有辦法流暢的在課堂上發表意見,在我的學校,教育學院的東方人並不多,因此在發言前我總是格外的謹慎,擔心自己的意見不夠特別、擔心自己的文法是不是有錯誤、擔心自己的發音不夠清楚、擔心我丟了台灣人的臉……擔心到最後的結果,往往是這個主題已經討論完畢,教授開始了下一個主題;而我聽著其他同學的發表,想著明明自己的見解更出色,怎麼又說不出口了呢?然後沮喪的離開學校。

這個「課堂失語症」的事嚴重困擾著我,當時來自加州的室友Karen對我非常友善,我們一起住在沒有隔間的宿舍套房,兩張床各自放在房間的對角,睡覺前、關上燈,我們常天南地北聊天,有一回她問我:「這個世界上有沒有你最不想去的地方?」我想了一會告訴她:「想不出來耶,因為我只有想過最想要去哪裡,沒想過不想去哪裡耶?」說完之後她對自己的問題哈哈大笑起來,我想想也覺得有趣,也跟著一起大笑,兩個人睡前的那段歡談時光,是我在美國念書時很美好的回憶,重點是和她聊天時,我常聊到忘了自己是在說英文。

但回到課堂上我依舊無法開口,有一回上幼兒語言學,教授忽然玩起韻腳的遊戲,大家一個接一個的回應著教授出的韻腳,而我又開始緊張到不行,然後隨便說了一個字,教授停了下來,看著我,我猜應該是我玩錯了,接著那位教授居然說:「因為中文沒有韻腳,所以翩翩不會玩吧?」

當場我腦中一片空白,中文怎麼會沒有韻腳呢?這麼美、這麼深奧的語言,怎麼可能會沒有,但我要怎麼用英文解釋呢?然後教授話鋒一轉,沒等我回應,又進入下一個話題。那一晚我帶著內疚回宿舍,我覺得我背叛了中文,背叛了母語,我竟然沒有用盡全力為它辯解。

後來回國到了台灣教學現場,我慢慢發現自己當初在怕什麼,我怕犯錯,怕到沒有辦法開口,怕到寧願不要說、不要做,所以我開始告訴自己和我帶領的教師團隊,讓孩子犯錯吧,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才有站出去的膽量,重要的是要教他們犯錯之後怎麼面對、怎麼處理。

所以在教室中水不小心打翻了怎麼辦?我看到孩子們從容的去拿取符合他們身高使用的小拖把,自己把地拖乾淨;舉手時說錯了怎麼辦?老師肯定他們發言的意願,再幫助他們重新釐清題目的原意,請他們再試一次;出去參加足球賽輸了怎麼辦?我們告訴孩子重要的是你盡了全力,輸球只是告訴我們哪裡還需要改進。

犯錯從來就不可怕,可怕的是想說,卻說不出口。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5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